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太丟人了!空間鎖定解除之後,柳仁松使出空間瞬移術追到江帆逃跑地方突然失去江帆和柳晶甜的蹤跡。

Post by zhuangyuan

「呃,這小子躲到哪裡去了?那道他會空間瞬移不成?」柳仁松震驚道,他也知道江帆不可能會空間瞬移術,因為最為神尊的他也只會一點點而已,空間瞬移那是神祖的技術。

柳仁松在四周尋找一個多少小時都沒有發現江帆絲毫蹤跡,他不得不返回柳府之中,他十分生氣,把桌上杯子都摔碎了。

「真是太低估這小子了!他手裡竟然有時間和空間神器,他到底是什麼人?」柳仁松驚訝道,他怎麼也想不到江帆是如何逃出自己的追蹤的。

突然門口傳來腳步聲,柳晶甜的父親柳傳雲急沖沖走進客廳,「父親,出什麼事了?」柳傳雲驚訝道,他剛剛被吵醒了,不知道府里出了什麼事。

「晶甜被那個江藥師拐走了!」柳仁松搖頭道。


「什麼!晶甜不是在令狐府里嗎?怎麼被那個江藥師拐走了呢?」柳傳雲驚訝道。

「我們都被江帆那小子騙了!他假扮晶甜到了令狐府中,他用火把令狐公子的鳥窩都燒掉后就跑回我們府中,拐騙晶甜逃走,在後院正好被我碰到了,」柳仁松道。

聽到江帆和柳晶甜在後院遇到父親,聽剛才父親口氣,江帆拐走了柳晶甜,他驚訝道:「父親,你放了那小子?」

柳仁松臉色十分難看,搖頭道:「被他帶著晶甜逃走了!」

柳傳雲十分震驚,這怎麼可能,父親是神尊,江帆只是黑藥師,上次見到他也就神者境界而已,他怎麼可能從父親手裡逃走呢?可是他不敢問父親是什麼原因。

柳仁松看著兒子一臉驚訝,搖頭嘆息道:「我們都低估那小子,他手裡有時間和空間神器,一個可以讓時間停止三秒,另外一個鎖定空間三秒,所以被他逃走了!」

柳傳雲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小子手裡竟然有時間和空間神器!他是什麼來頭?」柳傳雲震驚道。

柳仁松搖頭道:「不知道他的底細,他來頭肯定不一般,你立即派人去調查他的底細。」

「好的,我立即安排人去調查那小子的底細,可是令狐公子被這小子搞廢掉了,還有晶甜被他拐走了,令狐家那邊我們如何交代?」柳傳雲不安道。

提起這個柳仁松就生氣,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媽的,這小子是誠心要讓我們和令狐家翻臉!」柳仁松怒吼道。


柳傳雲對著一旁管家道:「江帆那小子是如何混入府中來的?」

管家嚇得哆嗦道:「是小秋介紹進來的,他們是一男一女進入府中的。」

「哦,你小子還有同夥,立即去給我把那女同夥給我抓來!」柳傳雲怒喝道。

「是的,小的這就去!」管家立即帶著人急沖衝出去了。

片刻之後,管家回來了,「主人,那女人已經逃走了!」管家稟告道。

「媽的,你們這群飯桶!」柳傳雲舉手就要給管家一個嘴巴。

推薦朋友新書《獵艷群芳》,大家去看看吧,來個收藏什麼的!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主人,我們在那小子屋裡桌上找到這塊玉石!」管家拿出一塊玉石遞給柳傳雲。

柳傳雲接過那塊玉石,一道光一閃,玉石上出現陌生人的影像,還有聲音:「我是神翼族的,我把柳晶甜帶走了,你們不用來找我,因為我已經回到神翼族總部了…」

「那小子是神翼族的?」柳傳雲驚訝道。

柳仁松對著管家一揮手道:「你們都出去!」

那些府中下人都出去了,客廳里只剩下柳傳雲和柳仁松,「傳雲,那小子留下影像的目的是為我們柳府開拓責任呢!他以陌生人面孔留下話和影像,就是讓令狐雲霄以為他是神翼族的,挑起神晶族和神翼族的矛盾。」柳仁松分析道。

到底姜還是老的辣,柳仁松一眼就看出江帆用意,柳傳雲當即明白了,點頭道:「孩兒明白了,等明天令狐雲霄找上門,我們就給他看這塊玉石,我們也是受害者,我的女兒晶甜被那小子綁架了!」

「嗯,你就這麼說,這樣令狐雲霄這傢伙也就沒辦法了,他就會捉拿那小子。」柳仁松道。

「父親,萬一那小子被令狐雲霄抓住了,他不是就知道內情了,那令狐雲霄會責怪我們的。」柳傳雲擔心道。

柳仁松冷笑道:「虧你小子還是神王,也不動腦子!連我都抓不到那這小子,你以為令狐雲霄抓得到那小子嘛!」

「孩兒愚鈍,忘記了那小子手裡有兩件神器,只要他們抓不到那小子就沒事了。」柳傳雲點頭道。

柳仁松沉默不語,他想起了江帆所說的那些話,搖頭嘆息道:「這小子說的話有幾分道理,我們神川族勢力也不算小,我是神尊,你是神王,我們為何懼怕神晶族呢!」他心中不禁佩服江帆,他境界那麼低,都敢和神晶族對抗,此人將來必是人物啊!

