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對於慕曉莞這種從小就身在富家的大小姐來說,估計農活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Post by zhuangyuan

葉少風卻只是淡然一笑,慕曉莞卻一直望着他,“葉大哥,你看我是不是臉色很難看啊,我的頭好像有些痛,是不是發燒了啊?”

她望着葉少風,葉少風便很情不自禁地將手伸到了她的額頭上面。 沒有想到這小妮子的額頭居然那麼冰冷,很明顯的氣血不足哦,哪裏有她說的還發什麼燒,完全是扯蛋啊,葉少風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後,正準備將手拿走,但是卻被慕曉莞拉住了手腕,“葉大哥,我怎麼感覺手心的溫度好高哦,我是不是還在發燒啊。”

葉少風望着她,“發燒好像還好啊,就是你的脈搏好像跳得有些快。”

慕曉莞一聽,“啊?沒有啊,我哪裏心跳很快啊,葉大哥,不信你摸摸看。”

她說着說着便又將葉少風的手拉了過去,將他的手緊緊地貼在了她的心口上面,此時葉少風感受着她的心跳,她的心跳突然之間加快了,他能明顯地感覺到,慕曉莞望着葉少風,“怎麼樣?我的心跳沒有加快吧,我沒有騙你吧。”

葉少風正準備將手拿走的,但是慕曉莞卻似乎上癮了似的,狠不得葉少風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胸口似的,此時,雖然隔着一層衣服,但是葉少風卻明顯地感覺到自己觸碰到了她那柔軟的內衣,但是慕曉莞卻似乎很單純,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

突然,病房的門打開了,是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她一進來就白了葉少風一眼,“幹什麼呢?病人都那樣了,要注意多休息,保持安靜,你沒什麼事的話就去給病人弄點吃的去,別這個時候還趁機占人家的便宜。”

超,葉少風一聽,心想,你哪隻眼睛看到老子占人家的便宜了,老子明明是被人家硬攔去的。

她見葉少風一直望着她,那個小護士卻揚着下巴很不耐煩地說道,“怎麼?不服氣啊?不服氣的話你也得忍着,這裏是病房,你是來照顧病人的,不是來和病人打情罵俏的。”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哦,護士妹妹,哥看你好像有點上火啊,怎麼嘴脣那麼幹燥,是不是內火太旺了,小心把身體給燒壞了。”

“關你屁事啊,沒事的話就到一邊呆着去,還愣在這裏幹什麼,先出去一下,人家要解衣服了,怎麼?你也想看啊。”

小護士說話很是直接。


葉少風的眼神在那個小護士的胸前掃了掃,在她的身上上下游動着,那小護士倒是挺性感的,而且很有野性,此時她雖然穿着白色護士服,但是卻絲毫掩蓋不住她那性感的酥胸,說起話來一上一下的,很是明顯。

“看什麼看啊,還不想出去啊,要不要過來給你打一針啊。”

那個小護士見葉少風還在後面站着,便大聲地說道。

“哦,那不用了,打針這種東西我看我是用不着了,只是護士妹妹似乎很上火,需要打幾針消消火就好了。”

“切,就你,你以爲你是我啊,你會打針嗎?”

葉少風一聽:“打針這種東西不難的,哥天生就會。”“行了,你就吹吧,姐最看不起你們這種男人了,又沒有什麼本事,就知道佔女孩子的便宜,再不出去姐過來給你打一針了。”

葉少風冷冷一笑,手裏一邊玩着手機一邊走了出去。

這剛一出去,就撞見了慕天橋匆匆地趕了過來,他一看到葉少風便很緊張地問道:“曉莞呢?她人怎麼樣了。”


“慕總放心吧,她在裏面。”


慕天橋正準備衝進去,葉少風攔住了他。

“幹什麼?難道我也不能進去。”

“慕總,這倒不是,護士正在給她換藥,不方便進去。”

慕天橋一聽,趕緊退了回來。

他伸過手來,“少風,這次真的要好好地謝謝你了,你需要什麼,直接跟我講一聲,我都滿足你的要求。”葉少風想都沒有想,直接說道:“我要你的新能集團。”

慕天橋一聽,整個臉色都變了。

還沒有等慕天橋回答,葉少風便笑着說道:“怎麼?慕總剛纔不是說不管我需要什麼,你都答應的嗎?我只是要你的新能集團,慕總不是會是捨不得吧?”

