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居然……這麼簡單……”大熊看後呆呆的說。

Post by zhuangyuan

“也就是說,我們其實是能通過這裏,再次到達鏡面中的世界?”冰塊臉也說。

“是的,應該是可以的。畢竟通過之前的推斷,那麼多線索都在指向這裏,應該不會有錯。”藍海辰點頭說。

“多好的機會啊!如果警察要是進去了,我們就有希望勝利了!”陳老頭聽完突然大聲叫喊,整個人都幾乎要崩潰。

一旁的大熊等人聽後也一陣失落,是啊,要是白髮能夠進入鏡面中,就十分有機會獲勝。

“我在外面已經問過這個白毛了,他一開始也是想躲到那裏面去。他之前對廚娘說的,其實就是沿着河一直走。

可惜啊,廚娘一出發就被逮到,根本就沒走多遠。”藍海辰搖搖頭說。

“按照你剛說的,現在鏡面裏的情況已經發生了改變?”這時江雨煙問到,她突然有一個想法。

報告老婆大人 在來到螺旋森林之前,那個神祕號碼曾經告訴過他們,讓他們到看守所裏去見面。

現在看來,那棟灰樓的結合體,也就是報紙上登的那棟建築,很可能就是那個看守所。雖然江雨煙想不清楚,神祕號碼爲什麼把那裏叫做看守所。

但既然是結合體,就肯定要像報紙上的建築一樣才行,不能是灰樓這種狀態。

那按照這種思路,此時鏡面中的灰樓難道已經……

“你心裏應該已經想到答案了吧?”藍海辰給了江雨煙一個“你懂”的表情,然後起身從房間裏找出兩面小鏡子。

“你們都知道,鏡子這東西從不同角度,照出的景色是不一樣的。

現在地圖上的情況你們已經看到了,鏡子的角度已經發生改變,那麼相應的,裏面的景色也一定已經發聲改變。”

藍海辰說着找出兩個小擺件代表灰樓,又把兩面鏡子擺到前面代表鏡面。

他按照今晚的地圖緩緩移動鏡面,讓鏡面達到與地圖相同的角度。

意料之中但又無比驚異的事發生了,那兩個擺件在這種角度下居然慢慢合攏到一起,最終連爲一體。

也就是說,如果地圖中鏡面的情況跟擺件一樣的話,此時裏面的灰樓應該已經成功合併,成爲一棟完整的建築!

衆人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真相居然是這樣的。藍海辰得意的看着衆人的反應,將鏡子和擺件收起。

“現在知道了吧?這纔是這張地圖的真相!你們以爲這次晉級賽是這麼簡單的?沒有一點難度,又怎麼能叫晉級賽。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只有發現並進入這鏡面裏的人,纔算是真正完成晉級!”藍海辰指着地圖說。

“那既然這樣,我們就快點過去看看吧,現在已經三點多了,時間已經過去一半。”江雨煙看看時間說。

“嗯,也差不多是時候過去了,我也很想看看那邊到底會是什麼情況。”藍海辰說着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與江雨煙走到門前準備離開。

臨走前藍海辰還回頭看了看冰塊臉等人,微笑着對他們說:

“該說的我都已經跟你們說了,接下來就請好好享受這最後兩個小時吧。”

冰塊臉等人看着藍海辰和江雨煙離開,心中反而平靜了許多。與這種人作對,或許一開始就註定無法獲勝。

且說藍海辰和江雨煙,他們走出灰樓立刻就往河流那邊走去。由於不用擔心其他因素,他們的行進速度很快。

整張地圖的半徑其實沒有多長,兩人很快便走到河盡頭。

與藍海辰料想中的一樣,河道兩邊的景色由於鏡面的關係,幾乎是相互對稱的。只有河道那裏由於存在缺口,景色會有些許不同。

“這也算是一種提示吧。”藍海辰說完拉着江雨煙一起進入河道,走過鏡面的交界處。

他們剛一渡過那條線,身上的手機便突然震動起來。兩人拿出手機查看,發現是遊戲管理方發來的信息。

“恭喜玩家藍海辰/江雨煙發現地圖的最終祕密,發現祕密將會對玩家的評價產生重要影響,具體的內容將會在以後告知。”

“看來我確實猜對了,想要在這一輪遊戲獲得高評價,就必須發現地圖的祕密。”藍海辰看完後說。

“是啊,不過照這種標準的話,這次晉級賽的淘汰率可真是夠高的。想想之前有那麼多人接到晉級賽通知,最終完成的卻只有我們兩個。”江雨煙嘆了口氣說。

“我想這也是遊戲管理方的目的吧,其實想要知道這一切的話,到那棟看守所裏就好了。我現在真的很好奇,那裏面究竟有誰在等着我!”

