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城主回答沒多久,這黑河城成立都沒多久。

Post by zhuangyuan

“屁股沒坐熱乎,就讓我把你搶了,挺同情你的。”樑子說完,下達命令,把城主府拿走的所有東西放回原處,任何人在外收繳戰略物資不得殺人,要給百姓留下最低生活保障物資,至少夠三四天用。大昌乃是正義之師,不幹那種讓老百姓走投無路的事情。

聽到這樣的命令,黑河城主感激涕零。

樑子一副大好人的樣子擺擺手:“不用謝,只要你們沒有反抗,我們就不製造殺戮。麻煩城主下達一個城主令,每家每戶派出人員,我們找個寬敞地方開個會。”

城主說好,馬上就去。此時城主很配合,只要城裏少死人就行。


城主去忙活,樑子取出紙筆,告訴龍小福,讓她帶着部隊瞎轉就行,別跟敵人接觸她小命就保得住。同時傳訊狗蛋,去大蘇鄉繼續打劫,同樣不殺人,還要給老百姓留下口飯吃。

命令下達,樑子剝塊糖塞嘴裏:“不來追我,我讓你不得不來追我。”

樑子勝券在握,而也就在這時候,一隻迅鷹落在面前。看到迅鷹腳上綁的百寶囊,樑子哈哈大笑:“快遞終於到了,怎麼這麼慢。真想去跟金鱗軍團單挑算了,但是不行,顯不出我智商高。”

快速的把百寶囊收起來,上面還有封信。是聖器老人給她的,明確告訴她,不管她在做什麼,不要跟紫光島扯上一點關係。同時告訴她,紫光島跟聖光門同時準備擴充人員,考覈就定在年底,她要是想湊熱鬧,到時候就回去。

“擴充人員,不到時候啊。”樑子覺得有些不對,紫光島雖然還不到時候,但擴充一下也說的過去,可聖光門呢,他們才招完新弟子多久啊。像何許那種,聖光門裏的路都還沒認全呢。

樑子想不通,覺得事出突然,最大的可能或許就是因爲異人了,不會是別的。

事實證明,樑子很聰明,沒有別人也完全可以指揮戰鬥,畢竟是做了這麼多年奸商,而且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就獨自行走江湖了,智商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此時另一場大戲也在上演,自從‘糧草’被燒,大昌軍中就一片愁雲慘淡的過上了苦日子。專門派出了好幾只隊伍出去挖野菜。


一對士兵吃着飯,邊吃邊聊“爲什麼要用野菜燉肉吃,光吃肉不好嗎?”

另一個說“笨蛋,這是做給敵人看的,畢竟我們糧草看起來已經被燒了,雖然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打,但要在糧草上做文章是肯定的。你不覺得大魚大肉吃膩了,野菜其實挺好吃嗎?話說跟着公主打仗,伙食就是好啊,以前打仗可沒見過肉。”

“我們把敵人的物資搶了,神雪軍團還把大北城周邊鄉村都搶光了,能吃的不好嗎?昨天隊長還說了,爲了防止肉壞掉,必須優先吃。不過我還是不喜歡野菜的味道。”

“給我,咱倆換換,你把菜給我,我把肉給你。”倆人開始交換。

大昌的士兵生活幸福,就算在家裏也沒這麼天天吃肉過,在這裏竟然有人都把肉吃膩了。

大昌軍隊挖野菜的事情,自然傳到了神使妞耳朵。神使妞跟何許一番得意之後,也放心了派出去的養獸異人。

這次養獸異人一共出來了五個,並沒有全體出動,沒有必要。他們出城後就直奔大北城,大昌送過來的物資,都是存放在大北城,然後分批供應到營地中。

此時他們已經盯上了城內出來的物資,而在他們身後,是秦長老花月跟柳靈,帶着幾個軍中的武者正盯着他們。

柳靈問秦長老什麼時候動手?

秦長老說不着急,等他們開始比劃的時候再說,打斷他們的術法,那時候也是他們最弱的時候。

柳靈點頭。

沒讓他們等多久,在車隊到達異人正前方之時,異人們開始施展。只見他們盤坐成一圈,一個魔符在他們中間騰起。花月說這絕對不是召喚,召喚術不管什麼形式,都有空間之力的波動,這完全沒有。

“抓住他們問問就知道了”秦長老率先動手,前衝之中一劍斬出,劍氣落下幾人中間,一幫異人被集體掀翻在地,變成了死狗一般不會動了。保護他們的幾個武者衝上來,被秦長老一劍一個全部幹掉。

秦長老打完收功,柳靈跟花月帶着一幫武者這才趕到,一幫人互相看看,有點尷尬。

秦長老收了劍:“沒想到這麼弱,這些養獸異人,施法之時竟然毫無防護力。”

