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如此一說,夫妻二人便是同時點頭,三個人朝着出口走去!

Post by zhuangyuan

“咦,怪事,那些糉子還有點本事!”居然還知道用陣法,叫他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入口,他判斷這入口必在這一處!

胖道士打開腰間酒葫蘆喝了一大口酒,他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車:“現在糉子都與時俱進開上車了,看來道爺爺該換個裝備了,走路太慢!”

在胖道士找了幾次的入口後,三個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胖道士見獵心喜:“小糉子,大糉子,我都要了!”

“看你滿身酒氣,根本就不是正經道士!”陳志凡站在玉蓮和涼生身前,他朝着道觀瞥去,那老道士坐在牆上,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臥了個槽的,瘋老道,你狠!

這是完全不會幫忙,叫他們自己解決的架勢!

“道爺很正經,就是平時喜好點杯中物!”胖道士笑眯眯的拍拍腰間酒葫蘆。冒着精光的小眼睛掃過陳志凡和他身後的兩個飛屍:“好漂亮的飛屍,一定能……嘎嘎嘎!”

聞言,玉蓮蹙眉:“就是這個人!我感覺到的危險就是來自這個人身上!”不僅是危險,還有深深的惡意!

這個胖道士不懷好意!

涼生瘋態全無,他嚴肅的說道:“這不是道士!”他在陳志凡身後低聲道:“這叫搬山道士,看名頭像是個道士,說不好聽的,就是個挖墳盜墓的,摸金校尉他們是爲財,這種搬山人什麼都搬,這才被取名叫搬山道人!”

“喲,還有糉子知道本道爺的來歷!”胖道士抓起拂塵:“乖乖跟本道爺走,少吃點苦頭!”

“一個小盜墓賊也敢大放厥詞,”陳志凡卻並不覺得這個道士可怕,他根本就不覺得玉蓮爲什麼要怕他:“我要叫你以後見到我們z市的殭屍,倒頭就跑!要麼,我今兒就給這玉米地添加一些肥料!”

“嘎嘎嘎!”胖道士愣了幾秒,隨即哈哈大笑:“猖狂,叫道爺看看你是有什麼資本可以猖狂!”

陳志凡此時也發現了這個道士身上沒有老道士和道君身上的那種金光,倒是有一點和他身上相似的陰邪氣,在他的宿慧裏,還沒有這樣的稱呼,看來這也是近百年千年新起的稱呼!

在老祖宗的面前,這些都是小道!

胖道士一甩拂塵,隨即從身上的包裏抓出了幾張符,朝着陳志凡三人扔了過去:“困!”

黃色符紙朝着陳志凡三人飛去,玉蓮從腰上解下一條軟鞭,握在手裏,打算陳志凡若是不敵,她便用最快的速度降陳志凡搶回來。

符紙落地,地面便開始變化如泥沼,陳志凡擡擡腳,發現腳變得無比沉重,三個人竟是漸漸的朝着地下陷去!

玉蓮和涼生一人抓着陳志凡一條手臂,將他帶離地面飛了起來。

“會飛啊!”胖道士發出一陣怪笑,“地陷符沒用,道爺我有這個……”他從包裏再次抓出幾張符朝着飛起到半空中的三個人扔去:“縛!”

“把我朝着他扔過去,你們自己回地下,不要出來!”陳志凡快速說道:“我來對付他!”

涼生已經朝着胖道士撲了過去:“玉蓮,你們回去!”

胖道士“縛”字落下,陳志凡,玉蓮,涼生卻是發現自己不能維持飛行,朝着地面跌落。

涼生正是因爲這一點,決定叫愛妻逃命。

“傻瓜!”玉蓮用長鞭將陳志凡朝着地下入口一甩,自己隨着涼生朝着胖道士撲去。

“要的就是你們,嘿!來的正好!”胖道士根本不怕兩個飛屍朝自己撲來,他不慌不慢的拿起拂塵!

