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因爲一切融合都是在秦楓體內完成的,而且還是完美融合,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出什麼異樣。

Post by zhuangyuan

眼看着秦楓的第五箱都見底了,吳承載的臉色已經不是用“難看”可以形容的了,畢竟,自己的第一箱都還沒有解決。

“那什麼,秦楓,帶不帶認輸?我真的喝不下了!”吳承載做了半天思想掙扎,終於還是服軟了。

“別啊,你看這麼多就又不能退,多浪費啊!”

秦楓這話剛說完,秦夢可卻站了起來:“三哥,你怎麼能強人所難呢?喝酒也是會喝死人的!”

說着,秦夢可一勾搭在吳承載的肩膀上,笑着說道:“兄弟,跟姐姐做個交易如何?”

“什……什麼交易?”

“一瓶,二十礦!”

一瓶二十礦,一箱就是二百四十礦,四箱算在一起那可是九百六十礦啊!

這可是錢啊,要知道這個帝皇包廂才只要一千礦。

不過,吳承載卻有了一個傻子的想法,他承認自己喝酒喝不過秦楓,但是讓秦夢可幫自己抵酒的話,雖然九百六十礦有些肉痛,但是正好體現了自己有錢!

金山蝴蝶

這比什麼都重要啊,特別是當着小薇的面。

在秦夢可和吳承載達成協議後,秦楓正好把五箱啤酒全部解決,看了看秦夢可,只怕這纔是這妮子最後的目的吧,早知道就多要一些啤酒了。

不過九百六十礦也不是小數目了,做人還是要懂得滿足的。

一場比鬥下來,衆人都沒有唱歌的興致了,秦夢可見到吳承載乖乖交給自己九百多礦之後,心滿意足的拉着秦楓,就要回去了。

“我也累了,今天就散了吧?”小薇見到秦楓要走,也沒有留下來的興致,站起身來說道。

衆人起身正想離開包廂,這時候從包廂的門口出現了三個中年男子,一副生意人的樣子,說道:“各位,請把酒錢付了再走,因爲我們不是跟KTV一個部門的,酒錢是另算的!”

“另算?怎麼個算法?”

“一瓶五十礦。”

一瓶五十礦,我嘞個擦,就算是秦楓都驚訝了,一箱十二瓶,十箱一百二十瓶,不多不少正好六千礦,還真是壕城啊,土豪的城!

“我們在下面等你,你快點啊!”小薇轉身對吳承載微微一笑,也不管吳承載那一臉要死的模樣。

秦楓和秦夢可相視一笑,今天坑的是不是太過了?

連同秦夢可坑的一筆和帝皇包間的包間費,臨近八千礦的消費,就算吳承載再怎麼有錢,這都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的數目啊。

無奈的吳承載只能一巴掌拍醒了吳俊,問道:“臭小子,身上有沒有帶錢?”

“啊……堂哥啊,錢?什麼錢?”吳俊被一瓶啤酒乾的現在都昏迷不醒,迷迷糊糊的問道。

“沒錢付賬了?要不,今天算我請吧?”秦楓裝出一副好心的樣子走到吳承載的面前。

此刻的吳承載只感覺秦楓的“幫助”是在嘲笑自己,冷聲道:“就算我賣褲衩也不會要你付錢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秦夢可撇了撇嘴說道。


“那你快付啊,不然這裏的人是不讓我們走的!”秦楓的語調很隨意,但是一詞一句都在讓吳承載難堪。

跟那三個賣酒的商人周旋了很久,吳承載渾身上下加起來勉勉強強才只有兩千礦,報了好多人的名號似乎也不管用,場面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吳承載就真的只差賣褲衩了,在吳俊的身上搜了半天,就拿出了可憐的一百多礦。

“沒錢就不要充大款,丟人!”這時候,從三樓走廊的今天走出了一個成熟女人。

“水仙姨!”秦夢可看到那個成熟女人,興奮的開始賣乖。

“老闆……”那三個賣酒商人微微躬身,“您看……”

成熟女人一擺手,示意他們退下,在秦楓的臉上瞟過一眼,最後將目光定格在吳承載的身上:“堂堂吳家少爺,六千礦都拿不出來麼?”

“既然你知道我是吳家的人,還這般爲難我?”吳承載現在就是一直髮狂的野獸,剛纔三哥賣酒商人沒說難聽的話,讓吳承載顏面盡失。

“呵,我有什麼不敢爲難你的?就算是你老子來,還得給我提鞋,整個壕城,能讓我給面子的,你們吳家一個都沒有!”成熟女人霸氣側漏,眉角冷眼高傲,“沒錢的話,留下來打一個月工吧,要不然,門口的那輛車差不多值六千礦!”

“你……”吳承載已經完全暴怒了,陰狠的說道:“行,我記住了,既然這麼想要我的車,給你們便是,不過,別指望這事就這麼完了!”