「父親,還不是傳說神晶族隱藏著神祖嗎?再說神晶族和神翼族關係很好,我們當然底氣不足了。」柳傳雲說出自己心裡的擔憂。

「哎,那不是傳說嘛!萬一神晶族根本就沒有什麼神祖呢!那我們豈不是受騙了!」柳仁松搖頭道。

「父親,晶甜跟著那小子不會有危險吧?」柳傳雲道。

柳仁松搖頭道:「那倒不會,這小子是個多情種子,他會好好保護晶甜的,這點不用擔心。」

第二天早上,令狐雲霄氣勢洶洶地帶著人到柳府門前,「柳傳雲,你給我出來!」令狐雲霄怒吼道。

很快又人稟告給柳傳雲,他心裡早有準備,他立即帶著人到了柳府門口,「令狐雲霄,我正想去找你呢,沒想到你來了!」柳傳雲道。

「柳傳雲,你女兒做的好事,她竟然用火燒掉了我兒子的鳥窩,讓我令狐家絕後了!讓你女兒柳晶甜出來,我要問個究竟!」令狐雲霄臉色鐵青道。

柳傳雲臉色也沉了下來,「令狐雲霄,你以為是我女兒把你兒子害成那樣的!你搞錯了!那是另有其人!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柳傳雲那江帆留下玉石扔給令狐雲霄。

令狐雲霄接住玉石,玉石泛起白色光芒,他看到了江帆留下的影像后,疑惑地望著柳傳雲,他有點不相信。

「令狐雲霄,我比你還著急了呢,我女兒柳晶甜被那個神翼族的傢伙綁架了,至今下落不明!我已經發布通告了,一定要抓住那個傢伙,我要殺了他!」柳傳雲故意露出憤怒之色。

「你女兒真的被那人綁架了?」令狐雲霄疑惑道。

「令狐雲霄,你怎麼還懷疑我呢!我也是受害者,你只是兒子受傷了,我女兒卻是被綁架了,她這麼漂亮女孩子落到那人手中,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我女兒可是在你們令狐家丟失的,你們令狐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柳傳雲滿臉不悅道。

柳傳雲立即把責任推到了令狐雲霄身上,他說得沒錯,柳晶甜是在令狐府中失蹤的,令狐家是有責任,「既然這小子說他是神翼族人,我們一起去神翼族找他!」令狐雲霄道。

「好,我這就隨你一起去,我們要神翼族核實一下,如果他真是神翼族的,那我們要神翼族給我們一個交代!」柳傳雲點頭道。

柳傳雲和令狐雲霄一起去神翼族核實實情去了,而此時的江帆和柳晶甜已經悄悄地從符咒世界出來了,「走,我們去前面的樹林里!」江帆道。

「江大哥,去樹林做什麼?」柳晶甜不解道。

「我和范冰心約好了在樹林等候,我們去找她一起離開。」江帆道。

「什麼,你要去見那個壞女人!我不去了!」柳晶甜搖頭道。

「晶甜,范冰心可不是什麼壞女人,她也是我的女人,你就當她是你姐姐,你們好好相處吧!」江帆拉著柳晶甜的手道。

「我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我!我和她無法相處!」柳晶甜扭著臉道。

「晶甜,范冰心可不是你說的壞女,你不了解她,如果你們在一起相處久了,你們就成為姐妹的,你就給我面子嘛!」江帆微笑道。

柳晶甜拗不過江帆,無奈點頭道:「好吧,我試著和她相處一段時間吧。」

「嗯,你真是我的小乖乖!」江帆立即親了柳晶甜一下。

片刻之後,江帆和柳晶甜到了樹林里,「冰心!」江帆立即喊道。


一道人影一閃,范冰心出來了,「帆,你終於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范冰心看到了柳晶甜,她心中有點不悅。

「呵呵,我為了躲避柳晶甜爺爺的追蹤,進入符咒世界躲避,所以出來晚了。」江帆解釋道。

「哦,那我們回神風城嗎?」范冰心道。

「我們不能去神風城,你父親肯定會到那裡去找我們的,我們暫時先去其他城躲避一段時間再回神風城。」江帆搖頭道。

「那我們去哪座城呢?」范冰心道。

江帆懷裡拿出神界地圖,神川城四周是神光城、神晶城、神水城、神昆城,江帆仔細看了這四座城的地理環境,神光城是一座平原,神昆城是山城,神水城是靠著一條大河的城,手指著神水城道:「我們就去神水城吧!」

