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少年熱血,十八第一次覺得自己之前太仁慈了,以後一定要好好敲他一筆~

Post by zhuangyuan

“對,狠狠的敲!”


十八的爺爺內心震撼也是頗大,二十五歲武侯之鏡,而且越級殺人如同砍菜切瓜。

“對!”

“也只有這樣的天驕才能駕馭青鱗龍鷹,假以時日,十八定能超凡入聖。”

“前輩,之前我們一直被人追殺,而我又不能爲先祖報仇,怕辱沒先祖威名,故不用名姓!”

“今十八得前輩相助,定能手刃賊人,還復祖先基業,我楚素水懇請前輩爲十八賜名。”


“請人取名,這一般是家族裏最德高望重的人才有的資格”;

看來楚素水完全把家族希望寄託在翡無雙的身上。

也難怪,家族被滅,自己又揹負着血海深仇幾十年,換做誰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武者習武證道,追求的乃是無上大道,如驕陽初生,如星辰滿天……”

“我看就叫楚辰,如何?”翡無雙輕聲問道。

“楚辰,星辰滿天?”

“好名字,十八,以後你就叫楚辰,希望你不要辱沒了我們楚家族的威名”,楚素水激動的說道。

楚辰欣然接受,對於這個新名字,楚辰可是惦記了十多年,下次去告訴古靈兒,我現在有名字了。

“正好我這裏有一本《戰神決》正好送給楚辰~”

“其特點是,遇強則強,遇快則快,修煉圓滿,其威力,完全可以越級挑戰;”

“武技《奔雷體》,武氣當中自帶雷電,修煉大成,可引動九天神雷。”

“那個,前輩。”

楚素水試探性的問了一下,道:

“雖然前輩大恩,我問劍山莊當以厚報,但晚輩斗膽,前輩所謀之事可有勝算?”

雖然翡無雙勸說,但楚素水仍稱呼他爲前輩,畢竟在修行界,實力定尊卑。

說到這兒,楚辰和爺爺頓時感覺身體彷彿陷入萬丈冰窟,一股濃烈的殺意幾乎要化爲實質般壓迫着整個楚家!

雖然是無意爲之,可誰都能感覺到這種不共戴天的血**滔天恨意。

彷彿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翡無雙運轉功法,緩緩對楚辰爺孫說道。

“上一次,要不是對方破壞規則,強行干預,可就是這樣,我們照樣佔據上風。”

“而這次,五五之數。”

“當然,前提還是自身的修爲要高,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空談。”

“老爺,古家家主來了”,這時候一名僕人在南宮素水的書房外喚道。

“老狐狸!”


南宮素水罵了一聲後,三人走出了密室,來到客廳。

“讓古瞻兄久等了,老朽過意不去啊。”

廳堂客座最上方此刻做了一個大約有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眉目似劍,面容冷峻,但一笑起來卻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在其下首,坐着的一位身姿妖嬈的黃衣女子,不是古靈兒又是誰?

當楚辰看向古靈兒時,古靈兒也正望向楚辰,不過她的眼裏,卻滿臉愧疚。

寒暄一陣後,待衆人坐畢,古瞻看向翡無雙正色道:

“想畢這位就是翡公子吧,昨天小女得以獲救,多虧公子大能,古瞻不才,但也不是知恩不報之人。”

說着掏出一枚錦盒,盒子裏靜靜地躺着一株靈芝,顏色赤紅,藥香撲鼻古瞻又道:

“這株千年血靈芝有疏鬆脈絡,強健體魄之用,即便是對武師境界的人也有功效”;

“就送與公子泡茶喝,還望公子不要推辭。”

“另寒舍還備下酒宴,請公子移步府上,好讓我古家略盡地主之宜。”

聽完這話,楚辰爺孫倆哪裏不知道,這古瞻是過來搶人的。

不過古瞻也算是極有魄力,單憑古靈兒的描述,便拿出這種對其自身都有大用的靈藥,並且親自上門。

不過,他這次可是要賠了夫人又折兵嘍,南宮素水心裏笑道。

翡無雙微微一笑,道:

“早就聽聞古家家主遠非常人,今日一見果然非凡!”

說着拿起血靈芝,順手遞給十八,笑道:

“家主感恩之心不好推辭,不過救令千金的乃是十八,十八還不多謝古家主贈藥。”

楚辰正欲感謝,只見古瞻眼角抽搐,面色不喜,彷彿吃了蒼蠅一般,強作鎮定。

古瞻揮了揮衣袖,冷冷道:

“一個月後,就是天曼城五族會獵,到時候,希望十八能取得好名次!”

