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她後悔,悔在她的自持掌握全局,實際上卻不是那樣。

Post by zhuangyuan

泉泉,我也害了你……

共生契約的原因,若是清靈身死,泉泉也會跟著陪葬。

冰襲,我還沒有見到你,在你沒有失約之前,我先失約了……

被混沌仙人抓走的靈冰襲答應她,會在八個月後仙道學院與之見面,可是她卻做不到了。

對不起,峰赤……

對於緣峰赤,清靈只能說是對不起,她讓他深陷於自己的情感中,卻不負責任的就這樣一走了之。

鳳玄凰……

她也想到了他,對他最多的就是愧疚,如果、如果自己能夠活下去的話,她不要再逃避了,明明也是喜歡他的,多收一個相公又有何妨?!管他是不是妖皇之子,她不怕!

………………………………………… 清晨,當陽光照耀在東海的時候,林夕瑤早早的起牀。

沒有葉寒在身邊,她永遠都睡不安穩。

“心語姐姐早上好!”

林夕瑤走出走廊,剛好看到準備去做早餐的心語。

心語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走下樓。

“哥哥今天應該就要回來了。”林夕瑤站在走廊上,自言自語的說道。

葉寒離開前,告訴她去**絕對不會超過兩天,如今已經是第二天了,葉寒也應該要回來了。

想到這,林夕瑤開始有些小激動。

自從葉寒向她求婚後,林夕瑤就越來越粘葉寒,哪怕一分鐘就都捨不得離開。

林夕瑤看着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露出一絲幸福的笑容。

突然,林夕瑤放在房間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定是哥哥的電話!”林夕瑤全身一震,然後轉身跑進房間裏,手忙腳亂的拿起手機。

讓林夕瑤失望的是,來電的並不是葉寒,而是花影。

“花影姐姐,早上好啊。”林夕瑤雖然很失望,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夕瑤早啊,我沒有打擾到你睡覺吧。”花影的聲音依然那麼好聽。

“沒有啊,我剛起牀,花影姐姐找我有什麼事啊。”

“沒什麼啦,葉寒回來沒有。”

“還沒有呢,估計今天就回來了。”

“嗯哪,等他回來了我再來找你們玩,我現在先去錄歌了。”

“好呢,花影姐姐拜拜!”

掛斷電話後,林夕瑤把手機放到桌面上,她想給葉寒打電話,但又怕打擾到他。

冷靜戰勝了思念,林夕瑤知道,葉寒肯定有他的事要忙,所以不應該去打擾他。

一個小時後,吃完早餐,穿戴完畢的林夕瑤在心語的護送下,來到了東海大學。

今天的課程原本可以不用上,但林夕瑤還是選擇來到了學校,只是一個上午而已。

“夕瑤,早上好。”在林夕瑤剛走下車沒多久,一個穿着高檔西裝的男子就走到了林夕瑤面前,他的手裏捧着一束玫瑰。

林夕瑤看到這名男子,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來的人,正是趙東,當初被林夕瑤拒絕的男子。

“什麼事?”林夕瑤停下腳步,有些不滿的說道。

“夕瑤,我真的很喜歡你,請你接受我好嗎?”趙東滿臉渴求的說着,而且還單膝跪倒了地上,將手裏的玫瑰遞到林夕瑤的面前。

這樣的一幕,讓林夕瑤頓時就愣住了,而周圍的學生的紛紛的停下腳步,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情。

林夕瑤想不到,趙東居然會在大庭廣衆之下向她表白!

林夕瑤的第一感覺就是反感。

因爲她已經有了葉寒,她不可能再去接受任何人。

無論是誰。

“夕瑤,我不懂得什麼花言巧語,但我有一顆愛你的心,所以,請你接受我吧,我會好好的愛你一輩子。”趙東的眼裏帶着一絲陰險,他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假的,當初林夕瑤的拒絕讓他懷恨在心,他已經決定了要好好的報復林夕瑤,用盡一切手段。

而周圍看熱鬧的學生們都等待着林夕瑤的回答,有的喊着快答應,有的則保持着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林夕瑤是葉寒的女朋友,這幾乎已經是全校皆知的事情,而此時林夕瑤在校門口被一個男子表白,而且這男子好像還長的蠻帥,這倒是很有意思了。

“我拒絕。”林夕瑤冷着臉,回答道。

“爲什麼?”趙東眼裏閃過一絲陰狠。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說着,林夕瑤還將左手的戒指露了出來,“你死了這條心吧,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說完,林夕瑤直接轉身離開。

