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小蝶似乎又一次的恢復了之前我見到的她的高貴美麗,一身職業的黑衣套裝,黑絲但並沒有穿着高跟而是一雙粉紅色的拖鞋,不過更顯成熟的味道。

Post by zhuangyuan

“相公,我們的兒子都出生一天了,你還沒有給取個名字呢?”

一天?

難道我在這裏躺了一天。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小蝶。

小蝶伸手撫摸了一下那胖嘟嘟的小臉,然後解釋道:“是呀,前晚天罰之後,我以爲我們都要死,可是最後這個小傢伙出來了,竟然將那天罰降下來的最後一道雷電給吸收了,不信你看我們兒子的眉心。”

我這才注意的湊近看了一眼兒子的眉心,果然有一道淺淺的金色印痕,雖然很淺很小,但是隻要一湊近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

“我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我想,這就是奶奶當年給我說的我命中的天罰會有一個貴人替我化解,現在一看,這個貴人就是我們的兒子。”

轉而又是一臉笑意,充滿了童真的一邊揉着兒子的小臉一邊道:“你

說是不是呀,我的乖兒子。”

這一刻要不是因爲四周有着人皮繃成的傢俱,還有腳下那一地的碎肉內臟,我真的就會認爲這是一個和諧的三口之家。

“呀呀呀呀!”

小傢伙不不斷的咿咿呀呀,似乎還不能說話,只是我左看右看也不像是纔出生一天的嬰兒。

小傢伙扯着我的耳朵不放,然後順着我的手臂便往我的肩上爬,我生怕小傢伙摔着了,連忙側着頭,讓他爬上我的肩。

這會兒原本還想停在我肩上的朵朵被小傢伙那胖嘟嘟的小手一打,連忙躲閃,看樣子似乎很怕這個小傢伙,我眉頭微皺,然後道:“小傢伙,不可以對朵朵姐姐這麼沒有禮貌喲,這地兒原來就是朵朵姐姐的。”

小傢伙鬆開我的耳朵,然後伸出那胖嘟嘟的小手,指着朵朵,嘴裏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一邊的朵朵卻是聚精會神的聽着,我估計朵朵是沒有聽到小傢伙什麼意思,愣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一臉的無辜。

我只得苦笑,這熊孩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存在。

“朵朵,兒子是讓你到他的面前……”

朵朵一聽,小臉一驚,然後小心翼翼的朝着小傢伙靠攏,而我這會兒竟然看到了小傢伙那粉嘟嘟的小嘴露出了一個讓我都覺得十分的詫異的笑容,竟然有着一種詭異和釋然。

這完全超出了我對嬰兒的理解,剛出生的孩子不都是什麼都不懂,一切事物都是新鮮的麼,對世界完全充滿着好奇麼,怎麼的小蝶給我生的兒子就如此的與衆不同,難道是因爲小蝶是鬼的原因?

朵朵剛一靠近小傢伙的手,小傢伙便將那伸出的手指在朵朵的眉心一點。

朵朵頓時大叫一聲,然後雙眼剎那之間血紅一片。

“朵朵……”

我臉色大變。

朵朵搖搖頭,然後轉動着雙目,看着我一臉的興奮。

“謝謝小傢伙,我之前還不能進入這一對煞目,沒想到這小傢伙完全是個金手指呀。”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笑了一聲。

“相公,你還沒給我們的兒子取個名字呢,你看我們寶貝兒子都不開心了!”

小傢伙坐在我的肩頭,一個勁兒的扯着我的耳朵和頭髮,似乎在宣泄他的不滿。

“好,好,爸爸來給你想一個!”

我立馬陷入了沉思,這取名字要契合生辰和風水,但是我心中卻是有着自己的打算,風水玄學取名之道,講究一個契合和輔助,我在心中飛快的計算着時辰,並且將各大屬性的字詞都飛快的匯聚在了腦子裏。

(本章完) “小蝶,你覺得我們的兒子取個什麼名字好?”

