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嘶嘶嘶!”蜥蜴靈獸嘴外一尺多長的分叉舌頭顫動着,眼裏露出憤怒的光芒,這個渺小的人類武者,竟然趕來偷吃它最心愛的調味品!是的,這銀葉苔的確就是蜥蜴靈獸的調味品,每晚它捕食完了之後就會找一些銀葉苔吃下幫助消化食物。今天它剛找到一點點銀葉苔,發覺竟然有人在偷取它的調味品,它的憤怒可想而知。

Post by zhuangyuan

這些靈獸雖然沒有真元,不過自身的蠻力強得可怕,林雲估量着自己的實力還打不過這隻蜥蜴靈獸,所以他就開始緩緩的往後退去。不過這隻蜥蜴靈獸可不大算就這麼放棄追究偷了屬於它的調味品的人類,所以它看到林雲有逃跑的打算後就立刻四足並用,速度極快的向林雲衝了過來,張開大嘴,露出了滿嘴鋒利的獠牙。

林雲見這蜥蜴靈獸雖然看上去笨拙,但速度驚人並不下於他,如果逃走的話肯定會驚擾到許多的其他靈獸,到處是才真的是欲哭無淚了。這隻蜥蜴靈獸看上去就是這附近的領主,現在只有把它殺死纔會比較安全,想到這裏林雲就沒有再退了,反而提劍迎着蜥蜴靈獸過去。

林雲的反常的行爲讓蜥蜴靈獸倒是嚇了一跳,凡是能在斷魂森林裏活得好好的靈獸都是極度小心謹慎的,它也不例外。它退後了幾步了,嘴裏發出嘶嘶的警告聲來。

見這蜥蜴靈獸如此謹慎,林雲也暗暗叫苦,這樣就不能快速的殺死它了,被其他靈獸發現的機率也大大增加。他現在只有硬着頭皮衝了過去,流螢劍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擊向蜥蜴靈獸。

蜥蜴靈獸的體型終歸是太大了,在靈活方面比起林雲來要欠缺許多,林雲的劍變換了幾個方向後實打實的擊中了它的身體。

“噹啷”一聲,流螢劍和蜥蜴靈獸的鱗片親密接觸後發出一聲金屬顫音,並且濺出了一溜火花。林雲的心裏雖說早已經有了準備,可是看到流螢劍這把上古寶劍只能在蜥蜴靈獸的鱗片上留下一道白痕後,不由得變了臉色。把劍收了起來,換上刺天飛刀和匕首,準備肉搏戰了。

林雲再次衝到蜥蜴靈獸前面,仗着靈活的身法在它的兩側用匕首進行攻擊。這一次終於有效果了,飛刀和匕首都能很輕易的刺穿蜥蜴靈獸厚實的鱗片,不過它的鱗片實在太厚,匕首也不太長,刺穿鱗片後對它真正的肉體傷害就不是太大了。

蜥蜴靈獸感受到了疼痛,狂吼一聲,到處噴出粘稠的液體。林雲不敢怠慢,小心的躲避着這些液體,最後找準一個機會躍到蜥蜴靈獸的背上去,右手抱着它的脖子,左手刺它的腦袋。很快,它的兩隻眼睛都被刺瞎了,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蜥蜴靈獸雙目失明後已經接近瘋狂,到處亂滾亂撞,那一片銀葉苔很快就被它踐踏成泥了。

林雲可沒有想騎在蜥蜴上面領略顛簸的滋味,找了一個時機就跳了下來,接下來他就趕緊開始跑路。這蜥蜴靈獸這麼大的動靜,肯定引起了附近其他靈獸的注意,這時候還不走到時候就走不成了。

林雲剛走了沒幾步,就聽見前面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音,他看了看四周,找了一顆最高大的樹迅速爬了上去,找了最濃密的樹葉把自己僞裝起來。

這樣做好之後,他撥開一片樹葉往下面看去,只見一隻近兩丈長的犀牛靈獸跑了過來。它每走一步地面就微微顫動一次,重量肯定不輕。它頭低下,長長的尖角對準蜥蜴靈獸就這麼直接撞了過去。

