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回到有玻璃的艙室,透過玻璃恰好看見的是巨艦前進的亂石帶情景方。

Post by zhuangyuan

一些大大小小的亂石,金屬塊飛撞在艙室的玻璃上時,石碎紛飛,金屬震開。

這道玻璃的硬度竟然如此驚人,難怪能夠在至少超過千年的亂石帶的漂移時光中至今完好無損。

衣水藍抱著恆毅的胳膊靜靜熟睡,沒一會就輕嗯著貼恆毅懷裡,如在進入巨艦前那樣抱著他的身體,埋首在他懷中,這才睡的甜美,久久都沒有了動靜。

恆毅無言以對,也不好驚醒她,估摸亂石帶里患難相依慣了,至今沒有脫離危險,衣水藍是已經習慣如此才有安全感。

眺望玻璃外的前方虛空,恆毅再一次燃起即將脫困的希望……(未完待續。。) 亂石帶中不知時光流逝。

人類文明天翻地覆的變化仍然在熱火朝天的進行。


最初一個月的職務大變動已經完成的差不多,會議廳會長,副會長,統戰部,作戰部,邊境防禦總部等等重要部門幾乎是一場大換血,關鍵職務全都在數百億級的議員熱情的表決下替換成神腦認為的最佳人選。

五系領導星宗族的影響力已經微乎其微,當情況塵埃落定,五系原本主宰一切的五領導星宗族的人絕望的發現已經無可挽回的時候,五領導星宗族裡也出現了一批批的叛逃者。

他們無法接受巨大的落差,不甘心被如今的議員決定將來必須做什麼,他們選擇攜帶長久積累的巨額財富逃往神秘花園繼續過有錢的逍遙生活。

憑藉巨額的財富力量,這些叛逃的部分五領導星宗族的人和過去眾星之尊們都成為神秘花園各個星球星主的貴客,受到熱情的歡迎。

紅、紫兩系領導星宗族的叛逃者最多,青系最少。

因為青系宗族的優秀任務本就沒有長期脫離戰鬥,赫赫功績全靠實打實的帶領青系戰士打出來的,大軍團的軍團長在變革的浪潮中仍然屹立不倒,雖然絕大多數都不再是議員身份,但手裡仍然領導著強大的軍團戰鬥力。正因為如此,青系領導星的宗族主要力量仍然不甘認輸,仍然決定等待時機東山再起。

變革的浪潮中,許問峰還在三元派休假。他帶著新婚的妻子,青系領導星宗族不敗傾國拜見大元。

紅已經不在,在許問峰心裡。三元派是唯一的家園。

黑月的宗族本是過去的巔峰星系裡的一支,如今是三元派主星八神門第一的黑夜門。

許問峰沒有等到恆毅,等來的是改革的浪潮和恆毅被殺的死訊。

大元,三元沉浸在噩耗之中,恆毅的大師娘時常以淚洗面,元小一和元小六發誓將來要親手殺死一息替恆毅報仇!

初到三元派的不敗傾國受到三元派上下的特別禮待,大元知道她是青系宗族第一美人。處處客氣周到,但她出身高貴,對三元星系全沒有任何新奇有趣之感。待人態度十分倨傲,也不把大元這個頂尊看在眼裡,旁人的禮待她只覺得是理所當然,從開始來就沒有把大元當作師父對待。

當恆毅的死訊傳至。許問峰倍受打擊。

回到居處便久久沒有言語。在花園閑逛回來的不敗傾國進門不見許問峰起身相迎,連招呼都沒有一句,不由拉下了臉。

「許問峰你幹什麼呢?」

「恆毅死了……」許問峰舉起酒壺喝了一氣,不敗傾國見他虎目淚光泛動,不禁好笑道「還以為什麼事呢?那個狂徒死了不是正好,他是所有人的絆腳石。該死的改革讓你許問峰的神腦議會議員身份變的一文不值,害我們青系舉步維艱,該喝酒慶賀才對呀。」