花月說是,早知道她自己來算了。

“我自己來沒法把他們帶回去啊,讓我看看他們真面目。”柳靈掀開其中一個的面具,赫然就是一張獸臉,跟鐵腹獸一樣的野狗臉。

“異人真是啥樣的都有啊”秦長老把面具給蓋回去,告訴那幾個武者,把人拉回去。

養獸異人就這麼栽了,連個能傳回消息的都沒留下。而此時城內幾乎已經亂了,軍隊徵糧一次又一次,老百姓已經沒飯吃了。全部堵到了城主府門口,要求城主開倉放糧。但城主哪來的糧啊,從戰爭一開始就被徵調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城主府只能一次次解釋。眼見真的沒法要來糧食,百姓們將目光放到了任戰身上,跑去要求軍隊出城迎戰。

而任戰的做法則是,直接派出兵力鎮壓城民。

雙方就這麼在城裏打起來了,甚至還有人大半夜去衝擊城門,想通過破壞城門的方式,讓軍隊不得不出城。

整個向北城,在更多人走上街頭之後,開始變得一片混亂。照這麼整下去,不用打這座城也完蛋了,飢餓讓人變得可怕。 雙晉國,國王是個年輕英俊的美男子,看起來很年輕的樣子。這是因爲他是奇術師,奇術師不容易顯老,其實他最大的兒子都已經三十多了。

雙晉國王室,可能是所有國家中武力最強的王室。一家子全部都是奇術師。奇術師是個很難修煉的職業,很少有人有修煉天賦,可這一家子卻做到了一個不落。

國王坐在平日裏辦公的書房當中,翻看着手裏一大堆資料。突然下人前來稟報,謀相跟大王子到了。

“讓他們進來就是”國王合上手中文件,同樣英俊瀟灑的大王子,跟一個白鬍子老頭走了進來,一起拜見國王。大王子叫明天。雙晉王室就是明家。而謀相叫李洛。

國王請他們平身,問他們知道找他們來做什麼嗎?

大王子開口:“日前來自天昌消息,大昌國在與其戰鬥當中,濫殺無辜大肆劫掠,嚴重違反了星武大陸戰爭規則,是該我們予以制約糾正的時候了。我想父王傳我們前來,就是爲了此事,我願代表雙晉走一趟。”

國王點頭:“你是得走一趟,但不是你一個人去,帶上一百金龍衛,我已經知會南安國,調派五萬兵力,隨時協助與你。”

大王子懷疑是不是聽錯了,問要這麼多部隊幹啥,目前天昌跟大昌參戰的也不過十萬人左右,一下子衝過去五萬部隊,他們還以爲雙晉要參戰呢。

國王說不是,那五萬兵力只是準備好而已,目前不進入天昌的領土,也可能一直不進入,但要準備好。

二人還是不解。

國王告訴他們,這是來自師祖的命令,隨時準備配合大昌以及平安國打下天昌。

大王子問什麼師祖,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你以爲我明家王室的術法,都是憑空冒出來的嗎?此事你以後會知曉,現在不要多問。至於爲何這麼做的原因……”

國王沒說,交給他們一份資料,讓他們自己看。

二人接過,看完之後都是吃驚:“竟然是聖光門跟紫光島聯合告知書,讓我們防範天昌勾結異人作亂。異人是什麼?”大王子還沒聽說過這事兒,消息比較慢。

國王喝口茶告訴他:“異人是人類共同的敵人,聖光門紫光島都已經在爲對付他們準備着,我們也不能落後。”

大王子應是。

國王又看向李洛:“謀相你辛苦一趟,去筆鋒山。平安國的人就在那裏,你去送一樣東西,順便見見平安的國王,替我問聲好。然後不着急回來,去南安國友好訪問些日子,隨時替大王子出出主意。那裏也是我們的前線。雙晉太遠了,靠消息傳送太慢,到時候如果有什麼事,謀相你可以全權做主。”

謀相彎腰領命,國王讓他們記住,不到參與的時候不參與。只要大昌打的夠穩,就讓大昌去打。

大王子想了想:“那金龍衛?”

國王告訴他:“自然不能當金龍衛用。”

“明白了”大王子有數了,這次表面上看起來,去的還是他一個人。

國王讓大王子去準備出發吧,走的時候不用來告訴自己。

大王子退下,國王從書桌下取出一個盒子交到謀相手裏:“這是你要交給平安國王的,是幾本書,是他們的東西,只是我們保管而已。讓他立刻按照書中介紹的,組織一支天城軍。如果費用有問題,我們可以無償支持。謀相還要記住,平安國與我們的關係,從這一刻開始,就是盟友。但不用跟平安言明,你心裏有數就行。”

謀相點頭:“臣下明白,但能知道爲什麼嗎?現在好像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與平安國結爲盟友。”

“這不是願不願意,是天生的,無數年前就已經確定的一種關係。只是現在纔到了聯繫起來的時候。爲什麼雙晉從來不自稱帝國?帝國那是外人稱的,因爲雙晉只承認當初的神劍王朝才配稱之爲帝國,我們遠遠不夠。”

謀相表示明白,會謹記這一點。

“辛苦了,你也去準備吧”

國王送謀相離開,又命人喚來十二公主,一個紮了雙馬尾的丫頭,名字也很不像那種王家的名字,叫明菜菜。


明菜菜一來就撅着嘴,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國王問她怎麼了,誰欺負她了?