「好啊,就去神水城,那地方我很熟悉,我已經去過三次了!」柳晶甜點頭道。

「哦,你為何去神水城三次呢?」江帆驚訝道。

來幾張月票吧,月初月票太少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因為神水城有一個很大的交易市場,我到那裡去購買一些喜歡的東西,所以我去過三次了。」柳晶甜道。

一個多小時后,江帆、范冰心、柳晶甜三人乘坐裂空鷹飛到了神水城,神水城是一座大城,北面靠山,南面是一條大河,有二分之一的城區在水面上,這就是被稱為水城的原因。

三人走在大街上,柳晶甜在江帆右上邊,范冰心在江帆左手邊,三人在街上一走,立即引來不少人注目。

「晶甜,既然你來三次神水城,你就做嚮導,帶我們去找一家客棧住下,然後帶我們去交易市場看看。」江帆笑道。

「好啊,我們就住在南面的水城吧,那裡的房子都建築在河面上,別具一格的。」柳晶甜微笑道。

江帆望著范冰心微笑道:「冰心,你覺得晶甜的提議如何?」

「隨便!」范冰心冷冷道。

「哼,愛去不去,不去拉倒!」柳晶甜滿臉不悅道。

「好啊,你們去住水上客棧,我自己一個人到北面去住!」范冰心轉身就走。

江帆一把拉著范冰心道:「冰心,你這是怎麼了!我們三人當然要住在一起,你們都是我江帆的女人,不分彼此!」

范冰心和柳晶甜兩人都背對著江帆,不言語,江帆暗自搖頭道:「我靠,這兩人都互不相讓啊!她們要是知道我神仙府中有那麼多女人,豈不是要鬧翻天啊!」

江帆拉著范冰心和柳晶甜的手道:「走吧,我決定了就住在南面的水城了!」

三人到了南的水城,這裡真是別具一格,綠色的河水上面是一棟棟房子,房子與房子之間搭建了橋樑,把所有的房子都連接城一體,「哦,這裡真漂亮!」江帆不禁讚歎道。


「是啊,我每次到神水城來就喜歡住在這裡,我住的客棧就在前面不遠地方,那裡地勢很高,可以看到整個水城的全貌呢!」柳晶甜微笑道。

「哦,晶甜,那我們就住在你說的那個客棧了,你帶我們去吧!」江帆微笑道。

柳晶甜在前面帶路,江帆和范冰心緊隨她身後,一路上行人很少,顯得十分清凈,還看到不少房屋倒塌了,「咦,這些房子為何倒塌了呢?」江帆驚訝道。

這些水上的房子完全用青石建造,有點像人界的別墅,但是它的建築風格與人界大不相同。

人界的樓房大都是鋼筋水泥的磚瓦房子,而神界的這種樓房都是青石搭建,沒有鋼筋水泥,完全是憑藉空間法則搭建,比人界的房子更加堅固牢靠。

「也許是拆掉重建吧!」柳晶甜道。

「不是,這明顯是被強力破壞的,好像是被人故意毀掉的。」范冰心搖頭道。

柳晶甜滿臉不悅道:「你怎麼肯定是被人毀掉的呢!我說就是拆點重建!」

「哼,沒見識!」范冰心冷哼道。

「你有見識,有誰可以毀掉這些建築,除非是神王才可以做到!」柳晶甜冷笑道。

「哼,那可未必,毀掉這些建築不一定是神王,普通神人只要用爆裂珠就可以毀掉這些建築。」范冰心冷笑道。

「你以為誰都有爆裂珠啊!我家也只有一顆爆裂珠呢!」柳晶甜冷笑道。

「呃,你們不要爭吵了,什麼是爆裂珠?」江帆皺眉道。

「爆裂珠是一種高度壓縮球形空間,只要用火燒就可以讓它的空間瞬間膨脹,釋放出強大的能量,足可以讓這一片地盤變成廢墟!」范冰心解釋道。

「我靠,這不就是炸彈啊!爆裂珠是什麼人製造的?」江帆驚訝道。

「神界沒有人可以製造出爆裂珠,因為沒有人可以高倍壓縮空間,就連神祖也無法辦到。爆裂珠是天然形成的,它產於空間裂變,是在神界形成之初的空間裂變產生的爆裂珠。」范冰心解釋道。

「哦,這爆裂珠威力大不大?」江帆好奇道。

「爆裂珠的威力當然大,一顆爆裂族爆裂所釋放出的能量就算神王也無法抵抗,只有神尊才可以抵抗。如果是三顆爆裂珠的話,神尊也無法抵抗,六顆爆裂珠,神祖都無法抵抗它的威力。」范冰心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