“嘶!”蜥蜴靈獸那堅硬的鱗片在犀牛靈獸的尖角的撞擊之下一下子被撞出一個大大的口子,鮮血如流水一般奔涌而出。犀牛靈獸再這麼撞了兩次,蜥蜴靈獸已經就斃命了,它這纔開始慢悠悠的吃起蜥蜴靈獸的血肉來。

林雲看得一陣發愣,犀牛不都是吃草的嗎,咋這個是吃肉的呢?難道在上古犀牛都是肉食動物?

⊕tt kan⊕c o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犀牛靈獸這才吃飽喝足的離開了,緊接着幾隻比較小的豹子又把蜥蜴靈獸剩餘的血肉吃了,就這麼堂而皇之的住在了這裏,不肯搬走了,看來它們是把這裏當做了新的領地。

林雲也不能就在這裏呆着,看了看四周,這些巨樹離得並不是太遠,他自信能一躍而過。看好了一顆巨樹外粗壯的樹枝,林雲深吸一口氣後第一次用出武王的飛行技能,極快的飛到另一顆樹上。這飛行極其消耗真元,林雲就是飛了這麼一會兒也感到自己的怎樣猛的下降了一成。

樹下面的幾隻豹子靈獸自然也發現了林雲的動靜,它們驚詫於樹上還有自己不受控制的獵物,紛紛跑到他所在的那顆樹下面,靈活的攀爬上來,不比貓遜色。

“我怎麼把豹子也會爬山給忘了!”林雲一拍腦袋,他在樹上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幾分,所以還是跑路把。這一次沒有飛,而是像猴子一樣躍到另一個樹上。

這樣連續換了幾棵樹後,豹子靈獸也許是感覺林雲不好追,也許是這裏就是別的靈獸的領地了,它們就沒有再追上來,林雲也鬆了一口氣。

不過林雲似乎高興得太早了,樹下面又有一隻高大的靈獸衝着林雲嘶吼起來。林雲只得退了回去,下到地面上,悄悄的前進。

剛走了沒多久,林雲就發現剛纔那隻高達的出現在了身後,他現在不敢和它戰鬥了,在引來幾隻靈獸他就真的跑不掉了。林雲一咬牙,就這麼直接衝到前面去了。

這一路自然是驚動了許多的靈獸,所幸的是這些靈獸在林雲跑過它們的領地範圍內後就沒有再追擊了,否則的話現在林雲身後就不是兩三隻靈獸在追了。

又經過一隻靈獸的領地範圍,後面的那幾只靈獸悻悻的叫了幾聲就停了下來,返回了自己的領地。

不過林雲沒有時間去高興,因爲又一隻實力強悍得要命的靈獸盯住了他,他只得又開始亡命狂奔。

跑跑跑!

林雲真元消耗得差不多就服用丹藥補充,這樣跑了接近一天後,他的身後終於一隻靈獸都沒有追上來了。

“咦,這裏不對勁!”林雲再次服下一顆補元丹後觀察期四周來。

這裏的森林更加的密集,樹木更加的巨大,但是奇怪的是森林裏竟然沒有什麼靈獸存在,而且這裏的空氣中彷彿還帶着讓人覺得非常壓抑的氣息。

“看來我是進入到了斷魂森林的內部了。”林雲下了結論。 如果說斷魂森林外圍還像一個真正的森林,該有的不該有的都有了,顯得生機盎然。可是一進入斷魂森林的內部,這裏就就突然一下子變成了死域,沒有蟲鳴,沒有鳥叫,更沒有靈獸存在,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讓人感到窒息的氣味。

林雲的心裏也一下子緊繃起來,他知道現在自己纔算真正的遇到了考驗,外面再危險相當這裏面來說也算不得什麼。他小心的前進着,腳步踩在厚厚的落葉上帶來的輕微沙沙聲在這個空寂的森林裏顯得格外的凸出。

