Logo
31 一月 2021

“我不服!楊非凡,你這個臭小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拿着這些鬼玩意來嚇唬我,算什麼英雄好漢?”本純太山大聲吼道。

Post by zhuangyuan

“對不起,哥從來都不是什麼英雄好漢,哥只是神醫,專治你這種不服症,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你……”本純太山氣得七孔生煙,卻又無可奈何。

“你什麼你?還是那句話,識趣的話,就趕緊交出龍陽果樹,否則,要你生不如死。”楊非凡玩味地笑道。

楊非凡並不急於殺了本純太山,因爲,肉在案板上,任他處置。

本純太山只不過是玄級能量強者,相對於楊非凡來說,低了一個大級別。

楊非凡單是散發出地級能量的波動,就足以碾壓本純太山。

“哼!”本純太山冷哼一聲,擡頭看着天空,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姿態。

“好!既然你不相信,那麼,哥就讓你口服心服。”楊非凡微微一笑,快如電閃般,將手中的銀針,扎進本純太山的哭穴上。

銀針扎進本純太山哭穴上的一瞬間,本純太山一股莫名其妙的哀傷,涌上心頭,繼而,像哭喪鬼一樣,使勁地大哭起來。

“嗚……嗚……”本純太山哭得是那麼的悲壯,聲音傳出時,山林動盪,嚇得鳥兒滿天飛。


“哭吧,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楊非凡戲謔地笑看着本純太山。

本純太山氣得惡狠狠地瞪着楊非凡,恨不得殺死楊非凡的心都有。

假如,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那麼,楊非凡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着哥,這是你自找的,哈!”楊非凡嘿嘿笑道:“說!現在,服了沒有?”

“八嘎!我服你祖宗!”本純太山雙目通紅,一邊痛哭,一邊狠狠地瞪着楊非凡。

“原來你是倭國人,難怪你這麼自負,呵呵!”楊非凡就算不開啓天目,傾聽本純太山的心聲,單憑他說話的口吻,就一下子,知道了他是倭國人。

“我是倭國人又怎樣了?我生爲倭國人,死爲倭國魂。”本純太山越哭,就越悲壯!

“不錯,不錯,忠君愛國!如此看來,你也不失是一條漢子!”

楊非凡搖頭輕嘆:“可惜,你們倭國人太霸道了,總是想成爲世界霸主,一統世界。”

“那叫上進心,說了,你也不懂,哼!”本純太山一邊大哭,一邊洋洋得意地道。

“錯!那叫野心!”楊非凡冷哼道:“野心和上進心你都分不清,證明你好壞不分。”

“哼!要想成爲霸主,就必須野心勃勃、不擇手段!”本純太山一邊大哭,一邊趾高氣昂地道。

“哥沒有興趣和你談什麼霸主之心,假如,哥沒猜錯的話,那麼,你必定是山泉大佐的手下。”楊非凡試探地道。

本純太山眼露奇異之芒,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猜到他是山泉大佐的手下。

“你說什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本純太山最擅長的是,僞裝。

本純太山不想楊非凡知道,他和山泉大佐是同一路人,同樣,他不想泄露山泉大佐的祕密。

祕密一旦泄露,本純太山就算不死,也必定生不如死。

山泉大佐心狠手辣,絕對不會讓一個背叛他的人,有好的下場!

楊非凡笑道:“別以爲你不說,我就不知道,其實,你和川島牧野一樣,都是山泉大佐的手下,你們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任他擺佈。”

本純太山震驚萬分地看着楊非凡,心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他幾乎懷疑楊非凡不是人,而是,無所不知的神!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看你老不老實?”楊非凡右手一拍儲物袋,又再取出了數支銀針,緊緊地握在手裏。

“你,你,你,你想幹嘛?”本純太山看着楊非凡手中的銀針,明知故問。

“說!你到底將龍陽果樹藏在哪裏?”楊非凡一邊虛晃着銀針,一邊狠狠地瞪着本純太山。

本純太山很想回避楊非凡的眼神,可惜,他根本就做不到!

區區玄級能量強者,在地級能量強者的面前,如同螻蟻,想要回避眼神,談何容易?

楊非凡凌厲的眼神,就好像一把鋒利的刺刀,狠狠地刺進本純太山的心臟,令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趁着眼神相對望的一瞬間,楊非凡及時開啓天目,傾聽本純太山的心聲。

“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哼!”本純太山臉色陰沉不定,哭了這麼久,他快要奔潰了。

“別以爲你不說,我就不知道。”楊非凡收回天目,笑了笑,“我會讓你口服心服地說出來。”

通過開啓天目,傾聽本純太山的心聲,楊非凡早就已經知道了,本純太山將龍陽果樹藏到儲物袋中。

楊非凡這麼說的目的,無非是想,讓本純太山知道他手中銀針的厲害,好讓本純太山口服心服地拿出龍陽果樹。

本純太山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狠狠地瞪着楊非凡。

楊非凡冷哼一聲,快如電閃般,將手中的銀針,扎進本純太山的笑腰穴上。

笑腰穴被銀針扎中的一瞬間,本純太山立刻仰天狂笑。

不過,笑了一會後,又跟着大哭起來。

這種笑笑哭哭,哭哭笑笑的感覺,使得本純太山如同置身於冰山火海中,十分難受!

