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封華一屁股做到唐賢旁邊,唐賢轉頭看見竟然是她,立刻高興地笑了:“曹英,給十九打份飯來。”曹英是她手下的護士,也是她的徒弟,排行17.

Post by zhuangyuan

曹英衝封華笑了一下就要起來。

“別去,我吃過飯來的。”封華攔住她,醫院這飯,出了名的難吃。

本着能省一粒糧食是一粒糧食的宗旨,曹英看了一眼唐賢,沒再動。

唐賢也知道封華不拘小節,說吃過了,肯定是吃過了。

封華拿出一個大本子,對對面黑着臉的周楚彬笑笑:“七師兄,我有一大堆問題不明白,想問你呢。”

周楚彬的臉依然很黑,說好了來城裏上學就能天天來找他上課的,結果呢?結果呢?

不過封華到底是有問題想問他,周楚彬黑着臉說道:“問吧。”

“好多呢,你吃完飯再說。”封華說道。周楚彬的家教,別人說話的時候他會注視對方,認真聽着,不會頭不擡眼不睜地吃飯。這是從小刻在骨子裏的教養,改不過來了。

一聽說問題好多,周楚彬端起飯盒,把裏面的稀飯三口兩口喝了,剩下的半個饅頭就用一個塑料袋裝好,揣在了兜裏,打算一會有空再吃。

封華看看周圍,到底是食堂,有些嘈雜:“我們去辦公室吧?”

周楚彬點點頭,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食堂。


唐賢笑看着兩人的背影,今生有這麼兩個徒弟,值了。而周楚彬,勉強算是她半個徒弟,但是封華,絕對是她的親傳弟子,她的未來,她更期待。

出了食堂,拐了個彎,封華就叫住周楚彬:“走,我們去你宿舍。”

周楚彬回頭,黑着臉:“去宿舍幹嘛?許多問題呢?難道是騙我的?” 封華掂了掂身後的書包:“好吃噠!”

一句話就讓周楚彬的黑臉堅持不住。

“走了走了。”封華也不管他,轉頭朝他的宿舍走去。

周楚彬停了幾秒,扭捏地跟上。

宿舍區很安靜,人都在食堂吃飯呢,吃完飯也就直接上班了,並沒有午休時間,所以沒人回來。

進了屋,封華從書包裏拿出三個大鋁飯盒:“你,師父,費洋,一人一個。”說完打開一個飯盒,推到周楚彬面前。

滿滿一飯盒的紅燒兔子。

周楚彬用了很大的定力,纔沒當面咽口水,保留了他的體面。

“師兄,我家的兔子你沒忘吧,好多好多隻呢,吃不完的吃,你就放心吃,以後每個星期我都給你送。”封華說道。

周楚彬把眼睛從兔子上拔出來,白了她一眼:“吃不完你自己吃,不用收買我,沒用!先把問題拿來看看。”說完動作迅速地把飯盒蓋上了。

封華愣了一下,一邊笑一邊衝他豎大拇指:“七師兄好定力,真·男子漢。”

“拍馬屁也沒用。”周楚彬把三個飯盒摞在一起,推得遠遠地,放在桌子角。

拒絕倒沒拒絕,他是見過蔡老太太家養得那幾百隻兔子的,如果養好了,現在得是幾千只,不過她們一老一小,養不過來吧?

“你家兔子怎麼養的?”食物的魅力還是很大的,問題可以一會解答,先讓他解了惑。

“過完年就均分給村裏人了。”封華說道。

這個答案太意外了,周楚彬一愣,反手也給封華一個大拇指,在這個吃不飽的年代,能把那麼多肉白白送人,心慈!

“現在每家每戶都好幾百只兔子,吃不完的吃。”封華說道。

“真這麼好?”周楚彬問道。

“你們什麼時候再出診啊?還去我們村啊,天天兔子宴招待你。”封華笑着道:“不過我們都是偷偷養的,上面知道了,怕是要有麻煩,你別說出去啊,還有費洋,跟他說一聲。”當初費洋也是跟着一起到他們村出診過的,所以今天的兔子肉有他一份。