看見那兩個飛屍竟是赴死一般,陳志凡暗罵:兩傻、逼,他就算是打不過,逃跑還是會的!

大婚向晚 都飛屍了,根本不會用自己的能力,連他這個黑僵都不如!

陳志凡伸手入懷,藉着衣服的掩飾,從身體裏拿出小布袋,抓住了一把符篆:“你會扔,我也會扔!”

他可不是亂扔,那一把符篆扔過去,剛好將胖道士籠罩在其中,胖道士見沒有什麼變化,不由得鄙夷道:“切,嚇唬你家道爺是沒用的,道爺不是嚇大的!”

玉蓮長鞭飛舞,鞭鞭朝着胖道士脖頸纏去,那叫涼生的飛屍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把扇子,一男一女竟是真的如墨電視裏的男女俠客,或許他們生前另有故事,陳志凡朝着道觀牆上的悠哉瘋老道看了一眼,這個老道士究竟在搞什麼鬼啊?

“是不是嚇唬你,試試不就知道了!”陳志凡操控符陣,喝道:“玉蓮,涼生,後退!不需要你們送死,一個假道士罷了。” 雅雅搖了搖頭,晃了晃一顆小腦袋,表示她什麼都不知道。

小傢伙什麼都不記得。

夜冰依和她無法溝通,又聽到外面有人在焦急的叫著她的名字,只有先出去。

她剛才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處於靈魂狀態。

睜開眼睛,便看到千歌一臉擔憂的看著她。

「依依,你怎麼了?沒事吧?」

夜冰依疑惑的眨了眨眼,眼前,好像是另一個空間,已經不在那個危險的地方了。

見她眼中閃過迷茫,千歌自發解釋道,「剛才突然一道光閃過,然後我們便出現在了這裡,總算脫離了危險吧。」

「但是依依你卻一直昏迷不醒,嚇死我了。」

帝道獨尊 聽到千歌言語中並沒有提到什麼小精靈之類的,甚至還有點惋惜,夜冰依微微驚訝,難道她們根本沒有看到雅雅么?

只有她一個人可以看到小精靈?

一道幸災樂禍的眼神向她打量過來,風飄雪一副:你也不過如此的樣子。

夜冰依淡淡的勾唇,這下終於確定了。

風飄雪心中一定是想著,她肯定也沒有得到神之精靈吧?

夜冰依撇了撇嘴,沒有多說什麼。

抬眸,便對上一雙炙熱的視線,那雙冰藍色眼眸,含滿了擔憂。

見她看過去,才似乎鬆了口氣。

夜冰依眨了眨眼,有點心虛,想著要不要將雅雅的事情告訴他們。

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疑惑的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皓月知道她沒什麼大礙,只是缺少精力,沉睡一會兒。

所以才沒有驚慌。

但見她醒來,還是狠狠地鬆了口氣。

欣慰的笑了笑,眉頭又微微一蹙,道:「小師妹,這裡好像是一座塔,具體如何,還沒有來得及了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道張狂的笑聲,又再次傳來。

依舊是虛無縹緲,彷彿是在虛空中,讓人抓不到,是從哪一個角度傳來的。

但是卻能夠清晰的一字不漏傳到每個人的耳朵里。

「這是九轉洪荒梯。」一張妖孽俊美的大臉突然浮現在半空中,若隱若現,讓人看不真切。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夜冰依,魔魅惑人的嗓音道:「只要你們當中,有一人,能走到第九階,你的身體,就會恢復正常。」

「並且,你們就可以走出這裡了,哈哈哈哈——」

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張妖孽大臉消失不見。

他留下的話,卻讓幾人困惑不已。

夜冰依心中微微一驚,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人?

他為什麼會知道她的身體情況。

還說什麼只要過了這一關?她的身體就會恢復正常。

這是什麼意思?