這個趙東已經徹底的讓林夕瑤反感,因爲他三番兩次的來找她,甚至這一次還當着學生的面向她表白,這已經讓林夕瑤很憤怒。

葉寒雖然有點花心,但林夕瑤是絕對的專一,她這輩子只愛葉寒一個人,不可能再和別的男子有什麼交集。

而且葉寒的花心都是經過林夕瑤同意的,可想而知葉寒在林夕瑤心中的地位。

“夕瑤,等一下。”趙東在林夕瑤離開的時候,居然往前一步,抓住了林夕瑤的手臂。

“放開我!”林夕瑤頓時怒道,說着,不停的掙扎着,想要把手臂抽出來。

但趙東卻死死的抓着林夕瑤的手臂,說道:“不,你不同意,我就不鬆手,夕瑤,接受我吧,我比你那個男朋友要好的多了,我有錢,還有權,我能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

“滾!”林夕瑤一把抽出手臂,然後右手一巴掌扇到趙東的臉上。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遍了整個校門口。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沒有人會想到,平時柔弱的林夕瑤,居然會發這麼大的火,而且還一巴掌扇到了趙東的臉上。

趙東完全愣住了,他想不到,林夕瑤居然敢打他,而且還是在大庭廣衆之下,狠狠的打到了他的臉上。

趙東平時生活在趙家,嬌生慣養,哪裏受過這樣的委屈。

而林夕瑤則滿臉厭惡的拿出紙巾,不停的擦拭着手掌和剛纔被抓住的手臂,彷彿趙東帶有病毒一樣。

看到林夕瑤的舉動,趙東心裏的怒火徹底的點燃了。

他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對待過。

身爲趙家第三代成員,趙家家主的孫子,他走到哪不是高高在上的。

現在居然被一個女孩打了,還被人一臉厭惡的看着。

“你,你居然敢打我!”趙東滿臉陰沉的說道:“我向你表白,你拒絕就算了,居然還敢打我!”

說着,趙東把手裏的花丟到了地上,還狠狠的踩了一腳,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林夕瑤。

林夕瑤看到趙東向自己走來,臉上出現一絲驚慌,往後退了兩步。

突然想起什麼,林夕瑤連忙伸出左手,抓住右手的手錶。

只要趙東敢再靠近,她會毫不猶豫的發射手錶裏的麻醉針。

然而,在趙東再踏出一步的時候,一個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下一秒,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下,趙東如同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往後飛去,狠狠的撞在了一顆樹上。

“心語姐姐!”林夕瑤看到心語的出現,頓時滿臉驚喜,然後像個小孩一般,抱住她的手臂,指着像死豬一樣的趙東說道:“心語姐姐,幫我教訓他,他是壞蛋!”

心語點了點頭,對着林夕瑤輕輕一笑,然後走向趙東。

“我了個大草,敢不敢再猛一點,一個女的也這麼能打,那我們還怎麼活啊!”一個身材彪悍的學生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我靠,女神!”男生們看到心語的模樣後,頓時就愣在了原地。

這是怎樣一個女神啊,先看那身材,就已經沒的說了。

對於一些御姐控來說,心語簡直就是女神中的女神,完爆一切美女。


林夕瑤是個蘿莉,而心語是個十足的御姐,那美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心語走到趙東的身旁,伸手抓住趙東的衣領,直接將他拽了起來。

下一刻,所有人就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心語狠狠的將趙東砸到了地上,並且將水泥地都砸凹了進去!

學生們看着都覺得疼,把水泥地都砸凹進去啊,這得多大的力量。

而東海大學在校門口值班的校警早就縮在值班室裏不敢出來。

笑話,心語一腳就把人給踹飛,出去還不是找虐麼。

“放肆!”不遠處,一名中年人準備衝向心語,把趙東救下來。

“大個子,我勸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冰冷的聲音,落入中年人的耳裏。

下一刻,中年人的瞳孔縮成最危險的針孔狀,隨後,中年人拼了命的往後飛退。

但還是晚了一絲,中年人的胸口,直接被劃出一個口子,鮮血,頓時就染紅了他胸前的衣服。

夜鶯手持一把匕首,緩緩的出現在了中年人的面前。


“想去救你家少爺,那就先過我這一關!”

夜鶯說完,眼神一冷,滿臉不屑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喘着粗氣,夜鶯剛纔的攻擊,是他經歷過最危險的時刻,哪怕再慢一點,他的胸口都會直接被切開。

“你是誰!”中年人滿臉警惕,他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是夜鶯的對手。


“我?”夜鶯不屑一笑,“你沒資格知道,你們趙家也沒資格知道。”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你們別想打那個女孩的注意,否則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夜鶯滿臉冷笑道:“給我滾!”

說完,一股強悍的壓力,籠罩了中年人的全身。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