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忽然一股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那是布蘭妮爲冷毅鋪好了牀單後,在房間裏薰了香薰。

Post by zhuangyuan

聞着那淡淡的花草香,冷毅不覺醉心地笑了。人生得此尤物足矣。勞累一天,有個如此貼心的人,幫你搓搓澡,整理整理牀鋪,那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冷毅輕輕拍了拍肩膀,伸了個懶腰:“明早還有重要的事情佈置。先睡了!” 午陽城,義幫午陽分堂議事堂內,一位十二歲的少年端坐在青龍太師椅上。只見他用大拇指輕輕叩響了每個指關節。

他呷了一口茶,朝身旁一位比他略大的少年問道:“陸副幫主!人來齊了嗎?”

陸小天站直了身體,朝他敬了個禮:“報告幫主,都到齊了。”

冷毅站了起來,“今天召集諸位開會是有重要事情宣佈,義幫如今發展到一千多名弟子,古塔鎮和午陽城各佔一半。爲了能夠更好的管理義幫。我決定成立了午陽分堂,但分堂主尚未任命。我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衆義幫弟子互望了一眼,沒有人出聲。

過了好一會兒羅森才上前一步,朝冷毅敬了個禮:“幫主!我認爲卡爾任午陽分堂堂主最爲合適,一來他對午陽城比較熟悉,手下有十來名情報人員收集各大勢力的情報。二則,卡爾是一名三級聖光武師,在義幫弟子當中屬一流水平,壓得住氣勢。”

冷毅點了點頭,將臉轉向了陸小天:“陸副幫主你認爲呢!”

陸小天挺直身子,朝冷毅認真地答道:“我和羅堂主的看法基本一致。”

冷毅卻搖了搖手:“我不打算讓卡爾出任午陽分堂的堂主。”

卡爾的臉色一陣青紫,一下變得黯淡。

冷毅在議事廳內來回踱着步。“我打算成立一個青龍堂和一個白虎堂,青龍堂專門負責收集情報及外部的拓展工作。白虎堂則負責各大產業轄區的治安問題。執法堂則負責義幫弟子的紀律,入幫成員的訓練與教導。”

冷毅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卡爾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我看青龍堂的堂主就由你來擔任吧!”

卡爾驚訝地望着冷毅,愣了好一會兒,才挺直了身子朝冷毅敬了個禮:“謝謝幫主委以重任!弟子定不負衆望。”


冷毅再次在青龍太師椅上坐了下來,提高了嗓音:“我宣佈,今天正式成立青龍堂,堂主則由卡爾來擔任。午陽分堂堂主和白虎堂堂主暫且空着,我打算在義幫弟子當中挑選兩名精英出任這兩個職位。只要你們努力,機會永遠會有的。”

衆義幫弟子一個個聽得熱血沸騰。

冷毅繼續補充道:“在這段時間內,午陽城內的事務,暫且由青龍堂堂主卡爾代管。陸副幫主全盤掌控,但主要以打理古塔鎮的業務爲主。”

冷毅忽然站了起來:“卡爾聽令,你繼續招募新人,一個月之內務必把隊伍發展到兩千人,向各個小鎮進軍。”

卡爾挺直了身子答道:“遵命!”

“羅森聽令!你親自帶幾名弟子去一趟冰天雪原,這次要幹一票大的,多販買一些魔獸晶核,爲幫中籌集資金。看形勢,如果有可能的話,順帶在龍國招募一些比較強的臨散傭兵。記住,千萬不要讓守城的邊防軍看出破綻。不管你想任何辦法,務必通關。”

“遵命!”羅森信心滿懷地答道。

“陸小天聽令!我打算在古塔鎮建立一個賭場和一個拍賣行,你先看看幫中共有多少可用資金,想辦法從各大產業當中多籌集一些。最遲本月底開工。你現在就回古塔鎮。給我請來南酋部落最好的工匠,我要把古塔鎮打造成一座比午陽城還繁華的城市。”

