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嵐塵煙能夠擺出這困仙陣就已經令蟻后頗為震撼了,沒想到,這小子擺出的還是死陣,死陣太過靈活了,幾乎沒有破解的可能,只得強行突破。

Post by zhuangyuan

蟻后真的很難相信,一個涅槃境九轉的靈者,竟然對陣法的研究堪比它這樣一個浸淫於陣法數千年的老手。

嵐塵煙再次笑了笑,道:「蟻后您的身軀如此強橫,可以強行突破的。」

這讓蟻后對著他大罵一聲:「混蛋小子,本后出去后定然會將你生擒!」

它蟻后可是陣法高手,竟然連一個涅槃境九轉小子擺下的陣法都破解不了,還要強行破陣,這,真的不怎麼好看。

再說了,這困仙陣哪裡是那樣好破的,蟻后可以看到,這些山石懸浮在各處,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盡頭。

這可是一座山上所有的石頭啊,若是要破陣,那就相當於從一座山中強行破開一條通道過去。

若是有足夠的靈氣,這也算不得什麼,可此刻這困仙陣之中沒有靈氣,若是強行突破,到最後會不會靈氣耗盡,蟻后也不好確定。

若是靈氣耗盡了,僅憑藉肉身來突破,對於蟻後來說也不是不可以,但若真的是那樣,皮肉之苦就免不了了。

想到這裡,蟻后對著江水裡的嵐塵煙握了握拳頭,在這一刻,蟻后覺得嵐塵煙那張笑臉太過可惡了。

···

···

在山河鏡中戰得火熱的同時,山河鏡外,輕嫣公主、姚芊芊、小青蛇和蟻后那名黃金戰將正在觀望著。

小青蛇見到被困住的蟻后,它張狂的大笑了起來,它怎麼都不會想到,那種境界的蟻后,竟然會被嵐塵煙困住。

輕嫣公主的眼眸中滿是歡喜之色,姚芊芊則很是震撼。

唯一存在著怒氣的就是那黃金螞蟻了,望著自己尊貴的蟻后被困住,作為戰將,它當然會有怒氣。

只見這黃金螞蟻一把就將山河鏡拿了起來,啪的一聲朝地面之上扔去。 在那山河鏡被扔下的時候,嵐塵煙正躲在江水裡,將頭伸出來望著高出被困住的蟻后。

蟻后被在那困仙陣里,唯一的可能就剩下強行突破了。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這片山河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不要說是這些江水,連那高聳的山峰都不穩了。

嵐塵煙正泡在江水裡,那江水猛地就泛起了滔天巨浪,嵐塵煙被那大浪帶了起來,他忙得涌動著身子,再次落入到江水之中。

這種山河震蕩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那困仙陣也隨著這片山河晃動起來。

嵐塵煙一下就慌張了,好不容易才將蟻后困住,這個時候山河晃動,那陣法也會跟著不穩的。

蟻后見到這種變化,它知道機會終於來了,這一刻,蟻后不再保留,它將自身的實力全部都施展了出來。

蟻后的境界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這一刻,它那晶瑩的身體完全亮了起來,陡然之間,蟻后化為一道流矢,對著那些困住自己的巨石就洞穿了過去。

由於這片山河的晃動,那些巨石的運行軌跡都受到了影響,再想要將這蟻后困住,已經沒有了可能。

蟻后的修為盡數逼出,那恐怖的速度盡顯,一塊塊的石頭被洞穿,隨後崩碎為齏粉。

畫面看起來太過壯觀了,那些房屋一般大小的山石,一個個爆碎掉,虛空之上到處都是崩落的碎石屑,場面宛如末世。

嵐塵煙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但他可以肯定,這山河鏡定然被人動了,否者怎麼會如此晃動。

「咻」

隨著一聲空氣的輕鳴,蟻后化作一道流矢,出現在了嵐塵煙的身邊,嵐塵煙想要逃竄,可已經有心無力了。

他的神念完全消耗在了那困仙陣上,沒想到這山河在關鍵的時刻竟然晃動起來。

蟻后風輕雲淡的就將嵐塵煙從水裡拎了起來。


只聽蟻后說道:「人族小子,你還是困不住本后吧?」

嵐塵煙哪裡會認輸,他說道:「這也能算?不知道是誰動了這山河鏡。」

蟻后好不容易從那困仙陣中出來,它當然不會去管這些,蟻后道:「人族小子,不管怎麼說,本后出來了,你奈何不了本后的。」

蟻后這樣說著,同時感覺到有些心虛,若非那突如其來的震動,它想要突破那困仙陣,的確要費一番功夫的。

嵐塵煙也沒有再跟蟻后爭辯,他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結果,那就是,利用那困仙陣應付沐漁,他已經有了一定的把握。

