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太陽花說得正歡,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它們面前!

Post by zhuangyuan

幾朵半人高的花,都忍不住一起顫抖了一下。

不是因為墨兮媛突然出現在它們面前。事實上,墨兮媛距離他們還遠得很呢。

而是因為,它們感覺到,墨兮媛的意念力,已經侵入到它們面前!

「你!」太陽花的靈智比火珠草高點,「你是怎麼反噬我們的?」

能被對方的靈感力瞬間欺壓到面前,這說明太陽火的靈感力在墨兮媛面前,微不足道。

「少廢話!」墨兮媛說道,「快給我們開路!否則……」

墨兮媛齜了齜牙:「我保證不打死你們!」

是不打死它們,就會用靈感力鎖住它們,慢慢地折磨它們的意識。尼瑪還不如死了算了。

太陽花又顫抖了一下,慢慢合攏花瓣。

「墨五,你的靈感力這麼強!」軒轅赤臉色煞白得說道。

「小赤,你臉色這麼差?」墨兮媛看著軒轅赤的臉說道,「是不是那些臭花的原因?」

軒轅赤慘白的臉色有了些許紅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說道:「沒什麼。我靈感力也很強,想不到還遇到一個比我更強的。」

不知為何,墨兮媛居然想到了白衣——大教宗鏡天。

他的靈感力才是強大到可怕的境界。 不知為何,墨兮媛居然想到了白衣——大教宗鏡天。

他的靈感力才是強大到可怕的境界。

和他相比,自己這點靈感力,猶如燭火在烈日面前一樣不起眼。

修羅太陽花以妖力控制人的心神,屬於魔界低級植物,但是也修鍊出了自己的靈智。對於靈感力比它更強的敵人,修羅太陽花就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力量,乖乖得讓開路。

只聽到悉悉索索,纏綿糾結的藤蔓在樹根下如波濤一般行進。五個人都看得臉上微微變色。原來, 永恆的處女 !不過是剛才隱藏在密林之下,看不出來罷了。

太陽花一散開,通向中間那棵巨樹的道路也就打開了。

墨兮媛一步一步向這棵巨樹走去。

從這棵樹上,墨兮媛的靈感力迅速得出結果:樹靈一千,靈感力指數為十二級,屬於魔性植物中的七級!

「小小一棵千年樹靈,居然也在這裡刷威風。」墨兮媛說道,眉心突然發亮,閃射出點點金光,「不怕我挖了你的老根?」

頭頂一陣簌簌作響,一群大鳥怪叫著紛紛逃走。這棵樹果然是靈識已開,可以稱得上智慧了,單看它知道利用太陽花給自己打前哨,試探對手的深淺,這棵樹就不簡單!~

樹冠又一陣刷刷作響,墨兮媛潛運靈感力,看到樹冠中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綠色人體的形狀,卻又和枝葉渾然一體。如果不用靈感力,根本看不出。

「你是何方神聖?」樹靈問道,「我是這一方的樹靈之主,眾多靈魅都以我為主。你為什麼要侵入我的地盤?」

墨兮媛說道:「我們是進魔光森林採集藥材,尋找秘寶的。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

說完,眉心金光更盛。墨兮媛心裡,其實也暗暗吃驚。

這些日子,她不斷修行。眉心那棵金色葉片也在不斷伸展。現在已經長成一棵樹苗,只是形狀十分微小。

樹靈似乎十分忌諱墨兮媛,說道:「在森林的中心地帶,原本封鎖著妖王。不久之前,放出妖王的,不就是你嗎?」

墨兮媛說道:「說有用的!」看來這棵樹真是知道的不少,而且還開了靈智。

樹冠里,樹靈的輪廓搖晃了一下,說道:「我很奇怪,以你的靈感力,還不足以降服我。但是在你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力道,不應該屬於人類。「

墨兮媛心裡一沉,剛才軒轅赤的靈力就差點被她體內這股力道給吞噬掉。

「在森林的腹地,也就是妖王被封印的地方,是惡魔迴廊。「樹靈說道,「那裡是魔氣之源。整個森林,都受到魔氣的影響,自從大陸創世以來就是如此。但在森林內,還有一個神殿,冰火封印的神力通過它覆蓋整個森林。因為魔力和神力的滋養,魔光森林裡,充滿了各種奇異的植物,兩極分化極為厲害。」

墨兮媛默然聽著對方的敘說,問道:「神殿里可有高品級的法器?」

巨樹再次發出靈感力的波紋,說道:「我的樹齡只有一千三百多歲,神殿的存在起碼有上億年了。我怎麼可能知道神殿里有什麼東西?「 巨樹再次發出靈感力的波紋,說道:「我的樹齡只有一千三百多歲,神殿的存在起碼有上億年了。我怎麼可能知道神殿里有什麼東西?「

這棵巨樹的樹靈,的確品級不高。墨兮媛說道:「給我們指出神殿的方向。「

神殿的方向,應該也就是當初墨兮媛發現宣闊的地方。

但是,這魔光森林裡變幻萬千,各個區域的景物隨時發生改變。

而魔界的靈力和冰火神符的靈力相互交織,在這裡形成一個和外界截然不同的能量場。

這就無法依靠靈感力來定向了。

這也是魔光森林裡,以前來的那麼多獵人和藥師,在這裡被困死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樹靈猶豫片刻,終於說道:「好吧。「從樹上掉下一根枝條。

