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因此,帝老覺得有些事還是不告訴秦凡為妙,

Post by zhuangyuan

畢竟,帝老的凡塵閱歷經驗豐富,心中也是知曉這個道理,

秦凡聽到帝老的呵呵長笑,雖然心中隱隱有些不服,

但是,秦凡仍然是撓了撓頭,不準備在這個問題之上細究,

秦凡知道自己的老師如果願意告訴自己,不必自己多問,他必然會告知原因,

如果,帝老不願意說的話,就算是秦凡再如何詢問,

這也只是無濟於事,還不如乖乖迴避這個話題為好, 帝老看著秦凡撓了撓頭,不再多嘴,也是在心中呵呵笑了笑,

旋即,帝老便是略帶嚴肅的口吻叮囑說道:「據為師估計,這天靈池秘境也快要真正的關閉了,凡兒你抓緊時間好好吸收此處純凈的天地靈力吧,」

「凡兒,這對於已經肉身成聖的你來說,幽冥深淵的修鍊環境,而靜演功訣能夠快速吸收天地靈力為己用,」

「此地,怕是最為合適不過,」

說完,帝老繼續說道:「雖然只有短短几天左右的時間,但是你的肉身強度在這純凈的天地靈力的打磨之下,怕是完全可以再度提升一個檔次,」

「凡兒,這對於你來說,有益無害啊,」

秦凡主修的武學功訣名為靜演,而靜演功訣本當便是注重對於武者肉身的磨鍊與提純,

雖然,靜演的後續功訣主要自己演化領悟,

而且,靜演修鍊起來速度還不如一些黃級低階功訣,

但是,靜演的確是一部肉身成聖的神奇功訣,

儘管秦凡目前已經肉身成聖,但是靜演功訣還是擁有著提純武者肉身精華的等待妙用,

況且,這靜演功訣還擁有神奇玄奧的靜演之力,

對於這些,秦凡的心中也是隱帶興奮,

畢竟,這天靈池秘境算是真的幫了秦凡的大忙啊,

可是,對於現在的秦凡來說,還是努力把眼前這幽冥深淵的難關給度過吧,

「呼,」

秦凡深呼了一口氣,便是拿起鈞天長槍,整頓下衣著,輕輕地摸了摸自己強壯的身體,便是朝著那凹谷的懸崖處邁步走去,

此時,帝老也是收拾了一番心情,換上了先前凝重的心情,

帝老隨著秦凡往前邁動的步伐,衣袍飄飄,一步一步朝前機械地邁去,

畢竟,秦凡修鍊恢復,花了整整半天之功,

秦凡也是打算不再拖延,直接邁步朝著不遠處幽冥深淵的凹谷處步行而去,

「嗯,那純凈的天地靈力便在這幽冥深淵的底部了,」

秦凡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精神力量猛漲,龍捲颶風以及靜源聖炎的光芒顯現而出,托著秦凡直接朝著這懸崖地底緩緩飛行而去,

此刻,正值深夜,整片天空都被一團黑色幕布所遮蓋,

而且,秦凡所在的凹谷,幽冥深淵在這夜色的襯托下,顯得幽黑森然無比,

再加上時不時響動的嗚嗚風聲,這讓得秦凡心中都是氣血微微翻騰,頗不寧靜,

呼,深吸了一口氣,在空中雙腳微微晃蕩了一番,秦凡屏息凝神,

先前微微翻騰不休的氣血,也是被其漸漸壓制下去,緩緩恢復了平靜,

古人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此時,就算是前方出現再大的兇險,我秦凡也要一力擋之,做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將士,

可以這麼說,此時的秦凡為了突破的契機,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種痴狂的狀態,

「呼,這凹谷深淵怕是有近五六百丈深,都過去了這麼久,竟然還未見底,」

此時,秦凡就仿似黑幕下的一點星星之光,不斷往地底沉降而去,

但是,卻彷彿永遠都找尋不到地平線一般,始終無法降落,

秦凡的心中也是暗暗焦急,人類最怕的便是等待,凄冷與孤獨,

而且,秦凡同樣如此,

如果,不是有帝老相伴左右,怕是秦凡早就堅持不住無奈放棄了,

此刻,感到秦凡心中的心焦,一旁的帝老也是暗自皺眉,

隨即,帝老盤膝閉眼,體內一股澎湃靈魂力量便是仿如潮水般釋放出來,朝著這處幽冥深淵地下底部極速奔涌而去,

悠地,帝老睜開眼來,語帶笑意開口說道:「呵呵,凡兒,馬上便是要到達這凹谷底部了,要小心謹慎了,」

聞聲,這讓得秦凡略帶焦急的心也是微安,

畢竟,人只有擁有目標,才有不斷奮鬥向前的動力,

「啊,這些是……」

此時,待到秦凡剛剛將身體降落到這處幽冥深淵地下底部時,將天地靈力匯聚於雙眸處,

「嘶嘶嘶……」

秦凡看清自身周圍的一切的時候,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便是自其口中響起,

話說,出現在秦凡面前的場景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四根九十九丈長,九丈粗的石柱矗立在幽冥深淵地底,傲然聳立,仿若形成一奇妙陣法,威力無窮,

