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孫海成等的就是小泉的這句話,聽到這小泉這麼說,孫海成自然心中大喜,連忙道。

Post by zhuangyuan

“小泉請放心,我們孫家這次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小泉兄拿下鈴木家族的寶物!”

臺上的公孫浩海見臺下衆人議論紛紛,擺了擺手道,“諸位還請安靜一下,我知道你們在坐的很多人看到這種物品定然有很多的疑問,所以下面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件一級拍賣品。”

“這件拍賣品名叫八咫鏡,起源於我國的水鏡,可以照物照人,不僅如此,它可以引來吉祥,映照出人心,可暴露惡魔的本質,預見生死吉凶。”

說完公孫海浩笑了笑,繼續道,“我知道你們肯定有很多人不信,所以我這次特地請來了一位得道高人,由他來給諸位展現這塊八咫鏡的神奇之處。”

公孫浩海說完,便對着一旁的一位長褂老者拱了拱手,“洪大師,還請你出手讓我們見識一下着八咫鏡。”

老者聞言邁步走到臺前,臺下的衆人一看,眼中皆是包含着驚訝之情,此時已經有見多識廣的人認出了來的洪大師到底是何人。

“這楚家竟然請了洪大師來!”

“洪大師?什麼人?很有名嗎?”

“噓!小聲點,這人何止是有名,在上層裏簡直不要太有名,洪大師專門幫人看風水、測運勢,最關鍵的是在他手裏出來的卦,幾乎是百卦百靈,到目前爲止還從來沒有聽過失算的卦。”

“這麼厲害?!那我們下次也請他算一次掛吧!”


“請他?想多了,他一卦少則數十萬,多則上百萬,而且一週只算一卦。”

“我還聽說此人從不當衆給人做法,沒想到這一次,楚家居然可以請動他並讓他當衆做法,我們這次怕是可以看到我們平常一輩子都看不到的場景!”

在衆人的目光中,洪大師緩步走到八咫鏡的面前,靜靜地看着面前的八咫鏡,隨後緩緩的擡起手臂。

雖然此時衆人並不知道這是在做什麼,但是蘇葉的雙眼卻是猛然地睜大。

在蘇葉的眼中此時一股淡黃色的氣流正順着洪大師的手臂緩緩流動到手指之上。

這是什麼!

蘇葉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淡黃色的氣流。

這種氣流很快便順着洪大師的手指涌進了八咫鏡之中。

下一刻,原本破碎的八咫鏡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緊接着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白芒,縱使在如白天般照耀的拍賣廳中,這股白芒依舊顯得十分的耀眼。

一時間,整個拍賣廳中溫度都彷彿提高了幾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飄然而出,讓人聞之不禁容光煥發。

這!

太神奇了!

“厲害,不虧是石城赫赫有名的大師大師,這手果然厲害!”


“好啊!這果然是一件好寶物,若是能擺放在家裏,常年以往定然會對身體有十分的好處!”

一個看起來有些腎虛的中年人年看着這寶物,頓時雙目放光,剛纔的那種香氣讓他許久沒有動靜的某一個部位起了反應,若是放在家裏,豈不會可以徹底讓自己重回二十歲?!

孫海成看到這一幕,也是被驚駭的無以復加,他本以爲是一個普通的寶物,可沒想到居然有如此的神效,若不是鈴木家族對孫家實在是太過重要,他甚至都想拍下後自己使用了。

而一旁的小泉,握着***的手顯然緊上了幾分,手指都已經便的越發的蒼白了起來。

這可是屬於鈴木家族的寶物,此時居然當衆現實,這就是對鈴木家主的羞辱!

而這人的水平也太差了,至於八咫鏡有多大的能力,他自然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這種三腳貓的能力,連八咫鏡的皮毛都算不上!

不過這樣的人都能被稱爲大師,看來華夏這種地方還真的是不足爲慮!

小泉雙眸微眯,不知道在打量着什麼。

與此同時,嚴修遠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種神奇的場景,他們也只是聽說過。

而如今,他們則是親眼看到,這種給予的視覺衝擊,可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說清的。

鍾玉宸則是雙手顫抖的捧着杯子,杯子中的茶水早已經被他灑了出來,不過他此時也沒有心情考慮這杯價格不菲的茶水和一套定製款的西裝了。

其餘衆人的神情和他也是大同小異,都是睜大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

不過,蘇葉則是眼眸微眯,直了直身子。

剛纔在紫金雙瞳的加持下,他已經看清了八咫鏡和洪大師的操作原理,他只需要買回去自己嘗試一下就知道這塊鏡子的真正的用法。

洪大師所展示出來的,不過只是冰山一角。

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因爲這種視覺和嗅覺給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他們在場的很多人,一輩子能看到這樣一次場面,也算值得了。

公孫浩海看到下面衆人的反應,心中十分的滿意,對於拍賣會來說這種能調動起衆人對於拍賣物品的吸引力是十分重要的。

此時的這種情況,定然是和預想中的差不多,只要把衆人的購買慾吸引起來,價格就不再是問題。

“辛苦了,感謝洪大師的出手演示,接下來我們開始競拍。”

話音落下,公孫浩海伸出一根手指,聲音平淡的說道。

“起拍價:一個億!” 一個億!

