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報告大師兄,這地之絕宮陣裏面的確有人,叫林辰,是大長老的弟子,幾十年前莫名出現在陣衍門,聽說是從別的大陸傳送過來的!”

Post by zhuangyuan

“你具體說說?”

“是,大師兄,林辰幾十年前莫名傳送到了人之絕宮陣裏面,本以爲一輩子被困在人之絕宮陣裏,可是此人用了五十年的時間,把人之絕宮陣給破解了!”

“不僅如此,當時林辰進入人之絕宮陣,只有虛變第三境界,破解陣法出來之後,就有天劫降落,是傳說中的血泣天劫,不僅渡過了血泣天劫,還又度了天劫第二境界的天劫,可也是空前絕後!”

“最近十多年,才聽說他在其他大陸的時候,用虛變第三境界的實力,把天劫第一境界的天海無殤給打廢了,後來天海無涯知道了,和他約戰星空戰場!”

“大師兄,你猜後來怎樣?”

“林辰輸了唄,天海無殤的境界,應該和我一樣,就算林辰是天劫第二境界,也不可能打敗半隻腳踏入涅槃境界的天海無涯。”木風淡淡說道,對林辰越發的好奇起來。

“大師兄,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最後的結果卻是一個驚天大逆轉,林辰贏了,而且看起來還很輕鬆的贏了!贏的徹徹底底,讓天海無涯心服口服!”

“林辰怎麼贏的?難道是他故意隱藏實力?”木風疑惑的問道。

“林辰最後用天海家族的祕術天海,把天海無涯打的狼狽不堪,落花流水,天海家族的祕術,林辰只看了一遍就已經學會了!堪稱妖孽級別的資質。”

“最後的時候,天海無涯惱兇成怒,直接把天海家族的鎮族之寶焚虛仙劍給召喚來了,想把林辰給劈了,奈何,千鈞一髮之際,林辰也用出了自己的寶物,是一把黑色的大刀,大刀一出來,直接發出一擊,就把天海無涯重傷,而且還直接把焚虛仙劍給震碎了!”

“什麼?焚虛仙劍碎裂了?怎麼可能?”木風不相信的說道。

“大師兄,一切都是真的,焚虛仙劍真的碎裂了,這也成爲了陣衍門和天海家族決裂的原因!”

開個診所來修仙 這林辰,的確是一個人物,我木風一定要會會他!”木風心裏堅定的說道,有了決斷,一切都不再是夢幻。


木風,是二長老的愛徒,二長老,也是陣衍門的涅槃境界的強者。

木風看着地之絕宮陣,眼神火熱,生不得立馬就見林辰一面。

地之絕宮陣裏,林辰感受到了地之絕宮陣的震動。

“看來,這地之絕宮陣的確是非常的強大,涅槃雷霆都不能夠撼動!”林辰喃喃自語。

“讓涅槃雷霆來的更猛烈些吧!”林辰心裏這樣想到。

天空之上的黑色劫雲,或許也感受到了地之絕宮陣的強大,更加的怒吼連連,劫雲之中,雷霆炸響,咆哮的聲音直接宣示着自己的憤怒。

沒一會兒,一條大腿粗細的雷霆降下,把天地都照亮,狠狠的衝擊在了地之絕宮陣的陣法幕壁之上。

這一下,地之絕宮陣明顯的抖動了一下,不過,還是沒有要破碎的意思。

“老大,我要不要收起這幻火地界?”朱雀天火淡淡的問道,它也感知到了這涅槃雷霆的恐怖,和天劫的雷霆更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也好,就暫時收起來吧!只是浪費了我的涅槃雷霆,這可是猝練身體的雷霆,要是這涅槃雷霆破不開這地之絕宮陣,那就是最可恥的浪費!”林辰有些鬱悶的說道,同時,心裏也隱隱期待涅槃雷霆的威力把這地之絕宮陣給轟踏。