這裏面的寶物可謂到處都是,地上的靈藥到處都是,隨便一株起碼都是數百年火候的,在天夢大陸上起碼也要值幾十顆元石。可是在這裏卻有如雜草一般到處都是。

林雲沒有心思去挖這些靈藥,他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四周了,這裏的一切實在是太過詭異,讓人不得不防。

走過一顆巨樹後,眼前霍然開朗,一片極爲寬闊的湖泊呈現在眼前。林雲覺得這個湖的面積應該差不多相當於一個晨海城大小了,他想不到在這個森林裏還有一片如此巨大的湖泊。

林雲極目遠望,沒有發現什麼靈獸或者神獸之類的獸類在湖邊飲水,這才走了過去。到了湖邊,他發覺有一點不對勁,這個湖泊不是一般的湖藍色,而是帶着一些粉紅色,他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嘩啦”一聲,林雲所在的這邊湖岸不遠處突然冒起了許多氣泡,緊接着一隻人首魚尾的怪物從水裏衝了出來。這個怪物從頭到小腹位置都是人形,而且外表還是極爲美貌的女子,上身和一對高聳的**是鱗片覆蓋起來。她從小腹往下卻是魚的身體,鱗片和尾巴俱全。

林雲從未看過這種半人半獸的怪物,他心裏傳來從未有過的危機感,轉身就準備逃得遠遠的。他剛邁出一步,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一種無形的繩索緊緊縛住,再也跑不出一步。

這種怪物從水中漂浮起來,浮到空中以後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她的身體外表的鱗片開始蛻化,露出潔白的肌膚,下身的魚尾也變成了人類的雙腿,最後變成了一個刺身裸體的美女。她手一招,蛻化的鱗片就變成一身樣式古老的綠色衣衫穿到了身上。

這個怪物,不,現在不能說她是怪物了,她現在怎麼看都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類了。她來到林雲身邊,饒有興致的看着正在掙扎的林雲,雙脣微微翕動,精神力傳入他的腦海裏:“人類,爲何來到我的領地?”

林雲也看到了她的變化,心裏的驚訝實在是難以言喻,腦海裏聽到她傳過來的精神力他稍微鬆了一口氣。只要她有智慧,自己能拿出一些東西來交換,不僅自己的小命可以保住,說不定還可以獲得雪花草。

一邊在腦海裏急劇的思考着,一邊用精神力把自己的話送了過去:“尊敬的強者,請饒恕我的失禮,我來這裏並無惡意,我只是想用東西換幾株雪花草而已。”說完忐忑的看着這個看上去是人類美女,實則是神獸的她。

“人類,你在我的眼裏就如同一隻螞蟻,輕輕就可以碾死你,你有何東西可以讓我和你交換啊?”她看上去暫時並沒有殺了林雲的意思,也許是寂寞太久了,突然來了一個能說話的,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殺了。

林雲放下心來,行禮道:“尊敬的強者,不知道你需要些什麼?”

她笑得花枝亂顫,過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人類,你好大的口氣,難道我需要什麼你都能拿出來?”

林雲恭謹的彎腰道:“這個不敢說,萬一你需要的東西我這裏正好有呢。”

“好吧,運氣好的小傢伙,”她對林雲道:“渡厄丹,這樣東西你有嗎?如果你有我會給你兩株雪花草,並且放你出去,如果沒有的話&……”她頓了頓才道:“我也不會殺你,好久沒人跟我說話了,我的那些孩子們一天就知道殺來殺去的,都不知道陪母親聊聊天,你就留下來陪我吧。”

“渡厄丹?”林雲想了想,沒聽說過這種丹藥啊,丹兒基本上把整個神殿庫房裏的丹藥都給他說了一遍,就是沒聽說過渡厄丹這種丹藥,急忙問道:“尊敬的強者,不知道這個渡厄丹是什麼摸樣,有什麼功效?”

“人類,沒有就沒有吧,還逞什麼能啊!”她似笑非笑的道:“也罷,我就把渡厄丹的摸樣告訴你,免得你不服氣。這渡厄丹

是黑白兩色交融,閃着淡淡星光的丹藥,對你們人類有一點點用,不過我們吃了就大有用處了,你有麼?”