“這個,不過你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葉少風很乾脆地問道:“什麼條件?慕總請講。”

“除非你娶我的女兒。”

慕天橋很嚴肅地說道。

葉少風卻並沒有很快回答,慕天橋本以爲他開出這樣的條件葉少風應該會馬上一口答應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個混蛋居然還半天不吱聲,現在是把女兒和整個集團都給他了,他可是賺了,但是他卻似乎還不願意似的。

慕天橋很是生氣,“怎麼?少風,這樣還讓你很爲難。”

葉少風淡然地說道:“我倒是沒有意見,只是這件事情應該問問曉莞的意見。”

但是慕天橋卻很直接地說道:“我的意見就是曉莞的意見,曉莞什麼事情都聽我的。”

突然,病房的門一下子開了,那個小護士扶着慕曉莞,她站在了門口,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爸,什麼都聽你的話,這可是終身大事,你需要好好考慮一下。”

慕天橋一聽,感覺很沒有面子,“曉莞。”

“爸,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現在還不想嫁人。”

說完慕曉莞便叫那個小護士扶着他到衛生間去了,由於葉少風這次救了慕天橋的女兒,他說什麼也要感謝葉少風,既然自己的女兒不同意,所以慕天橋便主動提出來要給葉少風一輛車,至於什麼牌子的,隨他自己挑,葉少風本想跟他客氣一下,但是慕天橋又執意要送,葉少風也沒有跟他再客氣,直接要了一輛寶馬,慕天橋一個電話,第二天那輛車便從花都送了過來,葉少風開着那輛寶馬在新鄉鎮上面吹風,一路上狂奔着,感覺很是愉快。

回新鄉鎮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葉少風看望了母親後,本想讓母親搬到花都去住,但是她卻堅決不肯,所以他也沒有強求,只好作罷,決定第二天就回花都了,但是當天晚上便有人過來給他作媒,居然給他介紹的是米蘭妹妹,其實米蘭的母親對葉少風的印象很不錯,但是又不好意思自己來說,畢竟太熟了,所以只好託他的親屬來說,葉少風的母親一聽,很是高興,趕緊準備答應,但是葉少風卻一直沒有吱聲。 “怎麼?還捨不得出去啊?”楊小慧見葉少風似乎還有些依依不捨的樣子,而且這傢伙此時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還在那裏呵呵地笑着,真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正在想入非非了。

“那哥就呆在這裏算了,只要你管吃管喝就行了。”

“切,誰管你啊,要睡你睡馬路上去。”

“那也行,不過是不是你也陪着一起去啊。”

“葉少風,你說什麼呢?”

楊小慧激動得很,她一激動直接將牀上用品都朝着葉少風砸了過去,葉少風全都接在了手裏,“沒東西丟了,你別把你自己也丟過來了啊?哥都不知道該不該接了?”

“喂,葉少風,你還要不要臉上,本來以爲你蠻正經的,現在看來是狗屁,你跟那些男人都一個樣,見了女人就想入非非了,要丟我就丟給那大街上的大叔們也不會丟給你啊。”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那笑容裏面帶着幾分諷刺和玩弄,“那行,你要那些大街上的大叔大爺們簡單,哥給你叫一個過來,你就要牀上呆着。”


他剛說完,居然真的有人敲門,葉少風過去開門,一看,果然是位大叔,葉少風直接問道:“找誰呢?幹什麼的?”

那位大叔很不耐煩地說道:“查戶口的。”

“查戶口的,那你找對門戶了,這裏就是黑戶門,什麼都沒有的。”

那位大叔一直對着裏面看,“這裏不是住着一個女的嗎?怎麼你也在這裏。”

葉少風看了那位大叔一眼:“這種事情你不是過來人嗎?這還用問。”

那位大叔朝着葉少風一笑,“那你忙,我改天。”

葉少風卻很客氣地說道:“別改天了,要不你進去吧。”

正在牀上呆着的楊小慧對於他們的對話可是聽得一清兩楚的,她直接朝着葉少風大聲地喊道:“葉少風,你給我過來。”

那位大叔居然笑道:“叫你了,快去啊,別讓人家等不及了。”

他趕緊關上門走了。

葉少風卻拉住了他:“別,進去坐一會再走吧。”

此時,葉少風那隻強壯有力的手拉住了他的胳膊,那位大叔想要掙脫,卻發現胳膊像是被鐵鉗夾住了一般,根本就動彈不得,此時,葉少風卻笑着對他說道:“還是進去看看吧,那裏可是有絕色美女在等着你,而且穿得很性感。”

那位大叔此時胳膊被葉少風給夾住了,是想進進不得,想出也出不去的。

“兄弟,你想火拼啊。”

他看着葉少風。

“火拼什麼,哥哥只是一番好意。”

“什麼好意,你當大叔是二逼青年啊,放開你的手。”

他厲聲說道,而且狠狠地盯着葉少風。

此時葉少風卻冷冷地一笑:“想進這個門沒關係,不過你今天既然來了,怎麼不一起進去看看。”

那個男的卻很嚴肅地說道:“放開你的手,不然別怪老子動手了。”

此時,葉少風的手看似只是輕輕地夾着他的胳膊,其實他用了內勁,手指按着他的肌肉,那種痛感直接濃入到了他的骨子裏面。

葉少風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叔,搞什麼呢?動手,哥哥真的很怕啊,那你準備動哪隻手,用什麼拳法腿法呢?”

