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天奇自然知道修鍊的境界越高,壽命將會翻倍延長,但也不會翻倍的太變態吧。

Post by zhuangyuan

「別跟我開這種低智商的玩笑了,我看起來玄老就和我雲爺爺差不多年紀,戀兒你說是吧?」天奇驚奇的把眼睛瞪得老大,半天才回過神來,有些難以置信的轉身朝戀兒道,意在希望戀兒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天奇哥哥,是真的,是玄爺爺親口告訴我的,說他活了有一萬多年了」,當然貓兒姑娘再怎麼壓低聲音,戀兒畢竟也是修靈者,而且距離這麼近,自然聽到他們說什麼,見到天奇朝她詢問時,戀兒認真的道。

對於這個信息,換成任何人,即使有再好的定力,恐怕也很難一下子接受,而天奇也不例外。

本來天奇是想要從戀兒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的,沒想到戀兒也如此說,天奇目光有些懷疑的掃視著戀兒,又指著貓兒姑娘,忿忿的責備道:「一萬多年?戀兒,你也不會和她是串通好了的吧,想故意讓我出出醜?戀兒,你怎麼也這樣耍我這個啥都不懂的人呢」。

「戀兒怎麼會耍天奇哥哥呢,天奇哥哥難道不相信戀兒?」戀兒聽到天奇這話,自然感受到了天奇對她的責備和不信任,頓時睜大著眼睛,忿忿的瞪著天奇,修長的睫毛上,幾滴白色銀光閃爍著,黑色的美眸里碧波湧出,眼角嘩得滴下兩滴晶瑩的淚珠,從俏嫩的臉龐上形成兩條小水溝。

這下可嚇著天奇了,沒想到就因為這麼一句自己隨口說出的話,竟然引得戀兒如此傷心。

「你這個小傢伙怎麼這樣對小姐說話呢」貓兒姑娘看見戀兒居然刷刷的哭了起來,以前她可是從未見戀兒如此哭過,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得對著天奇責備了一兩聲,然後走到戀兒旁邊,拉開天奇,對著戀兒哄道:「戀兒小姐別哭了,小姐不哭,不哭了哦,像他這種脖子長見識短的人,怎麼會懂得這些呢」。

可無論貓兒姑娘怎麼哄都沒有用,不僅如此,戀兒聽了貓兒姑娘的話后,反而蹲下身子,更大聲的哭起來了,眼球的白色部分都多了一絲血紅色。

「跟你說實話你居然不信,這下可好了,弄得小姐都哭了,你滿意了吧」,貓兒姑娘雖然修鍊了千年,但本體實際上是一隻低級魔獸靈貓,這也就是為什麼戀兒叫她貓兒的原因,血統決定魔獸的高低,所以貓兒姑娘不能跟高級魔獸一樣擁有和人一樣的的智慧,看見戀兒越哭越大,內心著急卻又無能為力,只能轉身瞪著天奇,責備天奇,用來消消心中的氣。

天奇聽到貓兒姑娘如此責備他,也沒在意,畢竟事情是自己惹出來的。

「戀兒,別哭了, 甘寧 ,你怎麼當真了呢」,天奇上前挪一小步,蹲在戀兒身旁,伸出雙手,一邊替戀兒擦乾粉紅的小臉頰上的兩行清淚,一邊安慰道。

而貓兒姑娘只能愣愣的站在一旁看著,在安慰人這一方面,她還真不在行。

「真的?天奇哥哥相信戀兒沒有對你說謊了?」戀兒止住哭泣,眨著帶有一滴滴晶瑩淚珠的長長地睫毛,淚眼汪汪的看著天奇,問道。

戀兒都哭成這個樣子了,天奇能不相信嗎?再者,若真是這樣,貓兒姑娘叫他小娃娃還是有那個資格的。

「天奇哥哥怎麼會不相信戀兒呢,來,起來,你不是說要帶我來這裡好好玩玩嗎?怎麼還在這蹲著呢」天奇一把拉起戀兒的小手,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嗯」戀兒眼角還帶著淚珠的小臉頓時露出一個大大地笑臉,露出一排整齊的皓齒,楚楚動人極了。