許問峰喝著酒。沒興趣多理她的淡然道了句「他是我弟弟。」

「弟弟?」不敗傾國噗哧失笑,難以置信的盯著許問峰。如同不認識一般。「想不到你許問峰這麼天真可笑!弟弟又怎麼了?再說別人把你當哥哥了嗎?那麼大的改革事情跟你說過?看你多可笑,改了姓換來個神腦議會議員還沒來得及威風呢就不值錢了。」

許問峰笑了,望著不敗傾國笑的十分高興。

「傻笑什麼?難道不是么?」不敗傾國輕蔑冷笑,只覺得許問峰真是不過如此。

「我早知道你是個蠢物,今天才知道你到底有多蠢。」許問峰仍然笑的高興,但目光里流露出來的分明是對小丑的嘲弄。


「你說什麼!」不敗傾國憤然起身,一張美輪美奐的臉氣的煞白!從來沒有受過這種羞辱的她恨不得把面前的許問峰碎屍萬段!「許問峰!別忘了你現在叫什麼——你叫不敗問峰!是我們不敗家的女婿,你敢這麼對我說話?別以為你改了姓就真是不敗家的人了!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從不敗家除名,就能讓你滾蛋!」

許問峰饒有興趣的上下打量不敗傾國,曬然一笑。「你試試說上一萬句,看管不管用。」

「我看你真是腦子被驢踢了!」不敗傾國本以為一番怒喝必定會嚇的許問峰立馬賠罪,哪想到許問峰竟然如此不把她放在眼裡?他許問峰本該小心翼翼陪著笑臉哄著她高興才對,何時不敗家的狗敢咬主人了?

「一個從沒有腦子的蠢物還真敢大放厥詞。別說現在青系不敗家是什麼形勢,就算是過去,你以為自己的話算什麼?別說你一萬句話,你就算脫光了陪青系不敗家的所有男人都睡一次也動不了我許問峰!」許問峰說罷不以為然的舉壺自飲,渾然不把不敗傾國的怒目而視放在眼裡。

「你——你!你、你……」不敗傾國氣的說不出話,簡直沒想過許問峰嘴裡竟然吐出這樣的話!他們才結婚十幾天!才十幾天啊!今天以前許問峰處處禮貌周到,突然間變了張臉,讓她如何接受?「你、你真是找死!」

許問峰長身而起,放下酒壺,捏著她的下巴,嘲弄的盯著她的眼睛。「連女人都不會當,花瓶都不會當,你真是玩物里的廢物。難怪不敗繼青那麼捨得隨手就把你丟給我,你真是蠢的只配讓人玩弄幾天。你以為自己有多值錢?青系不敗家第一美女丟到人類文明排得上第幾?你再美也不過是個女人,床上還比不上一個女精靈。你以為過去是不敗繼青的玩物他就會為你做主?還是以為上過幾位不敗家族長老的床他們就對你惟命是從?蠢的無可救藥——他們都是哄著你玩,高興時逗逗你,不高興就把你往外送。今後學著點怎麼當我許問峰的女人,連哄我開心都不會的話那簡單得很,滾回青系領導星涼快去,反正我也把你玩的差不多了。」

「你、你、你——」不敗傾國臉色煞白,氣的渾身發抖,從沒有受過如此羞辱,更沒有被人如此當眾揭開過私隱的密事!更不知道許問峰是怎麼知道的!

過去每一個人男人都對她充滿熱情,百般殷勤,何曾有人如此對她說話!

