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她倒要看看,唐影這個人究竟能不能夠充當起等人的這個經驗,畢竟她是一名女生,她這麼做,也是在爲唐影這個師弟以後找女朋友等約會時所想的而已。

Post by zhuangyuan

“竟然你不願意說話的話,那麼,就來一個痛快話吧,是打一場呢?還是直接說話?兩種只能夠選其一!”唐影看着面前的女子真的是有一種想法要把她碎屍萬段的感覺,於是平靜了一下心態,道。

“口氣倒還不小,不過,你真的以爲你能夠打敗我麼?”紫凝月淡淡地道。

其實,在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心裏就在想着,一個纔剛剛到黃階的修煉者,就想要和她比試,真不是明擺着自找苦吃麼?但是,紫凝月換了個方法想,唐影是會擁有着異能的人,而擁有着異能力的人,說白了就是有着兩種修煉的方式和途徑,唐影的異能是什麼階,紫凝月不知道。

但是聽着師父之前說唐影纔是剛剛到了黃階的修煉者,紫凝月就立刻想到了,可能唐影的異能力也還是處在黃階的階段。

雖然紫凝月不清楚擁有着異能力的人是有着多麼強大的能力,但是,紫凝月小的時候聽家族裏的人說過,擁有着異能力的人如果學武功的話,那麼可以說算得上是雙階聯合了,黃階加黃階,當然可以說是有着黃階巔峯實力的水準了。

這裏除非是唐影不用異能力的情況下,當然,不用異能力那是不可能的事,身爲一名異能和武功雙修的修煉者,在當他不管是在不在啓動異能力的情況下,異能力本身還是在修煉者的身上的,所以,即使修煉者不啓動異能,那麼還是有着一定的作用是異能力在起着效果。

即使唐影現在擁有着黃階巔峯的水平,那麼還是不可能與紫凝月相抗衡的。

而唐影在看見了面前的這個女孩子時,諾亞自動啓動了程序,在唐影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了紫凝月的所有資料,當然,這是在排除了姓名以外的任何資料,其實唐影也是很疑惑,諾亞的本能是調查資料,那麼爲什麼調查不出人的姓名年齡什麼的,只能夠是顯示出身體狀況什麼的。

而這些,對於唐影來說,貌似一點兒用處都沒有,但是沒辦法,誰叫當初方雲給自己的異能力是諾亞系統呢?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是怨不得誰。

只能夠是有時間問問諾亞,看看它能不能夠給出一點兒相應的解釋。如果沒有,那麼唐影也不強求,因爲畢竟他是一個想要靠自己的實力走上巔峯的人,異能力有作用或者是沒有作用這對於唐影來說都是可以若有若無的東西。

當唐影看着面前的女子是玄階高手時,其實他並沒有一點兒意外,因爲在之前看着她的速度來判斷,此人的武功必定是相當的高的。

而唐影現在雖然是黃階初級階段,但是他還擁有着諾亞,諾亞的能力雖然說也還是處於黃階,但是有總比沒有要強一點兒的吧!再者說,諾亞也並不是沒有一點兒作用,在對方出手時的過程當中,諾亞還是能夠在唐影的腦海裏顯示出紫凝月的出招方式的。

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並沒有因爲對方是玄階高手而感到驚訝,他只是覺得,竟然是身爲一名玄階高手,那麼來到學校裏幹什麼?難道學校裏有她認識的人?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爲,修煉者本來就是一個孤傲的職業,在平常人眼裏,修煉者可以說算得上是一種怪物般的存在,所以,唐影第一時間就想到,學校裏不可能會有着她認識的人。

因爲沒有修煉者願意與普通人做朋友的。

“打不打得過?試試不就知道麼?”唐影淡淡地道:“雖然我知道你的修爲一定比我高,但是我從來都不相信實力高的人就一定能夠取勝。”

“呵呵,怎麼說呢?”紫凝月笑了笑,背對着唐影道:“你這個想法是有趣的,但是現實往往都會是殘酷的,如果說所有修煉者都是以你這個態度去思考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是會死的很慘很慘的,所以說呢,你還是不要以這樣的心態來和我戰鬥了。”

紫凝月這麼說,不是因爲她在小看人,而是因爲事實就是如此,在世界上,特別是在修煉者的世界裏,強者爲王,敗者爲寇,這是人知常理,不服也得服。

這不像是在商業上和生活當中,如果說實在商業上和生活當中的話,唐影的這句話倒還真的是給了那些競爭者們一些鼓勵,可是現在唐影面對的是紫凝月,而紫凝月這麼多年獨自在外修煉,也有着許多實戰經驗了,而現在唐影突然地向她發出挑戰,她還真的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議。

