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嗯—-我覺得超級無敵大胖哥更貼切。”葉無雙打量了一番何志偉的身形後很是不客氣的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何志偉故作痛苦狀,一手捂着胸口,嘴裏哼唱着:“請別在我傷口上撒鹽—-”

啪!

葉無雙一巴掌排在何志偉的後腦勺上,指着在不遠處的那個女孩子說道:“別鬼哭狼嚎了,你說的美女是不是她?”

何志偉嬉笑着順着葉無雙所指的方向望過去,然後朝着葉無雙豎起大拇指,說道:“雙哥不愧是雙哥,一眼辨美女的功夫可不是蓋的!”


葉無雙停了何志偉的話,像看傻子一樣看着何志偉說道:“就算是傻子也能辨認出來吧?而且你沒看到那些牲口的眼神嗎?只差把人家姑娘生吞活剝了。”

何志偉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嬉笑着問道:“雙哥,那你知道這美女叫什麼嗎?”


看着何志偉那一副‘我就不告訴’的眼神,葉無雙很是無語的說道:“不知道。”

何志偉見葉無雙直接來了一句不知道,很是鬱悶,本來說準備來點神祕感,然後讓自己的雙哥猜啊猜,結果猜不到,那麼自己就可以很是得意的告訴他答案,他壓根沒想到自己的雙哥會直接來一句不知道。


何志偉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雙哥,我以前跟你講過我們學校有四大校花是吧?”

葉無雙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何志偉繼續說道:“她就是帝豪中學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平民校花—–蘇佳瑤!”

葉無雙這才瞭然,這麼驚豔的女孩子能夠成爲校花一點也不奇怪。

這個時候蘇佳瑤好像聽見了葉無雙和何志偉在談論她,所以朝葉無雙的方向看了過來。

葉無雙也剛好在打量着蘇佳瑤,四目相交。

顧盼生輝,撩人心懷。

葉無雙露出一嘴的潔白牙齒,朝着蘇佳瑤報以微笑。

蘇佳瑤本來聽見有人在背後議論自己就有些生氣,沒想到這議論自己的人原來是帝豪中學這幾天風頭正盛的紈絝子弟葉無雙!

這些天蘇佳瑤也從自己的閨蜜那裏聽到葉無雙一來學校就和學校另外的兩大惡少槓上了,而且還直接將兩大惡少吳浩和王猛給踩下去了,隱隱有上升爲帝豪第二大少的趨勢。

蘇佳瑤非常討厭這些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所以很是自然的將葉無雙給歸於那一類人中去了,所以看見葉無雙對着自己笑,蘇佳瑤就感覺很噁心!

蘇佳瑤沒有回以微笑,而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葉無雙,便跑開了。

這一幕落在何志偉的眼裏,何志偉很是疑惑的問道:“雙哥,難道你和蘇佳瑤認識?”

“不認識,今天才第一次見到。”葉無雙很坦白的答道。

“那不認識,爲什麼她看到你就像看到負心漢一樣。”何志偉突然靈光一閃,說道:“莫非——你真的是負心漢?你們兩個以前在一起,現在你甩了她,所以她很生你的氣?”

“瞎說什麼呢?我都不認識她,我怎麼知道她爲什麼對我有這麼大的怨氣?”葉無雙很是無語的反問道。

“莫非是蘇佳瑤喜歡你?”何志偉突然間問道。

“嘎?喜歡我?你沒病吧?第一次見面就喜歡我?別瞎想了,走吧。”葉無雙拍了一下何志偉,便直接向班級走去。

何志偉摸了摸後腦勺,嘀咕道,不對啊,不是常說打是親,罵是愛,愛到深處用腳踹麼?

“哎,雙哥,等等我!”何志偉愣了好一會,見葉無雙已經走遠了,便飛快的跟了上去。

葉無雙剛踏進高三四班,立馬響起了如海浪滔天般的掌聲。

高三四班幾乎所有學生都激動的鼓起掌來,現在葉無雙在他們心中已經成了主心骨。

以前不受他們待見的葉無雙現在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又是以對聯霸氣反擊了他們討厭的彭大海主任,又是帶領高三四班贏得了足球賽勝利,今天一大早還看到葉無雙妙手回春的英雄事蹟,所以葉無雙已經成爲了高三四班每個人心目中的大英雄!

