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如果此子在龍形大陸長大的話,百年前我們就完成了守護!”

Post by zhuangyuan

“或許!”

絕陣之外,空寂和蒼昊交談着。

絕陣之中,林辰動了,擡起手臂,土黃色的氣息快去速凝聚,變成一個土黃色的球體,有籃球一般大小,散發着龐大的土屬性氣息!甚至,就連紫色的星核,都產生了波動。

林辰臉色平靜,兩隻手不斷凝結手印,不斷的催動土屬性氣息得凝聚。

球體越來越小,時間也在慢慢過去,林辰的靈識力逐漸迴歸身體,周圍的靈力也瘋狂的進入林辰身體。

之前沒有散發任何靈氣波動的身體,也慢慢恢復了強大的靈氣波動,甚至還在不停的吸收周圍天地靈氣。

彷彿沒有盡頭一般,永遠的吸收下去,林辰,就是一個無底洞。

一天,過去了,陣法之外,衆人都驚呆了,蒼昊臉龐的激動之色更加濃郁。

“成了,沒想到,竟然直接凝聚出了土靈珠,那可是土屬性大成的最終形態,沒想到,沒有凝聚土之靈液,我們還是小瞧了天命之人,用五十年凝聚出了土靈珠,而且還是從靈氣之中剝奪出來,他的資質,只能用妖孽來形容!”

剛纔說話的陣衍門長老又說話了,看着陣法之中得林辰,眼神之中極其複雜。

“當年我還是尋了一處修煉土屬性絕佳的場所,用盡五百年時光,才凝聚出來土之靈夜,用盡了五百年,才凝聚成了土靈珠,而且個兒,比起天命之人的,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滿臉苦澀,人比人,氣死人。

陣法之中,林辰成功凝聚了土靈珠,吸收了許多的星核裏面的土屬性之力。

成功凝聚土靈珠,是林辰最大的進步,而下一刻,林辰的目標就是星核。

只有煉化星核,才能開啓絕陣,因爲星核,就是這個絕陣的陣眼!煉化陣眼,絕陣就不在是絕陣。

林辰看着星核,很平靜,他能感知道星核的呼喚,土屬性包裹住的林辰,彷彿一個大地之神。

土屬性的氣息,和星核極其相近,所以說,星核親近他,星核親近他,就意味着,林辰五十年牽的猜想正確,就意味着煉化星核,將不廢吹灰之力。

林辰御動自己的所有靈識,夾帶土屬性,開始煉化星核,真正意義上的煉化,真正意義上的收服星核。

星核,和林辰有緣,這是天命註定,這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又是三天過去,林辰御動所有的靈識力,進入了星核的所有地方,煉化了所有的一切,當林辰全部煉化星核之後,林辰腦海裏的朦朧記憶光團,彷彿一下就變的不在朦朧,變的不在充滿神祕感。

一幅幅畫面,一幅幅塵封的,被人遺忘的歷史,在林辰得腦海裏迴盪。

記憶,斷斷續續,記憶,更是斑駁不堪。

收回靈識力,林辰沒有精力關注腦海裏多出來的記憶,記憶,可以回放,而機會,卻不會等人。

林辰散發出一道靈識,直接星核極致抖動之後,變化的越來越小,進入了林辰的腦海之中。

下一刻,林辰用盡全部的力量,釋放了五十年來的所有委屈。

"破!"

強大的力量,直接撕碎了沒有陣眼的遠古陣法。

林辰,一步一步,走出了陣法中心。 林辰走出了絕陣,就這樣很平靜的走出了絕陣。

“破”之一字,融入了林辰想要離開的決心,也蘊含了林辰五十年來得努力和孤獨……

陣法之外,陣衍門的大人物都是很激動,三絕陣中的人之絕陣,已經杯破了,所以說,陣衍門守護的三大絕陣,已破其一,所有人都很激動。

林辰走出陣法的時候,靈識加快速度進入識海之中,周圍的天地靈氣也肉眼可見一般,快速的衝入林辰的身體之中。

“厚積薄發,他要突破天劫境界了!”蒼昊捋了捋鬍子,聲音平靜,很滿意林辰的表現。

“真是個妖孽,虛變境界就可以讓天劫第一境界的天海無殤消失,而且還可以收服如此多的異火,當真是讓我們有些匪夷所思!”空寂看着林辰,有些激動,眼睛裏的讚賞更是無法掩飾。

