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寒煙說道:「不要怕,霍家人要是敢給你臉色看,我們立馬就走!」

Post by zhuangyuan

郝仁拍著寒煙的肩膀說道:「別衝動,說不定他們會改變對我的看法呢!」

吃完飯,郝仁給霍寒山打電話:「山哥,我今天要去雨佳山房送節禮,你要不要回去一趟!」

「那當然!新妹夫上門,我這做大哥的肯定要回去陪你喝個痛快!再說了,你一個多月音信全無,我也想得慌了!」霍寒山在手機那頭說道,然後他又有些尷尬,「家裡人可能會不給你面子,我得替你擋一下!」

郝仁冷笑道:「那就多謝山哥了!」

掛了電話,郝仁對寒煙說道:「走吧!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陪你闖一闖!」 一次反擊,直接令的自己重傷。,

之前的感覺一點也沒錯,這蛇形金字塔的威力及層次,遠超出自己想像之外。

「呼~~」長吐出一口濁氣,林風胸口起伏不定,眼瞳爍爍,想起那一瞬間的力量爆發便心有餘悸,若非自己幻槍撤的快,只怕眼下不止是重傷那麼簡單,就算被震死都有可能。

盤古鎧防禦力再強,但衝擊力卻不在其防禦之列。

「好在沒使用七寸拳。」林風自嘲一笑。

倘若使用七寸拳近距離攻擊,自己真的是死的冤枉了。

如此可怕的蛇形金字塔,簡直聞所未聞,單是這層護壁的防禦強度便超出大型聚靈陣防禦一籌,可想而知其來歷如何。毫無疑問,定是當初真正星空強者級別的三千魔神所設。

這就是第七層禁制!

藏有妖族最大秘密的地域,確實不凡。

「這不是玩人么?」林風苦笑搖頭。

以自己的實力都破不開防禦,很難想像要有怎樣的實力才能進入這蛇形金字塔。

星空強者?

真要到達星空層次,這蛇形金字塔的存在還有意義么?

再說了,就算妖族強者突破成為星空級別,都未必能破開這金箔防禦,畢竟按多多所言,如今自己的戰鬥力基本上已經到達星空層次,只是實力等階仍未至而已。

目光灼灼的望著蛇形金字塔,林風心中思緒萬千。


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沒理由蛇形金字塔的防禦會強到這般地步,彷如無縫的蛋一點空隙都沒有。

一定會有辦法!

但,是什麼辦法呢?

大聖別打我[西遊穿越] ——

「笨!」林風一拍手,不禁暗斥一聲

自己差點忘了。第六層禁制,兩極尊皇陣進入的條件是什麼?

妖族血統!

這裡是妖族禁地,是三千魔神留給妖族後代強者的地域,自然而然會設下標準,而其中最大的標準便是必須具有妖族血脈。這一點,其實並不難想明白。三千魔神有私心,這也是太正常不過。

妖族的秘密,自是妖族自己才可得知。

「一試便知。」林風心之輕念,瞬間一道身影便是出現在眼前。

煉竜!

擁有最純正妖族血統的魔獸,如今已是聖級巔峰存在。

「主人。」煉竜恭聲道。

「幫我試一試,能否進入。」林風開口道,「小心點,如有不對勁立刻通知我。」

「是。」煉竜俯首,眼珠子一轉。便是來到那蛇形金字塔前,與林風起初一模一樣,謹慎的觸碰那層淡淡的金箔色光壁,然就在此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那金箔色光壁就彷彿不存在般,煉竜的手直接便是穿透,毫不費勁。

嗯?林風雙瞳一亮。

便是煉竜自己都微感詫異,然並未持續太久。隨即其整個身體便是慢慢進入其中,林風的心亦隨著煉竜的進入瞬時提了上來。作為契約魔獸,煉竜所見一切自己都能見到,進入金箔色光壁后蛇形金字塔更是清晰直接,不過……

遠看和近看,截然不同!

相當之大!

如果說透過金箔色光壁看,蛇形金字塔是個模型的話。那麼近在咫尺觀看,其就如一座大山般昂然屹立。雄偉壯觀,一層層金色的條紋目眩神離,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神秘感覺。

其中最底層,清晰可見。

入口就在眼前!

「唰!」煉竜很快來到蛇形金字塔最下方入口處。前方一片五光十色,就如迷幻魔鏡那般。煉竜微微猶豫便是進入其中,然剎那間就好似來到一片滿地都是鏡子的空間,完全找不到出路。

啪!啪!啪!四處碰壁,一道道嗡嚀的聲音更是不知從何處傳來,在這鏡子空間中反射,形成可怕的意識攻擊。

「不好!」林風暗道不妙,透過煉竜的視線完全可知其眼下境況。

首席的契約小蠻妻

幻境!

不止是普通的幻境,而且那嗡嚀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更會直接對『魂』造成傷害。煉竜僅僅不過是聖級強者,而且妖族魂之修鍊本就最為薄弱,進入其中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回來!」林風心之一動,便欲召回煉竜。

自己完全能感覺得到煉竜的痛苦,魂之受創就如被刀鋒不停的切割著。

然一層無形的力量卻將力量的召喚阻隔,那淡淡的金箔色光壁閃動著奇異色彩,一牆之隔卻如天淵之別。

失敗!

