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寒意笑了笑,走上前,站在鍾毓身邊,打趣道:“鮮少見的美人呢,不是屍變確也是個鬼,千年來能保持如此鮮活的身體,不是厲鬼就是屍成僵王了,接下來怎麼辦?好像認識你呢?”

Post by zhuangyuan

“燒了!”鍾毓眼眸一沉,果決道。

“真的要燒?”

“燒!”

“真是狠心,容我算上一卦,先算算你和她前世到底有沒有淵源,免得你日後後悔。”

鍾毓態度非常堅決:“我不後悔,攔截學校運勢,全部補到她身上,不管是誰佈置的陣法,你覺得我會是那種明顯是個套,還往裏面鑽的人嗎?”

寒意看了眼如憐,說:“真是可憐這個大美人了!年芳十六把,如果前世你和她是情人,或者未婚夫妻,哦,還有可能已結婚了,你看看她身上的嫁衣,很明顯是大婚當日去的。真是可憐吶……”

鍾毓掃了他一眼,說:“少廢話,來人,架篝火!”

寒意看了眼石棺裏的美人,又退回來。

馨馨湊到他身邊,問:“鍾毓真的要燒?”

“嗯!”

“勸不住?”

“沒法勸,如果我是他,我也會燒,大家族的獨子就是這樣,容不得一絲的危險。”

“可這個妹子,真的像認識鍾毓,不是裝的,你看看那小眼神,鍾毓說燒,她就要哭了。”

寒意擡頭。

如憐眼眸泛淚光,緊緊的鐘毓,哽咽的質問:“毓哥哥,你爲什麼要燒死我,爲什麼?大婚之日,我等你成親,等了這麼久,沒等到你,卻等來滿門被殺。”

“我親眼看着家人和奴僕一個個慘死在我面前,在醒過來,就成了這樣了,你爲什麼要燒我,爲什麼?小憐到底哪裏做得不對?你爲何會如此厭棄我?”

“毓哥哥,你說話啊,爲什麼不回答我?”

鍾毓表情很冷漠,看都沒看她一眼,對着外面一圈表情愕然的保鏢大怒。

“大劉,還在愣着幹什麼?架火,燒鬼……”

馨馨聽見,有點不忍的扯了扯寒意的衣角:“他真的要燒?”

“沒辦法,妹子長得雖漂亮,明顯不是人啊。”

“可是……”

“沒什麼可是,這是鍾毓的地盤,他是一個非常有主見的人,我們不能左右他。”

“只是可憐了那妹子啊。”

“馨馨,你要記得,在美在可憐的東西,是鬼,終究留不得。”

“但是鬼也有好壞啊。你看看她手無縛雞之力,能殺人嗎?能作惡嗎?就連鍾毓說燒死她,她都沒掙扎或者想到逃跑。”

“馨馨,你說的那些都只是表面的,先看看把,這個女人出現在靈玉上面,實在太可疑了。”

馨馨壓低聲音道:“你不是會算命嗎?要不然算一卦,看二人前世有什麼淵源。”

“好主意,但是算出來,鍾毓還是燒……”

對啊,就算二人真的有什麼,還是改變不了鍾毓的決定。

在鍾毓心裏,如憐長得在漂亮,在可憐,都改變不了她是鬼的事實。

突然,馨馨想到什麼,豁然開朗。

笑說:“這樣,你可以養下她,這麼漂亮的妹子,還是千年小鬼,放在身邊也養眼。”

寒意橫了馨馨一眼,顯然不認同她的話。

馨馨從衣兜裏摸出什麼,放在寒意眼前晃了晃:“實在不行,你看看這個能裝嗎?”

“能!你想養她?我可告訴你林馨馨,這千年厲鬼是怨魂,一旦反噬,會殺死你,你還毫無反抗之力,你真的要養?”

馨馨頓在地上,雙手撐着膝蓋,看那小美女說:“我覺得她認識鍾毓,感情一定很深,她剛纔說的是真的!”

寒意也蹲下來,問:“何以見得,就你們女人的第六感?”

馨馨說:“正是因爲感情深,所以纔拿她的屍身壓制在靈玉上面,如果隨便放一個棺材,一旦沒發現,鍾毓肯定不眨眼的燒了。大費周章的攔截靈玉的運勢,那幕後主使者,豈不是功虧一簣?”