戀兒拉著天奇,也不顧旁邊的貓兒姑娘,徑直向小院子跑去。

只留下貓兒姑娘喃喃地道:「小姐的情緒也變化太快了吧」。

貓兒姑娘搖了搖頭,想不通個所以然來,只能也跟上去。

……

小庭院中,天奇和戀兒在一起玩的真開心,而貓兒姑娘實在是和他們玩不過來,就自個兒去練功去了。

院子內傳來一陣細語聲。

「戀兒,你說貓兒姑娘真是一隻貓呀,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天奇心裡美滋滋的,一是知道了玄老不是一般的強者,以後有他幫忙,自己的修靈之路必將會平坦許多;二則,認識了戀兒這樣一位自己心儀的女孩,能不高興嗎?三則,聽到了一件讓人難以置信的事情,魔獸居然可以修鍊成人,而自己居然還親眼看到了,真是爽極了。

「不是貓,是靈貓」。

「靈貓還不是貓」?

「靈貓是靈貓,貓是貓,天奇哥哥,你又不信戀兒了。」

「啊,戀兒,別哭別哭呀,我相信你,靈貓就是靈貓,不是貓」。

…… 第九章蝴蝶是什麼變的

作為玄老自製空間的客人,戀兒自然要好生招待天奇。兩個人影一會兒出現在這,一會兒又跑到那邊去了,玩的不亦樂乎。


過了好久之後,他們也玩累了。

在離小庭院不遠處的一塊長滿五顏六色花叢的草坪上,庸懶的躺著兩個小身影。一個四腳朝天,擺成了一個大字,獃獃的看著天空中飛來飛去的蝴蝶,另一個則端端正正的面朝上躺著,一隻小玉手高高舉著,一隻美麗的蝴蝶正落在這隻小玉手的中指上,小翅膀還在庸懶的扇動著。

天奇一把抓住一隻正飛到他鼻前的蝴蝶,拉開蝴蝶的雙翼,這隻蝴蝶使勁的顫動著,想要逃出天奇的『魔爪』,可是依舊白費力氣而已。

其實不光是這蝴蝶,將來還有許多的人都像這隻蝴蝶,逃不出天奇的「魔爪」,只是這都是后話了,而此刻天奇卻正在仔細的打量著這隻想要逃跑的蝴蝶,絲毫沒有注意到蝴蝶的掙扎。


「戀兒,我聽說蝴蝶是由毛毛蟲變來的?怎麼看起來不像啊」?

「蝴蝶不是由毛毛蟲變來的」,戀兒身子並未動,她不想驚動她小玉手上的蝴蝶,只是小聲的,肯定的回答道。

天奇小手向空中一推,然後順勢鬆開了小手,把抓著的蝴蝶放開了,天奇還不至於殘害無辜的生靈。

天奇接著才道:「但云爺爺曾告訴我說,蝴蝶就是由毛毛蟲變來的,雲爺爺是不會騙我的」。

「蝴蝶這麼漂亮,怎麼會是由毛毛蟲變來的呢?」戀兒依舊未動,只是淡淡的道。

天奇把臉向戀兒這邊側過來,正好看見她輕輕地對手中的蝴蝶吹了一口淡淡的香氣,手中的蝴蝶借著她的這股微小的風勢,從她的手中飛起,在空中翩翩起舞。 本宮的男人都有病 ,沖著天奇微微一笑,道:「怎麼不說話了?」

「戀兒好美呀!」天奇神經搭錯一般,突然冒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其實天奇剛才完全沉迷於戀兒剛才那一優美的動作和神態當中,根本沒有注意到戀兒剛才說的話,而他也只是把心中的感嘆說出來了。

「天奇哥哥再這樣,戀兒就不跟你玩了」,戀兒一聽到天奇沖著她說這樣的話,小臉頓時變得通紅通紅的,連忙把頭扭過去,憤憤的嗔道。

天奇聽到戀兒嗔怒,才發現自己失言了,臉蛋兒也刷的變紅了,天奇連忙把頭扭過去,心裡暗暗狠狠地給自己賞了一個巴掌,天奇自己在心裡狠狠地對自己罵道:「自己剛才在瞎說什麼呀?真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雖然他們都還小,但當著對方的面,隨便說些這樣的話,怎麼不會和成年人一樣,有種火辣辣的感覺?