不過吳浩可就不高興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本來這幾天他在學校過得挺舒服的,泡泡美女,踩踩人,過得很是瀟灑,可是幸福的日在太過短暫,他沒想到葉無雙竟然無罪釋放,又回來了。

吳浩當然不會爲葉無雙鼓掌,他巴不得葉無雙出門被車撞死,喝水被淹死,吃飯被噎死,走在路上被隕石砸死。

葉無雙當然看見了吳浩那副要死要活的兇惡嘴臉,不過也沒去在意,對於這類人渣他真提不起興趣。

熱烈的掌聲夾雜着表白聲,吶喊聲,讓葉無雙感覺很溫馨,他也很喜歡這些可愛的同學們,當然除了個別人以外。

葉無雙打了個手勢,微笑着說道:“感謝大家去法庭上爲我加油打氣,我愛你們,謝謝!”

“雙哥,別客氣!”

“我也愛你!”

“還有我!”

“——”

教室歡聲笑語,教室外書聲琅琅,花開正豔,綠草蔥蔥,溫馨,美好。

伴隨着上課鈴聲的響起,葉無雙回到了座位上。

現在是班主任高昌武的課,所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高昌武面帶笑容,神采奕奕的走進了教室,之前的那副老古板的臉色消失的無影無蹤。

高昌武走上講臺掃了一遍所有學生,微笑着說道:“首先,讓我們歡迎葉無雙回到這個大家庭中來。”

話音剛落,所有學生又鼓起了掌,即使手掌都拍紅了都不願意停下來。

“好,點到即止。”高昌打了個手勢繼續說道:“葉無雙出手救人的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也許你們比我知道的早,不過我要當面提出表揚,希望同學們能夠向葉無雙學習。”

高昌武頓了一下,再次開口說道:“現在我有兩個消息向大家宣佈,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大家先聽哪一個?”

“好消息!”所有學生異口同聲的答道。

“好消息就是,由於我們班葉無雙同學出手救人的熱心事蹟受到學校領導們的高度讚賞,所以學校願意出資,允許我們去旅遊,旅遊時間定在下個星期,旅遊景點是現在最火熱的景區‘琅琊山’!”高昌武眉飛色舞的說道。

一聽說旅遊景點是琅琊山,所有學生的熱情瞬間調動了起來。

琅琊山是靖海市有名的風景旅遊勝地,那裏羣山環繞,宛如仙境,據說是能將朝霞晚霞看的最清楚的地方。

教室裏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所有人都在議論關於琅琊山的事情。

高昌武笑呵呵的說道:“好了好了,同學們先停下來,我所說的壞消息就是,過幾天東洋有名的私立高中宮田高中考察團將來我們學校考察。”

東洋?考察?

葉無雙聽後,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高昌武雖然用玩笑的語氣將這個消息給宣佈了出來,目的就是不想讓他的學生們有過激的反應。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當高昌武的話音剛落,班上所有學生就炸開了鍋,一個個情緒都很激動。

一個個敲桌子打椅子,吵吵鬧鬧,混作一團。高昌武見此情形也是一臉的無奈,沒辦法,誰叫今年兩校比賽切磋的一個名額落到了自己班呢?高昌武也是有苦說不出。

帝豪中學和宮田高級中學是聯誼學校,每年都會互派代表團進行交流學習。在交流學習的過程中,兩校學生也會進行一些小範圍的切磋比賽。

但是每年帝豪中學不管在大大小小的比賽中都會被宮田高級中學壓一頭,雖然只是友誼比賽而已,但是每年所代表出賽的學生一旦輸了比賽都會被帝豪中學的其他學生恥笑。

甚至還會連累代表出賽學生的班級,而且每年輸了比賽的班級就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成爲其他班級學生或老師談論的話題,所以逐漸的一些班級班主任都不敢輕易的再派自己班的學生出賽,因爲他們覺得這個臉丟不起。

高昌武也是非常納悶,他帶的高三四班根本就是不是高三年級最好的班,只能說處於中下游,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年級主任彭大海竟然極力推薦葉無雙擔任最後一個名額的代表。

彭大海還特意交代了說葉無雙一定能行,很是熱情的拋出了橄欖枝,至於究竟是橄欖枝還是稻草枝那就不得而知了。

高昌武平靜的掃了一遍全班學生,最後視線落在了葉無雙的身上,緩緩開口說道:“請同學們安靜下來,今年宮田高級中學向我們發起的切磋主題是:圍棋,書法和茶道!”

葉無雙聽了高昌武的話,眼眸一亮,嘀咕道:“圍棋,書法和茶道?有意思,來者不善啊!”

“雙哥,你在嘀咕什麼啊?什麼有意思?”何志偉正在起鬨,忽然聽見葉無雙自言自語,所以好奇心使然,問道。

“哦,沒什麼,我說這個宮田高級中學有意思。”葉無雙笑着答道。

何志偉噌的一下火氣就上來了,很是不滿的說道:“有意思個屁,我看他們就是準備成心讓我們難堪!”