“遵命!”陸小天領命便轉身帶了兩名隨從往古塔鎮趕去。

處理完幫中事情,冷毅便決定好好將實力提升提升。儘管此時的他在小考拉的幫助下已能拿下一名一級聖光宗師。但他非常清楚,憑自己的真實實力遠遠沒有辦法和赤焰幫曹洪鬥。那一次將曹洪打敗不過是運氣而已。

再說,“放血屏光”對布蘭妮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他可不想再讓她再去受這份罪。

夜,清涼如水。冷毅端坐在一片修竹林中。只見他盤膝而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從嘴裏緩緩地吐出。

只見他體內一陣熒熒的綠光在緩緩地流動。由丹田處衝至百會經由膻中,最後又回落至丹田,如此反覆36次後,冷毅只覺一陣神清氣爽。

他再次用內視法觀望着體內的聖光變化。咦!似乎要比先前變得更翠綠了些,這可是他吞噬了三百六十二顆中階四級魔獸晶核才換來的結果。

冷毅仍有些不滿意地搖了搖頭,照這速度要修煉到聖光宗師級別,那得到猴年馬月啊!聖光級別和靈魂境的提升是長遠的事情,倒不如把鬥技練一下,戰鬥力的提升還快一些。

想到此,冷毅便修煉起流雲劍譜來。

冷毅暗聚體內聖光,緊握着流雲劍,劍身旋即幻現出一段文字。

“流雲劍第三式,吞雲吐霧。若能練成,劍氣傷人於一丈範圍,與拳法同用效果更佳。詩曰:險峯勝處有云霧;百花叢中覓真經,欲使劍芒氣傷人,需喂神劍魔獸心。”

冷毅細細地琢磨着詩句中的每一句話,百花叢中覓真經,那意思是與花草有關了,魔獸心有多種,那到底哪一種纔是修煉流雲劍第三式纔要用的呢?

想着想着,冷毅忽然心中靈光一閃。有了!那險峯勝處有云霧,不正是說繞雲峯嗎?那裏剛好有個百花谷,據說百花谷常有嗜花血魔出沒。只是繞雲峯離這午陽城有上千里路程,正是洪荒邊界與阿納斯加帝國交界的地方。

冷毅望着那奇妙的文字,心中升一起一股強烈的征服欲。他立即傳喚:“來人了!備馬!”


“是!”很快便有一名義幫弟子轉身朝馬房趕去,不一會兒便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幫主!馬已備好。請上馬。”冷毅一個飛身上了他的汗血寶馬,轉身朝身邊的義幫弟子叮囑道:“傳我口令,幫主前去阿拉斯加帝國一趟,七天之內必回。這段時間內不可出差錯。告訴卡爾堂主,看好欣兒這丫頭,千萬不能讓這瘋丫頭到處亂跑。”說罷,冷毅輕輕拍了拍肩膀上的小考拉,準備轉身策馬前去。

豈料,這時候從竹林處鑽出一個人影:“主人!你把我也帶上吧!”

