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小七點了點頭,“小姐,小七給小姐挽髮髻。”

Post by zhuangyuan

“好!”簡陌微微一笑,慵懶而隨性。

關將軍府!

永寧醉酒,一夜瘋狂,他也睡到了午時。

洗漱過後,他急迫的出了將軍府,來到一條隱祕的巷子裏。

永傑快速地從暗處走出來,看着永寧笑了笑。

“哥!”他緩緩叫了一聲。

永寧點了點頭,問道:“瑤瑤昨夜怎麼樣了?”

永傑目光閃了閃,猶豫了一下,才緩緩開口:“哥,夜世子昨夜陪了凌姑娘一夜,兩人在院中吃燒烤,喝酒,一直聊到了天亮,夜世子才離開,而簡陌,也在將軍府中毒之後,一睡不醒,現在大街上都是傳,太子殿下傷心欲絕,今日一早,去了華泰寺爲簡陌求平安。”

“這麼嚴重?”永寧眉頭緊鎖。

“嗯,大家都在傳,而且今日一早,殿下和夜世子去了華泰寺。”

“該死的夜千璽,難道他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他居然在瑤瑤的院中一夜未走。”永寧憤怒的甩了甩華麗的廣袖。

他到是好,他和瑤瑤分開沒有幾天,他就乘虛而入了。

永傑看着永寧,目光微沉,忍不住提醒道:“哥,你既然娶了關小姐,就不要這樣,凌樂瑤是一個好姑娘,她有權利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夜世子也不錯。”

“永傑,你在在說我不行嗎?就因爲瑤瑤是一個好姑娘,我才捨不得放開她,瑤瑤只能是我的,等我擁有了一切,瑤瑤就會是我唯一的妻子。”永寧突然憤怒地吼道。

夜千璽,他想得到瑤瑤,他做夢!

“哥,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你是入贅,關晴雪能讓你納妾嗎?”永傑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他,他總覺得哥變了。

願你如我般情深 “呵呵!”永寧冷冷一笑,他突然眯眼睛看着永傑,絲毫不掩飾他的野心:“永傑,如果將軍府是由我來掌管呢?” 邵峯的溫柔,磨滅了她的孤冷的另一面。

“小姐,你醒了。”小六帶着小七,端着洗漱的水進來。

“嗯!”簡陌回頭,看了看她們姐妹二人。

小七上前一步,淺淺一笑,恭敬地行禮:“小七見過小姐。”

見禮後,小七大膽的打量着簡陌,真是漂亮,這是她迄今爲止,見過最漂亮的女子,就像仙女一樣。

“小姐你真漂亮!”她又不由自主的補充了一句。

簡陌仔細看了看小七,眉目清秀,大眼靈動,是個機靈的女孩。

“嗯!小七,你小嘴可真甜!”簡陌滿意的笑着點了點頭!

“小六,你好好教教小七,我不用學宮規禮儀,可是你和小七要學,等一會得空了,你們去織尚坊,讓人給你們做五套衣裙,在太子府裏,沒有人會爲難你們的。”

“是,小姐!”小六和小七開心的笑了笑。

特別是小七,聽到有新衣服,更是笑得璀璨奪目。

兩界真武 “小姐,殿下出去的時候,吩咐小六讓膳房準備了一些小姐愛吃的膳食,小六這就去讓人送過來。”

“去吧,用完午膳,我要修煉。”

小六轉身出去,給小七使了一個眼色。

小七點了點頭,“小姐,小七給小姐挽髮髻。”

“好!”簡陌微微一笑,慵懶而隨性。

關將軍府!

永寧醉酒,一夜瘋狂,他也睡到了午時。

洗漱過後,他急迫的出了將軍府,來到一條隱祕的巷子裏。

永傑快速地從暗處走出來,看着永寧笑了笑。

“哥!”他緩緩叫了一聲。

永寧點了點頭,問道:“瑤瑤昨夜怎麼樣了?”

永傑目光閃了閃,猶豫了一下,才緩緩開口:“哥,夜世子昨夜陪了凌姑娘一夜,兩人在院中吃燒烤,喝酒,一直聊到了天亮,夜世子才離開,而簡陌,也在將軍府中毒之後,一睡不醒,現在大街上都是傳,太子殿下傷心欲絕,今日一早,去了華泰寺爲簡陌求平安。”

“這麼嚴重?”永寧眉頭緊鎖。

“嗯,大家都在傳,而且今日一早,殿下和夜世子去了華泰寺。”

“該死的夜千璽,難道他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他居然在瑤瑤的院中一夜未走。”永寧憤怒的甩了甩華麗的廣袖。

他到是好,他和瑤瑤分開沒有幾天,他就乘虛而入了。

永傑看着永寧,目光微沉,忍不住提醒道:“哥,你既然娶了關小姐,就不要這樣,凌樂瑤是一個好姑娘,她有權利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夜世子也不錯。”

“永傑,你在在說我不行嗎?就因爲瑤瑤是一個好姑娘,我才捨不得放開她,瑤瑤只能是我的,等我擁有了一切,瑤瑤就會是我唯一的妻子。”永寧突然憤怒地吼道。

夜千璽,他想得到瑤瑤,他做夢!

