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她們說的可是四皇子,可按照輩分來說,楊丹儀和四皇子算得上是堂兄妹,楊丹儀總不能還喜歡自己堂兄吧!

Post by zhuangyuan

眾人不禁在心裡唏噓不已,心道可千萬別是這個,那可是亂·倫!

很顯然,一眾少女是誤會了的。

「想來母妃這會兒還在和姑姑閑聊呢,我總是不好過去打擾的,」楊丹儀心裡滿滿的都是陸公子,自然不會和趙雙姝計較,又道,「姝表妹你怎的還在這兒站著?堂兄他們都過來了,今兒你可是主角,難道你不用過去嗎?」

快過去快過去,最好是把她們也一併帶過去!

楊丹儀心裡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迫切地希望趙雙姝能夠儘早過去,把她一起帶過去招呼。

對於楊丹儀的轉變,趙雙姝心裡只覺得好笑,但也並未拂了她的意思,點了點頭,「儀錶姐說得很對,我是應該過去的。」

卻並沒有提及要帶她一道過去。

楊丹儀心裡不由就有些著急了,想說又不敢說,怕說了,要是以後又沒有嫁給心上那人,豈不是要成為她這一生的污點?

被人背地裡嘲笑的污點!

楊丹儀從來都不是個肯吃虧的主兒,自然不會在她面前露了餡,忍著沒吭聲。

趙雙姝等了會兒,沒等來楊丹儀的主動開口,便就打算抬腳走了。

「姝表妹!」見她轉身就要走,楊丹儀到底還是沒能忍住,著急地喊了聲。

趙雙姝只做不知,回身茫然地看著她,問了句,「儀錶姐可是有事?」

一眾少女心裡雖然也想著早點見到四皇子,但都克制著自己,生怕被四皇子看輕了去。

可要是有人開了這個頭,她們自然也是願意的。

是以當楊丹儀開口喊住趙雙姝的時候,一眾少女也跟著看了過去,眼裡滿滿的都是期盼。

若是只做一個順水人情給楊丹儀的話,趙雙姝自然是不願意的,可若是能夠因此拉近與鄴都貴女們的距離,那便沒什麼好不願意的。

「我,我……」見她回身停住了,又望著自己,楊丹儀反倒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趙雙姝倒是頗為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輕輕說道,「我知道了,儀錶姐必定也是想隨我一道過去迎接的,畢竟四皇子說來也是儀錶姐的堂兄,見一見總歸是沒壞處的。」

她給了台階下,楊丹儀自然就順著台階下來,立馬接了句,「是啊!四堂哥素來和我們這些堂姐妹關係不錯,他來了,我自然是應該過去見一見的!」

卻是隻字未提陸閣老的嫡長孫,陸一。

趙雙姝無比清楚她的心思,見她這樣說,少不得說了句,「聽說今兒陸閣老的嫡長孫也來了,我這也是託了母親的福,不然哪裡會有這麼多人過來道賀?」

雖說她是考上了汀蘭書院的頭名,還是歷來從未有過的全滿分,但世家貴族從來不缺這些,注重的也不是這個個。

倘若沒有娘親替她張羅,請來這些人,那今日必然是不會有幾個人來的。

就是來了,那也不會是門第多高的。

聽著她這樣說,楊丹儀的耳朵就豎了起來,心裡甜得不行,又有幾分羞澀,耳根子微微泛紅,抬眸問了句,「陸閣老的嫡長孫怎麼會過來的?」

陸家已經有很久沒出現在別人家的席面上過了,四皇子平日里也是很少赴宴,除非是陸一願意去的地方,不然絕對不會去。

如此說來,今日陸公子就是主動要過來公主府的了?

心思素來敏·感多疑的楊丹儀,想了想,不得不懷疑起來。

陸公子該不會是為了趙雙姝過來的吧!

雖說這個可能很渺小,但楊丹儀心裡就是在意,彷彿陸一早已是她的人了一般,容不得別人碰他一絲一毫。

趙雙姝微微側頭,只一眼就看出了楊丹儀眼底的心思,不由在心裡冷冷地笑了笑。

所有人都沒把陸一當塊寶,可偏偏這個楊丹儀就把他當成了寶!

