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文明等級怎麼夠進入飛曼聯邦?”

Post by zhuangyuan

“而且,飛曼聯幫和賽爾倫星球,我之前從未聽說過。”

…………………

陳伯倫隱約鬆了口氣。

其實他也不知自己到底是爲什麼鬆口氣,但此刻,他定了定心神,對周霜霜說道:

“沒關係,現在不要考慮那麼多。相似的星球,相似的世界,相似的人,這很有可能是世界在平行時空中的投影。”

“一切都是真實的,但一切又全都不一樣,不要有太大壓力。”

周霜霜愕然看着他。

半響,她笑了起來。

下一瞬,她又疑惑的皺了皺眉頭——

這樣溫情的陳伯倫啊,真是少見。

只是,爲什麼每次見到他,都沒好事呢? 這是最長的一篇日記了。

周霜霜向下翻看,只見文檔中剩下的那些語意亂七八糟的言語,大多都是三兩個段落就結束,再沒有這麼長的記錄了。

但是她和陳伯倫默默分析,已經得出了不少的信息。

不同的是,她是拿本子記下所有的點……畢竟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嘛。

而陳伯倫,全靠腦子。

………………………

“乙丑年上元,陰。

翻了翻以前的記錄,原來,已經過去一年了。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出過研究所的門了。

若非今天易牙院送來了一份元宵,我幾乎都忘了今天的節日。

站在研究所特製的擬境窗前,似乎仍在地面,出入仍舊是隨意又安然的。

哪怕天邊卷着暗沉沉的雲朵,四周昏昏暗暗,不過下午三點就彷彿黑夜將至……但那時候,我的心是自由的。

可是年終靖天院對內發佈公告,去年一年,我們在與塞爾倫人抗爭的過程中,共犧牲一百六十萬餘人。

其中,約有一百五十二萬的犧牲者,都……屍骨無存。”

……………………

陳伯倫和周霜霜對視一眼,面上皆是駭然。

現實中,國家足足十六億人口,現役軍人也才只有兩百萬人左右。

在天權星,他們從日記裏所知的星球人口大約爲四十五億,那麼他們國家的軍人,必定會更少……

在這種情況下,居然已經犧牲了一百六十萬的軍人……

兩人心知肚明——

此刻的天權星,恐怕也沒幾個軍人了。

………………………

“乙丑年清明,小雨。

其實雖然研究進展在大家的悲憤中越來越迅速,所有人都憔悴的彷彿癮君子……但是,每到凌晨,我還是會想——

在這個時候,研究飛船,有什麼用呢?

躍遷通道之前是關閉的,我們研究這麼久,其實也只會開啓和關閉。

上儀院的人明明早就接到觀星臺的通知,在輔星十二月軌道運行中,關閉着的通道無聲無息的嵌入了熒惑星距離地表兩千一百米的位置……

那裏如今已經有了高高的餮食塔,塞爾倫佔據其上。他們有特殊的裝置可以感應地下兩千米以內的生命波動……我們就算打通了熒惑星的通道,又能有什麼用?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連續研究躍遷飛船……是爲了什麼?”

…………………………

所以說,躍遷通道在關閉時,它本身的存在,應該是無形無質的。

而十二輔星的軌道卻是固定的,熒惑星,也就是他們離開的那顆星球,應該是轉啊轉,轉啊轉……然後啊嗚一口,就把躍遷通道轉到肚子裏了。

那麼……

同樣的疑惑出現在周霜霜的心頭——

“他們爲什麼還要費那麼大功夫,挖掘這個通道?”

難道僅僅是爲了運送這艘飛船?救援熒惑星上的倖存者?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些偷偷挖掘地道的人,又爲什麼寧死都不上這艘船?

下意識的,她看向陳伯倫。

……………………

陳伯倫無意間對上她的視線,想了想,搖頭道:

“爲了時間,也爲了武器。”

“之前日記裏提到過的,輔星由於是人工星核凝聚而成,它的引力只是後期工程師在凝聚過程中一點一滴設定的,軌道自然也不像其他天然行星那樣有序又均勻。”

“所以熒惑星各方面明明都已經無限趨近於天權星,但仍舊未完成……就是因爲它的軌道是跳躍性質的,每三年一次大幅度遷移——也就是會突然從a點跳躍到b點……”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到現在,它還沒有真正的完成,也根本沒辦法居住……不然,每三年一次短途極速公轉,就夠上頭的物種折騰了。”

……………………

周霜霜瞪大了眼睛,連忙翻了翻自己的筆記……沒錯啊,自己記的那些關鍵點裏沒有這份資料啊!

她不禁有些懷疑,自己和陳伯倫看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份文檔?

對於她的動作,陳伯倫不說話。

——最近幾年,他做的都是類似這樣的情報蒐集工作,最擅長從文字中提取不同的信息。

同樣一句話,周霜霜見字得意,他卻能聯繫上下文,組織出一段長長的概述了。

就比如這個,別看只是一份日記,他從裏頭得到的消息,可着實不少呢!