“哦?此話怎講?”葉無雙疑惑的問道。

在葉無雙認爲,不管是圍棋,書法還是茶道這些優秀的瑰寶都起源於華夏,雖然說這些瑰寶被東洋島國學了去,但是畢竟這些瑰寶的根還在華夏,東洋人只是學了一些皮毛而已,上不得檯面。

在網上葉無雙看到過這樣一句話:想學唐朝文化可以去東洋;想學宋朝文化可以去韓國;想學元朝文化可以去蒙古;想學明朝文化可以去緬甸。

但是葉無雙始終對這些都嗤之以鼻,這些只是網上說說而已,當不得真。

葉無雙始終相信華夏文化的精髓就在華夏!

何志偉苦着臉說道:“雙哥,宮田高級中學每年都打着友好訪問我校的幌子,用各種偏僻生冷的知識打的我們體無完膚,雖然我不想承認,但的確是我們不如他們。”

“那你說說他們都是用哪些偏僻生冷的知識打的我們體無完膚的?”葉無雙很是鄙夷的看着何志偉問道。

何志偉渾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去年和我們比什麼用毛筆畫畫,比彈什麼古箏。前年還和我們比什麼擊劍,還比什麼賞析唐詩宋詞。哎喲我去!雙哥,你說這不是成心欺負人嗎?現代誰還用毛筆作畫?大家都用上了彩筆顏料油墨。現在誰還學古箏琴簫? 總裁餓了:迷糊嬌妻快過來 ,玩搖滾去了。現代學生們誰閒着沒事幹去學那麼難懂的唐詩宋詞?大家都去追漫畫,看偶像劇去了。”

這個時候何志偉渾然不知葉無雙的表情已經冷到了極點,還在款款而談,不亦樂乎。

砰!

葉無雙冷着臉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課桌被巨大的力道震的搖搖晃晃,就快要倒下了似的。

巨大的響聲響徹整個班級,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轉過頭饒有興趣的看着何志偉和葉無雙。

何志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嚇得將還沒說完的話給嚥進了肚子裏。

“雙哥,怎麼了?我好像沒說錯吧?”何志偉畏畏縮縮的問道。

聽到響聲,高昌武板着臉喝道:“葉無雙站起來,你爲什麼在課堂上造成這麼大的動靜?”

葉無雙騰的一下站起身來,一字一句鏘鏘有力的說道:“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害怕宮田高級中學代表團的挑戰!因爲我們都是華夏人!而且他們挑戰的項目都是來源於我們華夏,這些項目的精髓在華夏,根在華夏,我們有什麼理由害怕?害怕的應該是他們纔對!我們纔是正統!”

當葉無雙的最後一個字落下,教室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我們纔是正統’這句話一次次敲擊着所有學生的心臟。

高昌武原本準備批評一下葉無雙的,但是當從葉無雙嘴裏聽到這樣一番話,他覺得自己沒有理由去批評這樣一個鐵骨錚錚的華夏人!

也許他說的是對的,我們是華夏人,我們纔是這些瑰寶的正統傳人,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害怕他國的挑戰呢?

高昌武皺起的眉頭舒展開來,一雙小眼睛灼灼的盯着坐在最後一排的葉無雙。

也許彭主任推薦對了,也許在這個年輕人身上真的能夠看到奇蹟也說不定,即使他沒有看過葉無雙的書法功底,但是僅僅憑藉葉無雙這股捨我其誰,鐵骨錚錚的氣勢,他就有理由相信葉無雙!

“說的這麼好聽,有本事你去挑戰啊!嘴上說說有什麼意思?”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從吳浩的嘴裏發出。

吳浩雖然在聽了葉無雙的這番話後在心中有股灼灼燃燒的氣勢,也覺得葉無雙說的有道理,但一想說這番話的是自己的仇人,便想打擊一下葉無雙,就算打擊不成,噁心一下也是好的。

這道聲音成了導火線,一下點燃了炮彈,所有學生的矛頭一致指向吳浩。

“吳浩,你還是不是男人啊?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對啊,就算葉無雙不敢挑戰,但是他至少能夠站出來說話,不像某些人成心搗亂!”

“就是!葉兄弟!我支持你!”

“葉無雙,你是最帥的,別聽某些小人亂嚼舌根!”

葉無雙早已經成了高三四班所有學生心中的主心骨,所以吳浩說這句話無疑是找死行爲。

何志偉這下才明白原來是自己說錯話了,趕緊小聲說道:“雙哥,剛纔我說的話你就當個屁把它放掉就是了,我支持你!”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