涅槃雷霆越加的憤怒,甚至整個天地劫雲都在不滿。

下一刻,一條水桶粗細的雷霆劈下,狠狠的衝擊着地之絕宮陣。

地之絕宮陣越發的抖動的更加厲害,隨着抖動的還有陣衍門。

整個陣衍門,如同地震一般,許多弟子都搖搖晃晃,一臉驚駭的看着天空中恐怖的劫雲。

涅槃之劫如同人一般,異常的狂暴,甚至是憤怒,整個劫雲層都變成了黑色,濃郁的黑色。

就在水桶粗細的雷霆降下的時候,第四條雷霆也醞釀好了,在第三條消失的時候,第四天接踵而至。

還是水桶般粗細,還是強大到讓人心悸,恐怖的力量直接可以重傷一個天劫境界的修煉者。

地之絕宮陣抖動的更加厲害。

第五條,還是水桶般粗細,接踵而至,林辰可以感受到,地之絕宮陣的力量在減弱,地之絕宮陣的陣法幕壁在強烈晃動。

“來的更猛烈些吧!更猛烈些吧!”林辰在陣法裏吶喊。

林辰看到了希望,如此強大的力量不停地攻擊地之絕宮陣,就算在強的陣法,也會有一定程度的損壞。

第六次雷霆降下,這一次的雷霆,粗細超過了水桶般大小,直徑達到了一米,如同一條雷霆巨龍直接把天空照亮,雷霆落下,如同一根白色的閃亮物,連接天地更是散發了滅世的威亞。

雷霆落下,地之絕宮陣的抖動可以肉眼看見,甚至整個幕壁都有一種如同要崩碎的徵兆。

最後,地之絕宮陣還是承受住了這樣的衝擊。

第七擊,第第八擊,幾乎同一時間落下,兩股如此強大雷霆力量,幾乎同一時間,衝擊在地之絕宮陣上。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音,迴盪在林辰的耳旁,地之絕宮陣在也承受不住這股變態的雷霆力量,出現了一道裂痕。

“哈哈,天不負我,地之絕宮陣,將要破了!”林辰有些興奮。

這時候,第九擊也醞釀好了,這一次,直接超越了所有雷電的粗細,就說如同一根巨大的閃電鐵棒一般,直直的垂落,毀滅氣息鋪天蓋地,驚駭異常。

直接衝擊到了地之絕宮陣幕壁之上,只是片刻,地之絕宮陣轟然破碎,強大的雷電力量直接攻擊而下。

林辰雖然有準備,可還是被雷電淹沒了,一聲狂暴的炸響,地上出現了一個很深很深的巨坑。

第九雷霆降落,劫雲也在滿滿消失。

坑底,林辰全身皮開肉綻,躺在地上,許久之後,才從嘴裏吐出一口煙氣。 二十五年,林辰再次突破了自己,破解了三絕陣之一的天之絕宮陣。


震驚所有人。

包括龍行大陸的修煉者,所有人都知道陣衍門有個三絕陣,沒有誰能破解,而且,林辰沒有在龍行大陸的時候,陣衍門還在大陸尋找最頂尖的陣法師來破解這三絕陣。

奈何,驚動天下也沒有一人能夠破除,而現在,林辰前前後後用了接近一百年的時間,連續破解了人之絕宮陣,地之絕宮陣,天之絕宮陣,不可謂是一個壯舉,一個奇蹟。

陣衍門凝聚了全天下最著名的陣法師,陣法之術更是著名也沒有破解開,竟然被名不見經傳的林辰破解了。

林辰的名字,在龍行大陸也如同一面旗幟,被很多人舉了起來。


血泣天劫,連渡兩次天劫,打敗天海無涯,損毀焚虛仙劍,空寂愛徒,蒼昊徒孫,還有涅槃境界的修爲。

種種的一切,都記錄林辰的成長,林辰的努力。

從天之絕宮陣的廢墟里面出來,林辰的修爲更加凝實,已經在涅槃第一境界的巔峯了,而且林辰的靈識修爲已經達到了窺道境界的第一層次,可想而知,林辰的靈識力有多變態?

最重要的一點,林辰還發現了蘊藏在自己身體裏面的金屬性,金屬性之源,就是九龍刀?

