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如果讓李山崆等人當時看到他在重力室所調節的重力倍數,一定會大吃一驚。無因其他,只因林隕的肉身在最後一天已經完全適應了十倍重力的負擔。

Post by zhuangyuan

那是連李山崆他們這些逆命境強者都只能勉強用真元撐住的可怕重力,可林隕卻只憑肉身抗住了這等重力加持,由此可見,他如今的肉身該有多麼恐怖?

“好難纏的傢伙!”

廖晨神色微沉,他終於意識到林隕的可怕。無論他使出何等攻擊,林隕都能用自己的肉身硬抗住,並且回擊他一記重拳!

當然了,林隕也是會受傷,但他肉身自愈的速度太過驚人,所受的那些輕傷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以肉眼可見癒合的速度,這真的是人類能夠擁有的身體嗎?

“不能再跟他拖下去了,速戰速決!”

考慮到林隕強大的肉身自愈力,廖晨不再保留實力,決定直接使出最強殺招,一擊解決掉林隕!

他也是要面子的,一個逆命境強者親自出手,卻連一個仙府境都殺不死。這事要是傳出去的話,他廖晨和北斗劍宗的臉該往哪兒擱?

“四靈封魔劍!”

只見廖晨揮舞着手中的璇璣劍,剎那間天地色變,四種不同顏色的真元之力在他的璇璣劍手中來回轉換。與此同時,他身上的劍道意境更是爆發到了極致。

在衆人眼中,他彷彿就變成了一柄絕世寶劍,要刺破這片蒼穹!

一股又一股截然不同的意境油然而生,時而生機盎然,時而炎熱無比,時而悲涼寂寥,時而冰冷刺骨!

四季意境!

對應着四靈封魔劍的四季之靈!

凝聚,融合!封魔!

這纔是真正的四靈封魔劍!

“死。”

廖晨眼中不帶半點的感情波動,他神色冰冷,如同索命的死神一般宣判了林隕的死期。只見他的手腕微微揮動,那劍鋒毫無預兆地斬在虛空之中。

一股極爲強大的劍氣斬出,帶着四靈封魔的法陣,朝着林隕所在的位置鎮壓而去!

“不好!”

林隕當場色變,這一記四靈封魔劍跟之前的秋楓碎空不同,乃是完整體的上品造化級武學!其殺傷力之大,就算他的肉身再怎麼強,硬接這一招不死也是重傷!

守是不可能守得住的,只有以攻爲守,硬碰硬纔有一線生機!

“春生萬物!”


“烈日盛夏!”

林隕手中的璇璣劍揮舞不停,春夏兩季的組合劍招施展了開來。但這兩記劍招的威力,跟廖晨貨真價實的四靈封魔劍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他當然也沒指望就靠這兩記劍招能夠敵得過廖晨。

譁!

只見在衆人吃驚的視線下,他居然手捏法印,凝如實質般的精神力陡然爆發出來。

“聖光,那邪惡值得一戰!”

“天武聖光咒!”

剎那間,成千上萬道來自天際深處的金色聖光如同暴雨般降臨於此,無數道的聖光縱橫交錯,竟是在那虛空之處匯聚成形,凝聚出一個碩大無比的字:武!

聖武誅邪!

這正是林隕從通天塔得到的《天武聖光咒》,他在重力室的那幾日並非只有單純的淬鍊肉身,而是一心二用,在淬鍊肉身的同時還修行了精神戰法!

“精神戰法!”

定國侯眼中閃過一抹攝人的精芒,猛然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精神戰法的威力絕不比任何一門造化級武學要低,林隕這一道天武聖光咒打出,竟是與那廖晨的四靈封魔劍拼了個勢均力敵!

轟!

虛空中一聲悶響炸出,氣浪翻飛,能量衝撞的餘波掀翻了不少人的身形。

就連林隕和廖晨二人也是各自被震退了數步距離。

“這小子怎麼這麼強……”

廖晨臉色陰沉地要滴出水一樣,他萬萬想不到林隕的實力居然能夠跟自己不相上下。將視線拉近,衆人這才隱約看見他拿劍的那隻手竟是開始微微顫抖,還有鮮血滲出。

他受傷了!

而且還是被一個連逆命境都不到的人給打傷了!

當然,林隕也沒有佔到什麼便宜,他的身上同樣有着數道劍傷。大量的鮮血流淌而出,他臉上的戰意卻是絲毫不減,他就如同一尊不敗的戰神傲立於此。

“廖晨用了四靈封魔劍都沒能殺死他?”

“這傢伙真是不簡單,廖晨可不是那些初入逆命境的武者,逆命三階的修爲加上他的四靈封魔劍,在我們之中也算不上是什麼弱手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林隕的修爲應該還不到逆命境吧?”

這句話一出口,在場衆人皆是有些沉默了。

不到逆命境的修爲,就能跟廖晨打個勢均力敵,林隕的潛力簡直是不可限量。

就連三皇子姜天辰都不禁將目光放在了林隕身上,或許現在的林隕還無法入得了他的法眼,但後者所表現出的驚人潛力,卻是連他都不得不開始重視。

“這就是讓姜天坤險些喪命的人嗎?”

