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小時候我就一直活在他的陰影下,老不死的什麼事情都偏向他,做什麼事情我都得看他臉色行事,我受夠了。”馬超說完,又起開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個精光。

Post by zhuangyuan

說心裏話我很同情馬超也很可憐他,他這樣的經歷的人不會就他一個,可是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兄弟啊。馬超讓我想起了東方明亮,我的那個表哥……

“你們看到我臉上這道疤了吧?這都是拜馬龍所賜。”馬超恨聲說道。

“他給你砍的?”我好奇的問道。

“都是因爲他,當初在搶地盤的時候,我替他擋了刀,可是他仍然什麼事情都防着我,處處排擠我,幫會裏很多兄弟都看不順眼了。”馬超說完又喝了瓶啤酒。

“說說你的計劃吧。”我笑着說道。我可沒有心情聽他嘮叨跟馬龍的恩怨,我只想知道怎麼能“幹掉”馬龍。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馬超一口氣把自己的計劃說完。我不禁有些佩服馬龍,計劃居然如此詳細,甚至一絲漏洞都沒有。不過對馬超也另眼看待了,這個馬超心思實在是縝密和狠毒,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毒辣……

“幹掉馬龍我有什麼好處?”我聽完他的計劃後問道。

“幹掉馬龍我就是城北的老大,我會拿出三個場子作爲酬謝,並且承諾以後城北永遠把東方老弟當成貴賓。當然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做城北的二當家的。”馬超說道。

“算了對於二當家我就不做了,我也沒那興趣,不過你說的三個場子…..”

“這三個場子老弟你隨便挑,你看好哪個都行。”馬超打着包票說道。

“真的?”

“我馬超對燈發誓。”

“好,那我就相信你,就按照你說的來。來,祝我們合作愉快。”

“乾杯!”哈哈哈••••••

跟馬超又喝了一會兒,詳細商量了一下計劃細節後,馬超便找了個藉口離開了,離開包間的時候不知道爲何特意看了我一眼…….

酒喝得也差不多了,我們也打算回去。剛要走,我突然想起來一開始中年女人說的那個十六歲處•女來。於是給那個女人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女人滿身酒氣的出現在了我的包間裏。

“公子着急了吧,想好了沒?”

“恩,想好了,怎麼交易?”

“公子….你稍等啊,我這就讓人把那個丫頭帶過來。咯….”女人打了一個酒嗝,薰死我了。

女人打完電話後,過了兩分鐘後,一個彪悍男人帶着一個女孩走進了包間。

“公子,這就是小紫,您看滿意不?” 校花的透視高手

我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女人說的女孩。

女孩神色慌張,頭髮有些凌亂,不得不承認女孩發育的很好,或者說發育的有些太完美了,十六歲的年紀能出落的如此標緻實在是難得。兩座小山把衣服撐的鼓鼓的,穿了一條牛仔短褲,兩條腿很長,很直,只是在腿上好像有些瘀傷,青一塊、紫一塊的。看來是捱了不少欺負。

“滿意,怎麼交易?”我說道。

“先生可以在吧檯直接結賬。”女人笑着說道。

“在吧檯直接結賬?”我有些驚詫的問道。

“是啊,這都是您在本店今天的消費啊。”女人說道。

“我艹,現在人都能直接刷卡買單了。”我不禁暗忖道。

時間已經挺晚了,我也不願意再墨跡下去趕緊帶着女孩走出包間去吧檯把賬結了。一共消費是二十萬零三千一百。看着賬單我不禁有些好笑,二十萬的消費明細居然寫着92年拉菲一瓶……

女孩一直怯懦的跟在我的身後,倒也聽話。上了我的車後,我讓林海先把張虎送回家,我則帶着女孩回了別墅。

回到別墅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睡下了,我只得把女孩先領回了自己房間。

剛一進房間女孩就得得瑟瑟的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我趕緊一把按住女孩的手,可是手卻不小心按到了女孩的胸部,女孩臉色一紅。

“先生您……”女孩疑惑的看着我,不明白我爲什麼阻止她脫衣服。

“你誤會了,別脫衣服了,我花錢不是爲了這個。”我笑着說道。

“啊?”女孩有些不明白了,難道這位先生把自己買了不是想要自己的身體? 359

“菲兒,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那個東方小飛太不是人了。”一個房間裏,馬超偷偷跟馬菲兒說道。

“可是叔,我老爸他……”馬菲兒無奈的說道。

“這個仇你老爸不給你報叔叔給你報。”說到這裏,馬超握緊拳頭顯得無比憤怒。

“叔,你可別衝動啊,老爸不是說了嗎,沒他的命令誰也不許輕舉妄動。”馬菲兒緊張的說道。

“難道他把你….你就這麼算了?”馬超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句話說完把馬菲兒內心的仇恨也引出來了。

“我恨不得現在就弄死他。”馬菲兒眼睛裏冒出仇恨的火花。

“叔有個計劃。”馬超見馬菲兒憤怒的表情後放心的說道。

“什麼計劃?”


“我派手下打聽過了,他中午會去一個XXX別墅,到時候咱們就在那裏動手。”馬超恨聲說道。

“就咱們兩個?”馬菲兒有些擔心的說道。上次她也見識過東方小飛和他兩個手下的功夫。


“這個你就放心吧,我會事先在外面埋伏好咱們的兄弟,等他們把東方小飛抓住之後咱們再進去。”馬超笑着說道。

“如果失敗了呢?”

“失敗的話咱們就當什麼事兒沒發生過。”

“那些兄弟怎麼辦?”