見布蘭妮那楚楚弱弱的樣子,冷毅不覺一陣心痛,點頭道:“上馬!”說罷,策馬向前,一把將布蘭妮拽上了馬,布蘭妮依在冷毅懷中,兩人相視一笑,絕塵而去。

冷毅連夜馬不停蹄,朝阿拉斯加帝國趕去,一路上兩人言語甚少,然而心靈卻是相通的,彼此卻憐惜着對方。

清晨時分兩人便到了洪荒邊界的一處小驛站。這裏離阿拉斯加帝國僅有三百里路程。這時,馬也跑累了,冷毅打算在這小憩個把時辰。

然而,布蘭妮早已依在他的懷中睡着了。爲了不驚醒他,冷毅輕輕一聲召喚,將馬停了下來。一人一馬,就這樣立着。冷毅便在馬背上閉目養起神來。

晨風有些清涼,冷毅輕輕將上衣脫下,披在了布蘭妮的身上。望着那一彎又黑又翹的睫毛,冷毅忽地對眼前這位美人兒更加的憐愛和心疼起來。

他竟挺直腰身,就這麼靜靜地望着她,心中只覺一陣陣溫暖。

就這樣過去了一個多時辰,布蘭妮仍舊眯着眼,在冷毅的懷中沉睡。冷毅靜靜地感受着,那猶如蘭香的呼吸。


這時,忽聽前方傳來一陣馬蹄聲,緊接着出現一隊數十人的隊伍。

“前方何人擋道?還不快快閃開!”只見一名身着銀灰鎧甲,腰佩長劍的護衛一馬當先,朝冷毅走了過來。

在他的身後是一支數十人的隊伍,隊伍的中間有一輛裝飾極爲豪華的馬車。

冷毅用眼睛向前掃了一眼,心道:“路這麼寬,怎麼就擋了他的道了?不讓!”動念之間,他已提起體內碧綠的聖光,一手已悄悄伸向了懷中。只見他指間一動。便從手中發出一柄柳葉鏢。

眼見那枚柳葉鏢就要落在那名護衛的眉間。忽地那護衛,將頭一偏,快速躲過飛鏢。“嗆”地一聲拔出了腰間的青銅劍,朝冷毅吼道:“找死!膽敢阻擋女王出遊。”

這時馬車上的主人輕輕撩開了簾子,輕聲喝道:“住手!前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報告女王!前面有一個傻小子擋住了去路。”那名護衛轉身朝女王答道。

那女王朝前一望,便弓着腰從馬車上走了下來,兩名侍女立即上前挽扶住。

哦!是一名三十出頭的美少婦。只見她輕飾粉黛,頭帶皇冠,目光中隱隱透出一絲淡淡的高傲之氣,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撲面而來。

冷毅心中一凜:難道這位就是阿拉斯加帝國的女王?想不到女王陛下出行竟如此低調,只帶了數十名護衛。冷毅內心中不由得對眼前這位女子多了一份敬意。

女王緩步朝冷毅走了過來。這時一名護衛快步上前擋在了她的身前:“女王陛下,末將出馬既可,您就在這兒,這裏很危險。”

“讓開!我自有分寸。”女王只是輕輕用手一拔,那名護衛便被推到了兩米開外。

冷毅不由得心中一凜,看那女人施用巧勁的樣子,便知是一位高人。得罪女王可不是鬧着玩的。 冷毅已提起體內聖光,“嗆”地一聲拔出了流雲劍。然而,眼前的女王忽然在他三米左右便停了下來。

女王淡淡地朝冷毅問道:“你!爲何見了本王不下跪,也不讓道?”

冷毅揚起了臉,“我只知這裏是洪荒邊界,屬於國際公共地盤。也不知眼前這位是哪一國的國王,竟不分國界到處讓人俯首稱臣。”

“放肆!竟然敢對白莎女王如此說話。”一位護衛提着青銅劍準備衝過來,卻被白莎女王用手一揮,示意退了下去。

白莎女王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份好奇和強烈的征服欲,向來就沒有人敢和她如此說話。她今天倒要看看眼前這少年到底有什麼與衆不同之處?

只見她將睫毛輕輕一擡,冷冷地說:“沒錯這裏是洪荒邊界。但只要我一聲令下,照樣可以把你砍成肉醬。”

冷毅將目光落在了對方的臉上,他仔細地查看着這位高傲的女王陛下。此時她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作,都會被冷毅在心中作出經驗分析,從而作爲談判的籌碼。

冷毅平靜地揚起了臉,淡然一笑,答道:“哈哈!久聞阿拉斯加帝國白莎女王向來以仁慈聞名,善待子民,不怒自威,不想卻也是一個爛得虛名之輩。”

關於阿拉斯加帝國女王的事,冷毅自然聽說過,當然那番吹捧的話,是冷毅加上去的。

聽到冷毅如此羞辱女王,一名護衛再次拔出了腰間的劍,卻被白莎女王一個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白莎女王臉色略微有些窘迫,不過很快她又恢復了正常,微笑着說:“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少年。沒錯!在這洪荒邊界,人人皆可來往,但你一少年擋在了馬路的中央,不讓人過。那未免也太不講道理了吧!”