“哥,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你是入贅,關晴雪能讓你納妾嗎?”永傑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他,他總覺得哥變了。

“呵呵!”永寧冷冷一笑,他突然眯眼睛看着永傑,絲毫不掩飾他的野心:“永傑,如果將軍府是由我來掌管呢?” “哥,你到底想幹什麼?”永傑震驚地看着永寧,沒想到他的野心會膨脹的這麼快?

其實,他們之前的日子是清苦的一些,可沒有這麼多陰謀詭計,他也不必每天去守着一個哥永遠都得不到的女人。

凌樂瑤的脾氣,他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她和哥永遠都不可能了。

永寧看了一眼永傑,說道:“永傑,在瑤瑤的心裏,我就是一個小人,你覺得小人會做的事情會光明磊落嗎?小人以利相交,而我永寧要的就是至高無上的權利,讓我們林家從此以後,光宗耀祖,你什麼都不用做,也不用攤我這渾水,你只要做我吩咐你的事情就好。”

“哥,你真的想好了要這樣做,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的後果,可能會失去更多,畢竟關將軍是寒王的人,你這樣做無疑是在和殿下作對?”永傑不得不提醒他,這件事情有多危險,他心裏也很明白。

“哼!”永寧冷冷一笑,眼底野心勃勃,俊顏上瀰漫着滔天的怒意。

“在踏入將軍府的那一瞬間,我和他們之間早已經註定就是敵人了。”

“哥……”

“好了,永傑,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回去吧,時刻注意着瑤瑤的情況。”

永傑目光閃了閃,這樣的永寧,讓他看着很陌生!

“對了,哥,凌姑娘參軍了。”

“參軍了?”永寧很是震驚的看着永傑。

他腦海裏突然想起了瑤瑤對他的說的話。

“永寧,我以後長大了想當女將軍。”

“一個女孩子家當什麼女將軍有什麼好的,相夫教子纔好。”他記得當時自己是這樣回答她的。

“好呀!爲了你,我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相夫教子。”

那個時候,他以爲是她說的玩笑話,沒想到她居然真的去了。

“我知道了。”永寧轉身,垂着雙肩,雙眸黯然,瑤瑤爲了自己,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而他,從來沒有爲她做過任何事情。

永傑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搖頭,他多希望哥能過的幸福,即使是攀附權貴,他也希望他能過的幸福!

太子府中!

簡陌隨意的吃了一些飯菜,太清淡,她吃不慣,反正她肚子也不是很餓。

她看着小六吩咐道:“小六,將飯菜撤了,我要修煉。”

小六一看,飯菜基本沒有動過,她微微顰眉:“小姐,你沒有吃多少,在吃一點吧,殿下說你現在只能吃清淡的。”

簡陌搖了搖頭,:“撤走吧,我不餓。”

“是,小姐。”小六有些無奈,有幾分愣神看着飯菜,確實太清淡了,她跟着小姐也有幾年了,她不喜歡吃太清淡的食物。

簡陌盤腿坐在牀榻上,開始修煉,她的修爲太低,絕對不能這樣頹廢下去。

她拋開雜念,平心靜氣,讓自己沉浸在修煉裏,不知今夕是何夕。

簡陌一開始打坐修煉,便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氣十分充盈,身體比起之前輕快了好幾倍,這幾天她也有在修煉,最近幾天,一定會晉升到十三級的。 簡陌這一修煉,就一直到了顏邵峯迴來,她還在沉浸在自己的修煉裏。

隨着邵峯一起回來的人,是他暗中培養的屬下藍幽。

藍幽一身紅色衣裙,耀眼奪目,發如潑墨,眉如墨畫,蛾眉皓齒,長得極爲漂亮!

邵峯目光溫柔的看了一眼牀榻上的人兒,閉着眼眸認真的樣子,驚豔奪目,他淺淺一笑,輕聲道:“陌陌,我回來了。”

簡陌纖長的睫毛輕輕的閃了閃,緩緩睜開眼睛。

她看了看窗外,已經天黑了,她這一次入定修煉,感覺還不錯。

她看着邵峯緩緩一笑:“邵峯,你回來了。”

邵峯點了點頭,伸出大手輕輕穿梭在她柔軟的秀髮裏,語氣寵溺地說道:“你看看你,只忙着修煉,晚膳也不吃,我猜你今日一定沒有去試嫁衣。”那金絲五彩鳳袍嫁衣,他一年前就讓人開始縫製了,在大婚之前,一定能完美的做好。

藍幽看着判若兩人的太子殿下,微微一怔,太子殿下在她們面前,從來都是冷峻嚴肅的,她從未見過他如此溫柔的一面。

她一直以爲他是一個冰冷無情的人。

可面對眼前的女子,他這深情似海的眼神,讓人忍不住沉淪進去。

“你準備的都是最好的,我即使不去試,你依然能讓人做得很適合我的尺寸。”他的做事風格,她很瞭解。

能得到她的信任,邵峯很開心:“陌陌,那明日在試,嫁衣是我一年前就讓人開始做了,有九百九十九顆寶石,精美的鳳凰圖案,曳地九尺,你的嫁衣,一定要是天下最好的。”

簡陌心底劃過一抹感動,:“看,我就說吧,一切你都會精心準備好的。”

邵峯脣角微微上揚,將她扶下牀榻,“陌陌,這是必須的,你可是我唯一的妻子,每一樣都是最好的。”

唯一的妻子!