這一點,周霜霜自然是拍馬也趕不上的。

………………………

陳伯倫解說的簡單,周霜霜已經聽明白了。

此刻,只聽他接着說道:

“所以,我猜測,這個通道是先通過計算好位置,然後纔開始定點挖掘。”

“直到他們確定地點無誤,躍遷通道在這個地方固定,天權星人才會讓飛船過來……”

“不。”他搖了搖頭。

“很可能是飛船提前出發,而天權星方面,通道則是計算着它到達的位置來開闢的。”

他說着,神情中滿是歎服。

——計算躍遷軌道,計算人工星球在極速自轉時停留的方位……

這是一項萬分精細的工,精細到陳伯倫想都不敢想。

…………………

“他們在計算中,首先要保證的就是要將進度卡到極致,爭取讓飛船從躍遷通道出來時,會剛剛好停留在這個地方,不會做出大的動作,被餮食塔的賽爾倫人發現。”

“同時,飛船的存在,並不是他們要從熒惑星上帶走什麼,而是作爲最後的手段。”

他看向周霜霜,低聲說道:“倘若天權星真的即將淪陷,那麼,就需要有人開啓飛船返回。”

“我猜,到那個時候,飛船作爲最後的手段,一定會攜帶足夠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回到熒惑星,很有可能跟我們的核武一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這個手段,不到最後不會動用,將會是他們最後的復仇……”

“但是……”

陳伯倫說道:“看如今的情況,很可能天權星上的武器,已經準備好了。”

…………………

從日記中,他們已經得知天權星的處境十分艱難。

在這種情況下,倘若人人都還抱有血性,恐怕就算天權星方面不打開躍遷通道,要不了多久,通道就會從天權星那裏開啓了。 星際航行向來是一項極其枯燥的旅程,無垠的茫茫星河固然瑰麗,可看得久了,很容易讓人陷入自身渺茫的錯覺。

這種錯覺本身並不是錯誤,只不過對於漫長的航行來說,是會讓人產生心理疾病的。

因爲,這世間但凡與真理等同的事物,總是恆定伴隨孤獨的。

……………………

——不過,這也要看情況的。

對於已經進入大宇宙航行時代的人們來說,星際航行就像是一場平凡至極的旅程。

但對於周霜霜和陳伯倫來說,他們忙於在有限的時間裏學習更多的知識,短暫的新鮮期過後,只恨時間不能再延長一倍,又怎麼會覺得枯燥呢?

套用周霜霜這俗人的話來說,她自己家的星空還沒好好研究過、欣賞過呢!此刻難得有進步的機會,不好好學習,難不成還對人家的世界流連忘返哦!

……………………

在這寂靜的飛船上,沒有外物干擾,所有的關於他們本身的疑惑統統都被扔到一邊……畢竟,時間如此寶貴,還是學習新知識來的更重要一些。

至於剩下的……按周霜霜的想法,等回到現實世界,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掰扯?

問題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在如此專注的情況下,他們的學習效率出奇的高。

能理解的技術,他們就直接學。

實力跨度太大明白不了的,他們就直接保存資料,並死記硬背。

——憑周霜霜和陳伯倫的智力,最起碼硬背是沒問題的。

…………………………

當然,陳伯倫的天資,較之周霜霜不知要高出多少。此刻,他已將飛船各種功能摸索的透透的。

飛船內部所儲存的任何一種資料,全部都已經被他看過一遍。

這會兒將動力艙圖紙調出來研究了三天的他,實在扛不住,正坐在一旁閉目養神。

……………………

——他們已經在茫茫星海中航行了12天。

眼看着星圖上的航線依舊還有很遠,周霜霜便沒有強行喚醒仍舊在醫療艙裏做最終修復的兩人。

該瞭解的,他們也差不多都瞭解了。剩下那些細枝末節的東西,並不急於一時。

反而是那兩人,之前傷的實在太重,這會兒還是在醫療艙老老實實睡着好了。

…………………………

此刻,她剛背完一份飛船上的資料,恰巧有了新靈感,索性趁着休息的時候,抱着本子坐在一旁筆下刷刷的畫着,希望能一鼓作氣突破瓶頸。

“這是什麼?”

陳伯倫不知何時湊了過來。

看着周霜霜筆下那及其形似高達的機械體,他不由問道:“你在研究外骨骼裝甲?”

想了想,又納悶道:“這麼笨嗎?從提交機械肢材料到現在,這麼久了,怎麼還在研究中軸架構?”

沒等周霜霜回答,他突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可能——

“你……”

他有點艱難的問道:“你該不會……最近纔想出機械肢的進一步研究方向吧……”

他語氣中的不可思議實在太過濃烈,以至於周霜霜正在寫寫畫畫的手瞬時一僵,只覺得頭都擡不起來了。

——莫不是這項上人頭,胖了?

……………………

——對啊!

她又不是這個專業的,研究又不是自己一步一步做的,軍事敏感度差一些……怎麼啦?

怎麼啦!!

羞窘片刻,她強裝鎮定,假裝測算數值。

然而心煩意亂之下,腦子裏一團稻草,什麼都算不出來,最終數值怎麼也對不上。

陳伯倫便笑了起來。

他垂眸,仔細看了看周霜霜手中草稿紙上密密麻麻的公式,順手就在下方寫出一個數值來——

17.83。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