對方的態度顯然發生了改變,這位高傲的女王此刻對冷毅已然全無了恨意。她所在意的不過是從法理和道德的角度上想要戰勝冷毅罷了。可見這位女王陛下是多麼的愛面子。

冷毅當然清楚此時更不能讓對方得理,否則真要抓住了什麼話柄,這高傲的傢伙,必然會給他找個莫須有的罪名,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冷毅不卑不亢地答道:“馬路這麼寬,女王陛下又不是過不了。難道非要驚攪了我懷中的人睡覺麼?我們可是趕了一夜的路到此,早已身心疲憊,故在此休息。”

冷毅見那女王陛下似有心軟之意,便試着打出這張感情牌。

“那懷中可是你心愛的女人?”白莎女王好奇地問道。

冷毅點了點頭:“正是。”

白莎女王聽了這話,瞬間木然,一語未發。過了片刻,才從那長長的睫毛上流下一顆淚珠。

只見她幽幽地嘆道:“感人!實在是感人。一名少年竟然爲了不打攪自己心愛的女人睡覺,居然敢與堂堂一國女王對峙。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愛啊!我安德烈.白莎風光十來年,卻從未體會過如此真情。若要是世間有一位男子這般的疼愛我,這女王不當也罷了。”

白莎女王一陣感嘆後,淚水打溼了面頰。這時一名護衛走了過來:“陛下!”

白莎女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一抹眼角的淚水:“罷了!今天這獵不打也罷。回宮!”

說罷,她轉過身,便帶着所有護衛轉身離去。

所有隨從們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地望着眼前那位只有十來歲的少年。剛纔女王與冷毅的那番對話,他們當然沒有聽清楚。故一個個不明就裏,誤以爲是冷毅的強悍嚇退了女王。

冷毅望着女王陛下離去的身影,長舒一口氣。

這時,他懷中的布蘭妮醒來了。她見自己躺在了冷毅的懷中,有些慌亂地立直了身體,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髮,羞怯地說:“主人!我、我……”

冷毅輕鬆一笑,打斷道:“好了,我們趕路吧!這裏離繞雲峯不遠了。我們趁早趕到百花谷,到了那裏,我們還要打探嗜花血魔的行蹤。”

布蘭妮這才點了點頭。把冷毅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爲冷毅穿上。

冷毅忽覺有些睏意,他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一隻小玉瓶,從中倒了一顆提神丹,往嘴中一丟,只覺一陣神清氣爽。

只見他兩腿一夾,道了聲:“駕!”那馬兒便絕蹄向前飛去。

一個時辰後,出現在冷毅面前的是繁花遍野,滿山紅綠。他和布蘭妮騎在馬背上,如入百花園中,只覺一股淡淡的花香味撲鼻而來。蜂蝶在花間起舞,鳥雀在谷中啼鳴。

想必這就是傳說中的百花谷了。

忽然,冷毅肩膀上的小考拉發出一陣“咕咕”的叫聲。那小傢伙用前肢不停地拍打着冷毅的肩膀。

這時布蘭妮似乎悟聞出了什麼味道,大叫一聲:“花霧毒氣。主人!快!捂住鼻子。”

冷毅立即用手捂住了鼻子,用起了閉氣功。這時小考拉也用前肢捂住了鼻子。

一陣輕風吹來,路旁的青草立即蔫了下去,耷拉着枝葉。

冷毅仔細望了望,果真有一層薄薄的雲霧在花間飄蕩。莫非這就是流雲劍譜中所說的“百花叢中覓真經”。

想必這嗜花血魔必定就在這山谷之中了。

就在兩人驚訝之際,忽然從花叢中傳來一陣悉悉卒卒的聲音。冷毅迅速提起了體內聖光,布蘭妮也跟着提起體內聖光。

冷毅仔細一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是綠光。他興奮地問道:“咦!你現在升到四級聖光武士了。”

布蘭妮笑着點了點頭:“恩!因爲你升級的緣故,我也跟着升了三級。別忘了,我們的血液是相融的。”

冷毅會意地點了點頭。忽地,一隻黑乎乎毛茸茸的怪物從他眼前躥了過去。

只見一團黑毛一閃,便消失在花叢中。冷毅心中一疑,這不會就是嗜花血魔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