此刻,藍辭又在一旁充當百科全書,為幾人解釋道:「我曾經在古典上,看到過有關於九轉洪荒梯的典故。」

藍辭的視線看向前方的白玉階,那個梯階,正好有九層。

幾人微微驚訝,難道這就是九轉洪荒梯?

藍辭點了點頭,「沒錯,這就是九轉洪荒梯。」

那人要他們走到第九個台階,他們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了,幾人心中一喜,終於要離開這個險象環生的地方了?

當然經歷了這麼多危險,此刻誰都不會高興的太早。 “嘿,兩個大糉子不行,你這個小糉子就行了?”胖道士再次伸手去包裏掏符紙,蔫知手觸處是一個空!

玉蓮拉着涼生反身退回到陳志凡的身邊:“先生,咱看看這假道士有什麼好東西!”玉蓮手中長鞭卷着一個布包,她直接遞給了陳志凡!

“我曹,美女糉子,你還有這個本事,道爺喜歡,”胖道士看見自己的包在陳志凡手中,略一驚慌,隨即笑了:“別以爲道爺只會扔符,道爺的本事大了去了!”

胖道士朝着自己懷裏摸去:“看道爺的法寶!”、

他伸手到懷裏,表情是徹底的僵硬了,懷裏空空如也,他趕緊摸袖子,袖子裏也空空如也!他的寶貝除了拂塵和酒葫蘆,竟然一個也不見!

涼生的身上噼裏啪啦的掉下來一堆東西,胖道士一見眼睛都要紅了:“嗎了個屁,你們,你們……”

陳志凡見狀,樂了,他以爲涼生玉蓮是腦子進水了,要一起赴死,哪裏知道夫妻幾百年相處早已有了默契,他們兩個等級很高,戰力不明,下手速度倒是快!

他連操控自己的符陣都忘記了!

玉蓮不好意思的對陳志凡說道:“我二人生前,是夫妻大盜!他叫快手涼生,我叫巧手玉蓮,沒想到,數百年,什麼都可以忘記,這卻……”

“用的好,”陳志凡讚了一句,他的符陣已經胖道士困在了一個無形的牢籠內,胖道士憤怒的想要朝着陳志凡三人衝過來,發現自己根本衝不出一道無形的禁錮。

“小子,還有你們,等本道爺脫困,弄死你們仨!”胖道士指着三個人,兇相畢露,之前笑眯眯的模樣已經不見了!

空氣中,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音:“小子,別大意,這傢伙不簡單!”

那聲音響在耳邊,陳志凡卻是知道,是在一邊看熱鬧的老道士在給他提醒!

這傢伙能有什麼不簡單?玉蓮說此人危險,陳志凡根本就沒看出來!

於此同時,被困住的胖道士擺出了一個奇詭的姿勢,口中唸唸有詞,陳志凡卻是愣住了,隨着胖道士的誦唸,他身體裏的一物竟然有了反應,在輕微的震動!

胖道士的周圍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了黑煙,隨着黑煙冒出,玉蓮和涼生的臉色再度變得驚恐:“那個感覺出現了!”

玉蓮感覺到了危險,不用玉蓮說,陳志凡也已經知道了這黑煙是什麼!

他調動屍氣鎮壓身體裏的那個東西:給我老實點,你現在是有主兒的。

話是如此,那個東西卻震動的越來越厲害!黑煙已經將胖道士籠罩在其中,在幾個人眼中,胖道士的身體越來越胖,越來越高大!

坐在道觀牆壁上做壁上觀的老道士坐直了身體,臉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

“先生,咱們怎麼辦?”玉蓮急迫的問道,地面開始了震動,數個殭屍從地下鑽出來查看。

“地震了?”

“這是什麼?”

陳志凡朝着他們揮手:“都回去,沒有你們的事情!”

鑽出來的殭屍退了回去,就是地震也不會毀壞這些殭屍身體,他們只要能從土裏鑽出來,還是活蹦亂跳的的。

陳志凡道:“你們回去地下,按之前我所說的那個挖坑佈陣,只要符陣不奔潰,這個道士再牛都奈何不得你們!若是還不退走,別怪我用手段強行逼迫你們認主!”