因爲她一個玄階高手,不主動找唐影對決就已經是不錯的了,但是現在反過來了,唐影一個黃階初期的高手向她發出挑戰,她還真的是有些覺得唐影這是在不自量力。

不過,令紫凝月欣慰的是,唐影的這種做法,是紫凝月欣賞的,雖然說這麼多年來,紫凝月在國外也有遇見這樣的人,但是那些人也都是她的競爭對手,可是,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她的競爭對手,甚至可以說對手二字都算不上,因爲,這是她的師弟,是她唯一的師弟。

在玄老收了紫凝月爲徒之後,玄老就再也沒有收過其他的徒弟,這不是因爲玄老不願意收徒,而是因爲,玄老他不想再讓自己勞累下去。而至於這次玄老爲什麼又要收徒了,那是因爲武鬥大會的原因,歷屆的武鬥大會冠軍,都是玄老帶出來的弟子所獲得的,而這一次,玄老也是因爲武鬥大會的緣故,纔不得不去尋找徒弟。

“哈哈,心態纔是最重要的,如果說一個人連心態都不能夠放平穩的話,那麼還怎麼參加戰鬥。”唐影笑道:“但是,你竟然這麼說了的話,那麼,你還是選擇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麼吧,竟然你不願意和我打,那就只能是有着這一個辦法了。”

“如果我說我是玄階高手呢? 致命婚約:負心嬌妻別逃 ?”紫凝月依舊是淡然地道。

她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她想要讓唐影知道知道,對抗比自己還要高几個層次的人是有着多大的難度的。

可是,答案真的是紫凝月那樣想的麼? 唐影的性格,是屬於那種不服輸的性格,即使對方的實力比他高出十倍或者是百倍,他都不會在乎,因爲他始終是認爲,階級的強大,並不代表着他的實力就一定強大。

人是活的,東西是死的,如果把一個人的身體去與物體作比較,那麼答案始終都是沒有意義的,即使等級再高的人類,那也只是因爲他的等級高而已,難道等級高就一定會贏麼?難道等級擺在那裏就一定是最後的勝利者麼?

“玄階高手又能怎麼樣?黃階高手照樣能與玄階高手抗衡,而這,纔是修煉者的真理。”唐影淡淡地道:“修煉的等級高,不一定代表着他的實力就會很強,等級高,那隻能夠是說明,那個人修煉的時間會比較長而已。並不一定能夠代表着他的見識就更加的多,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因爲有些人的等級高了,所以纔會被人重視,但是那些人真的知道修煉者的等級高就能夠代表着他的實力就強大麼?”

“呵呵,聽你這麼一說,我還是有些想見識見識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了,雖然吧,你還是個黃階的小子,但是你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那麼就證明着,你的實力不只是停留在黃階這麼簡單。”紫凝月很欣慰地道:“哦,對了,我還忘記了,你的身上好像還有着異能力的輔助吧,但是即使你擁有着異能力,那麼你的實力也會是在黃階巔峯階段,並不能夠與我這個玄階巔峯的對抗。”

唐影很是稀奇爲什麼那名女子會發現他有異能力,但是即使是她發現了,那麼唐影也不會太過於驚訝的,因爲唐影知道,對方是一名玄階巔峯的高手,能夠看出唐影身體裏的異能力當然是不在話下。

“雖然我擁有着異能力,但是,那又能怎麼樣呢?”唐影攤了攤手,於是道:“你是玄階巔峯的高手,而我就算是有異能力的輔助,那麼又能夠怎麼樣呢?依舊還是停留在了黃階巔峯高手的階段。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夠接過你幾招,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我會以我的所有能力,來抵抗你的攻擊的。”

“有信心是好的,要不這樣吧,我把我的實力降下兩階,用玄階初期的實力來與你交戰,這樣的話,即使你是在黃階巔峯的階段,但是我相信,你在黃階巔峯的階段來與我這個玄階的實力對抗,還是綽綽有餘的吧!”紫凝月點頭道:“我可是沒有擁有異能力的人,你的異能力,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你的眼睛吧!”

唐影被紫凝月最後說的一句話震驚住了,他不明白,爲什麼她會知道自己的異能力是什麼?難道她之前有對自己進行調查?

