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幾分鐘前的地下。

Post by zhuangyuan

“爲什麼我總覺得心神不寧呢?這種感覺就像阻擊卡斯蒂洛那天一樣,難道•••••”安吉麗雅懶懶的躺在座椅上,手上拿着剛點燃的香菸,這是她從匪徒的屍體上找到的,她不知怎麼了,突然有點心神不寧,睡意綿綿的她突然一下子清醒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麪包車突然爆炸了,但這爆炸與普通的爆炸有點不同,熱浪和衝擊波在一瞬間就掃蕩了整個地下停車場,而此時的安吉麗雅只覺得一陣能量瞬間穿過自己的身體便昏了過去,她的背上突然出現了一對黑色的羽翅,並把她包裹了起來,接着,翅膀變成了一個黑色能量球,開始不斷地以驚人的速度吞噬着接近自己的一切能量,整個過程只是一瞬間,就連安吉麗雅乘坐的汽車都還沒有來得及爆炸。


停車場內,已經一片火海,汽車被爆炸時所產生的高溫瞬間摧毀並溶解了,就連水泥柱子都被核彈爆炸產生的高溫熔化,整個地下停車場已經如同地獄一般,只是缺少了叫囂的惡魔們。強烈的爆炸所產生的衝擊力並沒有被突然出現的牆面的阻擋而停歇,而是被一個黑色的能量團吸引,所有奔流的熱浪、火焰、輻射能和爆炸所產生的一切能量都向那個黑色的能量團聚集,核彈爆炸所產生的巨大能量正不安的旋轉着,強大的能量讓大地都爲之顫抖,爲之怒號。

核彈,是人類用來戰爭的發明,也是用來毀滅自己的武器。

“這麼強大的能量反應,這是怎麼回事?”皮特大主教突然拿着酒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身體面向NY市的方向。

“居然是這東西!別緊張,這是一種叫做核彈的武器爆炸所產生的波動!”教皇阿卡特坐在皮特的對面,拿着酒杯,眼睛微微眯起,手一瞬間變換了身前棋盤上的棋子擺位。



傾城虐戀,嬌妻要翻身! 那,你爲什麼要動我的棋子呢?”

“人老了,這個手有點不聽使喚了嗎!哈哈哈哈”

“這些無知的人啊,居然在這個時代又一次使用了那東西,唉!”米奧大長老一個人靜靜坐在黑暗的大廳中嘆着氣。

“剛纔那是怎麼回事?卡爾?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在人間爆發?”凱恩正端着紅酒慢慢品嚐着。

“我聽說有****運了一顆核彈進入NY市,也許就是那東西爆炸了!只有那種東西才能產生強大的能量。”卡爾正站在凱恩身後,拿着酒瓶,準備幫凱恩添酒。

“是嗎?這能量很強!如果有這樣的東西,你說聖戰的結果會怎麼樣?”

“······”

“靡麗!爲什麼人類總是那麼殘忍?”伊萬正雙手抱住自己,身體微微顫抖,令人驚豔的臉上此時正掛着無比悲傷的表情。

“伊萬,你也感覺到了嗎?人類在聖戰後的這六千年來,爆發過那麼多次的大小戰爭,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要更加殘忍、血腥!我們有什麼辦法?而且隨着他們無止境的耗費資源,污染環境,我們的力量已經衰弱了,我們也無能爲力,只能看着他們慢慢的走向死亡!”靡麗溫柔的抱住伊萬,不斷地安慰着。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伊萬從靡麗懷中擡起頭,眼眸中滿是淚水。

“你還真是水做的,嘿嘿!很快了吧!不過她應該不記得我們了!”靡麗用手輕巧的擦去伊萬那欲滴的珍珠。

“她真的不記得我們啦?那怎麼辦?”

“沒辦法,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在輪迴那麼多次後,還能擁有原來的記憶!除非偉大的創世神再次出現,可是這麼多年了,都沒有過任何的消息······”

“他現在是什麼樣子呢?我好想念他,我們怎樣才能尋找到他呢?”

“我不知道,也許只有等他力量恢復的時候吧!”