我心中雖然有了名字,但是我必須先詢問一下小蝶的意見。

小蝶笑着道:“我們今天討論了一天,二狗子說我們寶貝兒子乃是上天所賜,所以講究了一個天人合一,於是給取了一個楊天一;李冰姐姐說我們兒子將來一定會成爲一顆冉冉升起的明星,照亮我們所有人,給我們大家帶來光明,所以取名爲楊煌,煌字,就代表着光明;唐先生,就是第一次相公進公寓遇到的那個穿唐裝的老人,他說相公三木爲森,按照五行生剋之理,水生木,能夠促進木的生長,所以我們的兒子應該取名叫做楊淼,三三相對,水木相生,將來定然能夠幫助相公成就一番豐功偉績……”

之後小蝶還說了很多的名字,我都是一一的記在了心裏,沒想到兒子的名字卻是讓整個陰間公寓的住戶都操上了心。

“相公,你覺得呢,還有好多他們都是說笑的了。不過還得看相公的意見,畢竟你纔是一家之主。”

我突然心中涌起一股異樣的感覺,看着眼前的小蝶,笑着道:“其實我也沒有多想,我只想我的寶貝兒子以後能夠開開心心平平凡凡的過日子,畢竟我們這一生都是在被人指手畫腳,我卻是不想兒子再步我們的後塵。”

聽到我這麼一說,小蝶點點頭,然後伸手抱過了小傢伙,然後在他的小臉上親了一口道:“相公,你給寶貝兒子取個名字吧,其實什麼風水命局我們都可以不遵從,奶奶當初都說了,要是我們將來兒子真的能夠平安誕生的話,她不會勉強我們,畢竟這也是她的重孫不是,而且奶奶說了,這個小傢伙本來就超出了他們的計劃,她單純的只是想要你們楊家這一脈能夠留個後。”

聽到這裏我的心中卻是有着一種不祥的預感,原本我這個兒子的出生就已經是驚世駭俗了,而且從他爲朵朵摒棄了煞目的阻撓來看,我這個兒子恐怕也早早的就在奶奶的算計之內。

“相公,你怎麼了……”

我沉思着,半天才被小蝶喚醒,我笑了一聲然後看着那小臉粉嘟嘟的可愛兒子。

“就叫楊凡吧,我希望我們的兒子能夠平平凡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樣上學讀書成家立業,不沾風水,不沾鬼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中卻是十分的擔心,真的可以嗎?

或許從一開始就已經在這場因果大迷局之中,只是不知道這小傢伙在奶奶謀劃的什麼位置。

“楊凡,楊凡,凡兒,好聽……凡兒,以後媽媽就叫你凡兒了?”

小蝶又是開心的親吻了一下凡兒。

小傢伙竟然

如一個老學究的一般的點點頭,一雙滴溜溜轉動的大眼睛看着我,咿咿呀呀的似乎要說什麼,我卻是沒有聽懂,然後接過凡兒。

“凡兒,以後你就是我的寶貝,誰也不能欺負你,誰欺負你你就告訴爸爸,爸爸幫你出氣。”

凡兒竟然很認真的點點頭,我看着又是一陣詫異,我這個寶貝兒子也太逆天了吧。

經過了取名字這個大事之後,小蝶纔將關於這個孩子一切的事情原委講給了我聽,我這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奶奶爲我鋪墊好了的,這一切都是按照當初奶奶告訴小蝶的路走的,而且是分毫不差,我突然感覺自己就如是一個提線木偶一般,被奶奶這個神祕的存在步步籌劃。

原來當初小蝶死後,奶奶便將她的魂魄封印在一個紅肚兜裏,在後來我出生的時候便通過我的陰靈交合,這纔有了精血受孕的說法,而這個孩子可以說在二十四年前就已經開始慢慢的成型了,只是因爲小蝶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屍體,才導致了孩子一直在他的身體之中不能降生。就在上次我帶着小蝶去往狀元村,鬼葬之棺之中的鬼王感知到小蝶來了,便將小蝶召喚進入了鬼葬之棺之中,並且告訴了她,她的屍體在什麼地方。這才促成了九個時辰之後的天罰降臨,楊凡出世。

我越發的感到好奇,爲什麼說當初已經是鬼的小蝶昏迷九日之後便已經懷上了我的孩子,而在找到了自己的屍體以後,九個時辰便會引來天罰,這一切都和九有關。

我不禁想到了高中時候看到說文上對“九”的解釋。

“九,陽之變也,象其屈曲究盡之形。凡九之屬皆從九,舉有切。”

九,乃陽數之極。而在古代九大多與帝王有關,一想到這裏我便感覺這其中必然有大玄機,可卻不是現在的我能夠參透的存在。

“就是奶奶早就說過了,他並不是想要掌控相公的命運,只是很多時候由不得人,奶奶還說相公的命運其實一直都掌握在你的手上,等到以後相公便能知道一切。”

我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從我所知道的一切綜合起來看,我就是處於一個風水命局的漩渦中心,而我的四周充滿了無法預知的危險,而鬼王所說的奶奶爲我的鋪就的路,其實有很多條,要看自己能夠走哪一條,並且能走到哪裏?