可是不可能啊,自己的資料一般人應該是調查不到的,就算調查到了,那麼也沒有異能力是什麼的這個選項。

唐影雖然很疑惑,但是並不代表着他的氣勢就下降了。

“是又能怎麼樣?難道我的眼睛還能夠起到攻擊性的作用?”唐影沒有否認她的話有錯,於是道:“那竟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我還有事。”

“接招!”紫凝月突然地道。

她的話音一落,右手就已經反手向着唐影的方向扔了一個飛鏢,這個飛鏢是紫凝月的專屬武器,能夠算得上是迴旋鏢的一種,她扔出去的時候,完全沒有留下一絲兒同情的表情在裏面,依舊是使用出了玄階高手的能力向着唐影扔出去。

她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在面對挑戰的時候,她從來都不會給別人留下一點兒同情的滋味在裏面,因爲她知道,如果說她同情了別人,那麼下一秒,她很有可能就會受到別人的殘酷攻擊。

雖然說唐影是她的師弟,她有些地方還是要讓着唐影一點兒的,但是,唐影是擁有着異能力在身上的,並且還是眼睛,他不可能不會發現自己的飛鏢去向的。而且,紫凝月也不會在挑戰當中留下一絲可憐之情,這是在她小時候家族族人們就告訴了她的。

如果對自己對手手軟的話,那麼,勢必會以失敗的方式告終。

而唐影看着面前的女子向着他飛了一個飛鏢,就迅速的向着旁邊躲了過去,同時,在他的腦海裏,還浮現出了飛鏢的方向是什麼,有了這樣的一個輔助,唐影不怕他躲不過飛鏢的攻擊。

紫凝月飛了一個飛鏢過後,又接連飛了幾個飛鏢,而每一次飛飛鏢的次數也是在跟着增加,因爲她知道,這些飛鏢對於一個擁有着眼睛異能力的異能者來說,躲過去還是很容易的。

唐影也是在地上翻了好幾個跟頭,但最終還是沒有向那名女子靠近多少。

因爲在他翻滾的時候,腦海裏浮現的飛鏢畫面越來越多,使得了唐影無法向着前面邁進,只是,唐影在每一次翻身過後,腦海裏都會出現一些白色的線段,而這些白色的線段,可能就是唐影向前邁進的路程吧,雖然唐影這個時候不能夠說話,但是憑着他的能力,他還是願意去闖一下的,有些事情,總還是要試了才知道吧!不試一下的話,那麼很可能就永遠都不會知道。

諾亞在這個時候,也是沒有去打擾唐影,因爲它他知道,如果在這個時候打擾唐影的話,那麼唐影很可能就會因爲粗心而受到對方的攻擊。


雖然說唐影受點攻擊沒有事情,但是對手是一個玄階巔峯時期的高手,那麼諾亞就不能不重視一下對手的出招方式。


唐影在翻越了幾個跟頭過後,也開始向着前面開始翻去,他不敢直接站起身來跑過去,那是因爲唐影知道,那個飛鏢是帶有一絲毒氣在上面的,如果說碰到了一點兒的話,那麼唐影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會怎麼樣?所以,唐影還是小心爲好,畢竟他還有着任務在身。

瞬移在這個時候使用出來的話,也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因爲瞬移是沒有受到一絲妨礙才能夠完美的使用的,如果說這個時候唐影使用瞬移的話,那麼很可能出現的時候就會被飛鏢擊中,對方可是玄階高手,唐影不敢貿然的行動,只能是慢慢地接近她,然後再把她擊敗。

教室裏,楊夢穎發現唐影出去了很久了都還沒有回來,於是就有些急了,對着正在認真聽課的唐璐說道:“小璐,你說,唐影出去了這麼久了都還沒有回來,到底是去幹嘛去了?”

“嗯?好像是有很久了,不過,夢穎姐姐你這麼關心唐影幹嘛呀???”唐璐看了一下手錶,於是道:“是不是你又開始喜歡上唐影了?”

“你瞎說什麼呢?什麼叫又?本來就……就……”楊夢穎拍了唐璐一下,俏臉一紅,有些衝動地道。

在她發現了自己說話的時候說的有些快了的時候,立刻止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再繼續往下說,只能是一臉憤怒地看着唐璐,不說話。

“好了啦,唐影出去的時候是和語文老師說的是上廁所的,所以,這個時候估計唐影還在廁所裏面沒有出來吧!有可能是大廁喔?”唐璐苦笑了一下,道。

“可是,這也太久了一些吧!你難道沒有發現語文老師的眼神一直都是注視着外面的麼?”楊夢穎怔怔地道。

唐璐在楊夢穎的話語下,擡頭看了一下語文老師,果然不錯,語文老師雖然是在講課,但是她的眼神一直都是注視着外面的,並且從語文老師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一絲焦急地表情在裏面。

“好像是的,但是,這也不能夠代表着唐影路上發生了意外呀!”唐璐道:“你要想,在這個時候路上面遇見班主任或者是校領導啥的都是最煩惱的事情了,所以說,夢穎姐姐你就安心的上課吧,唐影你就不用擔心了,反正他也有十八歲了,這麼大的一個男人了,難道還解決不了這點兒小事兒麼?”

