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尊貴的天妖女,我是這小子的師父,在下無意冒犯,還請天妖女見諒。”

Post by zhuangyuan

天妖女看着端木楓,呵呵一笑:“不礙事,我還要仰仗着藍海的幫忙呢。”

經過半柱香的說明,藍海和端木楓終於知道了囚仙陣的真正原理,這囚仙陣不僅擁有囚禁和剝奪,還有一項隱藏的能力追擊,就是對陣內目標的追擊,哪怕這個人逃到天涯海角,只要陣法存在就能追擊到,將其強行拖入陣中,所以囚仙陣又被稱爲無法逃離的陣法,這也就是爲什麼魔犬能出來,卻不能逃離的原因,此時的魔犬可以在陣法周圍活動將近一個時辰左右,而出了魔林海,就只能有十分鐘左右。

“那就一輩子都無法逃離了?”藍海問道。

天妖女聞言回答道:“倒也並非如此,如果出了這片空間,就能擺脫陣法的限制,比如飛昇仙界,這樣囚仙陣就沒用了。”

“那爲什麼你不出去呢,如果出去,快速吸取靈氣,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我想突破到神獸還是有可能的,這樣不就可以飛昇了麼?”

“不可能的,即便我能做到,也無法飛昇仙界,因爲,到達十級是根本無法飛昇的,這只不過是世人的看法,十級之上還有一個境界,空之境界,不屬於十一級,卻比前十級加起來還要難以修煉,只有突破了這個境界才能飛昇仙界。”


“什麼!“藍海震驚道,沒想到傳統的十級並不能飛昇仙界,其上還有一個空之境界,如果這件事流傳出去,恐怕會震驚整個修煉界,在當今這個只有九級的世界,十級已經無法企及,更別說這難上加難的空之境界。

壓下心中的震驚,藍海默默發誓,定要達到那傳說中的境界,成爲靈魂大陸第一個飛昇的人,只有這樣纔有可能復活自己的父母,即便再難,也要做到。

端木楓沒有對這個問題追究下去,顯然對空之境界有一定耳聞,緊接着開口道:“如果這麼說,那魔犬如果出去,也不能在靈魂大力這個空間待,又能去哪呢,連你都沒辦法立刻飛昇,更別說魔犬了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的預言中沒有說明逃離辦法。”

“嘿嘿,如果只是逃離這片空間的話,我可能有辦法。”

語不驚人死不休,藍海一開口就將一籌莫展的兩人驚呆了。

“老師,你可別忘了我有黑洞喲~~~”

黑洞!

黑洞?

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端木楓解釋道:“這小子的運氣能嚇死人,這黑洞也是他機緣巧合下得到的,如果用黑洞的話,恐怕還真的有可能脫離囚仙陣。”

“那就謝謝兩位慷慨解囊了,待過兩日囚仙陣達到下弦潮汐時便是最好的時機,這兩天就麻煩二位在這裏等待,而且這囚仙陣中的一切都處於千年前,所以可能有一些非常珍貴的東西,二位請自便。”

藍海和端木楓道過謝後在囚仙陣中轉悠着。

“你知道我爲什麼讓你幫她麼?”端木楓冷不丁問道。

藍海一臉疑惑,自己也想過這個問題,如果魔犬出去,以他的實力,恐怕會將靈魂大陸攪個天翻地覆,人類恐怕會遭受不小的打擊,那爲什麼老師還要自己答應呢?