「我怎麼知道的?告訴你也無妨,青系不敗家前幾天叛逃到神秘花園的那位——你過去的閨蜜。」

「不、不可能!」不敗繼青無法相信。

許問峰曬然一笑。「我還可以告訴你,她是在床上告訴我的,就在結婚那天晚上你睡著之後。」

許問峰鬆開不敗傾國的下巴,錯身而過的時候,對她慘白的臉色視而不見。「還想蠢點就滾回青系領導星找不敗繼青告狀,看你的話管不管用;想通了學聰明了就當好花瓶,對我師父尊重點,對我順從點。」

「許問峰!你等著!你等著——」從沒有受過這種羞辱的不敗傾國手指許問峰的後腦勺,氣的渾身哆嗦。「我這就回去!我不但要讓你知道厲害,還要讓三元派知道厲害!你等著——將來你就算跪下來求我!也別指望我回來!」

「愛回不回,不過記住了,你是我許問峰的女人,再給別的男人玩的時候小心點,否則我許問峰為保聲譽不受損,殺你可不會手軟。」許問峰丟下這句話,逕自揚長而去。

「許問峰——」

不敗傾國咆哮的怒吼響徹後殿!

許問峰充耳不聞的直去黑月的居處。

黑月出身的門派在三元星,回去沒幾天就來了拜見大元。

大元對黑月這個人類文明第二神才自然不會怠慢,更知道她跟許問峰關係匪淺,還是恆毅的好朋友,又是三元星系八神門引以為傲的頂尊,於情於理於公於私都必然厚待。

於是黑月在三元派呆到現在,只是從來到現在,一直沒有理會過許問峰,見面也不說話,如同不認識。

許問峰沒有敲門,門裡有光。

所以他乾脆直接的踢開了門,帶著一身酒氣徑直闖了進去。

黑月果然在,正在發光符的照亮下看書,看的還是千年之戀。

「你從不看這類書。」許問峰盯著千年之戀里的光字。

「現在看了。」黑月頭也不抬,神情倨傲的自顧端坐。

「你不是在看書,是在懷念恆毅。」許問峰在黑月身邊坐下,恆毅很喜歡千年之戀,總是隨身帶著。

「不行嗎?」黑月語氣冷淡,仍然沒有看他。

「吃夠醋了嗎?」許問峰不以為意的湊近些許,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黑月那張倨傲的讓他總有強烈將之推倒塌上衝動的臉。

「一個蠢物配讓我黑月吃醋?」黑月嘴角揚起抹冷笑,許問峰喜歡這種張狂,也喜歡她的自信。

「她已經滾蛋了。今天晚上是不是該讓你的遊戲進行到新的階段?」許問峰眨著眼睛,語氣里的挑逗流露無遺。

他早想得到黑月,可惜黑月實在是個很有定力的女人,幾年了,他每一次的攻勢都沒有成功,黑月說過,不到三十不會讓他得到。

而現在,他們已經結業了。

「不好意思,我覺得遊戲三十而止太無趣,還想多玩些時候。」

許問峰驟然起身,語氣驟然變的冷淡。「那你就真玩脫了!」


「請便,我黑月不愁沒人陪我玩。」黑月不以為然的冷淡態度激怒了許問峰,這是他徹底的挫敗,是他第一個用了幾年時間都沒能拿下的女人。

許問峰不甘心,但他仍然果斷、乾脆的轉身就走。

因為他是許問峰!(未完待續。。) 激走了許問峰,黑月收起千年之戀。

什麼懷念,什麼感情,什麼愛情?

黑月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那是人類的無聊東西,暗影族沒有這些,也不需要這些!

