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快看,這老頭舞劍了。這是要做法啊!”一個年輕一些的漢子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啥老頭,那可是從陵縣請來的陰陽先生。聽說在當地很有名,叫,叫——”另一個漢子想要賣弄一下,但明顯忘了這老頭的名字。

“咳咳,這是曲樂水老大師。”有人小聲解釋。

“對對,就是這個名字。聽說這位曲大師可是抓鬼的能手啊。在整個陵縣很有名氣。”

“我也想起來了,聽說這個曲大師抓鬼的費用收的可高,看來李三牛對他的婆娘還真是不賴啊。”

“可不,三牛還特意跑了一趟陵縣呢——”

一時間,衆人嘁嘁喳喳,大致的情況便一股腦入了我的耳。

先不管這已經開始做法的曲樂水怎麼弄,單說大牙預警的異常似乎並沒有出現。

我開始掃視這些圍在門口看熱鬧的人,並且相信,大牙也一定在盯着。

不一會兒,院子裏突然響起那曲樂水的一聲大喝,敕!妖魔鬼怪快快伏誅。接着把那銅錢劍上插着的一道黃紙往左邊香燭的火苗上一搭,點燃。

眨眼黃紙燒旺,再被西北風一吹,呼啦啦全變成了火星子,撲棱棱往上卷。

見到此景,那圍觀的衆人驚呼一身,真是高人啊。

但我卻看見,這根本就是火趁風而起勢,那風也並非什麼陰風。這曲樂水剛纔舞動了這麼久,其實就是在等風——

他孃的,這老頭,竟然是個騙子。

正當我暗自鄙視時,一股陰風突起,驚得滿院子雞飛狗跳,緊跟着桌翻燭倒,供品滾落滿地。吹得衆人嘶嘶打起冷顫,嚎啕着有鬼啊,爭相玩命奔逃。

這魏家村,今晚別想安寧了。 我被慌亂的人們擠離了李三牛家的門口。

卻聽得真亮,院子裏頭竟傳出那老騙子的慘嚎,哎呀呀,大仙饒了俺的命吧。

呼呼大作的陰風之中,只聽見一聲尖銳的桀桀笑聲,如同一個老女人在捏着鼻子笑出來一樣,叫人聽了,後脊背冰涼。

“老東西,你活的膩味了不是,俺就先吃了你!再去拖拽這家的婆娘。”

“姑奶奶饒命啊。其實小的只是一混飯吃的,根本沒有陰陽力,今晚鬧出這場,就是給東家做做樣子,不會對姑奶奶你不利的。”老騙子不斷哀求,說出實話,“還請饒了我一命吧!”

可惜,此時圍觀的、剛纔還爲這曲樂水吹噓不已的村民早就做鳥獸散,誰也沒心情去聽這老騙子的實話。

“哼哼,不管你是真是假,反正惹俺不高興了,本大仙今夜就把你吃嘍!”

不好,這鬼東西要吃人了。

我暗歎情況不妙。這老騙子死不足惜,可這一村的百姓到底是無辜的。

一念至此,我急忙衝進院子裏。

嗯?

那老騙子身前那一團張牙舞爪的陰氣之內,突然發出一聲不慢且詫異的疑問聲。

顯然,這陰氣之內的鬼東西已經注意到了我。不過那肆虐的陰氣並沒有收斂,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地拍擊正房的窗門。我猜,那李三牛兩口子怕就在裏頭。

“你又是哪裏過來的不要命的小東西?”陰氣再次飄出陰森森的聲音,就好像紮在冰湖裏說話一樣,尖銳且抖得厲害。

我瞥了眼那團陰氣,看不出裏頭到底是個啥東西。

“你他孃的查戶口啊?”我白了陰氣裏面的鬼東西一樣,說,“你只要記住,老子是來收你的人就行!”