姜天辰低聲自語道。

此次的荒域開啓,他是知道一些消息的。按理來說,以他那位皇弟的實力,在荒域之中不說是橫掃四方,也絕對算得上是頂尖之流。

可偏偏這次的荒域之行,姜天坤卻連父皇爲他設下的保命禁制都被人給打出來了。

由此可見,姜天坤到底吃了多大的虧。

“林隕,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

那靈霄派的路陵羽眼中異色微閃,暗道:“難怪有這麼多人惦記着他,此人若是能夠成長起來,日後恐怕會成爲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啊……”


始終沉默不語的萬崆臉上隱約閃過一抹殺機。

林隕的表現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半個多月前,林隕在他的手上甚至連三招都撐不過去。可這才過了多久?林隕就已經擁有了逆命境的戰力了?


這到底是何等妖孽的成長速度!

“不能再讓他活下去了。”

萬崆心中暗道。

他雖然自傲,但不至於會蠢到養虎爲患。林隕所表現出來的潛力,已經絲毫不在他之下了。對於有威脅的敵人,那就必須儘早扼殺在搖籃之中。

放任其順利成長,那是傻子纔會做的事情。

跟各自心懷鬼胎的萬崆等人不同,林閥的林冬對林隕並沒有什麼惡意,因爲他聽自家小弟林楓曾經說過關於林隕的事情,也知道林隕曾經救過林楓。

正因如此,林冬對林隕還是很有好感的,尤其是在看到這一場戰鬥之後,他更是頗爲欣賞起了後者。

另一邊,林隕和廖晨二人還在激戰之中。不過衆人都能看得出來,廖晨的招式和動作都變得有些急躁了起來,他們心知肚明,那是因爲場上的人數很快就要到達一百五十人了。

一旦人數達標,定國侯就會宣佈淘汰戰的結束,廖晨就將失去擊殺林隕,奪回璇璣劍的一個機會。

嗤啦!

在激戰之中,林隕身上的衣衫不知何時被廖晨的劍氣絞得粉碎,他那精壯的身軀肌肉鼓動,擁有着一種流線型的美感。

“那是……”

就在林隕側身的一剎那,始終在關注着林隕戰鬥的林冬瞳孔一縮,像是發現了什麼令人震驚的事物。

視線拉近,林隕的後背處有着一道拇指大小的褐色胎記。那胎記形狀有些像是一朵蓮花,但它生得實在是太小了,如果不是靠近觀察的話,一般人很難發現。

而且它所處的位置,剛好就在林隕的正後背,連他自己本人都不知道有這一處胎記的存在。

“不可能!”

雖說林冬距離林隕很遠,但逆命境武者的視力又豈是尋常人能夠想象到的,他看得一清二楚,那道煉化胎記是貨真價實存在着的!

他一臉的不可置信之色,彷彿想到了某個可能性,低聲道:“難道他是……”

“廖晨,看來你很着急啊!”

這時,一道人影卻是十分不適宜地來到了林隕所在的戰場之上,他臉上帶着莞爾的笑意:“讓我猜一猜,你是不是想在淘汰戰結束之前將他殺死呢?”


“路陵羽,此事與你無關,速速離開。”

廖晨眉頭微皺,冷喝道。

靈霄派的路陵羽,他跟對方也算是老相識了,此人一向都是笑眯眯的,可他心裏在想些什麼誰都捉摸不透。只有一點是他可以確認的,那就是路陵羽此人陰險得很,但凡是得罪過後者的人,到頭來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人的死因看似跟路陵羽沒有任何關係。可如果深究起來的話,便會發現路陵羽在其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

這是一條喜歡藏在暗處的毒蛇!

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歡跟路陵羽打交道,因爲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他算計死。

“別這麼生氣嘛!我只是想幫你而已。”

路陵羽笑眯眯道:“你想殺他奪回璇璣劍,我也想趁機除掉一個未來的對手。我們完全是可以合作的,有我的幫忙,你絕對可以在淘汰戰結束之前殺死他。”

此話一出,林隕當場臉色微變。

要知道,別看林隕如今能夠跟廖晨打得勢均力敵,不落下風。可林隕想要在短時間內擊敗廖晨,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若是眼前這個叫做路陵羽的人出手幫助廖晨的話,那局面一定會出現逆轉,林隕必敗無疑。

從路陵羽的身上,林隕可是感受到了一股比廖晨還要可怕的壓迫力,此人的實力比起廖晨來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想要什麼?”

廖晨冷冷道。

他很清楚,路陵羽絕不是什麼好人,沒有絕對的利益是不可能出手幫助自己的。更何況,他在幾年前還跟這個傢伙有過一些不太愉快的經歷。

“你我好歹相識了多年,我當然是自願幫你的。”

路陵羽有些驚訝地道。

他那一臉無辜的樣子,如果是不瞭解他的人,或許真會以爲他的本意是不計回報地去幫助廖晨。

“好,你幫我牽扯住他,我一劍斬了他!”

廖晨沉默片刻後,當機立斷道。

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考慮了,因爲淘汰戰馬上就要結束了。更何況,路陵羽此人雖然陰險歹毒,但他身上也有一道保命的底牌,未必就怕了前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