周楚彬點點頭。現在這亂七八糟的規矩,養雞都不能超過幾只,不然就怎麼怎麼滴了,兔子養到幾百只,那肯定是不行的。

“你們小心點,藏的安全嗎?”周楚彬問道。

“放心吧,大半年了都沒事。再說就是萬一真有事,也是全村子的事,法不責衆,而且跟我們家沒有關係。當初分兔子的時候,是通過大隊長,悄悄分的,村民們並不知道這兔子是我和蔡奶奶養的。”

這樣…..周楚彬笑笑:“就你心眼多。”

閒話聊完,周楚彬開始解答她的問題。封華確實有認真學,問題也確實攢了一大堆,不是完全忽悠他。

但是問題剛解答一半,封華就收起了本子:“你該上班了,我下次再來。”

周楚彬看看手錶,可不是,還有5分鐘就該上班了。不過封華的話也提醒了他,周楚彬面色不善地擡起頭:“下次?不會是明年吧?”

“哈哈哈~”封華笑道:“不至於,最多下星期。”沒等周楚彬再說什麼,封華接着道:“師兄你要知道,我是從來沒上過學的,就直接上了初二,有些跟不上,我每天都要學習到很晚的,很辛苦的!”

打工的事,在沒有被揭穿的情況下,她不想說,畢竟裁縫店在哪她還沒找到呢,以唐賢和周楚彬對她的關心,如果知道她打工,肯定得去單位走訪的。哎。

周楚彬斜眼看她:“跟不上?去年初一升學考試的卷子,數學100分,語文93,跟不上?那什麼叫跟得上?”

“那是校長照顧我們,一個沒上過學,一個只上過小學,沒考別的。”封華說道:“你別忘了,上了初中還要學歷史地理政治物理化學等等等等,這些我可跟不上。”物理化學是沒問題的,其他確實有問題,特別是政治,什麼鬼?

周楚彬一愣,他還真忘了,他不上學好多年了。

“週末放假我就來,保證!”封華立正行了個軍禮,轉頭就跑了:“師兄再見!”

周楚彬追出門,人影都不見了,氣得他都笑了:“這個小丫頭騙子,我看你下週末來不來!”不來,不來他就殺到學校去。

他以爲封華住校呢。


封華跑出醫院,就去了王校長家,這回,他家倒是吃完飯了。

王校長家的院子在這一片普通的房屋裏,絕對是不普通的,青磚瓦房,四合小院,前後兩進。看着有百八十年的歷史了,處處都透着古樸滄桑。

“王校長,聽說你是大學生?還去蘇聯留過學?”封華問道。

王校長笑着點點頭,這不是什麼祕密,大家都知道。


封華看着他慈祥和藹的臉,心裏有些不得勁,留過學的大學生啊,將來可是重點打擊對象,下場不要太慘。

哎。

王校長家人口不少,兒子孫子一大堆,把兩進的院子住得滿滿的,也正是如此,他家的房子沒有被經租出去,不然也跑不了。

此時家裏除了王校長,卻沒有其他人在。大人吃完飯都上班去了,孩子們趕上週末,也都瘋去了,不在家。

封華被帶到一間不大的書房,鑑賞了一遍王校長的收藏,順便選了一副封華沒聽過名字的作者的畫作。

這是一副油畫。

“這個….”王校長看着油畫有些猶豫:“這個作者你認識嗎?”

封華老實地搖搖頭,現在不是撒謊的時候,她要是敢說認識,王校長問句是男是女,她都得露餡。這幅華的作者叫“秋狂”,妥妥的男生範,但是封華看這畫的手法和意境,溫柔細膩綿軟,一點也不狂,像個女生。

“那你爲什麼要選它?”王校長指着旁邊許多書畫道:“吳昌碩、齊白石,甚至張大千,不是都比這個作者有名?”

封華笑道:“晚輩是個無名氏,選個無名氏的作品豈不相配?”還別說,王校長這些收藏真是驚到她了,各個都是名人之作,還都是經典,將來價值不可估量!

·······

週末,出去浪了。下一章在寫,別等。 聽她這麼說,王校長笑笑,不置可否。封華有些意外,難道這畫,有什麼特殊意義?那就得換個說法了。

“不過這畫的作者雖然名聲不顯,但是功力不弱,這幅《春意》構圖合理,色彩明快,筆法細膩逼真,看到這幅畫就讓人眼前一亮,彷彿春天就在眼前。雖不是名家之作,但跟我的書法一樣,都有名家之實,我非常喜歡。”

“哈哈哈!”王校長大笑出聲。

封華……這不會是他畫的吧?

