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她原來是月落洲皇家的一名公主,雲韻。從小她就是萬人追捧,被皇家的人視為掌上明珠。那一副驚天的面容不知道讓多少青年才俊如痴如醉,好不容易在萬軍從中跑到了天洲,就是為看看這小千界第一人帝天到底是怎樣的。

Post by zhuangyuan

當晚,沐清風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帝天。不過對於這個消息,帝天直接一笑置之。

「小子,這女子貌似對你有些情意啊。不如就聽老夫一言,把這個如花般的女子收了吧。」現在的十八子極其的怪異,他兩個月的時間把上半身的**恢復了,只差下半身了,就這麼半個身子懸浮在空中,不自覺的讓人感到慎得慌。

帝天瞥了他一眼,回道:「小爺我馬上就飛升了,就算是我對她有感覺,也無可厚非。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但是他沒有發現,十八子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目光,似乎有所作為。

接下來的一個月倒是平平淡淡的,期間沐清風等人來看過,發現帝天還在閉關,就沒有去打擾他了。

至於那個雲韻這一個月也是住在了這間酒館之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哇哈哈,老夫的肉身終於成功的凝聚了,老夫我要有肉身了!!」

一聲狂笑打破了這房間的寧靜。

帝天第一時間就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這一幕,讓他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只見十八子的身體緩緩的朝著空中飛起,一塊塊的碎肉彷彿從他處飛來一樣,融合到自己的身體里。

十八子閉上眼睛,似乎非常享受現在的這個過程。

一道幽綠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帝天的眼睛都被刺得眯住了。再次睜開的時候,卻發現十八子的身體已經落在了地面上,仔細觀察的話,便可以發現此時的十八子與以往大不相同。

之前沒有肉身,但是現在有了肉身。之前沒有修為,現在有了,而且還不低,直逼帝天,達到了玄尊境後期的修為。

「砰!」

一連串的炸響聲在空中響起,整個酒館就抵擋不住了,徹底的化為了廢墟。下面實力低下的人早就四面八方的逃了出去。

只有沐清風等人還有雲韻沒有離開,因為空中的兩道身影吸引了他們的目光。

「看,空中有人!」

「那人。。好像是宗主啊。」

「宗主?那他對面的人是誰?我怎麼感覺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跟宗主比起來差不多啊。」

「不知道了,我們還是看看再說吧。」

十八子看了看身體,朝著帝天神識傳音道:「小子,我現在恢復了肉身。但是沒有血液以及經脈,還有心臟,所以這些東西就要交給你了。」

「交給我?卧槽,老頭,你別開玩笑啊。我怎麼能弄出這東西?」帝天滿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不,你可以的。」十八子滿嘴肯定的說道:「要是說之前的話我還有些不放心,但是你現在掌控了天道,那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按照心中所想,做心中所做,相信自己!」

「按心中所想,做心中所做?」帝天嘀咕了起來。


逐漸的帝天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越來越強烈。

周圍的空間都在猛烈的顫抖,這一道身影彷彿都要將整個天地撕碎一般,威不可擋。

一根手指輕輕的伸了出來,就那麼平平淡淡的一劃。整個天地都隨之一暗,十八子身上更是血紅色的光芒大盛。

用神識便可以看到,此時的十八子體內出現了源源不斷的血液,更有了心臟以及經脈。他都沒想到自己可以成功,不免有些激動。

帝天終於發現了他的修為,吃驚的望著這一切,問道:「老頭,你的修為。。。」

「哈哈,不要看我。要知道老夫我不是器靈的時候修為不知道比這時候高了多少倍。」十八子開懷大笑道,有了肉身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那對你這幅肉身如何?可還滿意?」帝天說著還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十八子站起身子稍微舒展了一下,頗為滿意的說道:「不錯,可以了,哈哈哈。沒想到老夫我生之年還能擁有一副肉身,實在是老天對我的眷顧啊。」

他能夠恢復肉身,帝天也是十分高興的,畢竟如果沒有十八子,那就沒有現在的帝天。想到這裡,帝天朝著十八子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老頭,謝謝你!」

錯戀:一恨成愛 天吶,那個老者是誰,宗主居然向他鞠躬?」

「我想應該是他的師傅吧?」

「我草草,你別扯淡了,他師傅才什麼修為,宗主怎麼可能拜這人為師?」

帝天轉了頭,掃視了一眼在場的人,所有人頓時感覺自己死了千萬次一樣。微微一笑,解釋道:「你們說的不錯,他就是我帝天的師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他亦是我的父親。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

「嘶。。。」

不管是場中的人,還是沐清風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先不說別人,就連沐清風都不知道帝天還有一個這樣的師傅,不過看起來現在不是問的時候,只好先忍住了這個衝動。


「宗主的師傅,那豈不是太上長老了?」

「呃。是么?不應該是宗主的父親是太上長老嗎?」

「卧槽,你是不是傻啊。人家剛說了亦師亦父,你丫的要耳朵出氣的啊。」

「好吧。。」

場中稍微喧鬧了一會兒,帝天就打斷了眾人的言語之聲。

掃了一眼,便發現了掌柜的的身影。一步從空中走到了掌柜的的面前。

基本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從空中到掌柜的所在的位置,起碼需要數百米,帝天居然一步就走到了。

傳說中的縮地成寸,也不過如此吧?