“不會有事兒的,到時候我肯定在你老爸面前給他們求情的,相信你老爸也不會責怪他們。況且之前你老爸不是說過嗎誰弄死東方小飛就給誰一百萬。”馬超說道。

馬菲兒聽了馬超的話也覺得十分有道理也就同意了。

兩個人偷偷溜出了馬龍的“大本營”向東方小飛的別墅而去…….

車子停在了郊區的一棟別墅附近停了下來。

“叔,他們動手沒呢?”馬菲兒盯着別墅問道。

“我這就打個電話安排一下。”說完馬超拿出電話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掛斷不久,就看見別墅四周出現了不少身穿黑色緊身服的“兄弟”,每個人手裏拿着一把砍刀涌入別墅。

“動手了.”馬超說道。

馬菲兒也緊張的看着別墅,只聽見裏面殺聲砍刀聲震天,不斷有哀嚎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會失敗了吧?”馬菲兒緊張的說道。

“不會的,那些可都是好手。”

其實這個時候馬菲兒如果稍微留意一下的話肯定能看出蛛絲馬跡,因爲那些兄弟裏馬菲兒一個都不認識。

突然聽見別墅裏有人大聲的喊道:“別殺我,別殺我,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這聲音馬菲兒再熟悉不過了,就是那個殺千刀的,她這些日子做夢都要千刀萬剮的人。

“叔,好像得手了。你聽。”馬菲兒興奮的說道。

“恩,好像是,不過別急,別中了埋伏。”馬超小心的說道。

馬菲兒感激的看了一眼馬超,沒想到自己的這個小叔對自己這麼好。

果然一分鐘後,馬超的電話響了起來,“超哥,得手了,那小子被咱們抓住了。”電話裏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馬超的電話裏傳了出來。

“太好了!”馬菲兒聽見電話裏的聲音後興奮的說道。

她哪裏知道,一個巨大的陷進正等着她呢………

“咱們進去。”馬超說完,打開車門下了車,馬爾菲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也下車了。

此刻馬菲兒的心情無比舒爽,想想這些天壓抑在心頭的石頭就要落地。


兩個人疾步走進別墅,一推開別墅的門馬菲兒欣喜的看到我被綁在一張椅子上旁邊站了幾個黑衣人。我的旁邊林海也被綁了起來。

“求求你們,別殺我。”我驚慌失措的喊道。當我看到馬菲兒和馬超走進來之後,不停的求饒。

“尼瑪了個比的,早幹什麼去了,今天老孃就要弄死你。”說完馬菲兒就要過來打我,卻被馬超一把拽住了。

“大侄女,先不急,咱們慢慢玩玩他。”馬超笑着說道。

馬菲兒一愣,隨即笑道:“好,我聽叔的。”此刻馬菲兒沒有注意到,別墅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鎖上了,每個窗口都站着人…..

“說吧,你們要什麼?我都答應你們。”我繼續大聲求饒道。

“好啊,那就叫我三聲姑奶奶。”見我已經被制服了,馬菲兒也不着急弄死我,找了張椅子坐在我的對面笑呵呵的說道,不過笑容裏卻是如一把把尖刀。

“姑奶奶,姑奶奶,姑奶奶。”爲了保命,我不得不連着叫了三聲。

這可讓馬菲兒爽壞了,不停笑着。

“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尼瑪的,今天老孃說什麼也要弄死你。”


“你怎麼說話不算數啊,你不是說好了嗎,我叫你三聲姑奶奶就放了我。”我大聲說道。

“放了你?哈哈,好啊,那你就從老孃褲襠裏鑽過去吧。”馬菲兒陰笑着說道。

“不鑽,你褲襠不是用來鑽的,是用來玩的。”突然我笑着說道。把馬菲兒弄的一愣。

“你是不是吃錯藥了?都到這時候了你還敢跟我裝逼,你是不是覺得活的時間太長了。”馬菲兒笑道。

“我很裝逼嗎?我沒覺得啊,倒是你,我怎麼發現你自從被我插過之後智商變零了。”我笑了笑說道。

“你……尼瑪的,我現在就弄死你。”馬菲兒向我面前衝了過來,不過還沒衝到我身邊,就被我旁邊的黑衣手下攔住了。

“你們躲開,今天老孃要弄死他。”到這個時候馬菲兒都一點沒意識到有什麼異常。

我笑着站了起來,把綁在身上的繩子扔掉了一邊,在馬菲兒驚詫的眼神中走到了馬菲兒面前。

馬菲兒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想要打我的手已經被兩個黑衣人制服了。

“叔,上當了,快跑。”馬菲兒這時候才意識到上當了,大喊一聲,身體向我壓了過來。

“抓住他。”我大喊一聲,幾個手下衝向了馬超。這時候馬超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箭步衝到了別墅門口,一下子推開門跑了出去。就差一點。

“追。”我對幾個手下下了命令。說完幾個手下就衝了出去。

“你…..你卑鄙。”馬菲兒衝我喊道。

“什麼?你叫我小寶貝?”我嘿嘿一笑。

“滾!”

“你是說咱們上牀一起摔跤滾牀單嗎?”我無恥的說道。

馬菲兒不說話了,她知道無論她說什麼得到的都是羞辱,這種羞辱已經讓她受過一次了。擺出一副要殺要剮隨便的架勢。

“放心,小美人,我還得用你把你老爸引來呢。”我笑着說道。

“你少得意,我二叔肯定會告訴我爸爸的,你等着死吧。”馬菲兒忍不住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