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在艙室之中,許陽頭頂冒出蒸蒸熱氣。在這大海之上,天地玄氣中蘊含的水極玄能比例很高,他每一次吞吸,都留下了很多水極玄能,充實入玄武玄靈的軀體之中。

Post by zhuangyuan

許陽現在的心神力量,比凝聚朱雀玄靈的時候強大了許多,這次即使沒有玄石的幫助,也不在連雲峰寶地,他也同樣有信心,將水極玄靈化形成功。

補衣緩過勁來,她看到許陽的頭頂,龜蛇之形不斷變幻,再看看許陽的臉色已經恢復正常,於是放下心來,退到一旁等待。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艙室之外,海岳等人從一開始的耐心等待,到後來都是臉色驚異。

「奇怪,這麼長的時間,許陽在化形什麼玄靈?比上一次本命玄靈的化形還要漫長!」海岳擔憂地說道,「那麼長時間,他的心神力量恐怕難以為繼啊。」

「這你放心,許陽什麼性格你還不清楚么,他既然選擇突破,就代表他有相當大的把握。」樂婷雲說道。


驀地,艙室中響起一聲沉悶的咆哮,似龍非龍,緊接著天地玄氣的奔涌緩緩停止了。

「成了?」御玄雨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艙門吱呀一響,許陽帶著補衣從裡面走出。

「哈哈,恭喜你啊許陽!又成功突破,這速度簡直前無古人!」海岳放下心來,當先笑道,「以你的戰力,現在達到了玄師中期,在決選之中肯定有一席之地。」

許陽搖頭說道:「海宗你們誤會了,我並沒有突破,而是凝聚了水極玄靈。」他手掌一翻,一頭龜蛇外形的巴掌大玄靈出現在掌心。

感受到靈龜淡藍色的水極玄能氣息,海岳等人的眼睛瞪圓了。

「好傢夥,許陽你原來身具水火雙極!太驚人了!」海岳笑得合不攏嘴。

「這小傢伙,真是不斷給別人驚喜。」樂婷雲也笑言。


「這玄靈是什麼異獸啊,怎麼又是烏龜又是蛇,好畸形。」御玄雨說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當是傳說中的至尊之獸玄武,」海岳道,「在遠古時代,玄武是北方至尊,主掌水極,不僅有堅韌的防禦能力,還有綿長的持久戰力,非常強悍。」

許陽將玄武收回手中,說道:「海宗,其實我還有其他玄脈,近期可能會化形冰極玄靈,你吩咐一下船工,不要擾我。」(未完待續。。) 沈飛魚一陣慶幸以後,便開始考慮自己的下一步行動了。

沈飛魚幾乎可以斷定:在這個客棧的內外已經埋伏了大量的白雲門高手,甚至就連高力新可能也在其中,自己與白雲門高手的又一場激戰已經在所難免。

沈飛魚覺得自己現在的情形與上次自己在金陵城附近的那家客棧裏遭遇高力新及其手下的埋伏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卻也有些不同。

沈飛魚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也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沈飛魚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立即離開客堂。

因爲客堂裏有他的五個好兄弟,已經昏迷了過去,不省人事了,如果他與對方在客堂中交上了手便很難保證對方的人不會傷及到他的兄弟們。

接下來沈飛魚需要考慮的就是自己該往哪個方向衝。


是從客棧的前門直接衝出客棧?還是衝到客棧的後面去?

勿庸置疑,客棧的前面肯定埋伏有對方的人馬,自己一衝出前門,肯定會陷入巨大的被動之中。

如果向後衝,便會出現與上次差不多的情形。

自己與對方衆人或許又會玩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

自己或許還是可以憑藉着敏捷至極的身手逃出客棧。

但逃出客棧以後呢?

自己還能回銀劍山莊嗎?

自己又會不會再次成爲亡命之徒,四處躲避白雲門高手的追殺呢?

沈飛魚對此是感到極其的擔心。

與其這樣,倒不如從前門衝出客棧?

沈飛魚也知道這樣做相當的冒險。

他一衝出客棧,便會立即陷入對方的重重包圍之中,這是絲毫也用不着懷疑的事情。

白雲門衆高手,甚至包括高力新會竭力將他一舉拿下,他的情勢將會變得非常非常的危險。

但沈飛魚卻認爲這樣的險非常的值得冒。

因爲只有這樣,他才能更快地讓銀劍山莊知道山莊的弟子在外面遇到了襲擊,山莊裏的高手也纔會儘快地趕到此地來救援自己。

沈飛魚也意識到:如果事情真按他所想的那樣去發展的話,也是有一利,有一弊。在銀劍山莊救了自己以後,銀劍山莊也肯定會知道自己的很多事情,同時銀劍山莊也肯定會或多或少發生一些事情。

接下來又到底會發生什麼呢?

自己的命運又將會如何呢?

沈飛魚卻也想不了那麼多了,他很快便一個飛躍,向客棧的前門之外疾躍而去。

他重新回到地上之時,身子已經到得了客棧之外。

事情正如他所想像的那樣,他的身子甫一在客棧之外落下,便立即有二三十名蒙面大漢持着刀劍向沈飛魚衝殺而來。

沈飛魚也出劍了。

風馳電掣般的一劍在空中飛速地一掃。

不少大漢還未衝至沈飛魚的面前,便已經倒了下去。

但剩下的十五六人仍舊向沈飛魚衝殺了過來。

沈飛魚再次出劍。

他的劍在空中連續地撒出了不斷變幻的、令人眩暈的詭異光圈。

不出一會功夫,這十五六個大漢便悉數倒地畢命。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些人都是被沈飛魚一劍擊中要害而死。