“所以啊,他們前世有深厚感情的,這個如憐呢,應該是個工具,懵懂什麼都不懂的工具,自己怎麼埋在這兒都不知道。這麼說來,她也算個受孩者了。”

寒意點頭,說:“有點道理!”

說着,站起來朝着鍾毓走去。

保鏢已經在鍾毓和寒意佈置的陣法裏,搭建了一個架子,上面放了很多幹材,大劉在乾材上面撒上黑漆漆的助燃料。

準備燒火了!

馨馨走到石棺邊,看着小美女,她目光落在鍾毓的背後,緊緊的看着。

馨馨問她:“能出來嗎?”

小美女回過頭,看馨馨懇求道:“這位姑娘,求求你告訴毓哥哥,那天晚上血洗全家的是祁王……只是大祖母臨死前說,讓毓哥哥放棄報仇,但是不能就這樣放棄了祁王。”

如憐含淚哭泣道:“他之所有洗劫毓哥哥全家,是因爲我,我是罪人。”

“爲什麼因爲你?”

“因爲祁王一直想得到我,那天我出嫁,他便派大軍殺進毓哥哥家,奪走我,想佔我清白,我用金釵刺猴,自盡了。” “我死了之後,什麼都不記得了,在醒過來就是這般的模樣。”

小美人眼眸追逐着鍾毓,含淚道:“我心心念唸的毓哥哥,爲什麼他變成這樣,如此的冷漠無情。他征戰幾年未歸,凱旋之日說好成婚的,爲什麼沒回來?”

馨馨往她脖子處看,果真有一道紅黑色結巴的傷口,傷口正中大動脈,形成一個圓形的小洞。

“是不是毓哥哥有了別的女人,你告訴我,姑娘,他是不是變心了?”

小美人哭起來,淚眼朦朧,目光淒涼幽怨,一抽一涕的。

別說是男人,就連馨馨這個女人看見都有點於心不忍。

“你別哭啊,你能出來嗎?”

如憐柔弱無骨的小手攀爬到石棺邊緣,楚楚可憐的看着馨馨,很爲難。

馨馨看出來,她爲什麼不肯從石棺裏出來。

不是她出不來!

而是古時女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從石棺裏跨着大腿,裙下風光難免會暴露。

馨馨不知道古時的女子有沒有穿內~褲!

她爲難的看着現場這麼多人,尤其是一個個魁梧保鏢,目光停留在鍾毓的身後,難以啓齒。

這時,寒意上前一步,在馨馨身後說:“馨馨,鍾毓都不說什麼,你別多管閒事。”

“難道真的眼睜睜看鐘毓燒死,你忍心嗎?”

“不是你我忍不忍心的問題,是鍾毓,你根本無法說服他。”

馨馨問寒意:“我去問小美人的生辰八字,你去問鍾毓的,算上一卦,聽天由命,他們前世要是真的有淵源,小美人真是他未婚妻,我救了。”

“如果不是呢?”

馨馨轉頭看了眼架起的篝火臺,咬牙狠心道:“只能交給鍾毓了,雖然我捨不得。”

寒意皺眉,想了想,最終但還是點頭。

驚世魔妃 或許是女人比男人感性,馨馨還是做不到狠心。

“你去問吧!”

“你不去問鍾毓!”

“不用問,我知道他生辰八字。”

馨馨不禁深看了寒意幾眼:“你跟鍾毓第三次見面把,你怎麼就知道了?不是說,生辰八字不會輕易給人看的嘛?”