一輛價值千萬礦的勞斯萊斯,遠遠比不上吳承載的面子值錢。

一輛價值千萬礦的勞斯萊斯,被這個敗家子當做六千礦的欠條抵押了。

秦楓不得再次感嘆:有錢,任性啊! 水仙並沒有跟秦楓一起出來,畢竟是女人,參加宴會什麼的,不好好打扮一下怎麼都說不過去,何況,剛纔和秦楓天人交融了一番,恢復體力也是需要時間的。

秦楓走出KTV已經是八點多了,天色有些暗淡,長舒一口氣,按着水仙跟自己說的路線,秦楓漫無目的的走着。

今晚的月色有些朦朧,但是在喧囂的城市裏,耀眼的霓虹,燈紅酒綠的夜生活纔剛剛開始,感受着大街上人山人海的潮流,秦楓卻出奇的感到一陣孤獨,腦海中想起了姜輓歌的身影。

儘管秦楓的女人衆多,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姜輓歌的地位是最重的,每當這個時候,秦楓都會忍不住去想那個女人,伴隨着對其他女人的負罪感。

“這位小哥,既然來了,就不要不好意思嘛!”就在秦楓胡思亂想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個嗲嗲的聲音,令人骨頭一陣發酥。

轉身往去,卻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大媽,臉上畫的濃妝跟鬼一樣,扭動着豐腴的身體向秦楓走來。

秦楓這才發現,自己魂遊太虛,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紅燈區。

紅燈區,也就是晚上雄性最多的地方,人性的醜陋一面在這裏應有盡有,如果說小混混鬥毆的廣場是暴力,那麼這裏就是肉、欲。

中年大媽的雙臂像水蛇一般纏上了秦楓,饒是秦楓身手不錯,盡然也掙脫不了。


“大娘,我還是個學生,只是不小心走錯地方了!”秦楓無奈的說道,故意稱呼中年婦女爲“大娘”,目的就是惹怒她,從而鬆開手。

誰想,那個中年婦女盡然絲毫不介意,笑的更是花枝亂顫,像這樣有味道的shu女,其實很吃香的。

但那是針對大齡男子,秦楓才幾歲?說句難聽的話,二十剛出頭的少年,很多毛都沒長齊!

“小哥,不用害羞的!我知道你們這個年齡段的口味,交給紅姐,紅姐一定找個好貨色,讓你爽到爆!”紅姐拉着秦楓的手直接往幾步之遙的髮廊走去。

秦楓很不情願,一直想掙脫,但是動作不敢大,怕傷到她,雖然女人做雞很難看,但是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秦楓還是可以理解他們的,至少把他們當人看,不單單是男性牲口的發泄物。

一進發廊的內室,秦楓就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畢竟秦楓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還是雛兒,女人身上的胭脂味,還有一些男性殘留的荷爾蒙味道,這讓秦楓全身不自在。

“大娘,我說了,我只是走錯地方,我還是個學生!”秦楓滿臉認真的說道。

紅姐在這個行業也算是元老了,什麼樣的客人沒見過?

大到七十高齡,下到發育沒徹底的,她經手的不說一打也有十個,秦楓滿臉的認真在紅姐看來,就是男孩該有的靦腆!

“哎呀!小哥,放心,紅姐幫你打點一切,還有男孩子第一次是有紅包拿來的,不需要付錢!”說完,也不顧秦楓有些發青的臉色,吵了裏面喊了一聲:“姑娘們,出來接客啦!”

在紅姐的招呼下,一分鐘時間,內室的長廊上便出現了十幾個女人,一個比一個風騷,濃妝豔抹,秦楓想着把妝卸掉,都算是中等偏上了,即使是年齡稍大一點的,也有幾分姿色。

等等,自己在幹嗎?

秦楓恨不得抽自己一大耳刮子,怎麼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像是自己在選雞啊?

果不其然,紅姐又走到了秦楓的旁邊,靠的很近,胸部幾乎貼到了秦楓的手臂上,介紹道:“這些都是本店的招牌了,你看門面也知道,做這行真的不容易,但是小哥別急,雖然這裏地方是小了點,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你要什麼樣的,跟紅姐說一聲,紅姐都給你找來!”


秦楓現在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跟她說自己不是來嫖妓的,打死這雞婆都不信!