突然之間我感覺那個爲我籌劃未來的奶奶也並不是那麼的討厭,相反的一想到她對我的良苦用心,我便有些想念這個從未見過面的奶奶。

伸手在抱一會兒凡兒,外面的天色便已經開始方亮。

“相公,最近木道人似乎在暗暗籌劃什麼,你可

要小心一點,我感覺他會對我們的孩子不利!”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心中卻是在想不知道呆爺和那吳榮洲找到了木道人的蹤跡沒。

天漸漸的亮了起來,我帶着朵朵,然後抱着我那剛出生不過一天的孩子離開了公寓。

小蝶說凡兒呆在公寓內有些不合適,畢竟這裏白天陰氣太重,晚上的話有小蝶可以護着他,可是白天卻是不能。

我並沒有多問,因爲我知道白天的時候,這看着有些古樸的陰間公寓便會消失,凡兒雖然是小蝶所生,但是我看似乎和正常的小孩子沒什麼兩樣,當即也沒有多說什麼,便抱着凡兒揹着朵朵便離開了公寓。

一出公寓,我那手機便開始不斷的響起來,我掏出一看,全是呆爺的未接來電。

我知道可能呆爺他們發現什麼,連忙抱着凡兒伸手便打了一個的,朝着趙半仙喪葬公司而去。

一進門,便看到了坐在那裏愁眉苦臉的呆爺。

“呆爺!”

我抱着凡兒便走了進去。

呆爺一看到我回來,頓時臉色一喜,然後又是驚愕的看着在我懷裏的孩子。

“這個……”

“呆爺,這個就是我和小蝶的孩子,叫做楊凡!”

呆爺的臉色驟然大變,然後驚訝道:“那麼就是說前天晚上那恐怖的異象,就是這個小娃娃造成的?”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因爲我不能確定是不是。

倒是在我懷裏的凡兒轉過頭看着呆爺,然後咯吱咯吱笑了起來。

呆爺眉頭皺的更緊了,然後在我的耳邊悄悄道:“你這個孩子不簡單,不過這是哪個傻逼取的名字,完全就沒有按照常理出牌呀!”

我當即一頭的黑線,苦笑一聲無語道:“呆爺,我兒子的名字當時是我這個當爸爸的取的了。”

呆爺一聽當即不好意思的笑了一聲。

“楊凡其實也不錯,不沾風水鬼神,只求一凡人。”

我鬱悶,這呆爺變臉跟川劇一樣的。

“不過你可知道前天晚上的那異象叫做什麼?”

我搖頭。

“這種異象我只是在口口相傳之中聽說過一次,陰煞血雨、金雷聚頂、極數九陽,此乃是萬年難遇的九龍天劫!”

“九龍天劫!”

我聽這個名字渾身都是猛地一顫。

“不過,昨晚這個九龍天劫,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所以釋放出來的力量只有一成罷了。”

聽到這話,我更是心頭一驚,難道這一切又是奶奶的安排不成?

(本章完) 我並沒有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看着眼前一臉沉思的呆爺,我就知道呆爺口中所說的這個九龍天劫恐怕就是前天晚上發生在陰間公寓上空的那場劫難。

輪迴覓情:智亂帝王心 我將朵朵放出來,然後讓她陪着凡兒,我就去二樓找了幾件衣服,然後縫縫補補先將就着給凡兒穿上,心想着總不能讓凡兒整天光着屁股上街吧,給小傢伙穿的時候,小傢伙一臉的不高興,嘟囔着小嘴,漂亮的眼睛睜得老大,還不斷的抓着那給他穿上的粗糙衣服,似乎在宣泄他的不滿意。