“嘎嘎,口氣倒是不小,就憑你這個黃口小兒想來收拾本大仙,真是笑話。”

說話間,那陰氣突然放出一股,衝我而來。看樣,這陰氣裏所謂的大仙已經氣極。

“他麼的,等着瞧!”我連忙後退,避開那股攻擊,右臂往外平舉,放出磅礴的陰氣。

頓時,以我右臂爲中心,這院子裏的溫度驟然下降。就連那些雞狗都不敢再叫。

呼,陰氣縈繞而上,一條手臂頓時化成三尺八寸長的鬼煞苗刀。

“厲鬼?”那陰氣裏發出一聲驚呼。

“擦,區區厲鬼就把你嚇成這幅慫樣,看來你也不咋地。”我嘴上說着誅心的話,其實之所以只喚來鬼煞苗刀,就是因爲我已經在對罵時,用大五行勘鬼術感應了一下。這陰氣裏的傢伙土、火二氣均有,但不強。我便斷定,這是一隻厲鬼,並且是隻畜鬼。

八成,應該是黑狐了。

“哼,你有厲鬼實力,我也有。你拿什麼收我?”這陰氣裏的鬼東西顯然只當我實力不過如此,竟然氣得獰笑出聲。

“就算老子只有厲鬼級別,但對付你,足夠了。”

“哼,我本來就是過來吃人的,也算你一個。”那畜鬼冷哼一聲。便放下老騙子,衝我撲來。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龐大的身形急速衝出,猛地撲進那一團猙獰的陰氣中。

我只瞧了一眼,便撤去鬼煞苗刀,站在院子裏不動,靜靜地觀察這場爭鬥。

剛纔進去的是大牙。這小子自打吸收了相柳那被天雷劈碎的殘魂之後,獵食的習性還是受到了些許影響。

此時撲出,正是最佳時機。

不一時,那陰氣裏傳出尖銳的慘呼。區區厲鬼實力,大牙對付起來,小菜一碟。

呼!

陰氣被扯裂,大牙叼着一隻神色萎靡的大耗子出來。

見到陰氣散去,那跪在地上的老騙子連忙站起來。撣了撣膝蓋,衝我說道:“老道曲樂水,不知道友貴姓大名。”

“趙二十。”雖然不喜這老騙子的行徑,但行走在外,能少一事儘量少一事。

“原來是趙兄弟,久仰大名。”老騙子呵呵笑着,頗像腆着一臉菊花的瘋道人。不過,這老騙子倒是瞪眼說瞎話,他孃的,我才進入這地界,這次也是剛剛露一手,他一個老騙子去哪久仰去?

瞥了眼不尷不尬、泰然自若的老騙子,我倒是有些佩服了。這面子上的工夫,饒是那性子已經被磨出來的皮大仙也是拍馬不及的。

見我沒有說話的興趣,這老騙子又把目光投向銜咬着大耗子的大牙身上。嘖嘖稱奇。

大牙鼻孔裏噴出兩道白氣,哼了一聲將大耗子甩到我腳下。而後站在大耗子身後盯着。

我用腳扒拉一下大耗子,罵道:“別裝死,坐起來回話。”

那大耗子還不想起來。被我一口陽涎吐下去,立馬嚎叫一聲坐起來,兩隻黑豆一樣的小眼睛怒氣衝衝地盯着我。

被我口水沾過的地方,正滋滋地冒着黑煙,如同被滾熱的開水退了毛一樣。

“再看,就叫你魂飛魄散。”我白了這大耗子一眼,露出牙齒,獰笑。

果然,聽見我的狠話,這大耗子再也不敢看我,低下頭去。

一旁的老騙子見我如此,連忙說道:“趙兄弟好本事啊!”

我頭也沒擡的嗯一聲。繼續問大耗子,爲何找上這李三牛一家,還有,李三牛的媳婦走山路那夜,到底撞見了啥。

那低下頭的大耗子突然瑟瑟發抖起來,連連說,這可說不得。

“他麼的,這妖物不配合,趙兄弟不如——”老騙子在一旁亂出餿主意。

我瞪了他一樣,嚇得他把後面的字生生嚥了回去。看着我呵呵乾笑。

“老雜毛,若不是今天俺被抓,你這種狗屁不是的東西早就成了俺的屎了。不想死,就趕緊閉嘴。”

“哼,你剛纔不是還要吃了本道嗎?你倒是吃啊。”老騙子想要上腳去踹,伸到一般,瞧見大耗子張嘴,立馬收回了腳。

“大耗子,我再問一遍,不說,就死!”我眯起眼睛,說道。

“說,我說。還望大人饒我一命。”

“先說來聽聽。”

“事情是這樣的,我前來魏家村鬧事,可是被黑狐大人親自下得命令。”

“那黑狐在哪?”