一人一蟻的身影一閃,他們出現在了山河鏡之外。

嵐塵煙出來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那山河鏡趕緊抓在了手裡,接著就想往玉盒中放。

他生怕蟻后見識了這山河鏡的威能后,再次後悔,不願意給自己。

蟻后望著嵐塵煙那動作,不禁露出不屑的表情,小青蛇吐了吐信子,它倒是覺得,嵐塵煙的做法很有它騰蛇邪君的風範。

輕嫣公主將臉側到了一邊,沒有說什麼,姚芊芊同蟻后一樣,撅著嘴,滿是不屑。

將山河鏡收好后,嵐塵煙才問道:「之前是誰動了這鏡子,否者本小爺就贏了。」

那黃金巨蟻也不會說話,它伸出一隻手拍了拍胸膛,示意是它做的。

蟻后對著那黃金巨蟻點了點頭,同時用蟻族的語言說了些什麼,嵐塵煙也聽不懂,他只是對這黃金螞蟻表示了自己的鄙夷。

不過能得到這山河鏡,嵐塵煙的心裡滿是歡喜。

蟻后望著被嵐塵煙收起來的山河鏡,其實,它的確是有些後悔的,為什麼非要嵐塵煙任意選擇一件法器呢,這山河鏡具有如此大的威能,連蟻后也為之心動了。

可畢竟是一族的王者,說出去的話也不好收回,再者,對於嵐塵煙這樣一個總是能給人帶來驚喜的人族小子,蟻后的確有幾分喜愛。

所以,帶著幾分不舍,蟻后還是默認了這山河鏡歸於嵐塵煙。

在一場歡送宴之後,蟻后將嵐塵煙等人送出了蟻巢。

臨走之時,蟻后最後一次叮囑嵐塵煙:「一定要注意那個三道神魂的人。」

想到這仙靈之地有著太多的生物,嵐塵煙若是動用那山河鏡,對神念的耗損太過嚴重,於是,蟻后就派了十名黃金螞蟻護送嵐塵煙等人。

這十名黃金螞蟻都是脈輪境之上的強者,同時每個黃金螞蟻的手下還帶著一百名涅槃境九轉的黑螞蟻。


這樣一支恐怖的戰鬥力,浩浩蕩蕩的沿著來時的方向走動了回去。

這一次,嵐塵煙等人還是坐在了蟻背上,只是沒有再被捆綁。

望著那高聳的蟻巢,想著那頗為「大方」的蟻后,嵐塵煙有著幾分不舍。

雖然在這裡呆的不久,可這仙靈之地,絕對是一片美好的凈土。

只是,直到離開,嵐塵煙也不清楚那「生門現,道祖歸」是何意,更不清楚那道彩虹會處於何方。

浩浩蕩蕩的螞蟻大軍向著回去的方向移動著,兩邊依舊有許多圍觀的生物,只是,這些生物忌憚於那些螞蟻的陣法,沒有再嘗試捕獲嵐塵煙等人。

嵐塵煙愜意的躺在蟻背上,望著那朵朵飄蕩而過的白雲,想著距離本月初四的時間。

在這仙靈之地呆了七八天,距離本月初四,只有三天了。

這也就意味著,三天之後,小青蛇就要化身為那巨大的騰蛇,到時候,最終的那場惡戰就要對決了。

嵐塵煙轉向小青蛇,道:「小傢伙,準備好了嗎?」

小青蛇搖晃了一下腦袋,道:「若是那條靈氣之龍被本邪君吞下,本邪君就準備好了。」

嵐塵煙對此很無語,那靈氣之龍被他天魔識海中那口銘鼎吸收了,到現在他的神念都無法越過那扇虛空之門。

嵐塵煙又問道:「你的那些小蛇們還沒有找到寒秋嗎?對於那沐漁的蹤跡有沒有尋得?」

小青蛇用它那稚嫩的聲音道:「估計沒有找到吧,一直沒有收到信息反饋。按說沐漁的蹤跡難尋還情有可原,畢竟是那種級別的強者。可那個寒秋,會不會是坐著那隻大傻鳥離開了?」