天奇呼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用小手擦了擦慢慢變淡的小臉,確保自己已經清醒之後,才扭過頭來,沖著戀兒嘿嘿一笑,轉移話題道:「貓都可以變成人,為什麼毛毛蟲不能變成蝴蝶呢?」

戀兒見他言歸正傳了,便扭過頭來,臉上的紅暈尚存,但對天奇這句話有些不解,便問道:「貓兒怎麼可以變成人呢?」。

不過戀兒剛吐出來這句話便想到了天奇是在說貓兒姑娘,於是戀兒正色的道:「天奇哥哥,你不可以說貓兒的壞話」。

「我只是舉個例子嘛,而且貓兒姑娘本來就是由貓變的,而且這是你說的」天奇反駁道。

「誰說貓兒是貓變的?我都重複好多遍了,貓兒姑娘是由靈貓進化來的,不是由貓便來的,天奇哥哥還是不信」戀兒憤怒的道。

「好好好,就算貓兒大姐是由靈貓變成的,那靈貓都可以便成人,為什麼毛毛蟲不能變成蝴蝶呢?」

「那是……那是因為……哼,蝴蝶就是不是由毛毛蟲變來的」戀兒也無法解釋這其中的原因,但又不想承認蝴蝶是由毛毛蟲變成的,雖百無方法說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女孩子的「絕對主義」用上來了。所謂的絕對主義便是:我說他是,他就是,我說他不是,他就不是,你再跟我爭辯,我就不理你了。

這女孩子的「絕對主義」是霸道了一點,但卻盡顯女孩子的女性之美,時常是備受男孩子喜歡的。

「好好好,我聽你的,蝴蝶不是由毛毛蟲變來的」天奇看著戀兒忿忿的眼神,有了前幾次的經驗,自知是時候要妥協了。

「這還差不多」,戀兒聽到天奇同意了她的觀點,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臉。

「可是,蝴蝶不是由毛毛蟲變的,那蝴蝶是由什麼變的?」天奇看著她得逞的樣子,不由得想損她一把,便賊兮兮的反問道。

「是……是……,哼,不理你了」,戀兒一時間也想不到蝴蝶到底是由什麼變的,看到天奇賊眉鼠眼笑著,明白了天奇是故意損她,便頓然起身,狠狠地對著天奇哼了一句,甩頭便走。

「嗨,戀兒別生氣,我知道蝴蝶是什麼變的了,不是由毛毛蟲變的,是小蝴蝶的爸媽生的」天奇看她生氣的轉身離開,也忙起身,追了過去,心想這丫頭太矯情了吧,以後得想辦法讓他改改,

「玄爺爺,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怎麼也不叫戀兒一聲?」,戀兒因為生天奇的氣,就一個人跑回了小院子,剛進院子,就看見玄老坐在院子的小桌旁,喝著香茶。

「戀兒回來了?和天奇玩的開心嗎?咦,天奇呢?」玄老看見只看見戀兒,正納悶怎麼就戀兒一個人回來了?這時正好看見不遠處有一個小黑點正朝著跑來,玄老又看了看戀兒這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也猜出了一個大概。

「是不是天奇惹你生氣了?」,玄老笑呵呵的問道。

「哪有哇,我和天奇哥哥玩的挺好的呢」,戀兒並不想告訴玄老,天奇惹她生氣了,而且實際上她心裡並沒有真的生天奇的氣。

「沒有就好」,玄老也明白小孩子嘛,都有一份童真,所以拌拌嘴是常事。

天奇追了好一會兒才跑到這裡,看見玄老回來了,忙上前一步躬身道:「玄老前輩,你回來啦。」

此時天奇卻兩手叉腰,大口大口的喘氣,額頭還閃著一滴滴汗珠。

「嗯,小傢伙,玩累了吧,先坐下來休息一下」,玄老對著天奇點了點頭,呵呵一笑,並向天奇招了招手,示意叫他到小桌旁的凳子上坐下來休息。

天奇在靠近戀兒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拉了一下戀兒的一角,小聲的問道:「戀兒,你為啥跑這麼快呀,我都追不上了。」