“只有那時,我纔好提供功法、資源”,說完後,不等楚辰回覆,古瞻說了聲告辭便走了。

待到古瞻走後,翡無雙問道:

“你是想讓楚辰入贅古家。”

“在前輩來之前,我是這麼打算的,畢竟以辰兒的天賦,應該有一個好的資源,而我卻不能給他,家傳武學又不能暴露,所以……”

說到這兒,南宮素水慚愧的低下了頭。

“你不畢介懷,這種方法,本是大家族傳承的一種。”

原來在這個世界裏,大家族爲了家族蒸蒸日上,吸納優秀天才爲己用!

便想出了以家族嫡系女兒許配之法,若誕下後代天資聰慧,以後也不是沒有可能繼承家主之位,畢竟都是流着同一血脈。

所以幾千年來,有些家族才能一直傳承,凌駕於宗派,帝國之上。 五族會獵,三十年一次。

名義上由天曼城的五大家族,柳家,孟家,高家,古家,薛家共同主持;

方圓幾百裏的小家族,勢力共同參加。

實際上則是五大家族劃分利益,各小家族尋找靠山。

這背後牽扯着各種各樣的資源利益關係,算是天曼城每三十年一次的盛會。

而參賽的主角便是年青一輩,畢竟幾大家族實力相差無幾,而一個家族的未來更能決定一切。

上上一屆的第一古家在上一屆被擠出前三後,古家資源迅速縮水;

就連平時尋求庇佑的小家族也走了一部分,古家家主這麼拉攏楚辰,也是想在家族會獵中奪取名次,謀劃更多的資源。

一個月時間很快的過去了,在這段期間,楚辰順利的修煉了戰神決和奔雷體!

雖然修爲沒有變化,但是楚辰感覺到自己身體裏彷彿有一頭蟄伏的猛獸,一頭爲戰鬥發狂的猛獸。

第二天一早,楚辰照例洗漱完畢後,獨自來到古家,只見古家演武場內,正站着四個青年。

爲首一位年齡二十,楚辰看不透其修爲,大概也有武師之境;

其他三位,古青,古家大長老的兒子,武士七階,在天曼城小有名氣;

古井,嫡系子孫,武士五階,一身修爲也是不弱;

而最後一位則是古靈兒,武士五階,雖然相對靠前,卻不是家族第一天才。

看見楚辰來了,古靈兒笑着對楚辰說:

“就差你一個了,爹爹說了,今年有你在,我們一定會拿第一的!”

聽到這話,其他三個人看楚辰的眼神立馬不善起來~~

畢竟都是少年,誰都不肯承認誰比誰差。

意識自己說錯了話,古靈兒連忙轉移話題,她笑着問楚辰:

“來這麼晚,不會嚇得不敢來了吧”。

正說着話,古瞻走了進來,身旁跟着一個灰衫老者,看起來不怒自威,想是長年上位者帶給的威嚴。

“這次比賽,比賽場地在東區禁林,共進行三天,比賽比分形式考覈!”

“比賽開始前,每人會發放積分牌,三天時間結束後,以積分多少判定勝負”;

“當然,如果在裏面能擊殺妖獸,以其妖核爲憑,一級一分,二級十分,三級一百分。”

“什麼?三級?”

古井立馬嘆息道:

“三級不是有武師實力了,這種妖獸碰上了還不逃命,誰會待那找死!”

………

待到大家快要出發,古瞻避開其他人向楚辰問道:

”古家在城外有座莊園,還算幽靜,如果翡公子不棄,可以讓他到那居住”。

“翡公子說他和我爺爺一見故”;

“所以家主的美意我只好代公子推辭了”,楚辰歉意道。

聽到這兒,古瞻眼裏一道寒光閃過。待楚辰走後,那灰衫老者從拐角出來,說道:

“他果然想常住,那麼我們?”

“這件事就交給古陽了,告訴他,如果他的表現讓我滿意,他們那一支立馬收爲嫡系。”

五族會獵,是天曼城最熱鬧的盛會,平時那些家族裏不出世的天才都走了出來。


畢竟大家族要展現自己的強勢劃分勢力,小家族也要展示自己的一定的分量!

所以這是年青一輩的舞臺,多少年來,天曼城裏的大人物無一不是在家族會獵中脫穎而出,橫推同輩。

等到古家衆人走到城東時,此刻在一塊開闊的場地裏:密密麻麻的來個各路人馬,或五六個,或三四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