可以說,陣衍門都很讚賞林辰,因爲,他是天命之人……

他是這片天空唯一能拯救的人……

天地色變,周圍得靈氣快速朝着林辰凝聚而去,天空也突然變化,灰雲密佈,剛纔的晴空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劫雲正在凝聚成型。

林辰壓制不住境界,也管不了在什麼地方,因爲,林辰從陣法中走出的時候,一股天地氣機就已經牢牢的鎖定了他,讓他連控制的機會都沒有。

“林辰,好好渡過你的天劫,踏入天劫境界,一切都會海闊天空!”空寂很是時候的提醒林辰。

林辰尋聲看去,見到了百年未曾相見過的神祕師傅,空老。

林辰很激動,前所未有的激動,沒想到會在這個絕陣之外見到自己的神祕師傅,怎能不激動。

“你安心渡劫,一切天劫之後在說!”空寂快速說了一句,讓林辰現在靜下心來,不要去想別的事情。

這可是突破境界的時候,切忌不能分神。

林辰也明白,快速調整心情,之後,盤坐在地,開始調養自己的狀態,以自己的巔峯狀態去面對這天劫……

天之劫難,渡過者,飛龍在天,失敗者,劫灰是最好的結局。

“空寂,陣衍門進入戒備狀態,隨時應對接下來的突發變故!”蒼昊淡淡說道,看着天空的劫雲,心裏隱隱有些不安,甚至,就連它,對這劫雷,都有些害怕的情緒,可想而知,林辰有着怎樣得威機。

空寂飛快的傳令下去,整個陣衍門都進入警戒狀態,天命之人渡劫,讓他們怎能不上心,林辰的命運,已經牽扯了陣衍門的未來。

可這一些,林辰都不知道,周圍靈氣凝聚,林辰已經聰虛變第二境界,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虛變第三境界,靈氣直逼身體之中,靈識力更是在瘋狂的彙集。

天海家族,天海震天也從逐漸之中醒轉了過來,是天海嘯天叫醒的,陣衍門的一舉一動,他們都已經知道了,林辰的甦醒,讓他們重新撿起了五十年前的仇恨,天海無殤失蹤了五十年,焚欲天炎消失了五十年。


這對自大,驕傲的天海家庭來說,這是恥辱,所以說,這,是他們對林辰出手的動力。

天海震天,天海嘯天,直接帶着人馬朝着陣衍門而去。


龍形大陸沉靜千百年的形式,或許就會因爲林辰這根***而發生變化,發生波瀾。

三個時辰之後,劫雲還在凝聚,只不過,顏色,已經從烏黑,變成了血紅……

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變故,甚至,蒼昊,也不曾想到會是如此。

"門主,這天劫爲何如此怪異?"空寂有些憂心的問道,這種血色劫雲,散發的氣機,讓他們都覺得危險。

“這種血色劫雲,應該就是血泣天劫,是天劫之中最強大的一種,能渡過這種天劫的人,最後都是一方強者,一方梟雄,沒想到,老夫在有生之年,還可以見到這傳說中的血泣天劫!”蒼昊越說越激動。

"這種天劫能渡過的人應該少之又少吧!"

"萬中無一!"

“就是不知道天命之人能不能順利渡過!”


“這事情,我們只能相信他了,這血泣天劫,一切匹護陣法都無用,我們也是愛莫能助!”蒼昊又說了一句。

蒼昊說完,直接雙手捏訣,把林辰直接轉移了萬里,來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不過,林辰依舊還在龍形大陸。

"他,不能在陣衍門渡劫,不然,整個陣衍門都會在血泣天劫下化爲飛灰!"蒼昊說完,直接進入虛空!下一刻,直接出現在虛空結界層之中,蒼昊的面前,是天海震天個和天海嘯天。

“老夫見過天海族長和仙劍執者!”