「天奇哥哥,,你看你額頭滿是汗,我幫你擦擦吧」,戀兒說完,走到天奇身邊,貼著他,從身上拿出一塊潔白的飄著淡淡香味的手帕,替天奇擦著額頭的汗,好像完全忘了剛才天奇惹她生氣的事了。

雖說戀兒剛才生了天奇的氣,此刻卻又如此關心天奇,但天奇對於戀兒的此番動作也沒感覺到啥奇怪的,正依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嘴裡還不停的說道:「戀兒,即使我說了什麼你不喜歡聽的,下次不許再生氣了,也不許不理我,知道嗎?」

「嗯,天奇哥哥,戀兒並沒有生你的氣,戀兒只怕天奇哥哥不理戀兒了呢?」戀兒瞥了一眼玄老,感覺自己對玄老說了謊,便不好意思的忙收回目光,只顧著給天奇擦額頭的汗水,兩個小臉頰通紅通紅的。

玄老只是坐在旁邊摸了摸一把銀胡,笑呵呵的看著這兩個小輩,並未插話。

戀兒替天奇擦完汗水,收回手帕,對著天奇道:「玄爺爺找你有事情要談,我就不打擾了,我先出去了」。說完朝玄老瞥了一下,臉兒依舊通紅通紅的,畢竟她在玄老面前說了謊,不免有些下不自在,而後便飛快的跑了出去。 第十章拜師1

「玄老前輩,您說要告訴我一些事情,是什麼事情?」,天奇望著戀兒跑了出去,鼻子使勁的嗅了嗅還殘留在額頭的香味,然後用小手打了打自己的臉龐,連忙收回自己那顆充滿小邪惡的心,望著玄老,想到眼前坐著的老頭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強者,天奇的神情便肅然起敬。


「這個先不急著談,你先喝喝這茶,看看味道如何?」玄老讓天奇休息片刻,之後親自倒了一杯茶遞給天奇。

天奇連忙起身,伸出雙手恭敬地結接過玄老的茶,一個活了上萬年的老者親自給自己遞茶,不恭敬地接著,那還是人嗎?

「玄老前輩,這是什麼茶?怎麼這麼好喝?」天奇接過茶,抿了一小口,感受到此茶一入咽喉,全身便猶如在炎熱的盛夏里坐在了一個冰窟里般,舒服和充滿活力,妙不可言。

玄老只是坐在一旁笑呵呵看著天奇,並不急著回答天奇的問題,而是說著:「慢點喝,還有呢」。

天奇又毫不猶豫的再喝了幾口,喝完后,絲毫不顧什麼束縛人的禮儀,自己毫不客氣的拿起茶壺,自己倒,直到把自己的小肚子是在裝不下任何東西了,才打個咯,放下水杯。

看見天奇喝飽了,才開始緩緩的解釋道:「這茶叫凝神茶,具有提神靜心以及迅速恢復體能等作用,是我隨便用一些藥草配置而成的。」

「這茶是隨便配置的?」天奇聽到這,怎不感驚奇?這小小的一杯茶絕對能趕得上自己家賣的一顆回力丹,雖然功效可能不及回力丹,但是相差也不大了,而回力丹是下品靈丹,回力丹對於經常面臨生死的傭兵來說,絕對是保命良藥,市場上賣一顆也要好幾金幣。要是這茶能拿出去賣,一壺茶能賺多少錢,絕對趕得上普通的老百姓一年所賺的。天想到這,眼睛不由得閃出一道亮光。

「你不信?看著」玄老自然知道自己再怎麼解釋,不如讓天奇親眼看到,玄老隨手一晃,一大堆藥草便出現在桌子上,而桌子上的茶壺也已被玄老隨手推到了桌子旁邊。


「玄老前輩,你這是?」天奇聞著藥草的淡淡的芳香,神清氣爽。但卻納悶玄老這是要幹什麼,不會是當著他的面配藥吧?要知道伊族也收買了一些煉丹師,但即使是伊族的族長,也就是天奇的父親,都沒有參觀這些煉丹師煉藥過程的權利,畢竟藥方是每個煉丹師最為保密的東西。

「天奇,你看著就是,無須多問」玄老瞥了一眼天奇,對著他呵呵的笑道。然後只是從這一大堆藥草中隨手挑了一些,隨手一拋,定在空中,玄老伸出右手,一股淡紫色的火焰從中升起,感覺沒有半點能量波動。只見這些藥草一碰到著淡紫色火焰,就都馬上轉成一團。玄老想在空中煉化藥草!!!