帝天一臉歉意的看著掌柜的說道:「內個,掌柜的對不起哈,剛剛我師傅突破修為了,所以一時激動沒有壓住氣息,導致你的酒館成為廢墟了。。」

「不礙事,不礙事。一個酒館而已,如果能換來他老人家修為的提升,弟子是非常樂意的。」掌柜的大驚,他沒有想到一個堂堂的宗主居然為了酒館的事情給自己道歉。

「這怎麼行。」說著帝天就轉過了頭,看著沐清風叫道:「一個破障丹的丹方,你丫的給我重修一座一模一樣的酒館。」

沐清風早就知道帝天的意思了。破障丹他可是親身服用過的,沒想到帝天卻給了自己。別說是一座,就算是百座,千座,也換不來一個破障丹的丹方。

「哈哈,好。老大你放心吧,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沐清風拍著胸脯滿口答應道。

輕輕撇了一眼後方的人,點了點頭,再一步便回到了十八子的身邊。問道:「老頭你恢復的怎麼樣了?能不能行動了?」

「應該可以吧,我試試。」說著十八子就站起了身子。腳下輕輕一點,身後便瞬間出現上萬道虛影,整個人已經出現在了天城之外。

「大爺的,這是神人嗎?」

「我去。。。這尼瑪直接是從天城最中心一步出了天城?」

「這兩個變態。。到底是誰啊?」

帝天有些吃驚的看著這一切,沒想到十八子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悍。嘴角微微的翹起一抹弧線,腳下輕輕一點,如同十八子一樣,身後瞬間拉出上萬道身影。

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將十八子也抓了回來。

「哈哈,看來宗主的實力還更勝一籌啊。」

「那是,宗主的實力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沒有人會不相信。」

「臭小子,快放開我。」十八子掙扎出了帝天的手,不服的說道:「有種我們來打一場,你敢不敢?」 帝天眉頭一挑,眯著眼睛看著十八子笑道:「哦?挑戰我?哈哈,有何不敢,我倒是想看你這個平日里老氣橫秋的臭老頭是不是真的有那個本事。」

「好,這是你說的。」十八子看到帝天接了下來,心裡有些莫名的高興。

帝天看了看周圍的房間,說道:「我們換個地方,畢竟我們的實力要是出手的話,會傷及無辜的。」

「好。跟我來。」說著十八子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了,帝天旋即就跟了上去。

「走,我們也去看看。」

「哈哈,你們跟我來,我能感受到他們的氣息。」

基本上剛剛入住天城的人都紛紛朝著帝天兩人前去的方向跟了過去。沐清風一行人包括雲韻在內都跟上了大部隊。

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平原之上,帝天才停下了腳步。問道:「這個地方怎麼樣?只要我們不太激烈,我想空間應該無法破碎的。」

「沒事,老夫早就把空間封住了,就算我們兩個往死了打。空間都不會破碎的。」十八子自信滿滿的說道。

「哈哈,那這樣最好了,要不然束手束腳的我還挺難受的。」

帝天把自己心裡的話說了出來,畢竟實力達到了這個修為,能夠力敵的對手簡直是屈指可數的。

「看,他們兩個在那裡。」一個眼尖的人發現了他們所在的地方,直接指了過去。

「哈哈,怎麼樣,我就說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的氣息吧。」

聽到這句話帝天一臉的黑線,自語道:「丫的,我們就是怕傷及你們,才跑到這裡。你們倒好,又追了過來。。。」看了一眼下方的人,說道:「既然你們真的想看,再往後退。以免波及性命。」

「謹遵宗主之言。」說著這群人紛紛的朝後退去。

十八子實在是忍不住了,畢竟上萬年沒有出手了。開口叫道:「小子,快點的。大老爺們的墨跡什麼?」

「哈哈,好,既然你忍不住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說著就運起了體內的魂力,一道地決順勢拍出。

瞬間在場的人就感受到了什麼叫天塌地陷,日月無光。

這一掌拍出,猶如戰神附身一般,帝天整個人的氣勢猛然爆發,周圍的空間就算是被十八子封住了,也免不了一陣陣的顫抖。

「哈哈,來的好。」面對這強勢的一擊,十八子不退反進。


十八子如同一個返老還童的孩子一般,比帝天矮了一大截。手中幽綠色的光芒不斷的凝聚著。手中的一道光芒朝著帝天所打出來的地決衝去。

兩道光芒夾雜著驚天的氣息,互相衝撞了過去。

「砰!」

一連串的爆炸聲激射而出,封住的空間猛烈的顫抖。一陣陣的魂力風暴朝著下方席捲而去。

看戲的人是一退再退,這種場面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插足的。

「哈哈,爽。再來。」十八子叫囂道。

這一擊完全是熱身,很顯然兩人都沒有後退半步,現在還看不出孰強孰弱。

「天決!」帝天一聲怒吼,天空旋即一暗。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帝天的手中出現,什麼太陽月亮的光輝全都被這一道光芒擋住了。強大如斯,恐怖如斯。

「老夫何懼?」十八子沒有絲毫的害怕,手中幽綠色的光芒不斷的凝聚。「小子,看看老夫這一招。芒星天下!」

隨著十八子聲音的落下,這幽綠的光芒瞬間大盛,所有人都閉上的眼睛。

同之前一樣,兩道光芒朝著對面的所在的方向飛速的衝去。

「砰!」

一道驚天炸響,一些實力低下的人耳膜都露出了絲絲的血跡。無法,只好再度向後退去。

兩人被爆炸的光芒包裹住了,沒有任何人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隨著光芒的散去,在場的人才朝著戰場中看去。

只見帝天此時的衣衫已經有些破碎了,不過還是一副毫髮無傷的樣子。再看向十八子,他也差不多,除了衣服爛了之外,沒有什麼傷害。

「小子,我看看你的天地吞如何。」十八子有些狂妄的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