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好在那些受到驚嚇的賓客已經跑了出去,但即便跑不出去,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

Post by zhuangyuan

轟隆隆,又一聲巨響遠遠傳來,不好,這座王宮都要塌了!

就在這時,聽見那拿破崙大吼一聲,“尼瑪,我的王宮——” 就在拿破崙哭號時,這間王宮轟然倒塌。

暴土揚長之中,隱隱聽見惡風驟起,我繃緊神經,身外明王身嚴陣以待。

忽然,一聲哨音突起,那惡風衝破塵霧,急速逃竄而去。

尼瑪,那黑衣大主教要跑!

明王身連忙甩出金剛長索,嘩啦啦一陣鎖鏈響動,那金剛長索仿若靈蛇一般,追着黑衣大主教的背影而去。

咔!

金剛長索都拉扯到頭,卻還是沒能追上那陣惡風。

擦,還是讓那傢伙跑了。

明王身雖然因爲我實力提高,而更加強悍,但依然沒有殺掉黑衣大主教,不能不說,是一間憾事。

我正暗自搖頭時,卻聽不遠處,拿破崙又大叫起來,“混蛋東西,你別跑!”

說話間,一隻猛獸虛影呼嘯而出,轉眼不見蹤影。

似乎真的去追那黑衣大主教去了。

漸漸,塵土消散。

拿破崙被兩個元帥和狗頭人身的守護神包住,所以沒有受傷。

我因爲有明王身在,也沒有受傷。

“拿破崙,你剛纔放出的是什麼東西?”我好奇道。

拿破崙從保護中走出來,說道:“是獅身人面獸!”

獅身人面獸?

我就知道獅身人面像。

八成兩者之間存在些什麼。

“冥王!”拿破崙突然喊我。

“什麼事?”我問。

“多謝冥王仗義出手!”拿破崙笑道。

尼瑪,你叫我來,不就是爲了託我下水?我心裏罵着拿破崙,面上不動聲色,微微搖頭。

“尤其是那明王身,真是厲害!”拿破崙依舊在笑,可笑容卻透着一絲古怪。

“沒什麼,”我掃視四周一眼,說道,“看來今天加冕儀式沒法進行了,我先告辭了!”

說完,我轉身就要走。

“拿破崙有些不對勁。”我暗道。

老天狗這時候也將我脖子上的創口治療好,接話道:“那小子野心勃勃,一看就有問題!”

老天狗話音剛落,那邊,拿破崙開口說道:“冥王,既然來了,不如在東邊的小樓裏住下,等我另選日子。”

我擺手,說道:“不必了,我有事,還要回機關城,等你確定日期我再來。”

拿破崙屠殺一城百姓,行爲舉止令人不敢苟同,若不是看在目前不宜傷了和氣,我早送他再下地獄了。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轉身便要離開。

可就在這時,拿破崙突然發出一聲冷笑。

“哈哈哈,冥王,我勸你還是留下來——”

我低頭看着拿破崙,哼道:“怎麼?你還有什麼想法嗎?”

拿破崙臉上笑容消失,板起一張臉孔,道:“冥王,今天,你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

嗯?這貨強留客人,一定居心叵測!

“拿破崙,你吃錯藥了?”我故意道。

“少廢話!冥王,實話告訴你,我留你,是因爲有人想要見你!”

聞言,我眉毛一挑,冷笑道:“有意思了,我也好奇了,誰那麼大的架子,能讓法蘭西大皇帝親自留人!”

“既然好奇,那就留下來吧!”

“好奇歸好奇,但還是我自己去找吧!”言畢,我便往外走。

見我要離開,拿破崙突然喊道:“來人,抓住他!”

我忽然轉頭,哼道:“拿破崙,你確定要這麼做?”

見到拿破崙點頭,我終於也流露出一絲殺機!

“尼瑪啊,我本來以爲你叫我來,便是爲了拉我一起對抗聖教,看來,我還是低估你了!”

拿破崙搖頭,道:“多謝誇獎!”

誇你大爺!

我大罵一聲,望着撲殺而來的鬼兵與木乃伊,揮出右臂。

我與韓千千的鬼融還未接觸,所以這一招下去,頓時把陰冥燭火放了出來,那些四面八方的鬼兵和木乃伊,全被點着,被我阻擊在外。

被陰冥燭火一燒,那些鬼兵和木乃伊頓時慘叫起來,一時死傷無數。

“哼,我有二十八萬大軍,還有無數木乃伊,你能燒得完?”拿破崙獰笑道。

“那你就試試!”

我倒要看看,這復活之後,不打算裝孫子的拿破崙,到底有什麼本事。

拿破崙見我吹鬍子瞪眼,身子微微後退一步,但又似乎意識到不妥,又挺了挺胸脯,拍手道:“來人,拿下!”

我豎起眉毛,不由笑罵道:“你個蠢貨,還真是找死!”

就在我打算連麒麟印也祭出來鎮殺這些髒東西時,卻聽兩聲響亮的迴應,“哈哈哈,大皇帝,早請我們兄弟出馬,何苦跟他多費口舌!”

嗯?

還有埋伏?