“如果他恢復了力量,那這個世界······”

“······”

NY市,購物中心。

“震動停止了!”費爾驚訝的站起身來,看着四周一片狼藉,以及仍然趴到在地上的衆人們。

“是的!不知道什麼原因,所有爆炸所產生的能量都沒有向外噴發!否則······我已經加固了周圍破損的建築物,也許一切已經結束了!······謝謝,艾斯!”斯多爾被艾斯扶了起來,但滿臉的憔悴,就如同瞬間衰老了二十歲一般。

“我們還活着!萬幸!”一旁的萊特也感慨無比,這真是讓人難以想象的一天啊!

“溫蒂!”艾斯提醒衆人,他們中還有一個人沒有確定安危。

“我們快去找她!”斯多爾靠在艾斯身上,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一旁的費爾立刻上前和艾斯一起把斯多爾架起來,向溫蒂離開的方向走去。

“我先去看看!”萊特等不及,自己先跑了過去。 “士兵,你們幾個跟斯多爾先生一起去,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邁克,你帶人去查看一下損失!詹姆斯,你立刻和外界取得聯繫······”肯特上尉此時也站了起來,軍人的素質,讓他立刻平靜下來,隨後他立刻下達了多條命令。

隨即,十幾個士兵跟在了斯多爾幾人身後,一起向停車場趕去。

此時的溫蒂,正跪坐在停車場入口處,無力的敲打着堵在面前厚實的岩石牆壁,紅腫着眼睛,鮮血不斷的從她磨破的手掌上留下,染紅了她的袖口,也染紅了一塊牆壁,牆上深深的刻劃着很多密密麻麻的切痕,那是溫蒂用風刃攻擊牆壁留下的痕跡。

“溫蒂,你別這樣!”剛趕來的萊特一把抱住了溫蒂,防止溫蒂繼續虐待自己。

“都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她還是個孩子啊!”淚水再次從溫蒂的眼中傾斜而出。

“這不是你的錯,是那些匪徒的錯!”萊特有點不知所措,只有緊緊抱住溫蒂,不斷地安慰着。

“萊特,溫蒂她沒事吧?”費爾剛趕到現場,就看到萊特抱住溫蒂,而溫蒂手上以及牆壁上的鮮血讓他心痛無比。

“應該沒事,但她的手受傷了,快叫醫生來!”萊特終於見到了救星,從來沒有任何的女孩子在他懷中哭鬧過,這讓他很不適應,還好,費爾他們終於趕到了。

“士兵,快幫忙找醫生過來,快!”此時的費爾也有點慌亂了,最愛的她居然受傷了。

“······你還能用能力麼?”艾斯架住斯多爾來到了牆邊。

“不行了,我已經沒力了!”斯多爾把手按在牆壁上,感受着牆壁上傳來的熱感。

“連外面的牆壁都能感覺到溫度,裏面會是怎麼樣?不敢想象!”萊特已經把溫蒂交給費爾照看,畢竟費爾是這方面的專家,當然是自稱的專家。

部隊的軍醫已經趕來了,正在幫溫蒂清洗並抱扎手上的傷口。而幾個士兵也拿來了不少工具,用來破開厚實的牆壁。

“艾斯,我來扶着斯多爾,你準備一下,我估計裏面熱浪依然存在,需要你的幫助!”萊特架起斯多爾,走到另一邊,讓士兵們好開始工作。

“別開大口,先鑽一個洞!”艾斯指揮着士兵們開始工作,爲了避免發生意外,艾斯聽從萊特的建議,只讓士兵們在牆上開一個小洞,準備用儀器探查一下,裏面的情況。

士兵們很快就組建起各種軍用設備,開始在厚實的巖壁上開洞,斯多爾幾人則站在一旁觀看。在更換過三次鑽頭後,鑽空內突然開始向外噴發出高溫氣流,就如同被打開氣孔的高壓鍋一般,只是這裏的溫度要高出很多倍。

“快閃開!”艾斯迅速衝了上去,把還沒反應過來的士兵推開,鑽機在高溫噴瀉下,很快變得通紅色,而上面的塑料配件一瞬間便全部融化掉,並滴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退到了安全區域,只有艾斯一個人站在前面,想要把鑽機從鑽孔中弄出來,經過幾次小心的嘗試後,鑽機終於被艾斯拖了出來,由於少了阻擋,鑽孔也更加猛烈的向外噴發。