「拿著這個枝條,它會隨時給你指引正確的方向。「樹靈說道。

「墨五,你在幹什麼?「看到墨兮媛接住那跟斷落的樹枝,端木暗問道。

「這是樹靈給我們指引方向的靈器。「墨兮媛說道。

「不錯,我也聽說了。「齊王說道,「魔光森林能量方向多變,必須有強大的靈幻師降服了樹靈,或者這裡的魔獸,得到它們的指引,才能分辨方向。否則就會陷在森林的陣法中,無法脫身。」

樹枝上儲存著樹靈的靈力,自行調整方向。

跟隨著樹枝的引導,一行人向森林腹地進發。馬匹都留在了神殿門口的開闊地。

那些中了魔力的草被燒光之後,神殿門口恢復了原本的開闊廣場。四匹駿馬留在場地上啃草。

它們也能感受到森林腹地的威脅,都聽話地不向森林深處跑。

五個人中,只有衛蓮蓮的修為比較低,但也是六級了。

墨兮媛發現,在森林裡,她體內似乎多出了一股力量。越向腹地,就越清晰,越強烈。

但是,同時,她眉心的那枚金色符文,卻越來越炙熱,燒得她感到頭都疼了。這股灼燒的力量,似乎從前額,直透後腦顱骨。

不過,她的翅膀卻又多了一對!現在是六對!只是多出來的這一對,和原來那五對不同。

墨兮媛最喜歡新生的這對翅膀,五顏六色,比花海還繽紛的色彩,從她的翅膀上流淌而過。

「墨小五,你的翅膀真好看啊!」端木暗在林下大喊大叫。

「羨慕著吧!」墨兮媛撲動翅膀,帶頭向森林中心飛去。

其實端木暗之看到了新生的翅膀。那由念力形成的五對翅膀,端木暗不開啟靈眼,就看不到。

不過這時候開啟靈眼,太浪費靈力了。

墨兮媛身處高空,自然視野更遠。

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懸崖。


「小心!「墨兮媛喊道,」前面是虛的!「

這懸崖極具隱蔽性。從端木暗他們的方位,根本看不出來。

墨兮媛簡直懷疑,整個森林其實都是活的,有靈智的。

整個陷阱做得極為巧妙。

「呼!「墨兮媛從天空降落,拉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動彈的端木暗等人。

「不能再走了。」墨兮媛說著,然後伸手捏出一個法訣,符文閃閃發亮。 「不能再走了。」墨兮媛說著,然後伸手捏出一個法訣,符文閃閃發亮。

齊王皺了一下眉頭,但沒有打斷。


隨著符文噴射而出,地上黑綠夾雜著紫紅的植被一陣顫慄,慢慢像地毯一樣捲起。


「啊!「衛蓮蓮倒退一步,」太可怕了!「

他們四人就站在懸崖邊上。

「該死的畜生。「齊王的臉色也微微發白,「這真的是植物嗎?」

「是植物。「墨兮媛說道,畢竟,她前世就是木系靈力師,對此更熟悉,「不過,是修鍊出靈念的植物了。它現在,比一般的動物還聰明狡猾呢。「

幾個人都嚇出一身冷汗。

這層植被,看上去密密麻麻,遮住了懸崖。但是真的一腳踩下去,絕壁會把人漏下去,在懸崖里摔成肉醬。

植被捲起之後,露出的巨大的空洞,散發著惡臭和陰森森的氣息,就說明這個問題!

「底下全是人和獸類的屍骨。「軒轅赤靈力凝聚雙目,漆黑里也看得極遠,喃喃說道。

「上次來,根本沒懸崖啊。「衛蓮蓮說道。

「森林在不斷變化。「墨兮媛說道。繼而想起大教宗鏡天。

是不是和鏡天有關?

她握了握拳頭,一股暗黑邪惡的力道,自丹田升起,滌盪與四肢百骸。

這也是上次鏡天跟隨時沒出現過的情況。

「狐狸藤。「墨兮媛說道,」狡猾如狐,所以名字就叫狐狸藤。「

閉目內視,那枚金色樹葉,閃閃爍爍,似乎不甘心暗淡下去。

墨兮媛前世就是即將突破神階的靈力師,如今只是苦於體內沒有靈力,所以無法施展。

力隨意轉,靈力如一條靈巧的小蛇,順著經脈直達指尖。

噌!一道綠色光芒射出,刺入狐狸藤身上。

狐狸藤捲曲了幾下,乖乖地鋪成厚厚的毯子。

五個人踩著這道厚實柔軟的地毯,慢慢向懸崖下攀爬。


「地毯」並不安分,忽然劇烈地顫抖了幾下。衛蓮蓮尖叫一聲,兩手鬆開,咕嚕咕嚕地順著「地毯」就滾落下去。

「蓮蓮!」墨兮媛是唯一不需要地毯的人,急忙從空中俯衝而下,抱住衛蓮蓮。

幸虧地毯十分柔軟,衛蓮蓮並沒有受傷,只是臉上劃出幾道血痕。

地毯起伏著,三個男子也正在向下攀爬。

墨兮媛所在的位置,正在中央。

往下看去,是一片深沉的谷地,谷地中央看不到地面,只有一片森然的綠海。

在綠海的中央,也就是整個谷地的中央,黑氣和金光相互糾纏。

墨兮媛身體一陣顫慄。

當感應到黑氣的時候,她體內靈力暴增。

可是金光來到的時候,她前額的金色樹葉就倏然發亮。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