他的話剛說完,那隻拍到那位大叔肩膀上面的手已經鎖住了他的肩骨,那位大叔正想反抗,卻發現肩骨一陣陣劇烈的疼痛,葉少風幾乎不戰而勝,同時鎖住了他的肩骨和他的胳膊,讓他此時幾乎無法再發力了。

那位大叔居然還想來個衝膝什麼的,那腿剛一擡起,葉少風卻已經一個連續的擒拿動作,腳尖踢在了他的膝蓋關節處,他想擡腿,卻發現關節處疼痛難忍,葉少風鬆開了手,笑着說道:“你要找,新鄉鎮的那些小姐多的是,以後別進錯房間了,滾吧。”

那位大叔似乎還很不服氣,居然狠狠地盯着他。

“別盯了,大叔,就算你把眼珠子盯得掉出來,也沒有用的,想要找哥哥報仇,回去修練一百年吧,不過到那個時候,哥哥可能成神成仙了,而你卻下了地府,永生爲奴了。”

那位大叔見葉少風不僅有力的很,還會兩招,這嘴皮子也很牛,他還沒有施展動作,就這樣被制服了,他當然不服,葉少風也早就看出了,他估計也練過了,是個練家子,因爲當他抓住他的胳膊的時候,手指感受到了從他的肌肉內所散發出的那一股能量,而且那股內大的能量顯示出他有着很強的陽氣,要是沒有練過功夫的話身體是不可能有那麼強壯的。

那位大叔的手在空中劃了幾下,看樣子是要和葉少風乾一架了,葉少風卻望向一邊,準備關門進去了,他突然大聲地喊道:“麻逼的,你給老子站住,就這樣就想走掉。”

葉少風回過頭來,望着他:“那還能怎麼樣?難道老子還和你親一個不成,可惜老子不搞基的。”

那位大叔一聽,便笑道:“你不搞基,哥搞基行了吧?哥要讓你一會給老子親小弟弟。”

葉少風一聽:“哦,是這樣啊,那你把我的小弟弟拿出來看看,老子看有沒有那個興趣。”

“估計你那不過是一根牙籤吧,不然的話不會打架都沒有一點力氣了,大叔,別在這裏叫了,回去睡睡洗吧,現在正是午睡時間,哥哥要進去陪美女了。”

“陪你妹的,你給老子站住。”

葉少風一聽,望着他笑了笑:“大叔,站什麼站啊,老子又沒有躺着,麻煩你沒有自信就算了,別連句臺詞也想不出來,老是用那一句行不?太沒有創意了吧?”

那位大叔一聽很是無語啊,他沒有想到,今天算是遇到極品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不知道用的是什麼功夫,哪門哪派的,沒有想到居然三二下就讓他現在全身無力,胳膊痛的不行,膝蓋骨也受到了重創,這還打個屁啊,只好笑着說道:“大叔今天放你一馬,改天再找你算賬。”

此時,他的手機響了,他趕緊掏出了接了,在那裏講着,一邊講着一邊朝着樓下走了,他就這樣收場了,其實葉少風很清楚的,麻逼的,那位大叔也太裝逼了,明明來的是短信音,他居然還能接個電話,還在那裏自言自語的講話,他只是冷冷地一笑。 葉少風看楊小慧那樣子,真的不像是女暴龍,此時她完全就像是一個小女生似的,那麼驚訝地望着葉少風。

葉少風嘻嘻地笑着:“行,我不上牀了,我走行吧。”

“那最好了。”

葉少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要你帶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密林會所。”

葉少風很直接地說道。

“你趕緊穿好衣服,現在就走。”

但是楊小慧卻懶洋洋地說道:“我幹嘛要帶你去那裏,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密林會所那可是黑道混跡的地方,據說那裏可是他們的老窩,很多的黑幫大佬都在那裏消費的,那裏可是什麼娛樂場所都有,你姐我可是早就盯上那裏了,正在計劃着將那個地方給滅了,只是那裏的老闆似乎在上面有人罩着,我已經帶隊去突擊了幾次了,都沒有查到什麼。”


“那我們今天去,保證會有收穫。”

但是楊小慧卻笑着說道:“你該不會又是去泡妞吧?泡妞可不要叫我去哦。”

葉少風卻說道:“老子現在面前就有一個,而且老子剛纔都上牀了,還半夜三更的跑那裏泡什麼。”

楊小慧一聽:“葉少風,你說什麼了,什麼叫你上牀了,你要是真的敢到姐的牀上來試試看。”

葉少風是最不怕女生說這些了,不就是上牀嗎?有什麼可怕的,葉少風愣了她一眼,這妞還真敢欺負他這個,葉少風突然一下子變臉了,他直接朝着牀上走過去,眼神裏面充滿了誘惑。

他一步步地靠近楊小慧,嘴裏吐着煙霧,楊小慧他似乎來真的,便大聲地說道:“葉少風,你敢過來。”

葉少風卻直接一下子朝着牀上靠去:“什麼叫不敢,老子這不是已經過來了。”

楊小慧情急之下居然一下子將自己身上的被子朝着葉少風砸了過去,而且居然那麼近都沒有砸到他,此時,她那性感的低胸睡衣完全地展現在葉少風的面前,望着她那讓人噴血的身體,葉少風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