聞言,玉蓮拉着涼生退回了地下:“先生你小心便是!”

陳志凡蹲下,在胖道士的東西里翻看了一番,發現了幾個小石板,這些石板都是他體內那個東西的微縮版:“瘋老道,快來看看這是什麼?我的符陣要困不住他了!”

“那是佈陣之物,就是模擬門戶,召喚幽冥鬼物,”老道士出聲道:“搬山道士一脈,可以滅絕了,以後殭屍殺的是這種勾結邪物之人,均屬於正義行爲!”

“廢話!”殭屍本來就比很多人還要有情有義!不過這句話陳志凡只敢腹誹,沒敢說出來,一個是老道士深不可測,他怕把老頭惹怒了給他一掌飛灰湮滅,另一個是胖搬山道士已經變成兩米餘高頭上長角的怪物,此時正在怒吼着用肥碩的身體撞擊陳志凡的禁錮符陣。

那無形的禁錮符陣已經發出了卡擦擦的令人牙酸的破裂聲,眼看就要支持不住!

陳志凡抓起一大把符篆朝着胖道士扔了過去,身體裏的那個東西與胖道士的黑煙產生了詭譎的共鳴,陳志凡怕自己不慎會成爲打開幽冥鬼門的惡人!

給勞資安分點!

陳志凡一邊調動屍氣鎮壓鬼門之鑰,一邊快速的操控之前扔出去的符篆,以期爭取一點時間,先叫他將身體裏的東西鎮壓下去!

“吼……”胖道士雙目猩紅:“小糉子,你等着死吧、嘎嘎嘎!”

“搬山一脈,今後人人得而誅之!”陳志凡心裏着急,表情卻是越發鎮靜,胖道士出不來,他就有時間!

就在此時,他的宿慧裏傳來了一陣信息,陳志凡愣了一下,隨即大喜:“老祖宗,你也不早點……”

他快速整理了一下腦中的信息,隨後念出一段口訣:“……”

他的右手手掌,不受控制的緩緩舉起,除了瘋老道,誰也沒有看見,陳志凡的手心裏隱隱約約的浮現出來一個字。

“那是什麼?”瘋老道想要看清楚那是什麼字,卻是怎麼也看不清,在他眼中,金光閃爍的那個字變得模糊!

Wшw▪ тtκan▪ ¢○

陳志凡的手緩緩朝着胖道士揮了過去:“封!”

黑煙便奇異的開始減弱,倒退了回去。

似乎跟錄像帶的回放功能一樣,濃郁如墨的黑煙一點點的倒退回去!

變成怪物的胖道士怒吼一聲:“小子,你做了什麼,你做了什麼?”一邊怒吼,他一邊用龐大的身體越發用力的撞擊起禁錮來!

“等你死了,自己去問你們搬山一脈的祖師爺去吧,”陳志凡冷然道,看完了宿慧裏的信息,陳志凡才知道,除了鬼門,還有別的方式能叫鬼物離開幽冥,出現在人間! 「九轉洪荒梯要是有這麼好登上去的話,也就不叫九轉洪荒梯了。」藍辭說道。

「據說九轉洪荒梯,人每走一步,就一步更比一步難,想要走到最後,更是難於上青天。」

「若是實力不濟,還偏要逞能,那麼精神力就有可能直接崩潰,被碾壓致死。」

聞言,幾人面色皆是一白,沒有人會懷疑藍辭的話。

因為只要是沒有扯上風飄雪的事情,藍辭都會是個正人君子。

蔓蔓情陸 夜冰依還在疑惑剛才那個妖孽詭異的男人,說她的身體能恢復正常,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可以確定。

她會變成這樣,就是和來到這裡有關係了。

微微吐了口氣,這她就放心了,還好不是就算出了這裡,也不能好的毛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