“小哥啊,你看我怎麼樣,我今年才21歲啊,典型的御姐哦,牀上功夫絕對是一流的!”一個風騷的女郎邁着小步子,扭着***開始招攬生意。

秦楓長得本來就不差,相反很英俊,王子身材正太面,都吸引着這羣風騷的大姐麼,有了第一個,接二連三的都開始推銷起自己,都希望自己跟這個帥哥一夜風流。

聽着有些聒噪的聲音,秦楓的頭都有些大了,但是卻看到了唯一一個沒有上前的女人,額,準確來說,應該是個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衣着很樸素,剛纔偷躲在長廊最陰暗的角落,秦楓並沒有注意到。

但是現在一羣風sao女人的靠近倒是讓少女的位置變得有些突兀了,這讓秦楓一眼就看到了。

紅姐注意到了秦楓的目光,頓時拉開那些風騷的女人,笑着說道:“小哥,這個是今天剛來的,還是個雛兒,只是她應該不會接客,因爲你也是第一次,客人的第一次是要給紅包,她給不起!”

秦楓點了點頭,看那少女的衣着就知道屬於醜小鴨,別說給紅包了,破處費少於五千都不一定會接客!

秦楓緩緩走到少女的面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擡起頭,俏臉通紅,吞吞吐吐道:“對……對不起……,我叫……叫彤!”

“我問的是真名!”秦楓再一次確定的問道。

“南門彤雪!”

南門?倒是一個了不起的姓氏啊!

秦楓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南門彤雪的上衣很樸素,偶爾還有幾個補丁,小手慌張的捏着衣角,看得出來,她應該是第一次出現在這種地方。

“紅姐,你們不會是逼良爲娼吧?”秦楓回過頭對雞婆問道。

“呵呵,小哥說笑了,小彤是自己過來的,因爲急需用錢,我看這丫頭長得還不錯,推銷出去應該還不難,就答應下來了。”紅姐無奈的說着,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往事。

“成,就她了!帶我們去房間吧!” 黛玉有了透劇系統[紅樓]


南門彤雪一聽,似乎意識到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頓時就慌了,哀怨道:“不不,老闆你放過我吧,我不幹這行了!”

若是在平時,秦楓自然不會這樣做,但是現在,秦楓可是要靠南門彤雪脫身呢,露出了一臉的兇相:“既然出來賣,還有你願不願意的?怎麼?小爺我長的差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南門彤雪委屈的都快哭了,要不是自己現在急需用錢,就算日子在困苦,她都不會來賣。

從前都是嗤之以鼻,對那些不懂得潔身自好的女人冷眉相對的南門彤雪,現在才明白,過去的自己是多麼幼稚!

“你乖一點,小爺也許還會多施捨你一點!”秦楓一把拉過南門彤雪,擁在懷裏,大笑的跟在紅姐的後面,向那件狹小的房間走去。

南門彤雪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自己還有不能死的理由,只怕現在已經咬舌自盡了。

本來看上去還靦腆的青年,一轉眼變成了野獸一般,南門彤雪的心裏無限的悲涼,難道所有男人都是這個樣子嗎?自己談了三年的男朋友是這樣,眼前這個看上去很舒服的少年,也是一樣。

“成了,大媽你出去吧!記得把門關上!”走進小房間,秦楓就對紅姐說道。

紅姐報以一個“我理解”的眼神,乖乖的走了出去,順手把房間的門帶上了。

紅姐一離開,秦楓就鬆開了抱住南門彤雪的手,後者像是逃命似的掙脫開來,躲到了離秦楓最遠的角落,蹲在地上,抱着膝蓋,那樣子,真的很惹人心疼。

秦楓打量了一下小房間,雖然沒有幾平米,但是要做那種事情的話,還真是夠了,桌上那些情趣用品應有盡有,秦楓走過去,拿出了一個套套。

喲!還是杜蕾斯的!高檔貨啊!

秦楓的這些動作,南門彤雪都看在眼裏,以爲秦楓打算做那種事情了,眼淚就刷刷的往下流,口中求饒道:“老闆,你……你放過我吧,我才十六歲,茉莉姐、牡丹姐,還有燕姐,他們都比我好……”

秦楓看向南門彤雪,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蜷縮在角落裏,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走到南門彤雪的面前,輕笑道:“如果我就是要你呢?”

南門彤雪詫異的看着秦楓,前後變化反差之大,真的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先是未經人事的處男一般,再是兇相畢露的邪惡少年,現在又換上了一副輕佻玩世的笑容。

看着南門彤雪不知所措的表情,秦楓倒是覺得有些可愛,細細的觀察之下,南門彤雪的姿色竟然還在上乘,最起碼是個燕若茜一個級別的,只是臉上的憔悴掩蓋了許多少女該有的青春。

南門彤雪感覺到秦楓盯着自己看,心裏又害怕起來,眼角竟然流出了晶瑩。

眼看着南門彤雪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架勢,秦楓擺了擺手說道:“別這樣,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果然,單純的南門彤雪聽到秦楓的話,眼角的淚花就收了起來,但是說話仍舊帶着哭腔:“你……你說的是真的嗎?沒騙我?”

秦楓撇了撇嘴,笑道:“我還沒有必要騙一個小屁孩!”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