“沒有輻射反應!奇怪了!難道機器壞了?”一個士兵拿着測量儀器站在孔洞前,看着機器發呆。

“······”

“這樣不是辦法,裏面那麼大,這要噴發到什麼時候?”萊特有點等不及了。

“其實在這樣的溫度下,什麼都將化爲灰燼,雖然我能操控火焰,但我也無法承受如此的高熱,也許她······”費爾最終還是沒有把話說完,只是看着一旁仍然抱頭痛哭的溫蒂,眼中滿是溫柔和憐惜。

“艾斯,再打一個洞,讓溫蒂控制氣流循環,你負責調解氣流溫度,這樣會快一些!”斯多爾坐在地上還沒有恢復過來,其實他也認爲安吉麗雅不可能還活着,但是溫蒂現在這個樣子他也沒辦法,也許找個發泄的途徑會讓她好過一點吧。

很快,士兵們弄來了新的特製鑽機,這臺鑽機專門設計在高溫下使用。一切準備妥當後,士兵們又開始在巖壁上打洞,而負責施工的人穿上了高溫防護衣,以避免出現意外,這次的需要開一個比剛纔還要大的空洞。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很快第二個開孔便完成了,新開孔要比剛纔的孔洞要大,所以噴發量也高出很多。由於內外溫差比較大,潮溼的冷空氣受到高溫的刺激,開始凝結成水霧。

肯特上尉已經帶着發傻的匪徒先行離開了,現場的封鎖和維持秩序的任務又一次交回到警方手中,許多想要挖掘新聞的記者,想盡各種辦法進入封鎖圈,可是都被不知從哪裏出現的FBI探員發現並警告。總的來說,除了地下停車場這邊還在忙碌的工作外,購物中心外的世界已經恢復的往日的平靜,整個事件到此結束了,所有的善後工作都由FBI去完成。

“大概還要多久?”斯多爾已經逐漸恢復過來,正在和一旁的專家商討問題。

“大概還需要四五個小時吧,裏面的溫度實在太高了,而且壓強太大,現在除了慢慢排放裏面的高熱氣壓外,我們別無他法,如果強制拆除這道牆,也許後果不堪設想,你要是恢復了,就幫忙吧洞在開大一點,但絕對不能把牆拆掉噢!”一個身穿白色大褂,手拿計算機和筆記本的年輕人,詳細地介紹了目前的情況,他是剛加入國際特別事件行動組的新人,傑克遜博士。

“哦!你說有人能在裏面生存嗎?博士!”斯多爾自己都不相信爲什麼自己會問出這樣愚蠢的問題。

“你在開玩笑吧?斯多爾組長,你要知道,這裏面就如同一個巨大的高壓鍋,你知道高壓鍋能很快把東西弄熟吧?何況裏面是如此高溫高壓,超過一般的高壓鍋幾萬倍,你要是問現在裏面是否能產生鑽石,我都覺得可能,但是······人······就不可能了,甚至可能連渣都找不到。我估計,就連裏面的汽車也都早變成鐵水了,要不是你強化了周圍的磚石結構,也許NY將不在存在了!”傑克遜尊敬的看着斯多爾,外人可能不知道,但國際特別事件行動組的人員都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拯救了NY,他是英雄,屬於U國自己的英雄!

“謝謝!我已經好多了,我去擴大一下開口,你讓人準備一下,大概擴大兩倍!沒問題吧?”雖然斯多爾自己早就知道結果,人類不可能還活在裏面,但是從專家口中得知,就是另一種感覺了,難道安吉麗雅就這麼死了?再怎麼說她也僅僅是個十五歲的孩子,還未成年啊!