"不敢當,蒼老折煞我兄弟了!"天海震天淡淡說道,臉色恭敬。

“天海族長,此人對我陣衍門來說,極其重要,至於你們和他的事情,也可以擺在桌面上來說,總之,我不希望天海族長做出有損我們兩派的事情,也不要做出辱沒我們長者的身份!”

蒼昊說的很平淡,甚至帶着淡淡威脅,有一種下命令的韻味。

“蒼老多慮了,我們只是看看!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蒼昊說完,直接身影消失在了虛空之中,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任何的暗示,彷彿,一切都是雲淡風輕,一切都是隨風而去。

蒼昊離去之後,天海嘯天有些氣色不好。

“老大,我們幹嘛讓着他,你我兄弟聯手,難道還怕打不贏它嗎?”

“老二,你錯了,就算我們聯手,也未必就是他的對手,蒼昊,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同時,也是一個極其謹慎的人,他既然敢出現來和我們打招呼,就說明他不懼怕我們兄弟聯手!”

“和你說吧,百年前我曾和他在涅磐之境比試過一番!我只堅持了十招,就落敗了,我想,他就是我們龍形大陸的第一人,那位傳說中的存在,有或許不是,總之,現在的我們,還不是他的對手!”天海震天淡淡說道,眼神之中,不像有假。


想起當年一戰,他就有些心驚膽。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靜觀其變,切忌動手,不然我呢天海家族就會遭受危機!”

“好!”

之後,天海震天,天海嘯天,直接朝着林辰渡劫的地方而去。

陣衍門的許多人也紛紛敢去。

血色劫雲的中心,隨着林辰得突然轉移,也紛紛轉移而去。

龍形大陸也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許多人都紛紛前往。

血色劫雲,萬年罕見。

又是幾個時辰過去了,整個龍形大陸的人都在關注林辰,這時候,天空之上的劫雲彷彿也凝聚完成了。

一條條血色的閃電在雲蹭中翻滾,散發着恐怖的威壓!一道道巨雷迴盪天地,震撼人心。

血色的劫雲,血色的世界,血色的閃電,血色的天劫。

如同天在流血淚一般,是在爲強者的隕滅也流血淚,還是爲了強者的誕生而流血淚。

這時,林辰睜開了眼,兩道靈光從眼睛裏射出,帶着一股讓人強大的氣息。

林辰已經達到了巔峯狀態,只等魚躍龍門,化身成龍,真正翱翔天地。

林辰站了起來,看着頭頂之上的血色劫雲。

“來吧!”

仰天一吼,直接震動天地,一聲雷霆咆哮,一道血色的閃電,帶着毀滅一切得氣勢,從血色劫雲之中,劈了下來。

林辰就這樣昂首挺胸,看着血色劫雲劈下,完全沒有要反抗的意思。

林辰的舉動,牽動了所有圍觀的修煉者們的心。

“好小子,血泣天劫都不放在眼中,竟然不反抗,而且還藉助雷霆之力練身,果然好氣魄!”蒼昊淡淡說道,對林辰得表現很滿意。

血色雷電劈落,直接在地上擊出一個巨坑,塵土飛揚,林辰至始至終都沒有反抗,任由血色閃電狠狠的劈下。

全身焦黑,第一道血色閃電被林辰順利扛下,真是有驚無險。

全身遊走閃電遊絲!鍛鍊着體魄,鍛鍊着真魂。

散發在林辰骨肉之中得雷電之力,也被血色閃電激活。

當年,幽冥皇尋到的雷池,林辰喝天麟神獸去過,林辰硬是煉化了一些雷電之力融入骨肉之中,今天,自己渡天劫,林辰也想借助天劫之力激發出骨肉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強度更上一層樓。

所以說,林辰纔會有這個舉動。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