林雲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古怪,他拿出一個藥瓶來,倒出一顆丹藥來,摸樣和她所說的一模一樣,“前輩,你看看這是渡厄丹麼?”


她看見林雲手裏的丹藥,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手一招,林雲手裏的丹藥就徑直飛到了她的手裏,“人類,你怎麼會有渡厄丹的?!”

林雲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苦笑道:“前輩,這藥我得自一個神殿之內。”

“那個神殿是不是叫做生命神殿?”她如同瞬移一般來到林雲身前,一把抓着他的衣領,着急而激動的問道。

林雲連連點頭道:“是的,那裏就叫生命神殿。”

她鬆開了林雲的衣領,喃喃的道:“天意,天意啊!”

林雲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他想都沒想逃跑的事情,她的速度他可是看到了的,哪怕他先跑一個時辰她也能輕鬆的抓到自己。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恢復了平靜,對林雲道:“你把你到生命神殿的所有經過都說一遍吧,如果你胡說八道的話你不僅得不得雪花草,還永遠也別想離開這裏!”

林雲心裏一凜,當下就把自己怎麼進入神殿,又怎麼誤入核心神殿,並且在無意中取得這些丹藥的事情說了出來。囁嚅了一下,他不知道該不該把丹兒的事情說出來。

“在囉嗦什麼,趕快把剩下的都說出來!”她突然一聲厲喝。

林雲考慮了一會,這隻實力恐怖的神獸就算知道了丹兒的事情也是不能出這個斷魂森林的。就算出了這個森林,先不提人類的高端武力允不允許,她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丹兒。想到這裏他膽氣一壯,就把丹兒的事情說出來了。

她的美目聽到林雲的訴說越瞪越大,最後竟然熱淚盈眶的道:“人類,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嗎?”

林雲雙手一攤道:“我性命都在你的手裏,豈敢欺騙前輩你。”

她想了一會兒道:“那你帶我去見女神。”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得先說清楚你和丹兒是什麼關係!”林雲可不行就這麼帶着一個人形神獸回去。

她皺眉想了想,過了一陣才道:“我的名字應該叫魚露吧,時間過得太久我自己都快忘我有名字了。我們這一支是魚人族,從上古時期開始就一直是生命女神的信徒,自此代代相傳,我也不例外。我本以爲生命神殿的信徒就只有我一個了,待我將死之時我會把我的智慧傳承給我最優秀的一個孩子,讓她繼續成爲女神的信徒……可是如今我知道了女神竟然復生了,無論如何我也得去覲見女神,就算死我也認了。”

說着她朝着生命神殿的方向跪下,五體投地的拜了下去,喃喃的說着什麼。

“可怕的信仰!”林雲的心裏浮現出這麼一個念頭,當一個種族只剩下一個人了,她信仰的宗教已經成爲了歷史,可是在經過一萬年的時光依然信仰不改,這得要多麼持久的毅力才能做到?

恐怕那種最狂熱最虔誠的信徒都不一定能做到這一點!

她,現在知道名字了,魚露拜了九拜以後才站起身來,道:“走,我們現在就去覲見女神殿下!”

林雲連忙道:“魚露前輩,先別忙,你是不是可以先給我幾顆雪花草我們再走?”

最重要的事都沒有完成,說什麼他也是不會走的。

魚露點點頭道:“那好吧,我去爲你摘幾顆雪花草來就是。你在這裏等着,別亂跑,小心被我的孩子們吃了可別怪我!”說着身子一動,只留下一個殘影就消失不見了。

林雲沒等多久,魚露就回來了,她遞過來一把雪白色的草道:“這便是雪花草了,你看夠了嗎?”