“他是鍾毓,鍾馗天師第三十二代嫡傳的鐘毓,圈子裏都知道。”

馨馨聽這話,怎麼就覺得不太信呢。

但沒細問,篝火架子都快搭得差不多了,時間很緊。

馨馨上前幾步,就站在棺材邊緣,小美女眼睛直盯鍾毓背影,好像天地間就只有鍾毓的存在了,哪怕鍾毓在搭臺子準備燒她。

“小憐姑娘,你也看見了,鍾毓不相信你,除非你真的有證據證。”

“證據……”

小憐想了想,從大紅鳳裙內襟裏拿出一個血紅色的玉佩。

是個圓形玉,偏偏是血紅色,陽光下,顯得非常的詭異。

“這個,姑娘你拿給毓哥哥,他一定會想起來的,這是他出徵之前,送給我的定情信物。”

馨馨定定的看了眼血玉,有點無語。

看起來價值很高,但一千年過去了,就算鍾毓真跟她有什麼,估計也早就忘記了。

馨馨直接開門見山道:“你還記得生辰八字嗎?把八字給我合一合,算一算,你也看見了,我們穿着打扮跟你那時代不一樣了,時間早就過了一千年,你和鍾毓的事,他早已不記得了,否者他不會認不出你,還要燒死你。”

小憐眼眸含淚的,定定的看馨馨:“你說的是真?”

“嗯!”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小美人失魂落魄的看馨馨,朱脣輕啓:“現在距離唐大曆十四年,多少年了?”

馨馨歷史不太好,腦子算了一圈,唐大曆十四年,是那個皇帝在位的國號,算不出。

她說:“唐大曆年間,距今大致是一千三百年左右。”

一千三百年!

小憐怔怔的看馨馨,眼淚婆娑,閹嘴輕泣。

“居然過了這麼久,我還會活着,還能看見毓哥哥,爲什麼?”

馨馨回頭看了眼即將搭好的架子,勸說:“快拿生辰八字給我,沒時間了。”

“爲什麼要我的生辰八字?”

“你看不出嗎?鍾毓要燒死你,有生辰八字,算出你和他曾經真有姻緣,我會救你。快,別磨蹭了,好不容易在看見鍾毓,你真的要等他活活燒死你嗎?”

小美女被馨馨這麼一吼,哆哆嗦嗦的暴出自己生辰。

馨馨身後的寒意,早已掐指算。

鍾毓看見兩人站在石棺面前,俊臉上說不出的陰鬱。

馨馨見鍾毓越走越近,身後還跟着兩名保鏢,催促寒意說:“怎麼樣,算出來了?”

“沒,前世今生的因緣不太好算,但兩人的八字,卻乃龍鳳之命,天作之合。”

“快點啊,鍾毓準備燒了。”

“你別催,越催我越容易算錯。”

鍾毓走到石棺面前,小憐含淚嗎,銀牙咬着貝齒,生生怯怯的喊了聲:“毓哥哥。”

這聲毓哥哥,包含了無線的相思和哀愁。

鍾毓冷清清的看她,眼眸中沒有一絲波動,在他眼裏,她就是個大煞的紅衣女鬼,必須誅殺。

朝後面的保鏢,一擺手,冷冷下令:“動手,帶走!”

保鏢走上前,兩人都帶着白色的手套,架住如憐的胳膊,粗魯的往石棺外面拉。

如憐被兩人拉出來,表情痛苦,她站都站不穩,擡頭想看鐘毓。

他早已轉身,無情冷清的背影,背對她往火架前走。

兩個保鏢,鉗制她跟在後。

小憐邊哭邊喊:“毓哥哥,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小憐啊,和你有了婚約的小憐。”

“毓哥哥,求你了,放過我吧,我不要燒死。”

“毓哥哥……唔唔。”

保鏢直接將她拉到架子上,下面疊滿乾材,中間立着一個大柱子,用黑色繩子捆她,綁在柱子上。

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哭得涕淚縱橫,聽的人心肝肝都顛了。

馨馨急了,催促寒意:“快點啊,要燒了,快快快……”

寒意還是閉目掐指深算。

馨馨回頭,那火架子上,大劉已經舉起火把,準備往乾材上點燃。

點燃之前,鍾毓阻止了一下大劉,雙指間多了一張靈符。

啪,靈符準確無誤的貼在小美人的額頭上。

“放火!”

他大喊一聲。

大劉點燃,火就像燒到汽油一般,迅速蔓延燃到整個火臺子。 火光通天,乾材燃料被燒得劈啪作響。

就連馨馨和寒意,隔着的這麼遠都聽得一清二楚。

馨馨繞着寒意身邊來回不停的走動,心情分外焦急,一個勁的念念碎:“快點,快點,小美人要被燒成人幹了,你倒是給我快一點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