藍海辰說完率先出發,江雨煙隨即跟上,沒過多久兩人便隱隱看到了遠處那棟建築。

與意料中一樣,此時的灰樓已經合併,一棟完整的呈“凸”字形的建築呈現在他們面前,在夜幕中更顯陰森。 藍海辰和江雨煙深吸一口氣,他們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些許沉重。

之前無比期待的機會現在近在眼前,但兩人的內心卻都有些懼怕,似乎還隱隱期待這一刻晚些來臨。

“好了,無論如何這一刻終於來臨了,我們不正是一直在期待這一刻嗎!”藍海辰看向遠處的建築,那棟神祕號碼所說的看守所,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

“嗯,走吧,早晚要去面對的!”江雨煙點點頭,與藍海辰一起向遠處的看守所走去。

藍海辰記得在第二晚時,周圍的植被已經茂密到一個驚人的程度。但當兩人再進入其中時,卻發現植被與進入鏡面之前沒有什麼區別。

似乎這周圍的植被可以隨意調節,並不受鏡面影響。

藍海辰和江雨煙走的很快,當距離6點還有大約一個半小時時,他們終於到達看守所門口。

與之前的灰樓一樣,這棟建築也同樣呈灰色,只是看上去比灰樓陳舊一些,牆面有不少地方都已經褪色。

大門也比灰樓寬了不少,與整棟建築更加搭配,從外面看上去也更加恐怖。

藍海辰又深吸一口氣,招呼江雨煙向看守所內走去。但他剛進入其中,詭異的事就發生了。只聽“碰”地一聲,後面的江雨煙居然像撞到牆一樣,被阻攔在大門外。

“怎麼了?”藍海辰忙問。

“不知道,我好像撞到什麼東西了。”

江雨煙後退幾步驚異的看着大門,又一次走上前去。但這一次江雨煙沒有急着進入,而是伸手向前方摸索起來。

前方似乎什麼也沒有,就只是一個黑漆漆的入口。但當江雨煙的手伸過去,竟然隱隱摸到有一個物體橫在那裏,阻擋江雨煙繼續向前。

“這是……一堵看不見的牆嗎?”江雨煙皺眉看着眼前這奇異的景象,她還不甘心,接着向旁邊摸去,想看看這堵“牆”有沒有漏洞。

但很可惜,整個入口似乎都被封死,沒有給江雨煙留下一點機會。江雨煙驚異的看着藍海辰,最後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不行,看來我過不去。”江雨煙說。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可以過去的。”藍海辰也伸手摸去,但卻什麼阻攔都沒有遇到。他甚至退到門外再次嘗試進入,同樣暢通無阻。

“不可能啊,怎麼我能過去你就過不去!”藍海辰氣憤的看着大門,最後直接拉着江雨煙的手想把她拽進來。

不過很可惜,就算如此江雨煙依然無法進入。她的手在即將進入的前一刻又被擋住,連拉着她的藍海辰也受到了阻撓。

“不行,看來這裏只有你能進去,我是無法進入的。”江雨煙無奈的搖搖頭,只得接受事實,“看老對方的意思很明顯,只能你自己進去。”

“這是什麼道理,居然只有我能進入?”藍海辰望向看守所深處,又看了看江雨煙,心中別提有多鬱悶。

“就是這樣了,去吧,看來只有你自己過去了。”江雨煙說。

藍海辰又停留了片刻,最後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他點點頭,囑咐了江雨煙幾聲後便轉頭往看守所深處走去。