這個,我不能說。這大耗子猶豫起來。

我看了眼大耗子,厲聲道,現在不說,以後也不用說了。他孃的,這一晚上碰上兩個假貨,本來就心情不爽,若是這大耗子再跟我嘴硬,我真打算立即劈死它。 大牙一見那大耗子有些支支吾吾,便探下頭,幾乎靠着大耗子,嘴裏發出一聲緊似一聲的嗚嚕聲。

那大耗子頓時毫毛一抖,嚇得哆哆嗦嗦,兩隻黑豆似的眼珠一動不動。

“那黑狐大人,它住在黑狐墳裏。”

“具體啥地方?”其實這一片大山之中,我若是利用大五行堪鬼術拘來小鬼問一問,怕也能找到黑狐墳所在。 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搶手 只是不如眼前來得快。

那大耗子連忙指了指村外的山,沿着大山走,快到史家村就是。

“史家村與這裏根本就是兩個方向。”那個老騙子曲樂水插嘴,“這時候若是過去,不管是爬山路還是走鄉路,到了那也怕天都亮了——畢竟要過大年了,白天長了。”

老騙子這一句說得倒是實話。

似乎是聽到外面已經安靜了下來,那一直躲在屋子裏的李三牛用腦袋戰戰兢兢地拱開門。

“你們是誰?”李三牛連忙又把門關上,趴在門上的玻璃往外望。而他問的,自然是我和大牙是誰。也許是被剛纔的陰風嚇破了膽,這李三牛見到我這個陌生人,還有一頭兇悍的大黑狗,站在他家的院子裏,自然而然會想偏頗了。

我沒說啥,大牙倒是冷哼一聲。惹得老騙子曲樂水看在了眼裏。

“出來吧,沒事了。這些都是好人。”那老騙子收回略帶疑惑的目光,衝屋裏大喊。

“曲,大師,你,你別騙俺?”

那老騙子顯然不喜歡聽到這個字眼,冷哼道:“老子稀罕騙你?”哼完,衝我呵呵一笑。

我不禁暗罵,還他孃的少騙了。

吱呀一聲,屋門再次打開,李三牛這一次就沒那麼慫了,不過還是刻意跟我們保持了一段距離,兩把菜刀死死地攥在手裏。

шшш✿ ttκд n✿ CΟ

“曲老頭,他是誰?”李三牛的稱呼變了。有些不那麼尊重人了。當然,這老騙子本來就不值得尊敬。但從李三牛的稱呼上還是能看出一些問題,最起碼,在李三牛的心裏,這曲樂水怕是跟大師掛不上邊了。

聽出問題的自然還有那個坑蒙拐騙、對人心熟稔的老騙子,他聞言皺了皺眉,但隨即舒展開,得意道:“這位是老頭我的師父,名號上趙下二十。可是剛剛雲遊回來的頂級陰陽先生。你看,今天這鬼物,就是被我師父他老人家捉住的。”

說話間,這老騙子朝我一個勁兒地擠咕眼睛。

我只當未見,就要張嘴說話。

就見那李三牛指着菜刀,衝我倆指過來,哼道:“你就是個老騙子,剛纔的求饒聲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這次又弄出一個師父來,你說你也不找個得道高人模樣的來虎人,找這麼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過來,當老子傻了會信?”

罵完,這李三牛就要揮刀嚇唬人。要趕我們走。

“放肆,你說我可以,可你不能侮辱我的師父。張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那大黑狗身前的是個什麼東西?”老騙子義憤填膺,說話時又是拍自己又是指我,最後指向大牙的腳前。

“啥?還能是剛纔的鬼不成?”李三牛低頭去看。院子裏畢竟有個燈,所以仔細去看,還是能看見大耗子。“這他奶奶的就是一隻死耗子,你當老子是傻子?”