陸一雖說是陸閣老的嫡長孫,也是陸家嫡支唯一的繼承人,但陸一為人並不算太好,名聲甚至還有些臭。


什麼為人生性風流,什麼還未娶妻就已經有了外室,關於陸一的各種不好傳聞比比皆是,也虧得楊丹儀會傾慕這樣一個人!

趙雙姝並不同情她,每個人來到這世上,總是有她自己的使命和歸宿,有些事是早已註定了的。

可她呢?

想著想著,趙雙姝不由就微微低下了頭,她是個死過一次的人。

倘若命運是一早就註定了的,那她這世重生了,又是何故?

可若說命運並非是一早就註定的,為何她如今所認識的這些人,又半點都沒有變化?

楊丹儀最終還是愛上了陸一。

「四皇子和陸公子從來都是同出同進的,二人好得就跟同穿一條褲子似的,今日四皇子來了公主府,陸公子會來,也並不奇怪。」顏寧一怪裡怪氣地開口,眼裡還隱隱帶了幾分不屑。

這也怪不得她,實在是陸一的名聲太差,可偏偏又和她用了同一個字做名字。

每每想起來,顏寧一總是要刺上幾句才肯的。

可她這一開口,就遭到了楊丹儀的呵斥,柳眉微挑,「顏妹妹你這句話可就說得不對了!」

「四堂哥乃是天潢貴胄,是當今天子的兒子,身份貴不可言,哪裡能是你能夠在背後詆毀的?」 「……」顏寧一嬌俏的小臉頓時就紅了七分,不是被羞紅的,是被漲紅的。

顏寧一雙手微微攥緊,攥成了拳頭,眼裡帶著彷彿被羞辱過的怒火,張口就道,「郡主何必這般呵斥於人?我不過是說了句實話而已,並沒有任何地方對四皇子不敬,郡主又為何反應這樣大?」

先前她還覺得是那些人誤會了楊丹儀,畢竟二人是堂兄妹,這又怎麼可能發生點什麼呢?

可如今她卻改了看法,畢竟她不過就是說了句四皇子和陸一,楊丹儀就這般呵斥她!

雖說楊丹儀是淮北王府的小郡主,頗受淮北王的疼愛,但她祖父好歹也是個閣老,母親更是出自名門!

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多未來的同窗看著呢,楊丹儀就這般呵斥她,又置她的顏面於何地?

顏寧一心裡氣憤得不行,自然也就沒了對楊丹儀的尊敬,可這也正是惹怒了楊丹儀的一處。

楊丹儀自覺自己是堂堂郡主,平日里開開玩笑也就罷了,真要是鬧不愉快的時候,又豈能被她這樣對待?

「我的反應哪裡大了,分明就是你私下裡議論皇子的事,我不過是念在姐妹一場的份兒上,提醒你一句罷了,可你倒好,竟還反過來指責我的不是!」楊丹儀鬥不過趙雙姝,卻不代表連顏寧一也鬥不過。

顏寧一年齡小,平日里又是家中的嬌嬌女,這樣的掐架自然是沒有過的,很快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固然顏妹妹有不對的地方,不該私下裡妄自議論皇子的事,可郡主這般做,難道就是對的嗎?」謝宛棠眸色淡淡,開口替顏寧一說了句。

「……」楊丹儀面色頓時就不好了,可又找不出可以反駁的話來,更是沒這個膽子去和謝宛棠爭辯。

謝宛棠雖說不是什麼郡主縣主之類的,但她好歹也是定國公府大房的嫡女,又有個嫡親的皇后姑姑,楊丹儀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和她正面對上。

謝皇后對這個娘家侄女,可是頗為疼愛的,當年要不是謝宛棠自己說了不要爵位,如今說不準就是個郡主了。

說不過,還說不得,楊丹儀心裡氣得不行,胸口更是悶悶的,只好抿著嘴不吭聲了。


左右她不說就是了!