看守所裏很黑,而且每個地方都非常陳舊,與之前的灰樓萬全不同。

並且這裏面的擺設也很不一樣,沒有精緻考究的裝飾,有的只是一間間簡單的小房間,有的甚至只有一張牀。

“還真是像個看守所,除了各種鐵門其他的都全了。”藍海辰左看右看,最後在心裏下結論。

不過這不是重點,藍海辰真正的目的在地下,那個神祕號碼給他的地址。

於是藍海辰打着手電找到樓梯,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地下走去。

地下的情況更加糟糕,牆面和房門都更加破舊,整個空間都充滿潮溼腐敗的味道。

藍海辰發現這一層的房門全部都是用金屬製成,看上去極爲結實。看得出當時人們對這裏的態度,與上面截然不同。

藍海辰嘗試着打開那些鐵門,但很可惜,門都是鎖着的,沒有辦法打開。

豪門重生:傲嬌首席惹不起 最後藍海辰只得來到神祕號碼告訴他的013號房門前,伸手掏出那把鑰匙。

面對着眼前的房門,藍海辰再次深吸一口氣,最後終於下定決心,將鑰匙插進鎖中,打開了房門!

只聽得“吱”地一聲,老舊的金屬門被藍海辰推開,露出了裏面的場景。

出乎藍海辰的意料,這裏面的空間居然還不小,看樣子足足有三十平米左右。

屋子中間擺着一張橢圓形的桌子,桌子周圍圍着一圈椅子,看上去都是很有年代的東西。

更令人吃驚的是,屋子的周圍居然靠牆擺着一圈木偶樣的東西。他們身披黑袍臉帶面具,形象上居然與法官非常類似!

“好惡心,怎麼會擺着這麼一圈噁心的東西!”藍海辰心中一陣煩悶,但還是忍着進入屋內,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周圍。

“有人嗎?我來了,你在哪裏?!”

藍海辰低聲叫道,他沒有將門關上,而是留下一道縫隙,隨時準備逃跑。

他還不知道會在這裏發生什麼,因此必須格外小心。但儘管如此,暗中的算計還是令他防不勝防。

就在藍海辰剛剛轉過身時,後面的房門突然自己動起來,“碰”地一聲砸在門框上,將藍海辰鎖在房中!

藍海辰嚇了一跳,連忙轉身嘗試着開門。但沒有用,房門似乎鎖上了,藍海辰根本打不開。

於是他掏出鑰匙,想試着用鑰匙開門。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卻突然從後面響起。

“放心,這只是爲了防止被偷聽而已。”這是一個女聲,聽起來十分柔和。如果不是在這種環境下響起,藍海辰甚至還會覺得挺好聽。

但此刻藍海辰可沒有心情欣賞這些,他急忙轉過身,全神戒備的看着周圍。但奇怪的是,這周圍根本沒有任何人,連鬼都沒有。

“是誰,你在哪裏?”藍海辰開口問到。他現在已經不敢再開門,誰知道在他回頭的時候,會有什麼情況突然發生。

沒有人回答,房間裏突然又變得安靜起來。

但藍海辰卻已經無比警惕,他嚥了口口水,最後把目光集中到那些房間周圍的木偶身上! 長時間的遊戲已經讓藍海辰產生一種直覺,能夠大致判斷出威脅的來源。

再說這屋子裏空蕩蕩的,就只有那些木偶最是奇怪。所以藍海辰第一時間就做出反應,小心注意着每一具木偶。

“現身吧,我知道你已經來了,就在這些木偶裏面吧!”藍海辰一邊觀察一邊說,“都到了這種時候,還躲躲藏藏就不好了!”

“哈,很不愧是蘇俊哲,居然真的能夠一直堅持到現在,當初選擇你果然沒有錯。”

那個女聲再次響起,語氣依然十分溫柔平靜,就像是在嘮家常一般。

只是這次藍海辰終於抓住了對方的位置,只見他猛地向房間右側看去,在那邊的角落裏,坐着一個相對完整的“木偶”。

或許是由於時間的關係,周圍的木偶

大都已經殘破不堪,並且落滿灰塵。但那個不一樣。之前因爲光線昏暗藍海辰沒有看清,現在有意去看,才發現這個“木偶”身上格外乾淨,與周圍環境有一絲違和。

“終於找到你了,一直給我發信息的傢伙!你剛纔叫我蘇俊哲,看來你是真的知道我的身份了!”藍海辰看着那具“木偶”說。

藍海辰最早知道蘇俊哲這個名字,是在轉世後的李陌陌那裏。當時李陌陌還是嬰兒狀態無法說話,就用血勉強在衣服上寫下這個名字。

現在這個名字再次被提起,藍海辰也不知道將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改變。

“我知道,你又很多問題要問。你放心,今天我會告訴你很多,讓你重新瞭解這個遊戲。”