就在這時,就聽腳下轟隆隆亂顫起來,而後兩個高大的身影出現。

一個傢伙上半身是騾子下半身是獅子,那一張騾子臉,兩個大鼻孔正往外噴着白氣。

另一個傢伙確實一個矮子,手裏拿着一個跟比他身高還長的灰色的弓。

這兩個傢伙,是魔神?

我冷聲問道:“拿破崙,你什麼時候跟神廟勾搭在一起了?”

拿破崙剛要說話,卻被那個騾子臉搶白,“東方小子,什麼叫勾搭?拿破崙已經歸順了我們巴爾老大——”

我哦了一聲,看向拿破崙,冷笑道:“好狗!”

拿破崙惱羞成怒,指着我罵道:“那也比你要死了強!華利弗大人,巴巴託斯大人,快抓住他!”

那騾子臉大鼻孔裏又噴出兩道白氣,咧開大嘴,笑道:“沒問題。”

說話間,那個矮子已經把弓角戳在地上,開始拉弓搭箭。

忽然,納貝里士的聲音響起來,“冥王大人,那矮子叫巴巴託斯,是八號魔神,騾子是華利弗,六號魔神!”

納貝里士在我對付黑衣大主教時,便不見了蹤影,原來是被鬼兵纏住了。

此時,納貝里士闖出來,落在我身邊,低聲道:“冥王大人,這兩人實力如阿蒙相差不大,我們倆還是快走吧!”

“納貝里士,你個叛徒,居然還敢露面?”騾子臉哼了哼。

“騾子,老子如今是冥王大人的腳力,怎麼就不敢露面?”

“法克!”

說話間,那矮子魔神的箭矢已經離弦飛出——

“走!”

我和納貝里士早串通好,他瞬間化作黑鶴魔神,我竄上他的背,同時放出麒麟印。

“拿破崙,你出賣老子,這筆賬,來日算!還有神廟,老子早晚過去,拆了你們老窩!” 風勁,扯乎!

丟下一句狠話,納貝里士撅着屁股竄地飛快。

一時風起,居然把塞納河水攪得激盪。

我叫納貝里士竄過塞納河,再往意大利跑。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想到的是如何驅狼吞虎,所以不會把那兩個魔神往機關城引。

意大利全境都被聖教控制,是最佳選擇!

那矮子的箭矢還是飛快及至。

我只覺身後如同火焰灼燒一般。

我冷哼一聲,操起麒麟印,去抵擋箭矢。

叮地一聲,身後光芒四射,只見那麒麟印居然被飛來的箭矢撞開。

就在這時,又一支箭矢後發而至。

我暗罵一聲,運行鬼門之術,倏然之間,一道鬼門出現在我和納貝里士的身後。

那追來的兩支箭矢嗖嗖兩聲鑽進鬼門之中。

“快飛!”我喊道。

納貝里士應答一聲,忙不迭地振開羽翼,衝過塞納河。

可就在這時,那個騾子臉的魔神卻突然出現在河岸邊,攔住了我和納貝里士。

嗯?

這是怎麼回事?

納貝里士不用我說,瞬間垂直鳥身,扶搖直上。

那騾子臉魔神大嘴巴一歪,噴出白氣,喊道:“哪裏跑?”

而後那騾子臉居然雙腿一弓,反彈而起,縱身跳起來。

就在這時,那傢伙兩隻利爪便要來抓納貝里士。

尼瑪!

納貝里士大罵一聲,連忙又振翅,可卻被那隻騾子臉勾住爪子,然後扯了下去。

擦,若不是剛剛使用了明王身咒,此時我會怕他?

可恨中了拿破崙的算計,他引我對付黑衣大主教,從而用掉明王身,這時又叫與阿蒙相差不多的兩個魔神來追殺我,我除了逃跑,還能怎麼辦?

“冥王大人,快救我!”

納貝里士驚叫一聲。

我正要放出陰冥燭火,打算燒向騾子臉,就在這時,一聲牛哞聲響,而後一道黑色身影奔至。

我急望過去,認出來者正是大牙!

大牙張開大嘴,噴出一道毒風,只見這毒風仿如一張大網,直接將騾子臉全部籠罩進去。

那騾子臉大叫一聲,卻在這時,納貝里士突然一顫,整個身子也往下降。

擦,敢情這貨是想把我和納貝里士也拖下去,逼大牙就範。

果然,大牙這時候收住毒風。

就在這時,那傢伙一聲怒喝,納貝里士往下落的速度更急。

大牙怒吼一聲,咧開大嘴就咬騾子臉的長脖子。

那騾子臉驚怒,便來踢踹大牙。

轟地一聲,大牙倒飛出去。

緊跟着,納貝里士被一拽到地,頓時把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來。

這一摔,直把我摔地七葷八素,頭頂惡風襲來,嚇得驚醒,連忙催動出陰冥燭火,一時間,火焰滔天。

那熊熊烈火把騾子臉全部湮滅。

成了!

我心中一喜。

砰地一聲,那火焰之中居然跳出一個黑影。

這黑影正是被燒成了炭黑的騾子臉。

希律律——

一聲充滿憤怒的嘶號突然劃破長夜,接着,我便聽見一陣惡狠狠的磨牙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