聽到公孫浩海的話,臺下的衆人雖然心中有些準備,但還是忍不住的發出一些驚歎聲。

這一下,原本還想嘗試競爭的一些人頓時便焉了下來,沒辦法這起拍價實在是太高了。

畢竟這裏的大多數人也就數千萬的資產,如今一件古董的起拍價就是一個億,這讓他們還是難免有些震驚。

頓時,原本蠢蠢欲動的臺下, 又一次安靜了下來,許久一個人顫顫巍巍的將牌子舉了起來,同時看向公孫浩海問道。

“公孫先生,不知道這個能否分期付款?”

分期付款?

臺下的衆人聽到這人的話,頓時忍不住的鬨堂大笑起來,拍賣會衆人可是參加了不少,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要分期付款的。

公孫浩海也是強忍住內心的笑意,緩緩地說道,“我們楚家拍賣行是不支持分期付款的。”

那個人也是無比難堪的坐了回去。

一旁的孫海成看到這人的舉動,冷笑一聲,眼眸之中泛着不屑。

“一個億都要分期,還來拍賣行做什麼?!”

說罷,他將手中的牌子舉了起來。

“一個億!不分期。”

一句話,讓原本平靜的臺下又一次鬨笑了起來。

原本已經坐下的那個人,聞言連忙捂着臉敲敲的跑了出去,沒辦法在不出去,這臉怕是丟完了。

不過同時所有人都朝着孫海成的方向望去,他們都很好奇這種大手筆到底是何人才能拿出。

當他們看到坐在二樓靠向中間位置的孫海成後,紛紛收回了目光,他們知道孫家的財力,在整個南城就是巨無霸的存在。

看到孫海成出手了,原本一些對八咫鏡還存在一絲覬覦的目光,紛紛縮了回去,因爲一個億在孫家的眼中和一萬沒有任何的區別。

你可以叫兩個億,孫海成自然會跟三個億,但是你讓孫海成白白的花掉兩個億的話,那你基本上也就不用在江城混了。

與此同時,嚴修遠也是有些不捨的收回了目光,這種級別的寶物,確實不是他一個嚴家所能覬覦的。

不過孫海成已經報價了就是這一個億,對於嚴家和鍾家來說不是拿不出來。

但是一但拿出來了,他們兩家的資金鍊就會瞬間斷裂,沒辦法畢竟這一個億是現金,不是房產也不是汽車。

見周圍沉寂了下來,孫海成的眼眸裏頓時浮現出不屑,江城果然是個小地方,才一個億就沒有人敢跟價了。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他們有錢,他們敢跟價嗎?

孫家雖然在南城,但是在江城還是有幾分面子的。

就算是一千萬,一千塊,只要是他們孫家想要的,其他人就得無條件的放棄,這就是孫家的影響力!


孫海成看了一週發現,並沒有敢更加,他便笑着對着小泉說道,“小泉兄,我說的沒有錯吧,只要我們孫家出手,你們鈴木家主的寶物自然是手到擒來!”

一旁的小泉見狀也是臉上浮現了喜色,沒想到尋找了三代的八咫鏡,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到了自己的手中,頓時他連連點頭道。

“孫先生,您和孫家將會一直都是我們鈴木家族的好朋友,這次的恩情,我們鈴木家族將銘記一輩子的!”

公孫浩海看到無人擡價,心中頓時有些失望,沒辦法,江城的財力還是有些不足,若是放在其他一線地區,怕是早已經競價到十萬。

無奈之下,他只能舉起手中的小木錘說道。

“一個億,第一次!”

“一個億,第二次!”

“一個億,第……”

還未等公孫浩海說完,就聽到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同時一個小牌子舉了起來。

“兩個億。”

兩個億?!


這三個字如同第一水滴入了高溫的油裏,整個現場都沸騰了起來。

兩個億!

這居然有人出了兩個億!

而且還是直接翻了一倍,這到底是有多有錢?!

當即,所有人都順着蘇葉的聲音望了過去,雙目之中更是帶着些許的震驚,他們無法相信剛纔自己的耳朵到底聽到了什麼。

就連本以爲穩坐釣魚臺的孫海成也不禁憤然起身,他想看看到底是誰敢這麼不長眼,自己都已經報價了居然還敢有人跟價!

不禁是孫海成,就連坐在他身旁的小泉也是臉上笑容一收,雙眸散發着陰鷙之色看向蘇葉。

此時的拍賣廳裏隨着蘇葉的話音落下,衆人也是議論紛紛起來。

“你們有人知道這是哪位大佬嗎?”

“億豪集團的董事長!我當初有幸見過一面。”

“什麼居然是億豪集團的董事長,這下好看了。”

“就是不知道孫海成會不會爲了這件寶物來太高價格了。”

此時周圍的人也紛紛露出一抹看熱鬧的神情,這種拍賣時候競價的場景不少見,但是看到兩個大集團的爲了一件壓軸品掙搶這還是第一次見。

孫海成看向一旁的侍從問道,“這人是誰?”

侍從連忙從手中的ipad裏查詢了片刻,恭敬的說道,“這位是億豪集團的新董事叫蘇葉。”

“億豪集團?!蘇葉!”

孫海成聞言沉吟了片刻,隨即彷彿想到了什麼頓時看向蘇葉,眼神之中更是帶着一抹怒火。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