那個女聲再次響起,這次對方沒有再隱藏,而是終於站起身來走到藍海辰面前。

“站住,把你的面具摘下來!你既然想讓我相信你,總要讓我知道你是誰長什麼樣吧?”藍海辰戒備的後退兩步,仔細觀察着對方的一舉一動。

“哈,你還是這麼謹慎。不過這是好事,在這個遊戲裏,只有足夠謹慎才能活到最後。”

對方輕笑一聲,很自然的伸手摘下了面具,並將身上的黑袍也一併褪下。

“你是……!”藍海辰見後眉頭一皺,忍不住低聲驚呼。

面前的是一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女子,身高大約160公分上下,身材則有些消瘦。

她皮膚白皙,模樣也頗爲討人喜歡。即使是在這種環境下,依然讓人看了很有好感。

還有就是她的氣質,既沒有想象中那種詭異恐怖的感覺,也不像大多數少女那樣尋常到過目即忘。

她身上有種奇怪的古典味道,而且不是簡單的古典。那種感覺就像上世紀初人們口中那些“留過洋的人”,竟然帶着一絲那個時代的新知識分子氣息。

這氣質再配上她那有些英倫風格的打扮,活脫脫一個從老照片中走出來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這個女孩藍海辰早就見過。記得在山城鬼影中,藍海辰曾在地下區域見到過一張照片,裏面全是這個遊戲的初代玩家。

那裏面就有一個人,跟眼前的女孩長得一模一樣,這一點藍海辰絕不會記錯。

但藍海辰不會說出來,有很多事這名少女可能並不知道,藍海辰自然也不會主動說出去。

“你就是一直在給我發信息的人?”藍海辰緩緩開口問到。

“當然,一直以來就是我給你發的信息。我一直期盼着你能有一天來到這裏,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雖然用了很長的時間。”那少女點點頭平靜的笑着說。

“那你到底是誰,還有,爲什麼說我用了很長時間?我的效率應該還是挺高的吧?”藍海辰又問。

那少女聽後又是一笑,盯着藍海辰看了片刻,直到藍海辰心中有些發毛纔再次開口。

“你可以叫我餘音,這就是我的本名,就跟蘇俊哲一樣。”少女回答說,“不過你以後最好不要這麼稱呼我,可以給我起個代號,你不是一直喜歡這麼做嗎?”

“代號?也可以,那以後就叫你腐女吧,這就是你的代號了。”藍海辰立刻說。

看餘音的打扮應該是去過腐國的人,腐國配腐女,完美!

“腐女,什麼意思?”餘音似乎不太瞭解這個詞的含義,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算了,一定又是你的惡趣味。 豪門蜜戰:馴服拒愛新娘 我也不跟你計較這些,想這麼叫就這麼叫吧。”

“看來她對於現在的一些詞彙很陌生啊,似乎有一段時間不接觸這種信息了。”藍海辰在心中暗想,“她應該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從她的打扮氣質來看,最早也是上世紀初吧。

這個遊戲也真是厲害,居然能讓人活這麼久還能保持這種外表,想想也的確恐怖。”

“那你還沒回答我呢,爲什麼你說我用了很長時間纔來到這裏。”藍海辰又問到。

“哈,你一定覺得自己只經歷了三輪遊戲就來到了這裏,效率很高是不是?但如果把前幾世的時間也算上的話,你用的時間可就夠長了。”餘音笑着回答說。

“前幾世?你是說……你在這之前就一直想讓我來到這裏?這種事居然持續了幾世之久!”藍海辰聽後一驚,忍不住問到。

“是的,你現在應該也已經接觸到一些轉世的信息了。確實從前幾世開始,我就一直想讓你來到這裏。

只是之前我並沒有用信息這麼直白的方法,而你也一直在失敗,直到這一世才成功,又一次站在我面前。

從這點上來說,你可真是讓我等了好長時間,還好我並不會變老。”餘音解釋說。

“你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能做到這種事情……”藍海辰越聽越是心驚,這背後的故事果然很久遠。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