“夠了,夠了!”林雲連忙把雪花草收進芥子空間,自己經歷九死一生後終於獲得了此行的最大收穫。

魚露也露出一絲笑容來,道:“你等一等,我剛纔叫了我的孩子們去採辦供奉給女神的祭品了,一會兒就好。”

林雲低估了魚露所說的一會兒,等了一個時辰多了還沒有任何動靜,估計在她心裏一個時辰也就是一會兒吧。

“轟隆隆”之聲不絕,湖邊的地面上彷彿要地震了一般,林雲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景象。 林雲只見眼裏奔來了二三十隻各式各樣的巨獸,最強壯的足以四丈多長,堪稱巨無霸,一般點的也有兩丈多。它們的嘴裏叼着極其珍貴的靈草,而且無一例外它們都散發着一股讓人不可抗拒的氣息。

魚露露出微笑道:“我的孩子們都來了。”

林雲的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結結巴巴的道:“前輩,這……這個……它們都是你的……孩子?”

“是啊,有什麼問題麼?”魚露問道。

林雲連連搖頭,“沒有沒有,我就是問問。”

怎麼會沒有問題呢,只是林雲不敢問出來。魚露一個魚人是怎麼能生出這麼一大堆巨獸來的,而且還各個種族的都有?而且這一大羣巨獸看上去個個都是實力強得沒邊的那種,看起來魚露並不像以前所想的那樣是一隻低級神獸,因爲這一羣巨獸看起來都是神獸,而它們都對魚露恭恭敬敬的,不敢造次。

魚露到底是什麼實力呢?林雲很是好奇,不過他還沒有傻到現在就去問這些的地步,以後有的時間旁敲側擊的問出來。

魚露嘴脣翕動,用精神力給巨獸它們說了些什麼,巨獸們就把嘴裏含着的東西放下,然後才又回去。她走到巨獸放下的那些靈藥、果子之類的東西面前,手一拂,那些東西都已經收到了儲物空間裏面去了。

林雲看得眼珠子都瞪出來了,魚露這還叫獸類嗎?手裏連儲物空間都有,看樣子級別還不低的樣子,林雲深受打擊。

魚露走了過來道:“人類,我們走吧。”

進斷魂森林的時候費勁千辛萬苦才走了進來,出去簡直就是閒庭信步。有了魚露在身邊,森林裏的那些個靈獸毒蟲之類的嗅到她的氣息早就跑得遠遠的了,只用了一天就走出了斷魂森林。

“我還是第二次走出這片森林呢。”魚露看着斷魂森林外的景色感嘆道。

林雲很感興趣的道:“前輩,你上次出森林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不知道,”魚露回答得很乾脆,“森林裏又沒有計時的工具,我有時候一睡就是好久,這個沒辦法算的,不過應該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吧。”

“老怪物啊!”林雲心裏暗暗叫道,“不過獸類的壽命本來就比人類要長得多,特別是神獸應該更長吧,不知道她活了一千年沒有?”

林雲撓了撓頭道:“前輩,如果你要和我去我們那裏,你就必須得先學會我們的語言才行。”

“說得有理,那麼我從現在開始就向你學習你們的語言吧。”魚露也是很乾脆的回答。

林雲有些好奇的道:“前輩,我看你的精神力很強大的,爲什麼不用精神力直接從我的腦海裏把語言複製過去呢?”

魚露很感興趣的道:“這個我知道,不過關於精神力使用的不少方法都失傳了,人類,你知道這種方法?”

林雲點頭道:“丹兒把這種方法教給了我,我現在就把這種辦法傳給你,你使用熟練以後就可以複製我的語言了。”

魚露一把抓住林雲道:“好,你把這種辦法教給我吧。”

……

半個月後,林雲和魚露已經快到晨海城了。這一路上都是魚露帶着林雲在跑的,她實力強得似乎沒譜,帶着林雲跑上一天連一滴汗都沒有流出來。這還是每次遇到無人的湖泊水池之類的地方,魚露都會變回原形,化身一條人魚去暢遊一番的速度。按照她的話來說就是魚人一族天生就親近水,也離不開水,不過如魚露這般的實力就是在陸上不沾水也能活上幾年,她只是覺得在水裏的時候最舒適而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