“呵呵,你可別小看現在的靈魂大陸,即便無法和千年前的繁榮相比,但是總有那麼些個不出世的老傢伙能制住這隻小小的魔犬,況且空之境界我也聽說過,雖然現在靈魂大陸可能沒有這個境界的人,但不代表以後沒有,最開始不也由什麼都沒有發展到那種強大的地步麼,往往看到的不是真相,真相遠比你看到的要多得多,我這個大陸第一隻不過是世人給予的,如果在真正的高人面前恐怕不堪一擊。”

當然這是在我不動用那股力量的情況下。

端木楓心裏說道,藍海聞言,再次震驚,沒想到從自己老師嘴裏聽到這麼多的事,這些是自己以前從未想過的,即便如此,對於自己未來,藍海還是有清晰的道路。

“老師,我知道了,今日您說這些,我懂了,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得意忘形了,好好跟着老師修煉。”

“呵呵,懂就好,不過今日你聽到的消息對於大陸太過震驚,所以出了囚仙陣就別再說了。”

“好的,老師。”藍海鄭重的說道。

“恩,嘿嘿,這囚仙陣中看來有不少好東西,來一次不容易,可千萬不能白來。”恢復本色的端木楓陰笑着說道,藍海聞言同樣一陣陰笑,伴隨着兩人猥瑣的心裏,接下來的幾天,囚仙陣恐怕要遭到一次大洗禮了…… 聚福酒樓作為黑石稱最豪華的酒樓之一,即便是這種糟糕的天氣,裡面卻依然呈爆滿狀態。

當然,作為以盈利為主要目的的酒樓,一些特殊的服務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在這酒樓的頂層卻是有著數套格外豪華的包間,此刻裡面是格外的喧鬧,四五名公子哥每個人懷中都是坐著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

而其中和穆凌在街道上相遇的周松赫然在列,他懷中的這位嬌滴滴的少女自然也是格外的嬌媚絕色。

「我說周哥,穆家那個小子要是今天不來的話,咱們可就白費勁了啊。」

周松卻是沒有絲毫的在意道:「放心吧,絕對會來的,小翠那個小妞在我們手中,以他之前的性格,沒有任何理由不來這裡。」

話音落下,周松那雙不安分的大手直接是伸向了懷中少女的胸口之處。

後者當即也是格外嬌媚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那白玉般的小手也是伸向了周松的下身。

周松的臉色此刻如盛開的菊花,享受的表情已然無法形容,隨即他雙手野蠻的直接撕開了懷中少女胸前的衣裳。

那雙嬌艷欲滴的酥胸頓時沒有絲毫遮掩的來到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內,周圍的所有人都是發出了一聲聲狂放的叫喝聲。

「快點,把我們周哥伺候好了,你這輩子也就不愁吃喝了,來吧,讓我們也開開眼界……」

一陣陣淫穢的聲音和氣氛充斥著偌大的包廂之內,少女顯然也是久經沙場之輩,對這種場合卻是沒有任何的慌亂。

當即面容如桃花盛開,右手輕挑周松的下顎,左手則是緩緩的解開了他的褲帶。

那雄壯之物來到了少女的手中,少女貝齒輕咬,旋即緩緩低下頭,這一幕,挑人心弦,動人心魄。

撩人的姿態、放蕩的春情、所有的一切在這包廂裡面演繹的淋漓盡致。

只是少女那薄唇剛剛接觸周松最為得意的地方之時,包廂的大門陡然被打開。

周松那充滿享受的神色也是在那一剎那完全僵住了,少女的動作也是僵硬了,她的反應也算夠快。

連忙起身穿好衣裳從周松的懷中掙脫了出來,從他們的口中少女也是知道,今天,這兩個站在門口的人似乎才是主角兒。

只是來的似乎不太是時候啊。

「看來我還打攪你們的好事了啊。」

穆凌一陣似笑非笑,這一幕,他同樣一覽無餘,當然,他並沒有任何的意外,聚福酒樓的服務他同樣一清二楚。

以周松幾個人之前的行事作風,來這裡,這一幕是必須要發生的。

「咳咳,來來來,好歹你也是我們曾經的大哥,該敬的禮儀還是必須要敬的。」

周松當即提了提褲子,然後讓開了座位,穆凌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

他現在唯一顧及的就是小翠在周松的手上,如若不然,他早已動手。

「小翠人呢?」

穆凌沒有任何的拐彎抹角當即進入主題,周松卻是面色不變道:「來,今天日子特殊,咱們先別談這些,先敬穆哥一杯!」

穆凌的眉頭皺了皺,昨天周松看他的模樣還如雞鴨魚肉,今天他的態度為何又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不過出於對小翠的安全考慮,穆凌還是選擇了暫時配合他們。