黑月求見大元,儘管此刻大元仍然沉浸在失去恆毅的悲痛之中,卻仍然強作笑顏的見了她。

「掌門人,我曾經答應過恆毅要送他一件特別的禮物,一直在風險歷練沒有時間去辦,想不到這一別成了永恆……」黑月說著,淚水滑過臉龐。

大元拳頭緊握,緊緊抵在嘴上,這才能強忍著不至於落淚。

他的軟弱只允許有限的幾個人看見。

「難得假期我想去一趟神秘花園。」

「好,好。難得有心,恆毅在天之靈倘若知道,必然感動。」大元喉頭哽咽,不願多說。

黑月帶著淚水拜別而去。

神秘花園,傳送陣。

黑月雙手負背,一襲黑色的法袍上分明印刻人類文明的位階,功績,就那麼堂而皇之的傲然立於人群之間。

周圍許多異族都為突然出現的人類文明二星破軍的強者而詫異,但誰也沒有莽撞多事,只是圍觀。

黑月環顧四周,不屑冷笑,長袖揮拂,一面時空之門驟然出現面前。


穿過時空之門。

黑月出現在一百光年距離外的宇宙虛空。

那裡,靜靜懸浮著兩個神情冷漠的暗影族。

一男一女兩個暗影族見到突然現身的黑月。雙雙虛空跪拜。「族長!」

一聲呼喊之後,擁有力量的男變異體沉默站著,一言不發。

他的智慧低下。只懂戰鬥,此行是聽從同行的智慧體指揮充當護衛,不管黑月和智慧體說什麼,他都沒有插嘴的必要,因為他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理解,只需要知道他要做什麼就夠了。

那智慧體本是暗影族黑月族的族長,這一次就是為了來見證黑月族從未出現過。暗影族也未曾出現的智慧與力量雙重變異體,而且還是頂尖力量的雙重結合體的奇迹——黑月。

當見到黑月額頭的印記時,她已經沒有任何疑問。最強的人就是黑月族的族長,歷來如此。

所以從這一刻開始,黑月族的族長就是黑月。

「族長的力量非常偉大,若干年來暗影族已經很難打入人類文明和辛德文明內部。罕見的噬魂力量讓族長成功吞噬人類的靈魂。擁有人類靈魂的外衣,避過斷魂術的排查。人類文明對斷魂術深信不疑,現在因斷魂術而敗,實在諷刺!」女智慧變異體輕易推測出黑月能夠在人類文明生存至今必須具備的能力,擁有噬魂能力的暗影族黑月不是第一個,但這也絕對不是非常容易擁有的遺傳天賦。

如果只是單純的智慧體擁有這種能力,在人類文明難以起到偽裝潛入的意義,因為沒有足夠強大力量的智慧體即使潛入人類文明。也無法攀爬到有價值的高度;擁有力量的變異體即使擁有這種能力,也做不了潛伏這種非常需要智慧的工作。

因此從斷魂術的出現后。暗影族的潛伏已經被阻斷。

但並不意味著沒有,仍然有智慧變異體潛伏在人類文明,只是她們的力量和地位沒有太大價值而已。

而這些人,就成了為黑月做事,奔走聯絡暗影族的得力助手。

「族長這次離開人類文明是為了生育後代嗎?暗影大帝,暗影智帝期待您能夠生育更強大的後代!」那智慧體憑藉推測,又知道黑月一直在等人類文明第一神才三十歲完全成熟的時候再得到其種,如今自然該是利用結業的休假暫時離開人類文明,生育下一代。

「從今日起,暗影族聽從我黑月之號令,告訴雙帝繼續暫代大帝職責,本帝將在人類文明繼續潛伏。」

那智慧體略微思索,明白過來。「族長認為狂殺神跟許問峰誰是更強的男人還沒有定論,但狂殺神該已死。」

黑月本來就會繼續潛伏,她是若干年來成功潛伏在人類文明,並且攀爬最高的人,此刻捨棄成果無疑不智,但原本可以同時抽空避開人類文明如今神腦的耳目抽空生育後代,此刻沒有這種打算,那隻剩下這個解釋。

暗影族的女人一生只能取一個種,取一次則能以此種無限生育,只要有足夠的數量,總會誕生更強或者一樣強大的後代。

因為只有一次,越強的暗影族選擇的對象都必須越謹慎,下種給異族女人同樣只有第一次有效,倘若是被旁人下過種的,暗影族再下也就無用。

如黑月這種集頂尖力量和智慧於一體的奇迹般的存在,毫無疑問在取種的大事上必須更加謹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