最先出現在林辰身體的,就是金屬性只不過,夕陽一直沒有發現。

五行決也將要大成,等到凝聚了金靈珠,五大屬性之力,林斌就可以隨意使用,到時候,五行相生相剋之理,林辰就不會害怕了,況且,掌握了五行,林辰就掌握了主動。

林辰剛走出廢墟,陣衍門的諸多弟子,還有許多長老,都全部凝聚,浩大的場面,讓林辰都有些拘束。

“歡迎陣衍門少主!”

聲震天穹,讓林辰都爲之一愣。

林辰來到空寂面前,見到蒼昊師祖之後,便開口問道:“師傅,這個是怎麼回事?”

“辰兒,你已經順利破解了三絕陣,而當初,陣衍門就有一個固定,誰破解了三絕陣,就是陣衍門的少主以後繼承陣衍門的一切所以纔有少主一稱!”

林辰這才明白爲什麼衆弟子稱自己爲少主。

“好小子,好徒孫,果然沒讓我失望,我千年的守護,就要實現了,我血族的迴歸,馬上就可以實現了!”蒼昊激動的說道,看着林辰,讚歎的目光,沒有掩飾。

林辰的成長,所有人都看在眼裏。

一百年,直接從虛變第三境界,達到了涅槃境界的第一境界巔峯,不得不說是一個修煉的奇蹟。

“師祖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才能讓蒼龍神族重現世間!”林辰淡淡的問道。

“接下來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最大的封印已經破解了,沉睡在龍行大陸下面的先族們,就要回歸了,只等着我的喚醒!”蒼昊淡淡說道,聲音裏充滿了激動。

“那師祖,我想回我的大陸看看,百年出來,我想回去看看!”林辰淡淡說道。

武風大陸的一切,讓他牽腸掛肚,辰門,是他的心血,他必須回去看看。

“可以,不過你要儘快處理好,我這裏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忙!”蒼昊淡淡說道,通情達理。

隨後,林辰就去休息了,也是去見見姬羽。

這麼多年過去了。

林辰的莊園之中,姬羽在修煉武功。

林辰悄無聲息的接近,坐在姬羽的旁邊,沒有說話,也沒有去叫醒姬羽,林辰就如同空氣一般。

林辰有些高興,從姬羽的氣息中,林辰知道,姬羽突破了,達到了天劫境界。

林辰就這樣一直等着,等了三天,姬羽才醒了過來。

看見林辰的時候,瞬間呆住了,許久,溼了眼。

“老公,你出來了啊!”

“老婆,恭喜你突破到了天劫境界!”

“我們回武風大陸看看吧,你應該很想你父母吧!”臨別淡淡的說道。

“好的,我也想回去看看了,出來好多年了!”姬羽感嘆的說道。

“明天出發!”

“爲什麼要明天出發啊?”姬羽問道,迫不及待想此時此刻就出發。

“因爲晚上我要和老婆啪啪啪!”林辰壞壞的笑道。

“老公壞死了!”姬羽臉色一共,瞪了林辰一眼。

到了晚上,林辰又瘋狂了一夜,讓姬羽歡悅,讓姬羽尖叫。

縱慾一夜。

第二天,林辰拜別了師傅,師祖,朝着武風大陸而去。

有了星核,林辰可以感知到空間通道,林辰不想直接去武風大陸,而是朝着烈霜大陸而去。

赤血聖教的事情,林辰要去和雪晴對症一下。

林辰和姬羽離開了龍行大陸,朝着烈霜大陸而去。

天海家族,最深處的密室裏。

“老主人出來了,看來天海家族,也真正到了崛起的時候,希望蒼昊不要不講情面!”蒼老的聲音在迴盪。

很快,林辰就進去了烈霜大陸,涅槃境界的修爲,和當初的天海嘯天一個模樣。

百年時間,物是人非。

林辰一路低調,進入烈霜大陸,朝着冰雪門而去。

剛剛進入冰雪門,就感覺到很多混亂的氣息。

林辰和姬羽加快了腳步,沒一會兒就上了冰雪門所在的山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