週五上強推,大家繼續支持我啊!謝謝了! 凌晨三點,兩個氣孔依然在拼命向外噴瀉着高溫氣流,但已經比幾個小時前小了很多。

安吉麗雅正包裹在如黑洞般漆黑的能量球內,而能量球的周圍則聚集着大量的能量,燃燒着的烈焰,溶化並且被提純過的金屬液體,還有很多不知名的能量,它們規則地圍繞着能量球旋轉。而裏面的安吉麗雅則眼睛緊閉,**着身體,輕輕漂浮着,一動也不動,就如同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恬靜而安詳。

就在這個時候,能量球周圍的各色能量突然加速運轉,並逐漸滲透到黑色球體中,黑色球體此時就如同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不斷地吞噬着周圍的一切。很快所有的能量都融入進能量球中。而整個地下停車場, 最強打臉秒殺系統 ,也迅速降低溫度,就連已經昇華成液體的岩石,都開始凝固了。

“斯多爾、溫蒂你快來看啊!氣孔的噴發速度在幾分鐘內降低了數個級別,有點不正常啊!” 鬼夫纏身︰天黑放肆愛

“是啊,而且溫度降低速度也同樣驚人,我想我們應該可以把巖壁拆除了!”傑克遜經過分析,終於提議拆除由斯多爾製造的巖壁。

“嗯?知道是什麼原因嗎?”斯多爾在享用過牛肉巨無霸後,已經差不多恢復了,正端着咖啡品嚐中。

“斯多爾,快拆了牆壁,我要進去!”溫蒂並沒有因手掌受傷而離開,依然守候在現場,她總覺得應該會有奇蹟發生,也許安吉麗雅本身就是一個奇蹟吧。

“具體原因不知道,本來我預計應該還需要幾個小時纔可能降低到現在的溫度,主要是怕內外壓強不同而造成危險!”傑克遜不斷的翻看着幾個小時以來的歷史數據。

“但是,現在由於裏面溫度迅速降低,內外壓強已經逐步接近了!而且始終沒有出現輻射反應,這點很奇怪!”萊特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那麼,如果我現在拆除這個巖壁,會怎麼樣?”斯多爾並不放心,誰知道里面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

“看啊,氣孔已經停止了向外噴發,正在向內抽氣!天啊,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完全無法用數據來分析了,科學手段也許無法用來判斷現在的情況!”傑克遜用手不斷的抓扯自己的頭髮,原來聰明人頭髮少,甚至絕頂,是由於抓狂後自己撕扯頭髮造成的啊!

“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是無法用科學來證實或着分析的!”萊特已經從儀器堆中走了出來,站在斯多爾身邊,等他做決定。

“斯多爾,讓我們進去吧,好嗎?”溫蒂依然在苦苦哀求斯多爾,雖然知道斯多爾是爲了自己和大家好,可是一想到安吉麗雅哭泣的樣子,溫蒂內心又開始自責和掙扎,所以,她想要親自確認一下,就算裏面什麼也沒有,也能給自己一個交待吧!

“嗯!萊特你去吧費爾叫醒,艾斯你去準備照明設備,溫蒂你最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我們馬上就進去!”斯多爾也很無奈,他自己非常矛盾,科學思維告訴他,安吉麗雅肯定已經不存在了,但自己的力量卻無法用科學來分析,也許安吉麗雅也是一個無法用科學來衡量的女孩吧!

幾分鐘後,零時探險裝備都準備好了,五個人身穿防輻射服,頭上都戴上了高亮照明設備,而費爾和艾斯還一人負責攜帶一臺手持探照燈,除此之外,五個人還背上了呼吸輔助系統。

“試音!123,能聽到麼?”斯多爾打開放輻射服裏的通話器開始測試。

“沒問題!頭!”

“OK,都準備好了嗎?我要拆除巖壁了!都站開一些!好了嗎?”斯多爾站在巖壁的邊上,手放在上面,轉頭詢問大家的情況。

“開始吧!”溫蒂堅定的看着斯多爾,臉上表情複雜,也許她的內心還是無法平靜吧!

在其他幾個人點頭示意後,斯多爾手上發出淡淡的黃色光芒,緊接着巖壁迅速收縮回地下,由於失去了阻擋物,內外氣壓不等,大量的空氣向地下停車場內奔去,就如同十級颶風一樣,好在大家都沒有站在風口上,不然肯定瞬間被風颳進去,後果很嚴重。

“應該差不多了,再檢查一下裝備,準備進去了!”斯多爾看着風速逐漸變緩後,要求各人做好出發準備,黑暗的停車場內,一切都是無法預測的。

“進去吧!”溫蒂第一個帶頭走了進去,其他人也立刻跟上了她的腳步。

當艾斯和費爾的探照燈照亮裏面的情景時,所有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核彈的威力實在太恐怖了,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斯多爾,目光中滿是敬佩。