然而,令到楊非凡感到相當震撼的是,本純太山寧願默默地承受着這種痛苦,也不願意說出龍陽果樹的下落。

“忘了告訴你,其實,我還有更厲害的招數沒有使出來。”說到這裏,楊非凡微微一笑,繼續取出數支銀針,緊緊地握在手裏。

本純太山看得頭皮發麻,額頭佈滿了黑線,身上的衣褲,早就已經被冷汗沾溼。

“我,我,我,我求你殺了我吧!”本純太山痛苦不堪,時而痛哭,時而大笑。

“我不會殺你,我要讓你口服心服。”楊非凡輕笑一聲,快如電閃般,將手中的銀針,扎進本純太山的癢穴上。

哭穴、笑穴和癢穴都被銀針扎着,這種痛不欲生的感覺,使得一向倔強的本純太山,也禁不住妥協。

“我答應你,我馬上將龍陽果樹還給你,求你,求你,求你,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本純太山一臉痛苦地道。

“早就應該這樣了!我早就說過,要讓你口服心服,哈!”楊非凡嘿嘿一笑,快如電閃般,將扎進本純太山三大穴位上的所有銀針,統統都拔出來。

楊非凡根本就不擔心本純太山會逃跑,以他目前的功夫,本純太山根本就跑不掉。

所有銀針被拔出的一瞬間,本純太山立刻感到渾身舒服無比!

這種舒服的感覺,前所未有!

無奈之下,本純太山只好從儲物袋中,取出盜走的所有龍陽果樹。

“算你還老實,哈!”楊非凡檢查了一下龍陽果樹,發現完整無缺後,立刻將這些果樹,收進特殊的儲物袋中。

本純太山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你可以走了!”楊非凡運轉能量,用力一吸,將扎進本純太山伏兔穴上的銀針,統統都吸了出來。


“你不殺我?”本純太山震驚萬分地看着楊非凡。

“趁我沒有改變主意的時候,趕緊滾蛋!”楊非凡大袖一甩,不怒自威。

本純太山不敢多言,施展東洋忍術,剎那遠去。

楊非凡拍了拍裝着龍陽果樹的儲物袋,滿心歡喜地笑了。

就在這時,楊非凡的身後傳來了一聲輕咳。

楊非凡微微一愣,連忙轉身循着聲音望去,但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嫗,正站在遠處,微笑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跟蹤我?”楊非凡運轉能量,十分警惕地看着老嫗。

以楊非凡如今的地級能量,居然無法察覺老嫗的存在,可想而知,這個老嫗,必定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聞到了龍陽果樹的氣味。”說話間,老嫗飄然而至。

速度之快,剎那臨近!

楊非凡一怔,壓根就沒有想到,這個老嫗的速度,居然這麼快,只是一眨眼,就已經剎那臨近。


“你想幹嘛?”楊非凡大吃一驚,連忙運轉能量於雙腳,迅速地往後飄移。

從這個老嫗身上所散發出的能量波動來看,楊非凡赫然發現,這個老嫗是一個天級能量強者。

以如今楊非凡的地級能量,根本就不是這個老嫗的對手。

在天級能量強者的眼裏,地級能量強者如同螻蟻,不堪一擊!

地級能量和天級能量,有着天淵之別,根本就無法相比。

天級能量,已經是能量中的最高級,放眼都市,無人能敵!


這個老嫗到底是敵是友,還是一個未知數。

假如是朋友,還好辦,要是敵人,唯有避之則吉!

此刻,老嫗那炯炯有神的雙目,緊緊地瞪着楊非凡,使得他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楊非凡很想開啓天目,傾聽這個老嫗的心聲,可惜,他根本就無法做到,因爲,他的能量,遠遠不及老嫗。

“我只想問你一句,這些龍陽果樹,到底是不是你的?”老嫗淡淡開口時,凌厲無比的眼神,如同一把鋒利的刺刀,狠狠地刺進楊非凡的心臟,使得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我也想問你一句,你到底想幹嘛?”楊非凡一邊迅速地往後飄移,一邊凝神戒備。

“小傢伙,你最好老實一點,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氣!”在老嫗的眼裏,楊非凡只不過是一個小孩子。

以老嫗這樣的年紀,將楊非凡當成是小傢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前輩,我什麼時候不老實了呢?”楊非凡一邊往後飄移,一邊暗暗地觀察着四周的環境。

以他目前的功夫,根本就不是這個老嫗的對手,碰到這樣的天級強者,唯一的辦法是避之則吉。

“從你不回答我的問題那一刻起,你就不老實了。”

老嫗飛身擋在楊非凡的面前,右手一伸,厲聲道:“將你身上的儲物袋拿出來,將龍陽果樹交給我,否則,你休想離開這裏。”

“沒錯,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不會隨便將龍陽果樹交給陌生人。”

楊非凡一邊閃身躲避,一邊快如電閃般,將掛在腰間的特殊儲物袋拿在手裏,然後,大聲道:“別過來,否則,我立刻運轉能量,將手中的龍陽果樹毀掉。”

在無計可施之下,楊非凡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以其便宜了別人,不如,直接將龍陽果樹毀掉,這樣,就可以一了百了。

當然,如果不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楊非凡是不會這麼做的,因爲,這樣做,對誰都沒有好處。

楊非凡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委曲求全,嚇唬老嫗。

假如,楊非凡沒有猜錯的話,那麼,這個老嫗必定十分在意龍陽果樹,要不然,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裏。

楊非凡暫時無法確定這個老嫗的身份,不知道,她到底是誰?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想方設法,保護好龍陽果樹。

老嫗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有這個舉動。

“嗯!沉着冷靜、隨機應變,不愧是一個地級強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