天奇驚奇的屏住呼吸了,眼神都獃滯,他還沒聽過有人煉化藥草等不需要葯鼎的。

「煉這種東西還沒達到要拿出葯鼎的資格」,玄老雖然在煉化藥草,但他根本沒看正在煉化的藥草。而是猜到了天奇的疑問,看著天奇,笑呵呵的為他解釋道。

天奇聽了這話,頓時也明白了玄老不是位簡單的煉丹師。

沒有十呼息就化為了各種顏色的液體。不過這各種藥草的藥液並沒有融合,玄老就停止煉化了,如果在煉化個一會兒,待各種藥液融合,潤色,就絕對是以枚好的丹藥了。

」玄老前輩,你這是?「天奇流露出一種可惜的神態,畢竟只要加把勁就可以出一枚好的丹藥,一枚丹藥是什麼概念,比這些藥液至少貴上十幾倍。

「呵呵,天奇,你不是要知道這茶是怎麼配的嗎?只要把這些藥液混合就可配製成這茶了。」玄老手一揮剩下的藥材就瞬間不見了,並用了一個小玉瓶把這些藥液混合裝著,並遞給天奇。

天奇小心翼翼的接著,看了看裡面的藥液,藥液沒有融合在一起,而是彼此分開著,一層一層的。

天奇塞好玉瓶,放在桌上,輕輕嘆了一聲。

「怎麼了,是不是為剛才我沒加把勁把藥液融合形成丹藥而感到可惜呀?」玄老看著天奇失落的樣子,反而笑呵呵的說道。

「嗯,玄老前輩,說真的,剛才你絕對有這實力可以把它練成丹藥的」天奇把玉瓶推到玄老眼前,替玄老惋惜道。

「呵呵,別這麼悲傷嘛,就那點東西,有什麼好惋惜的,當你真正開始學煉丹,你就會發現什麼叫做惋惜,什麼叫浪費。」玄老伸出一隻手放在天奇的小肩上,拍了拍,嘆了一聲道,接著又說:「只有當你把煉藥煉的如火純青,並能輕易煉出高品丹藥時,那麼,當你再煉這些低級丹藥時,你才能不太會有什麼可惋惜。」

天奇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從凳子上跳起來,在玄老面前雙膝跪地,目光中帶有一絲請求,態度誠懇得道:「玄老前輩,請您收我為徒,教我煉丹吧」。

「呵呵,天奇,在這天地間,哪一個人不想當煉丹師呀,可你看看實際上這天地間又有多少個煉丹師呀,你們家族也就請了三個煉丹師吧,而且這三個中就一個是中品靈丹師,另兩個還只是剛剛入煉丹師門檻的下品靈丹師,而你們家族還要把他們當做長老一樣供著,可是就憑這三人,讓你們家族在整個菲利帝國的西部都有了一點門面。所以說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當得了的,並且,當煉丹師那苛刻的條件又有幾個人能達到呢?」玄老轉過身,背對著天奇,看上去語重心長的道。


天奇沒有注意為什麼玄老對他的家族如此了解,而是把心思另一個地方。

對於丹藥,天奇在些古籍上看到過,由低到高共為,靈丹,元丹,聖丹,以及傳說中的帝丹。而這些丹藥每一種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比如下品靈丹不如上品靈丹,而上品靈丹又不如下品元丹。

「那當一個煉丹師有什麼苛刻的條件呢?」雖然知道當一個煉丹師很困難,當沒想到會這麼困難,但越是這樣,天奇就更想當一名煉丹師,而且,天奇也知道每一位出色的煉丹師後面都有一位出色的煉丹師老師,天奇前面不正是一位出色的煉丹師么?這不正是上天賜給他的一個機會,他怎能放過,所以天奇沒有被玄老說出來的話嚇著,反而激勵了他去成為一名煉丹師。

「你真的想成為一名煉丹師?」玄老緩緩轉過身來,對著天奇淡淡的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