“別這樣看着我,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壓制住爆炸威力的。”斯多爾看着完全變樣的停車場內部,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人類所創造的毀滅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

此時的地下停車場內早已變了樣,牆壁似乎都融化了,柱子也更加粗壯了,但明顯不是當時建造地下停車場時建造的,這是房頂的岩石融化後低落下來產生的天然石柱。現在的停車場就如同一個天然的溶洞,到處都是石筍和熔岩凝固後的石灘,造型千奇百怪,顏色單一,很多地方還冒着熱氣,似乎並沒有完全冷卻。

“艾斯,溫蒂,你們兩個配合把這裏再降一下溫度!”斯多爾很謹慎,他不能再讓任何人受傷了。

“艾斯,你先製造冰雪,我來控制氣流!”溫蒂示意一旁的萊特,讓他先接過艾斯手中的探照燈。

艾斯準備好,便開始擡起雙手,在身前凝聚大量的冰雪,周圍的溫度也瞬間降低了很多。溫蒂輕輕漂浮離地,閉上雙眼,開始操作周圍的氣流,形成風,然後帶着艾斯凝聚的冰雪掃過整個地下停車場,就在一切進行的很順利時,溫蒂突然感覺到了異樣,隨即停了下來,並向她所感受到異樣的方位飛去。 “溫蒂,等等,快,我們跟上去!”斯多爾心中大叫不好,溫蒂又衝動了,趕緊叫大家一起跟上去,但溫蒂的速度是無法趕超的,很快溫蒂便消失在他們身前不遠處。

“怎麼回事?”費爾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溫蒂會突然擅自行動。

“不知道!也許······”萊特想要說安吉麗雅可能還活着,但他不敢說出來。

“我們繼續向這個方向前進吧,她能飛,應該不會有多大問題,大家注意腳下,別踩到在熔岩上······”斯多爾也拿溫蒂沒辦法,其實她也是一個孩子,一個十九歲的孩子,整個隊伍中最小的孩子。

“安吉麗雅!斯多爾,你們快來!”就在斯多爾幾人小心趕路時,突然聽到溫蒂的叫喊聲,衆人立刻加快了行進速度。爲了避免踩到熔岩陷阱,艾斯走在隊伍最前面,不斷地向地面噴射冰雪,如果冰雪被迅速融化,並散發出水蒸氣,那麼,大家就要留神了。

很快衆人安全的趕到了溫蒂的位置,只看到溫蒂正抱住一個全身**的女孩坐在地上,安吉麗雅還活着!此時的安吉麗雅除了比平時更加蒼白意外,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特別的是她們腳下的地面卻留有奇怪的漩渦狀痕跡。

“主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究竟是什麼人?”斯多爾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安吉麗雅居然活着,看着神情激動,滿臉淚痕的溫蒂,斯多爾肯定自己沒有產生幻覺,那確確實實是安吉麗雅,看樣子,應該是昏迷了。

“鬼啊!”費爾更加不敢相信了,這樣的溫度,他自己都不可能活下來,也許連灰都找不到,而眼前的安吉麗雅居然毫髮未傷,這不是活見鬼麼?

“果然是極品中的極品!”萊特的表情看不出來是高興還是驚訝,讓人覺得有點怪異,也許這傢伙是生活在虛幻世界中的典範,任何東西都不會讓他吃驚吧,除了某部動畫新作的發表,也許而已。

“······”艾斯也是滿臉驚訝,這個女孩實在是讓他無比驚訝,先不說能在覈彈的爆炸中倖存,就連那次浴室抗衡也讓他對安吉麗雅另眼相看,真是個神祕的女孩。

“別哭了,溫蒂,我們立刻把她送回總部檢查,費爾你快去找輛車過來,直接停在停車場門口,不能讓人看到她,動作要快!傑克遜,你能聽到嗎?”斯多爾清醒過來,現在還不是感慨和疑惑的時候,必須讓醫生來檢查一下。

費爾接到任務後,也沒多說話,轉身迅速離開了。斯多爾等人也關閉了呼吸裝置,裏面已經可以呼吸了,只是味道不好聞。

“聽到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