其石柱的旁邊則是密布著猙獰的凶獸雕像,

儘管,經歷過陰風與歲月的摧殘,大多雕像體表覆蓋的石沙有少許脫落,

但是,卻仍然顯得森然恐怖無匹,

然而,秦凡的耳邊則時刻有陣陣森厲陰風怒嚎陣陣,鼓動不休,

這股陰風仿似化作數之不盡的靈力利刃,颳得秦凡耳膜生疼無比,

這讓得秦凡不由得捂住雙耳,周身釋放出團團靜演聖源之力,包裹周身,才讓得秦凡略微感覺好受了一點,

秦凡還未開口叫苦,帝老嘴中便是一陣嘀咕加驚嘆道:「哎,這天靈池秘境異變后,竟然還擁有傳說中的天地玄黃大陣,」

說完,帝老繼續說道:「據傳,此上古陣法已經是失傳多年,沒想到會在此讓我們碰見,」

帝老的臉色不斷變幻,眉頭始終皺緊,仿似在努力回憶著什麼,

秦凡對於帝老口中所說的那天地玄黃大陣,肯定搞不懂,

但是,秦凡卻是並未開口問詢,只是不斷攥緊著手中的鈞天長槍,直到手心握出緻密汗珠,才微微撒手,

帝老見到秦凡來到這幽冥深淵地底,除了屏息凝神之外,便是緘默不語,

此時的帝老心中也會微微好奇,開口問道:「凡兒,你怎麼不問問這天地玄黃大陣是何等陣法,相信,你應該會感興趣才對啊,」

帝老對於自己這乖徒弟的心思,現在是越來越摸不透了,

想到此處,帝老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聞言,秦凡開口問道:「老師,何謂天地玄黃大陣,」



秦凡對於陣法,心中也是擁有頗大興趣,

先前的秦凡便是接觸過威力強絕的禁源幻衍陣,

秦凡的心中對於陣法一道的精妙絕倫,本就欣賞佩服不已,

而且,秦凡聽到眼前這天地玄黃大陣之名一出,眼中也是一道亮光突兀閃爍而過,

不過,秦凡想起現在的自己仍然身處險境,便是按捺住心中所思所想,索性不再開口,

秦凡此時面對魂老人的問詢,心中濃濃的好奇終於勃發,

因此,秦凡才開口問帝老的,

聞言,帝老呵呵長笑一聲,用滿是讚歎的口吻說道:「呵呵……凡兒,這天地玄黃大陣屬於頂級陣法,代表著天,地,玄,黃四種形態,且擁有此陣,既可蒼穹逆轉,亦可陰陽倒轉,吞噬乾坤,都不再話下,」

陣法一道,確實是博大精深,就算是一個人的實力哪怕再弱,

如果,那個人深諳陣法之道,亦可扭轉乾坤,踏頂武煉大陸的武之極巔峰之境,

蒼穹逆轉,陰陽倒轉,吞噬乾坤,

秦凡聽著這一些極具震撼力的言辭,其略顯凝重的面色也是微微動容,

此時,秦凡緊握著鈞天長槍的雙手也是微微鬆了松,嘴唇微張問道:「那個,老師,不知可知曉此天地玄黃大陣的布置之法,」

秦凡想了想,如果現在的自己擁有這天地玄黃大陣在旁輔助,

那麼,在這武煉大陸,秦凡都可呼風喚雨,翻手為雲,

且哪還會在眼前這小小的幽冥深淵前畏畏縮縮,停滯不前,

不過,秦凡剛一說完,便是後悔了,

如果,這傳說中頂級陣法如此容易被學會,

那麼,這整個武煉大陸的武者不都是立馬便可擁有拔山倒海吞噬乾坤之力,

「哧,痴人說夢,」帝老聞言哧笑一聲,

緊接著,帝老開口說道:「凡兒,莫說是為師不諳陣法之道,就算我知道這陣法天地玄黃大陣如何布置,也不是區區煉尊之境的你能夠學會的,」

說完,帝老繼續說道:「凡兒,憑你現在的精神力量強度,布置一些不入流的低級陣法都是費勁,更莫要提眼前這天地玄黃大陣了……」

寵寵欲戀 ,直接潑了一桶涼水,語帶微微譏諷之意,

武道一途,沒有不努力便能夠一步成神成聖的捷徑,

方才,秦凡所想實在是太過異想天開了,

這也難怪帝老都是毫不掩飾對其打壓,


而秦凡聽到帝老的一聲哧笑,也是只能夠略感尷尬的撓了撓頭,

隨之,秦凡摸了摸鼻子,便是低下了頭,不再言語,

話說,現在的秦凡確實是有點急功近利了啊,

秦凡在心中不無如此想著,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