「回來!」


「回來啊!!!」

……

林風心中極是擔憂,一而再的嘗試,然每次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

失敗,再失敗!

「可惡!」緊握著拳青筋暴露,林風極為著急,眼見煉竜身陷困境卻幫不上忙,這種干著急的感覺非常的糟糕,心情沉落谷底。煉竜不僅僅是契約魔獸,更是自己的朋友,林風決不願他就這麼死在這裡!

強大的幻境,足以讓人永遠沉迷而死亡。

更不用說那音爆攻擊越來越強,對魂的傷害亦是越來越深,完全感覺得到煉竜的氣息已是虛弱許多!

「蓬!」眼前一片黑暗,林風心之一沉。

視線前的五光十色瞬時消失,意識的回歸頓見那高昂屹立著的蛇形金字塔。目光望去,只見煉竜跌落在蛇形金字塔外,氣息萎靡,但好在僅是受傷並未死去,起碼意識仍存在。

「我失敗了,主人。」煉竜聲音虛弱而嘶啞,帶著一分內疚。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回來。」林風長舒一口氣,懸起的心終是放下,好在煉竜沒事若不然就是自己推他去送死。隨即煉竜便是穿過金箔色光壁,身影緩緩消失。


緊抿雙唇,林風目光極為複雜。

煉竜的嘗試雖以失敗告終,但價值卻甚高。

起碼,這第七層禁制自己看懂許多,對其已是有了一個大致了解。

「首先,必須是妖族血統才能進入其中。」林風暗暗點頭,這金箔色光壁的強大令的自己無法心存僥倖,再強行闖入只怕死路一條,誰知道下一次這金箔色光壁下手會否更重。

「其次,金箔色光壁只是第一個屏障,作為篩選,而真正的難題——」

「在蛇形金字塔之中!」

「蛇形金字塔中的危險,就算普通聖王級巔峰強者恐怕都難抵擋。」林風心中輕喃,感到一分深深壓力,單是自己所見的鏡子空間便已如此可怕,之後又會有怎樣的危險?

只會越來越可怕!

好在蛇形金字塔的存在似乎也是為了篩選,並不會制人於死地,若不然煉竜恐怕也難是活著出來。以那音爆聲的強烈,不出半炷香時間便能將煉竜的魂活活震碎。

這就是第七層禁制!

「若是我能進去就好了!」林風心之所動,那種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覺非常不舒服。

蛇形金字塔難度越高,自己便越感覺其之重要,一次次的篩選就彷彿為了某種意義而存在,而這種『意義』在自己看來很有可能便是為滅世魔神而存在,起碼……自己想不出還有其它可能。

找其它妖族強者進入?

林風眉頭一簇,瞬間便想到了奎天遠,然其它不說單是第七層他都進不了。

大聖?

或許如今的他應該有這個能力,但眼下卻沒有任何音訊,其行蹤本就是飄忽不定,若非主動現身想要找他只怕難比登天。再者,自己和他交情不算深,他是否願意幫自己還是個未知之數。

其它還有辦法么?

有。

還有一個。

「我自己。」林風雙眸深然,心中清楚明白。

本體傳承鳳凰之血,亦能算是妖族一份子,完全可以試一試能否通過金箔色光壁。以本體的實力,也的確能闖一闖蛇形金字塔,起碼在煉竜失敗的第一道關卡,本體便能輕鬆越過,兵不血刃。

唯一的忌憚是……

本體進入其中,人類地域怎麼辦?

沒有自己坐鎮萬一有什麼突髮狀況,只怕鞭長莫及。

醫品王妃:王爺慢點寵 顧不了那麼多。」林風很快便是做出決定,目光凜凜,眼下所有一切都要為對付滅世魔神讓路,其它之後再說。再不然,倘若本體能成功的話,分身也可以回歸人類族群坐鎮。


再者,極如此受到重創,相信以人類及古族同盟的力量,暫時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危險。

雖說三思而後行,但眼下卻已是沒多少時間。

「不管怎樣,先試試本體能否穿過金箔色光壁。」林風心之暗道,本體隨即結束修鍊,離開踏星府,與舜打了個招呼,眉間閃過爍爍光芒,林風身影一分為二,本體頓時出現。

唰!沒有停留,本體直接便是觸碰金箔色光壁。

「嘩!~」伴隨著金箔色光壁的閃爍,林風倍感緊張,然手臂輕鬆的穿透,就如進入水面進入一個新的空間般,林風心之一喜,霎時便是穿透第一層阻礙,成功跨越!

「好!」林風心之所動,確是一個好的開始。

自己的判斷很正確,擁有神獸鳳凰的鮮血,本體的確被『禁制』判定為妖族的一份子。

蛇形金字塔,就在前方!

「嘩!~」雙瞳閃動,林風深深呼吸了口氣。

霎時間,便是進入其中。

一闖究竟!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