“也是,好吧好吧,我們上課,不討論他了。”楊夢穎想了想,覺得也是,於是點頭道。

只不過,唐影這個時候,還真的不是在廁所裏,而是在教學樓的樓頂上。

唐影慢慢地靠近了那個女人,而紫凝月也同樣的是感受到了唐影來到了她的身後,於是她也就只能是反手一用力,想把唐影給推出去,可是,唐影的力道,會弱麼?

唐影看着接近自己的拳頭,於是也就只能是一個轉身躲過了這一拳,來到了紫凝月的另一側,看着自己的對手是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子,唐影有些驚訝住了,而他的速度,也隨之慢慢地放了下來。

因爲他弄不明白的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不在家裏好好的找一個男人嫁了,還跑出來當什麼修煉者?

這個時候,紫凝月也是知道了唐影看見了她的臉龐停頓了下來,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過,左邊的胳膊肘一揮,就已經是揮住了唐影的胸口處。

唐影也是隨着這一擊,向着後面退了幾步。

“怎麼樣?還要繼續比試麼?我的師弟。”紫凝月孤傲地道:“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距,你不能不服輸。” “竟然你都已經叫我師弟了,那麼,師姐,師弟我也就只能是揹着黑鍋回家睡覺了咯!!!”唐影聽見了‘師弟’兩字並沒有覺得很意外,於是攤了攤手,無奈地道。

因爲在他看着有人把飛鏢作爲武器,並且還是使用的如此的順手,那麼,具唐影這麼多年在外面執行任務的經驗來看,能夠用飛鏢作爲武器的,那麼只有一個人,就是紫凝月。

雖然唐影沒有過多的涉及於殺手家族,但是他還是清楚的,殺手家族裏,有着一個人是用飛鏢來作爲武器防身的,而這個人正是有着‘女神’稱號的紫家大小姐紫凝月。

其實唐影可以直接和紫凝月說,他知道紫凝月的名字的,但是,唐影還是想見識一下玄階和黃階到底是有着多大的區別在裏面,所以,唐影纔沒有和紫凝月說明他的心思的。

而唐影也是知道的,竟然紫凝月不肯告訴她自己的名字,那麼也就是在說明,她是想要見識一下自己這個師弟到底有着多麼大的實力的,雖然說唐影的各方面實力還是很低,但是唐影可以不用武學上面的功法來進行挑戰,因爲畢竟他向玄老學的還是一點兒皮毛而已,而這些功法在紫凝月的眼裏,可能都已經是快要過時了的,所以唐影才換了一種方法,沒有學到武功,就並不能夠代表着唐影不能夠用其他的方法來面對紫凝月的進攻。

“看來你也不耐嘛,這麼早就知道了我的名字了。”紫凝月苦笑了一下,道:“但是,竟然你早就知道了我的名字,那麼爲什麼還不和我說,讓我不要打你了呢?”

“說與不說,我們兩個是不是遲早都得要挑戰一次的?”唐影淡淡地道:“其實,在我拜玄老爲師的時候,玄老其實是告訴過我你的身份和實力的,但是,對於這些,即使是你的實力再強大,也還是要和我挑戰一次的,不是麼?”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唐影,你有沒有想過,你的老師現在可是已經很憤怒了喔!”紫凝月調佩地道。

她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她覺得唐影這個時候還在與自己說這麼多的話,難道他就不怕他的老師會着急麼?

“憤怒與不憤怒,是不是我回教室都得要被罵一頓呢?”唐影依舊是淡然地道:“而且我之前也並不知道你是我的師姐,只是知道你在學校這樣的公衆場合裏使用出那樣的速度感到有些奇怪而已,所以那個時候沒過多久就從教室裏出來了。但是看着你使用出了飛鏢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是紫家的人,並且還是紫家最爲出名的一個人,紫凝月。”

“那按照你這麼說的話,是不是每一個修煉者來到了學校裏你都是要問個清楚才能夠走呢?”紫凝月點了點頭,然後問道。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但是,沒有一個修煉者願意來到學校裏並且在學校裏使用出這樣的功法的吧!”唐影回答道。

“嗯,那竟然這樣的話,我也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這次我來你的學校,主要還是想爲了認識認識我這個師弟到底是有着怎麼樣的實力的,畢竟,做我的師弟的人,都是要經過我這個師姐的認可才能夠順利的過關做玄老的弟子的。”紫凝月點了點頭,繼續地道:“而且,我這次來找你,是師父他要我交給你一份東西。”


“什麼東西?”唐影疑惑地問道。

“我就是想問問,你纔剛拜玄老爲師,怎麼又開始收起徒弟了呢?”紫凝月有些納悶地道:“而且你和你的徒弟都還是異能者,要知道,異能者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可都是很少的存在的,你這一下倒好,一收就收到了一個異能者做徒弟,並且你還是一個異能者,這樣的話,你難道不覺得,玄老這會兒賺大了麼?”