嵐塵煙搖了搖頭,對於寒秋的去向,他一點兒都不清楚。

一人一蛇正說著,嵐塵煙就聽見附近的草叢後面傳出的動靜,同時,他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這個時候,小青蛇也感受到了,那些螞蟻同時也感覺到了這股氣息。

這是陰暗的氣息,是死亡的氣息,是那些黑霧散播出的氣息。

下一刻,這片虛空就被籠罩了,黑煙滾滾,那些無頭將士再次出現在了嵐塵煙的四下,他們將這一千多隻螞蟻都包圍了。

嵐塵煙抬頭望向虛空,這一眼,他的心也就漸漸安了下來,還好來的不是那大皇子,只是沐漁。

嵐塵煙對著高空之上問道:「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沐漁冷笑一聲,搖動了一下那嫵媚的身姿,道:「有她在,想要找到你們,豈不是易如反掌。」

說著,她就指向了輕嫣公主,嵐塵煙這才意思到,輕嫣的體內有那黑霧,想來,那些黑霧會被這沐漁感知到。

嵐塵煙不知道,那次被白髮老者救走後,沐漁也被那兩個老者釋放的氣息所傷。


那一次,沐漁直接回到了山洞中,一直靜養到現在,期間,沐漁見過那大皇子一次。

大皇子告訴她,時機未到,暫且不會出關,沐漁知道大皇子所要等待的時機,也清楚大皇子想要得到的是什麼。

但她覺得,對付嵐塵煙等人,根本不需要時機,或者說,隨時都是時機,想殺就殺,於是,她就來了。 嵐塵煙望著那飄蕩在虛空中的沐漁,對於目前的處境,他並不怎麼看好。

沐漁手下那些無頭將士各個都是脈輪境的水準,實力與這十個黃金巨蟻相當。

但那些無頭將士的數目足有數百位之多,根本不是那些黃金螞蟻所能應付的。

再說他自己,若想要將沐漁困住,也絕非易事,那山河鏡對神念的消耗太過嚴重了,一旦出現什麼差池,就會有殞命的危險。

那些黃金巨蟻望著將它們包圍的無頭將士,幾個螞蟻之間嘀咕了幾句,對於它們說的是什麼,嵐塵煙根本聽不懂。

可還沒待嵐塵煙反應過來,那些螞蟻就行動起來了。

一個個光亮的斑點在那些黑色螞蟻的身上發出,眨眼之間,就有一道道光柱將這些螞蟻連接了起來。

這些螞蟻再次擺出了那可怕的陣法,它們想要利用這陣法來抗衡沐漁他們。

望著地面上擺出的仙級陣法,沐漁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輕笑,她淡然的說道:

「就憑這也想要擊敗我,螻蟻終究是螻蟻,這陣法,還不夠格。」

嵐塵煙也注意到了這陣法的不足,幾天前回歸蟻巢之時,螞蟻的數量數千萬之眾,根本數不過來。

那樣多的螞蟻才可以擺下近乎神級的大陣。


而此刻,這些螞蟻全部加起來才一千零一十個,數目上的差距太過巨大了,這也就意味著,這些螞蟻,根本發揮不出仙級陣法的威勢。

沐漁望向那些螞蟻的眼神冷漠,她再次說道:「難道就只有這些螞蟻才會擺陣嗎?我的這些將士,又如何不會。」


隨著沐漁話語的落下,那些無頭將士動了,帶著陣陣黑霧,這些無頭將士的身影極速移動起來,他們在虛空之中拉出一道道長長的黑煙。

虛空之上四處都是飛動的黑色身影,不斷有黑色霧氣從那些黑色身影的身上散發而出,不多時,嵐塵煙他們就被籠罩了。

嵐塵煙看到,他們的四處變得昏暗起來,就像黑夜即將到來了一般。

可他心裡清楚,這根本不是黑夜,是那些無頭將士釋放的黑霧。

被那些黑霧籠罩,連呼吸都變得苦難起來,作為應對,那些螞蟻身上發出的光柱更加明亮了。

即便是那些黃金螞蟻的身上,也有一根根光柱亮了起來。

那些光柱交織成一張大網,嵐塵煙他們就被保護在這張大網之內,那些無頭將士無法朝著嵐塵煙等人靠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