端起酒杯,就在仰頭準備喝下去之時,穆凌的神色卻是微微一變,酒里下藥了。

「想跟我玩兒嗎,那我就好好陪你們玩一玩。」

穆凌沒有絲毫猶豫,仰頭便是一飲而盡,身旁的韓幽子同樣是一杯見底,當然,作為和穆凌同級別的高手,他不可能沒有發現這酒裡面的東西。

看到穆凌二人的動作,周松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喜色,幾個人當即也是互相微微的點頭。

「咳咳,那個穆凌,咱們兄弟幾個也是好久沒見了,今天我請客去樓下你最喜歡的聚福庄嗨個盡興,就當是我們為昨天的事賠罪了。」

聚福庄是聚福酒樓裡面的一個賭場,穆凌的另一大愛好就是賭博,這從他和莫驚雷打那個看似不可能贏的賭約就能看出來。

只是穆凌卻是有一條原則,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賭,即便是來到了賭場,他同樣是保持著三分理智,絕對不會和一些賭徒一樣連自己的性命都會賭進去。

「哈哈哈,好,好久沒去聚福庄,走,去瞧瞧去!」

穆凌率先起身走出了大門,周松幾個人更是暗自得意,藥效起作用了。

他們所用的**最大的作用就是迷惑人的神志,嚴重者,更是別人說什麼他便做什麼。

一想到穆凌身上可能存在的那些寶貝,周松便是一陣精神抖擻,為了一會的賭博,他可是花大價錢請到了他認為賭技最好的大師,更是花錢買通了聚福庄的荷官掌柜。

朝身邊的幾個人使了使眼色,幾個人便是走出包廂來到了樓下的聚福庄。

不得不說聚福酒樓規模的宏大,這裡面人影攢動、喧囂異常,但在外面卻是聽不到半分吵鬧。

一進入聚福庄,便有人第一時間接待了穆凌,他以前可是這裡的老常客,雖然也贏過莊家不少,但總的來說,卻也是為這個賭場帶來了不菲的收入。

「穆少爺,好久不見啊,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們這裡啊。」

穆凌微微一笑,然後朝身後偏了偏頭:「喏,有人請客,想不來都無法拒絕啊。」

小廝微微的點頭,然後將穆凌帶到了賭場裡面最大的天王桌上,這也是穆凌最喜歡的玩法。

四周聚集了不少的人,這些人中間有些雙眼泛紅,面色鐵青,有些則是喜形於色,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一樣。

這就是賭場,一場下來,有人可能頃刻間暴富,也有人可能跑到這聚福酒樓的頂樓一躍而下。

「來來來,今天我請客,這十萬籌碼當是開胃菜,穆凌,交給你了。」

周松面色微微一笑,服務員的托盤裡面整整齊齊的碼著一摞籌碼,而它們的價值竟然達到十萬靈幣。

十萬靈幣雖然並不算太多,但對於周家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就看他這番血本最後到底會不會有收穫了。


「好,周兄太客氣了,韓幽子,來來來,請客的不玩白不玩啊,先爽他幾把再說,穆凌說完,直接將托盤上籌碼的一半推向了天王桌。」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咦,小樊,我怎麼覺得這兩天囚仙陣中的植物少了很多,而且我記得那裏之前好像有一座藥山的,怎麼沒了,奇怪?”天妖女指着遠處光禿禿的山包說道。

小樊在一旁一臉憋屈的表情,好想知道什麼又不敢說的樣子,思緒不禁回到前兩天……

“喂,小狗,你知不知道你馬上就要跟我離開囚仙陣去往人類大陸了?”