最後我只得無奈的跑出去,到商場裏的買了一套嬰兒的衣服,給他穿上,他才消停了。

呆爺在一旁看着凡兒和朵朵,臉上表情別提有多豐富了,最後在我折騰好了這一切之後,呆爺纔將我拉到一邊,然後小聲的問我朵朵的變化,還有就是談起了凡兒。

在與呆爺的交流之中我才知道,朵朵這對煞目乃是絕對強大的存在,只是現在的朵朵還沒有將煞目的能力開啓,呆爺告訴我朵朵的這對煞目就如是陰陽先生手中珍藏多年的保命法寶,根本就不會輕易使用,一旦使用那將是生死存亡的時候,但是朵朵卻是能夠隨時使用,不得不說朵朵的運氣好到爆,我點點頭,然後將鬼王送給朵朵這對煞目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下,氣得呆爺直吹鬍子。

“還有我告訴你,你的兒子不簡單,可不能將他等同於一般的嬰兒看待!”

我點點頭,壓根兒我就知道雖然我取名爲凡,但是凡兒根本就不平凡,要是平凡,能夠在出生的時候引來那麼恐怖的陣勢,聽呆爺說這種天罰代表着天對萬物生靈中極爲優秀存在的嫉妒,所以那些修成了妖魔的都需要渡劫,就算是鬼也是有劫難的,不過呆爺沒有深說。

長相思2:訴衷情 “還有一個,你那個孩子吃飯的問題你解決了沒?”

呆爺來了一句讓我哭笑不得的問題,的確我這也是第一次帶孩子,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經驗。

我搖頭。

畢竟晚上才能去找小蝶,那豈不是說凡兒今天要餓一天?

“你也別想什麼有的沒的了,奶根本就喂不了你那逆天的兒子,你那兒子要吃的是血,而且是你的血,次一點的就是那些厲鬼的血,或者厲鬼的心臟凝成汁水也可以!”

我一聽差點沒有一屁股靠牆坐下。

凡兒還只是一個嬰兒竟然就要吸血吃心了,那豈不是長大了必然要成爲吸血鬼?額,不……我一時之間腦子裏很亂,這在之前小蝶可是沒有告訴我呀。

“怎麼嚇住了?”呆爺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我點點頭。

我的確是被呆爺的話嚇住了。

“這也沒什麼,你的血很管用,他餓了你就給他吸點,不用怕,我會讓我們事務所的人都注意一點,抓到厲鬼了都將心

髒給你兒子留着,不過這個要算錢的喲!”

“呆爺,要不你幫我帶兒子,我一個月給你一萬塊!”

呆爺白了我一眼。

“自己有個寶貝自己還不知道,尼瑪我給你帶兒子,我帶得了嗎,要是惹急了那小娃娃他吸我血怎麼辦?”呆爺一臉的鬱悶。

聽到呆爺一說,我突然笑了。

“呆爺,你不是胖嗎,血多!”

“多你妹,趕快收拾東西,今天一早我接到了一個活兒,人家錢都打到我的卡上了!”

我點頭,然後出門的時候轉身道:“呆爺,什麼活了,我們怎麼分,我可是要帶上朵朵還有我的寶貝兒子呀!”

“分,給你分十萬怎麼樣!”

呆爺一臉的不悅。

我心中這才明白,難怪呆爺看到我那麼高興,感情是因爲接了一個活,沒人搭把手呀,搭把手就分十萬,呆爺這是接了多大的單子呀。

“對了,呆爺,木道人的蹤跡尋到了嗎?”

呆爺點點頭,然後繼續道:“找到了,做完這單子外水就馬上收拾這個木道人,老吳已經密切關注着木道人的行蹤了。”

我點點頭,然後起身來到了兒子面前,一隻手抱起兒子,另一隻手將朵朵裝在書包裏,背在背上。

“呆爺,走吧!”

呆爺從牆壁上取下了一把桃木劍,遞給我。

“呆爺,你幫我裝着,我這也拿不了!”

呆爺無語,然後催促着我出了門。

三十分鐘之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別墅羣,呆爺在裏面轉了幾圈,然後打了幾個電話才找到我們的目的地。

一下車我便看到了一個二十多歲穿着極爲暴露的女人,挺着大胸脯就朝着我們走來。

“是長生事務所的大師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