明菜菜說薛妃,老帶着十六王子去偷她養的晶晶魚。

國王讓她不要生氣,十六王子還小,跟小孩子計較什麼。

“我跟薛妃計較”明菜菜心裏覺得自己也不大。說完問國王找她來做什麼?

國王嘆口氣,明菜菜感覺不好,轉身就往外跑。

“你幹什麼去”國王把她喊住。

明菜菜停下“還沒說啥事兒你就先嘆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你倒是鬼”國王招手讓他回來,攬過她的肩膀,一起坐在臺階上:“你是公主,有些事情你得明白,身爲王家之人,有些身不由己的事情,你得去做。”

明菜菜說不對,那是其他小國家要面對的,雙晉是星武大陸最大的國家,生在這個王室,不需要做不想做的。

“這麼聊的話就聊不下去了。”國王有點被懟住了。

明菜菜很乾脆:“那就不聊了,我走了。”

說完又要跑,國王告訴她:“我只是提前告訴你一聲,你不願意聽,也只能強制你去做。”

明菜菜站住:“那我還是聽聽吧?啥不幸的事情,總不至於我們雙晉的公主還得跑去和親聯姻討好別人吧?”

國王沒說話。

明菜菜一臉菜色:“不會讓我說中了吧,哪個國家這麼厲害,要讓我們雙晉混到這地步?”

“不是哪個國家的王子,一個你應該也聽說過的人。”

“誰?”

“何許,神劍武皇的傳承者。”

“那個被任家滿大陸追的傢伙,他還是武皇傳人?這麼厲害?”

“就是他,可能在將來,我們要面對一場很大的戰爭,這是當年五大強者親自傳來的消息。不要吃驚,五大強者都還活着。而何許掌握着戰爭的關鍵力量,我們雙晉不想在戰爭中吃虧,就得跟他搞好關係。”

國王不知道爲何這麼說,看起來何許身上還有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任務。

明菜菜想想:“那就是全大陸的戰鬥了,我不知道他掌握什麼,我們要聽他的。但無論如何,他還不至於讓我們雙晉衝在送死的位置吧,應該優先欺負其他國家。”

“你以爲到時候其他國家就不會送去漂亮公主了嗎?我們只是提前知道消息,先佔個先機。這個何許太幸運了,沒什麼背景,普通人一個,卻佔據了最爲重要的位置。”

國王說的唏噓,看來很清楚何許將來要扮演的角色,對此他甚至有點嫉妒。 明菜菜撇嘴問,各國都送女人,那傢伙忙的過來嗎?種.豬轉世來的嗎?

國王也是無奈:“據我所知,他現在女人就不少。所以我知道你不願意,這次是我請求你去。你是我最漂亮的公主,你去了跟他提前熟悉,可以在他的府上爭個位置,不能做一個普通的夫人。就是因爲他女人多,我希望你能更有存在感。”

明菜菜眼珠子轉轉:“誰說我不願意去,我這麼大了還沒離開過雙晉王城,這次能出去,我高興着呢。嫁給誰不是嫁,至少他長得好看,各國的王子中都沒這麼像樣的。”

“你真的這麼想?”

“我還能怎麼想,既然必須得去,我當然往好了想。我天生樂觀。給我倆金龍衛,有江湖經驗的,我要闖江湖去了,就跟那紫光島的樑子一樣,我的偶像。”

國王笑起來,在明菜菜腦門上親一口:“忘了告訴你,樑子是她師妹,現在他們應該在一起。”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這就出發,你在家裏給我準備嫁妝,我去勾搭他。現在應該還不能直接表明身份對吧。”

國王說對,就是這樣,目前不能表明身份,她先去跟何許接觸。

“我就知道我是個大明白”明菜菜很得意,告訴國王,從今天開始,自己就叫大明白,大名白菜菜。不能姓明瞭,整個星武大陸,只有雙晉王室姓明。

國王翻個白眼,這丫給自己起外號也這麼狠啊,大明白。

大明白同志看似開心的離去,但一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就抱着貓嘆氣起來:“沒想到我是這命,竟然淪落到了婚姻都要被安排的地步,希望不會太倒黴吧,神劍武皇總不能找個混蛋當傳承人。”

明菜菜其實很懂事,只是不想讓國王看到她不開心的樣子,所以才裝作願意。

何許算是人在家中坐,妞從天上來。做爲穿越者開掛正常,而這丫是桃花掛。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