小樊乖巧的點點頭,目露懼色的看着眼前兩個一臉陰謀猙獰的兩人。

“那你知不知道,你母親爲了能夠讓你們魔獸一族的血液延續下去,即便我們做了些違反人類美好品德的事,她仍然堅定不移的將你交給我?”

魔犬再次點點頭……

“Ok,所以我們走之前拿一點點東西,我想你不會告密吧,你母親也同意我們這麼做,況且就算我們不拿,也沒人能得到,與其讓這些珍貴的東西死掉,不如將他得到,還能爲人類和魔獸做些有用的東西,你說……是吧。”

…………

魔犬小樊終於在師徒倆一步步威逼利誘下答應爲兩人保守祕密,但他沒想到兩人說的“一點點”卻是差點將整個囚仙陣搬空,而此時其中一個罪犯發現了一出異寶之所。

此時的二人早已分開來進行大規模的搶奪運動,而藍海則好運的尋得一出散發着寶藏氣息的地洞,紫魂敏感的嗅到寶藏的味道,使勁攛掇藍海下去一尋,終於在紫魂的三寸不爛之舌的說服下藍海決定下去一試。

地洞直徑一丈左右,垂直向下,這對於藍海來說自然不在話下,展開念力,飄身而入,地洞非常深,剛開始藍海還慢悠悠的飛着,約莫三分之一炷香後還看不到底,若說不奇怪誰也不信,於是藍海開始加快速度,不知不覺中藍海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在飛行了,但見底仍然遙遙無期,就在藍海快要不耐煩時,忽然自己的念力開始紊亂,到最後連飛行都無法維持,跌落下去,說也奇怪,之前飛了那麼長時間都看不見底,這一落卻可以看見地面快速接近,但這高度對於無法控制念力的藍海來說就是死亡的深淵。

“這要是撞上去,絕對沒有活下來的概率。”藍海不禁皺眉道。

三足金烏!

神獸武裝!

在最後關頭藍海使出神獸武裝,一雙巨大火焰翅膀展開,瞬間減緩了下落速度,藍海安全的落在地上。

“呼,幸好有神獸,若是尋常修煉者掉下來絕對命喪黃泉,不知這周圍有什麼禁錮,念力無法控制,在身體裏胡亂遊走,這是……走火入魔的徵兆。”藍海感受到身體裏的變化,強行控制住念力,不禁擡頭看向周圍的環境。

此時藍海才注意到周圍,離開那個一丈左右的洞口,下面是一個細長的通道,而周圍的牆上則充滿鱗片樣的寶石,通過反射,使整個地洞明亮無比,不得不稱讚當初的設計者,走出細長通道,呈現在藍海眼前的則是一個橢圓狀空間,中間九間石屋呈環狀分佈開來,紫魂看着眼前的景象,煞有其事的說道:“嘿嘿,光是之前對念力的禁錮就可以看出這地洞的不凡,看來這次又可以大撈一筆了。”

藍海聞言不語,擡腳走向第一間石屋,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片金光閃閃,竟然是魔獸收集的各種黃金首飾,藍海看都不看,揮手將金子全部收入黑洞,惹得紫魂在一旁嗷嗷直叫:“臭小子,你可真狠,這可是魔獸一族多少年來收集的寶貝,讓你一下拿光了,要是讓它們的老祖宗知道,非氣死不可。”

“難道你會不要。”

“嘿嘿,那當然是……不可能的,盡情的搜刮吧,哈哈哈哈。”在紫魂的陣陣狂笑中,藍海走進第二間石屋,這間石屋空無一物,只是牆上刻了一句話:“偏執老兒,一句預言怎可盡信,吾建此地洞,內有吾獸族不世精髓,來者若非獸族,必死無疑。”

對於牆上的警告,若是一般修煉者,在經過體內念氣紊亂之後還真有可能被唬住,但藍海想都未想便踏入第三間石屋,若說現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天妖女和魔犬,最有可能接受這些祕藏的恐怕就是藍海了,畢竟身體裏兩大神獸精靈,就連自己身上流淌的血都有上古魔獸泣血鳥的精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