“呵呵,雖然是玄老賺大了,但是,師姐你有沒有想過?”唐影苦笑道:“作爲我們異能者來說,修煉武功那是相當的專一的,不像是你這樣的武學修煉者,可以修煉多種武功祕籍,而且,對於我們異能者來說,本身的異能力就不是能夠起到一定的攻擊性,所以,異能力的有無,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次要的。”

“那什麼是主要的呢?”紫凝月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道。

“主要的就是學到更多的武功祕籍,而並不是有着異能力的輔助的,雖然說有了異能力,可以提升個人戰鬥力,但是,異能力也還是要有這強大的繼承者才能夠去繼承異能的。”唐影解釋道。:“只有在學到了更多的武功祕籍,那麼我們才能夠進一步的提升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研究本身的能力。”

“看你這麼說,好像你是不想擁有異能力似的?”紫凝月說道。

“對於異能力在我的身上,其實我也很煩惱的,但是沒有辦法,既然異能力選擇了在我的身上出現,那麼我也就只能是認命了,只要能夠學習到武功,我都會無所謂的。”唐影淡淡地道。

“好吧,師父這次讓我來,主要是要我把這個交給你。”紫凝月從口袋中掏出了玄老交給她的紙條,雖然說很奇怪,但是沒有辦法,誰讓她是玄老的徒弟呢?所以只能把這個交給唐影,然後再由唐影轉交到他的徒弟手裏了,道:“這個只是一個紙條而已,只要將紙條打開了,然後在順着紙條上面的信息找到那個功法祕籍就可以了。”

“看來,我們的師父還真的是對我們太好了一些,連我的徒弟他都要給他一份功法祕籍了,嘿嘿!”唐影笑道。

“你可不要高興地這麼早,勸你最好還是帶着你的徒弟一起去見一見他的師祖比較好,畢竟師父願意交給他這份武功祕籍,那麼就代表着,師父他又多了一個徒弟。只不過,這個徒弟是他徒弟的徒弟而已。”紫凝月提醒道。

雖然她是認可了唐影這個師弟了,但是,對於唐影的徒弟,她還是比較重視的,但是又想到了那是唐影的徒弟,而對於唐影的徒弟,那麼她這個作爲師姐的,就不能夠管得那麼多了,於是想了想,既然玄老願意交出功法祕籍,那麼那個人也肯定會是一個強者的,所以紫凝月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了不再插手這件事情了。

“嗯,我會找一個時間,帶着他去見一見師父的。”唐影接過紙條,沒有立刻翻開,而是道:“對了,師姐,那竟然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下去上課了,耽誤了太久,恐怕老師真的會發怒了。”

“等一下,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紫凝月淡淡地道。

“哦?什麼事情?”唐影反問道。

“這麼久你要小心一點兒了,因爲我過來的時候,發現了離你教室不遠處還有着一名異能者存在,恐怕有人在監視着你,或者是你保護的對象,楊家大小姐楊夢穎!”紫凝月想了很久,覺得還是告訴唐影這件事兒比較好,於是道:“當然,這裏是包括了你的那個徒弟在內的異能者。”

紫凝月說的這名異能者,雖然異能範圍已經是縮小到了很小很小,但是對於她來說,要想觀察出身邊的每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

唐影被紫凝月這麼一提醒,還真的是發覺到了一些問題,因爲這兩天在他回到家裏的時候,或者是在教室裏的時候,都會時不時的覺得有一股力量在跟蹤着自己,但是因爲異能的若隱若現,也使得了唐影並沒有太在意那件事情了。

而聽見了紫凝月這麼一說,又使得了唐影不得不又重視起來了。

“嗯,我會注意的,謝謝師姐的提醒。”唐影認真了起來,於是道:“那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走了,師姐再見。”

“嗯,再見!記得把紙條交給你的徒弟。”紫凝月點頭道。

在她說完話之後,紫凝月就消失在了唐影的眼前,看着紫凝月突然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唐影也是覺得很疑惑,心道,難道這也算是功法祕籍的一類麼?

在唐影回到了教室之後,語文老師也並沒有做出太大的動靜來,只是讓唐影快點回到座位上面繼續的聽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