“難得內子遇到知音,這幅畫送給知音,她一定很欣慰。”笑完,王校長感慨道。

原來是他夫人的,而且一聽他這語氣,一看他這表情,封華就知道這位王夫人肯定不在了。

“原來是師母的,那晚輩可不敢奪愛,我再選一副其他的吧。”封華乾脆道。校長的老婆,她湊近乎叫一聲師母也是可以的。

“不不不,這畫,晚秋當年就說要送給她的徒弟當見面禮,可惜,她沒等到。今天有緣,被你一眼相中,也是緣分,你就收下吧。”王校長說得情真意切。

“如此,晚輩就卻之不恭了。”封華微微施禮,捲起花捲,塞到畫桶裏,小心拿好。

看她如此恭敬愛惜,王校長更滿意了,怎麼會有這麼禮貌體貼的孩子呢?他好想收徒!但是,他沒什麼教的。

他大學在蘇聯上的,學的經濟,結果回國之後,報國無門。家裏又因爲戰亂,敗了,他又一身臭脾氣,找了幾分工作,都被排擠出來。

看到一片黑暗混亂的現狀,他也心灰意冷,甘心縮在一箇中學裏,當起了老師,十幾年下來,混成了校長。

要說技能,唯一有用的,拿得出手的,好像就是書法了,然而封華比他還擅長,要不是還有些殘存的面子放不下,他都想拜封華爲師了……哪好意思讓封華拜他爲師?

至於畫,他也就勉強拿得出手,剛纔光聽封華對那副油畫的點評,就知道人家不是外行,最起碼也得是跟他一個水平,勉強拿得出手。

“你會畫畫嗎?水平如何?”王校長直接問道。

封華點點頭:“略通一二。”她的畫技,是比書法差那麼一點點的。沒事寫幾個字,刷刷刷,就完事了。作畫可不一樣,那是個慢工出細活的,她沒時間。

不過她到底是服裝設計出身,又專門學習過各種畫技,尤其擅長3D畫法,綜合一下,也就比書法差那麼一點點吧。

“謙虛?”王校長問道。

“嗯。”封華看着他,眨着大眼睛,誠實地點點頭。

王校長……哎呀不行了,這孩子太可愛了,他還是想收徒!但是到底教什麼呢?

可能是他的表情太明顯,封華領悟到了。正好,她還真有想學的!

“王校長,我想學俄語,您能教我嗎?”將來高考,可是考俄語的,這個她不怎麼會。

“好好好!”王校長大笑出聲,想瞌睡來枕頭,這孩子就是貼心!

“學俄語好啊,學俄語好。”他怎麼把這事忘了呢?他偶爾還要兼職俄語老師的,沒事更是給學校的俄語老師培訓,這也算是他的一項技能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現在?”

這還是個雷厲風行的。

封華搖搖頭:“今天出門時間太長了,再不回去家裏人該擔心了,以後自習課吧?我去找您?”

“行。”王校長點點頭。

此時,週末就休一天,第二天就是星期一,正常上學了。封華果然趁着自習時間去了校長辦公室。

王校長和周副校長都在,面對面地喝茶水看報紙,這一年,各項活動還很少,他們閒得很。

看到封華來了,王校長特別高興,立刻抽出一本書遞給她,這是俄語啓蒙教材。

封華想了想,還是時間最重要,不能浪費,所以她也就沒怎麼掩飾自己的俄語水平。音節字母發音都很標準,特別是捲舌音小舌音,非常地道。

封華前世會很多種外語,但是大部分都是速成的,會一些簡單日常交流用語。你好、再見、吃飯了嗎……這類寒暄。還有就是各種專業詞彙和罵人詞彙…….

這纔是她學這麼多外語的主要目的,當然不是爲了罵人,而是爲了聽見是不是有人在罵她。

中國剛開放的時候,很多外商都不講究,你看着他跟你笑得熱情洋溢嘻嘻哈哈的,但是當着你面就敢跟本國人嘀嘀咕咕:嘿,你看這個土老帽,怎麼怎麼傻,怎麼怎麼缺心眼,合同第X條那麼大漏洞他們都看不出來。

他們只要說快點,或者用點家鄉口音,當時的中國翻譯一般是聽不出來的。

吃過幾次虧的封華痛定思痛,只好自己學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