見謝宛棠替自己解了圍,顏寧一平日里雖說沒怎麼和她接觸過,但還是上前謝道,「多謝謝姐姐。」

可惜,謝宛棠天生就是個冷淡的性子,對此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然後就沒了。

「……」碰了個壁,顏寧一面容閃過一抹窘迫,但很快就自我調整了過來,心道謝宛棠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必放在心上。

……

一眾少女好不容易安靜了下來,趙雙姝還沒領著眾人過去,遠遠的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

趙雙姝回身望過去,那是一群意氣風發的少年郎,一行人約莫有十來個。

少女們聽到腳步聲紛紛抬頭,走在最前邊的那個少年,約莫十八歲左右。

這個少年,白衣黑髮隨著和煦溫暖的微風飄揚。

頭上戴著束髮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搶珠金抹額,穿一件綉綠紋的紫長袍,外罩一件莨綢面的米白色對襟襖褙子。

容貌如畫,俊美絕倫,遠遠望著好似放·盪不羈,可眼裡卻流露出些許精·光,令人不敢小覷。

這人趙雙姝自然是不會陌生的,他便就是她前世的夫君,四皇子楊景燁,也是後來問鼎帝位就把她打發到鐘鼓樓,害得她慘死於趙雙嬌之手的罪魁禍首。

更是害了她女兒的元兇!

與見到前世好友七公主不同的是,趙雙姝此刻見到四皇子,心裡眼裡就只有恨,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

可她心情也清楚明白,此時的她羽翼還不夠豐滿,可楊景燁卻是良妃之子,如今正得聖寵的三皇子。

趙雙姝便就是再冷靜,見到趙曄站在面前也無法冷靜,她眸子里充斥著嗜血冷意,腦子裡閃過的全是前世的畫面。

她與他夫妻十載,歷盡艱辛助他登上帝位,最後換來的,卻是她被罰去鐘鼓樓!

她沉浸在前世的回憶里,渾然沒注意到四皇子也在看著她,直到邊上忽然有雙手扯了扯她,臉上全是困惑,說了句,「趙姐姐,你臉色怎的這樣難看?」


趙雙姝回過頭來,見到的是林楚容滿臉的擔憂,不覺心裡暖了三分,淡笑著搖頭,「我沒事,林妹妹不必替我擔心。」

見她沒事,林楚容這才放心,與她小聲說道,「趙姐姐,你是不知道,咱們這些人裡頭,有過半的人都傾慕於四皇子,方才她二人會那般不對盤,也就很正常了。」

哪個二人?

自然是指的楊丹儀和顏寧一了!

顏寧一心裡是不是也傾慕四皇子,趙雙姝不知道,可楊丹儀肯定不是,楊丹儀喜歡的是陸一。

不過,她無憑無據的,這樣的話也不好往外說。

「那林妹妹呢?林妹妹心裡可也有傾慕的人?」趙雙姝笑著打趣了一句。

四皇子身邊有個得力助手,和四皇子乃是同窗好友,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交情遠勝過其他幾位皇子。

這個人並非是陸一,而是林楚容前世夫君的表弟,同時也是於笑涵的嫡親兄長。

趙雙姝還記得那個人,淮南郡王原配之子,被如今的郡王妃養在膝下的於明海。

很可惜的是,於明海說來也是正經的嫡長子,卻遲遲沒能獲封世子之位,這其中有沒有郡王妃的功勞,無人知曉。

不過……

林楚容前世原本要嫁的人,正是這個於明海,二人乃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趙姐姐!」林楚容原就臉皮薄,被她一打趣,頓時就羞紅了臉,裝作惱怒地跺了跺腳。


此時的林楚容還不知道於明海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一顆心還撲在於明海身上,將於明海當做未來夫君看待。

趙雙姝很想提醒她一句,可又不知該怎麼提醒,畢竟她能知道,是因為她已經死過一次。

趙雙姝微微抿了抿唇,定定地盯著她看了會兒,這才笑著說道,「好了好了,知道你臉皮薄,不打趣你了就是!」 林楚容並不知道她心裡想的,見她總算是沒再追問,心裡徒然鬆了口氣。

不過,她心裡確實是住著一個人的。

想著心裡的那個人,林楚容眉眼越發柔和,唇角微微一彎。

趙雙姝眼眸輕抬,就見到她眼底的那抹笑意,如水般溫柔。

……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