低着頭的藍幽目光微微一怔!

自古皇帝后宮佳麗三千,而且雨露均沾。

殿下即將貴爲一國之君,卻說出唯一的妻子這句話來,她心儀殿下已久,若是殿下此生只娶一妻,那她豈不是沒有任何機會。

簡陌這時注意到了藍幽,看着她低着頭,似乎在想事情,漂亮的容顏上帶着一絲黯然。

隱婚老公惹不得 “邵峯,她是誰?”

藍幽瞬間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了神智,那一聲邵峯,讓她有些錯愕,她居然可以直呼殿下的名諱!

邵峯給她倒了一杯茶水,遞給她,看着她喝下之後纔開口:“陌陌,她是藍幽,以後負責你的安全,她的修爲已經到了十五級,多一個保護你,我心底安心些。”

“藍幽見過簡小姐!”藍幽聲音冷淡地說道,快速垂下的眼眸裏閃過一絲不屑。

簡陌微微眯眼,看了她一眼,她那眼底來不及收回去的不屑,被她捕捉到,這樣的女人,多半心機叵測。

簡陌微微蹙眉,看着邵峯說道:“邵峯,我不需要人保護,再說,我就在這裏,那也不去,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不行,陌陌,她是女子,能近身保護你。”大婚在即,他不容許有半分差池。 簡陌看着他如此堅持,也沒有多說什麼?

她自己多加小心一點就好,不過她想了想,最近日子也挺無聊的,有個人出現,將平淡如水的生活掀起一點波瀾也不錯。

這時,小六帶着一羣丫鬟,將晚膳送了過來,將精緻的菜餚擺在大廳的桌子上。

小六笑着說道:“小姐,殿下,晚膳好了。”

“陌陌,走,我們去吃晚膳。”邵峯牽着她走過去。

簡陌摸了摸肚皮,早膳沒有吃多少,這會倒是真的有些餓了。

“邵峯,瑤瑤去軍中了嗎?今日也不見她來太子府。”

邵峯一聽,知道她一個人悶得慌:“嗯,今日已經過去了,陌陌,你要覺得悶,可以到庭院中去走一走,這裏很安全,外人沒有我的允許,不敢來紫瀾殿,周圍將近有兩千人在保護你的安全,只要你不出庭院,就不會有事的。”

簡陌微微咋舌:“邵峯,用得着這樣嗎?現在在外人眼裏,我就和一個死人差不多了。”

邵峯一聽,微微蹙眉,怒聲道:“陌陌,亂說什麼?”

簡陌卻開心一笑,想讓他生氣還真不容易。

她眉目傳情,笑得有些沒心沒肺的:“邵峯,現在外面不都這樣傳的嗎?”

邵峯快速地在她白皙如玉的額頭上輕輕的彈了一下:“你這丫頭,真是沒良心,我永遠都不想聽到那個字,特別是從你口中說出來。”

“什麼字?”簡陌故意不解的問道,笑得一臉的明眸皓齒。

“你呀,調皮!”邵峯瞪了她一眼,不過這樣的她,讓他更加喜歡。

簡陌調皮一笑,道:“邵峯,反正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不過說起來,這段時間我挺乖的,什麼禍也沒有闖,你就不怕哪天我在這裏待膩了,把你這太子府給拆了嗎?”

邵峯無所謂的笑了笑:“陌陌,你若是膩了,就拆掉,我在給你建你喜歡的宮殿就好。”

簡陌嘴角微微一抽,沒趣,沒勁。

邵峯說着,不一會就給她剝了好幾個大蝦。

“張嘴!”

簡陌聽話的張嘴吃,“邵峯,你也吃,我自己來。”

黑手黨先生,離婚吧 簡陌看了看今天的菜,比早上的好了很多,她頓時食慾大開。

“那先把蝦吃了,我聽小六說,早上的膳食太清淡,你都沒有吃幾口。”

“早上不餓!”簡陌說完,自己拿起筷子夾菜。

藍幽站在一旁看着,大眼不斷瞪大,要說剛纔的事情讓她對太子殿下有了全新的認識,而此刻的太子殿下,早已經讓她整個人和心都淪陷了進去,這樣溫柔俊逸又身份高貴的男人,是天下夢寐以求的良人。

“陌陌,你看一下紫瀾殿,你還有哪裏不喜歡,若是不喜歡,我在讓人重新過來裝潢。”

簡陌四處看了看,緩緩搖頭,:“邵峯,這裏已經很好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