沈飛魚見這些人的武功實在很一般,便知道真正的高手還在後面。

果然,就在那些大漢全部倒在地上的時候,客棧之上又躍下了六名蒙面大漢。

六柄又細又長的劍在瞬息之間便向沈飛魚疾攻了過來。

看他們的氣勢,沈飛魚便知道他們武功不弱。

沈飛魚手中的劍飛速在空中一掃,將對方的六劍一一格開。

六人再攻沈飛魚,六劍速度更快,氣勢更猛,便如山洪暴發一般地向沈飛魚強襲了過來。

沈飛魚的劍則也是穩如磐石,再次將對方的攻勢封擋了個嚴實。

六人卻繼續連連對沈飛魚猛攻不止,他們中間雖然沒有高力新,他們的武功雖然也與高力新還有一定的差距,但他們卻配合得非常的默契,在不給沈飛魚留下任何反攻的機會的前提之下,他們從各個方向對沈飛魚的不同部位發起了攻擊,而且有疾有緩,有輕有重,這實在令沈飛魚難以防範。

沈飛魚雖然還在使盡渾身解數,竭力地防守着,也暫時還沒有露出破綻來,但從情勢上看,他已經處在了下風。

更爲嚴重的是,沈飛魚一直都是在防守,全無半點反攻的機會。

這讓沈飛魚的心裏很是着急。

隨着戰局的進展,沈飛魚的情勢漸漸變得更加的被動。

對方六劍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極其懾人的光網,沈飛魚的整個人都處在了這片光網的震懾之下。

沈飛魚在光網之中掙扎着,掙扎着。

他知道他已經堅持不了太久了。

他唯一能指望的便是救援自己的人馬趕快到來。

就在六柄長劍快要將沈飛魚逼得露出破綻的時候,就在沈飛魚心中感到極其恐怖的時候,從不遠處傳來了一個聲音。

一個雄厚的聲音。

同時也是一個憤怒的聲音。

“哪來的狗賊敢來我華鐵生的地盤撒野?”

沈飛魚知道銀劍山莊的莊主華鐵生已到,他的心頓時便塌實了下來。

隨後,一柄利劍如同霹靂當空,如同高瀑瀉地,它從高空中勢大力沉地向圍攻沈飛魚的六個蒙面人劈下。

六人正在全力進攻沈飛魚,面對突然從天而降的極其猛烈的攻勢,他們是猝不及防。

頓時,便有兩柄劍掉在了地上。

與這兩柄劍一起掉在地上的還有兩樣東西。

兩隻手掌。

斷腕之人各發出一聲慘嚎,後退兩步,便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

華鐵生落地以後,與沈飛魚聯合力戰剩下的四名蒙面人。

華鐵生的一柄銀劍在空中舞動了起來,他的劍如同一道閃電,速度極快,他的劍如同一條蛟龍,氣勢極猛,而又無處不在,他的劍又如同一片落葉,輕靈飄逸。

“武林秀才”華鐵生本來就是武林之中鮮有敵手的絕世高手。

一直以來,他都與“獨狼”蕭舊山、武林盟主向典、白雲門門主高力新以及嶗山派掌門人謝威並稱爲當今武林的五大高手。

而他與沈飛魚聯手當然是比較輕鬆地便將剩下的四個蒙面人手中的長劍一一擊落在了地上,然後便封住了他們身上的幾處大穴。

銀劍山莊的很多弟子也很快趕到了這裏。

他們一些人將六個蒙面人向山莊裏帶去,而一些人則走進了客棧,想將老丁等人弄醒。

沈飛魚也立即向華鐵生躬了躬身,道:“多謝莊主相救小的,莊主的救命之恩令小的沒齒難忘。”

華鐵生的臉上則是全無表情,他看了沈飛魚一眼,淡淡道:“你隨我來。” 海岳等人頓時石化。

半晌,海岳才反應過來,叫道:「小子,你到底修鍊了哪幾極?」

「八極。」黎仲軒開口道。

「……瘋子!」樂婷雲忍不住說道,「許陽,你知道八極兼修,進境有多慢嗎?一般人單修一極,從玄師初期,到達玄師巔峰,都要五年時間!而在玄師巔峰,還需要玄靈九變,才有可能窺視玄宗之境!整個過程,不下十年!」她搖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御玄雨呆了呆,說道:「那許陽豈不是要修鍊八十年,才有可能達到玄宗境界?」

「不止,」海岳說道,「兼修多極,分心八處,反而會拖累進境。許陽,你這樣修鍊,現階段戰力固然強橫,但難免將來落後啊。」

黎仲軒說道:「人各有路,無需多言。」

海岳和樂婷雲都嘆了口氣,不過許陽修鍊八極,對於他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許陽雖然突破境界將會緩慢下來,但八極兼修,同境界戰力無敵,在海雲決選上,必能力壓群雄。

許陽微微一笑,這裡是瀛洲,海岳等人當然不知道中洲古族,也不清楚【玄天八景經】的妙用,不足為怪。他說出自己八極兼修的秘密,也並非嘩眾取寵,而是因為他接下來還要化形冰極玄輪,肯定會被海岳等人發現蹊蹺,這秘密肯定藏不住。

與其到時候被發現,不如早一些說出來,免得海岳等宗師心生芥蒂。

在化形出玄武玄靈之後,許陽的肉身力量又有精進,現在一拳有了700鈞的力量,堪比平庸的玄宗人物。

要知道。就算玄師巔峰的高手,肉身力量平均也只有300鈞,許陽現今的力量,是玄師巔峰高手的兩倍還多!

至於玄師巔峰之後,處於玄靈九變階段的強者,他們的肉身力量。平均也不會超過500鈞。許陽現在還只是玄師初期,還有六大玄靈尚未化形,他的進步空間還很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