我眉頭微皺。這李三牛認出曲樂水是騙子,還是不蠢。但把我也歸爲騙子,就是蠢到家了。不過這事還要怪這老騙子,非說我是他師父。擦,看來得把事情趕緊說清楚。

我正要解釋。就聽大牙腳前的大耗子陰陽怪氣地罵了句李三牛,“蠢蛋,你他麼的瞧不起誰?”

乍一聽這聲音,那李三牛立馬跳了起來,揮着菜刀問,誰?在哪?

那地上的大耗子哼道:“你瞎啊?”

這時,李三牛終於確認說話的就是這隻大耗子,而且聲音跟剛纔的一模一樣。這一發現,嚇得李三牛丟下菜刀蹦着高竄進屋。

“呵呵,還說老頭我是騙子,狗曰的。”

大牙不愛聽,衝老騙子吼幾聲。嚇得老騙子連連縮脖子,賠笑臉。大牙這才哼一聲作罷。

許是聽見老騙子又罵,或者是自己想通了,一兩分鐘之後,那李三牛推開門,衝我賠起了不是,“趙先生,那個,剛纔真是多有得罪。咱平頭老百姓,最怕上當受騙,剛纔有冒犯的地方,還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是費用——之前跟這,你徒弟已經談好的。請你收下。”

一共三千。

我看了眼老騙子,正眼巴巴地盯着錢。我心裏暗笑,他麼的,叫你坑蒙拐騙,這次瞎眼了吧,人家把錢直接給我這個便宜的師父了。

按照這大耗子的實力等級劃分,就是一隻小鬼。所以我只數出十張揣進兜裏,剩下的那些又還給了李三牛。

“這——”那李三牛犯了難。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那老騙子略微一怔,但還是把嘴閉上,後來乾脆扭頭去瞪那大耗子,也不去看錢。

我給這李三牛解釋:“錢我只收這麼多,實話跟你說,今天抓到的不過是個小嘍囉,也就值這個價。若是真捉住了正主,恐怕也不是你這些錢能請得動的——”

“就是,我這位師父可是能人,他的手段可高咧,當然這個費用也要高!” 美女老闆的貼身男祕 老騙子趕緊插一句,說完還衝我偷偷豎起大拇指。

我擦,這老騙子顯然是會錯了我的意。

劍域神王 “這——那得需要多少啊?”李三牛一聽,頓時犯了難。

我暗罵老騙子插嘴,解釋道:“別聽他胡說,剛纔話還沒說完,這正主我會解決。費用不用你們出。”

“啥?俺沒聽錯吧!”李三牛驚呼。

“沒聽錯。不過今天天色不早,我得打擾一晚,明天需要一頓早飯。”

“那沒問題,先生快請進屋裏休息。”說話間,李三牛就邀請我們去廂房。

又喊他媳婦給屋裏添加被褥,又親自送來熱水好泡腳解乏。我又問李三牛的媳婦那次在哪裏醒過來的,她也說在史家村那一帶,具體位置說不好。

臨出去時,李三牛的媳婦問我,先生,明一早想吃啥,俺去做。

我看了眼一旁的大牙,說了句,有骨頭肉最好。

年根底下了,誰家都不差肉。 重生僞蘿 但是欣然答應。

那老騙子也厚着臉皮留了下來,而且就在屋子裏。

“師父。你剛纔咋不多要點啊!”

我白了這老騙子一眼,“關你屁事?還有,誰是你師父?”

“咳咳。老師再上,徒兒叩見老師。”說話間,這老騙子就真的跪了下來。

“滾蛋,剛纔沒戳穿你,是看你歲數大,給你留點兒臉面,還他孃的沒完沒了了!”眉毛皺起,我開始頭疼。

“師父,那是你心眼兒好。徒兒認定你了。”這老騙子開始哐哐磕頭。一聲響過一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