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喂110嗎?這裏需要警察逮捕一個我們公司捐款潛逃的財務部長,請問您什麼時候可以給我們一個調查結果?”

Post by zhuangyuan

白漱寧利落的報了警。

她向來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對她好的人她一概都記得日後畢當滴水之恩而涌泉相報。

同時,對她不好的人她也絕對不會有所寬恕,勢必要將那個人知道自己犯下的錯誤。

下午警察就將調查的結果告訴白漱寧,白漱寧聽到最後的結果氣的渾身直顫,原來那個曾經不停拍馬屁將她吹的天花亂墜的那個財務部長此時此刻已經連夜跑到了挪威

如果人跑到了境外,那麼國內的警察是很難干涉已經出境的人,更何況用法律的方式去制裁更是癡人說夢,也就是說白漱寧雖然不願意但是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此時一個電話卻將白漱寧的思緒拉回現實,是墨湛森。

“漱寧,你不要再操心了對胎兒不好,我已經將你的財務漏洞補上了,剩下的事情我們一起商量着解決好嗎?” “就在昨天,業界都傳瘋了白漱寧的公司財務被盜了的這個消息,墨小姐,你對此事怎麼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壞笑着問坐在自己正對面的墨佳璇。

墨佳璇雖然遭遇了那樣的處境,但是她那骨子裏的驕傲讓她看起來依舊是那樣自信,墨佳璇冷笑了一聲,這笑聲並沒有讓那男人聽見。


此時是上午十點,陽光不偏不倚的照在她高高舉起的高腳杯上。

光亮的杯壁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道刺眼的黃色光芒,那刺眼的光芒正正好好的照到了那男人的左眼上。


雖然只有一瞬,不過墨佳璇看到那男人被那束光芒刺的睜不開眼時的滑稽摸樣,像是報仇雪恨了一般,在心底偷偷的笑了好一會。

“我又不是什麼商業巨頭,那有什麼資格發表言論,胡先生可就別擡舉我了!”墨佳璇特意拉長了最後一句話的聲調,說罷還得意的搖晃着手裏的紅酒杯,學着電視劇裏那些名媛們的形象,做作的抿了一口紅酒,眼底盡是對對面那男人鄙夷的目光。

墨佳璇自己心裏尋思着,“不就是打官腔嗎,呵,這可是我從小就聽到大的東西,沒有人能比我更加熟練這些官腔套話了。”墨佳璇既然敢來應約,自然是做好了十足的準備,這一次,那個人別想在她這裏得到一點消息。

他們二人就聊了幾句,那人發現從墨佳璇口中確實聽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倒是自己先按耐不住了,匆匆告了別,轉身就離開了。

只剩下墨佳璇獨自一人拿着紅酒杯在發呆。她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終究是自己的親人,墨老爺子的手段,她再瞭解不過了。

墨佳璇擠着公交車回到了住處,躺在那個不屬於她的大沙發上,頭腦簡單的她現在不得不思索一些事情,白漱寧的公司財務出現了問題,這跟墨老爺子脫不了干係。

雖然他們倆的親情不是那麼濃烈,不過墨佳璇深深地知道墨老爺子的性兒,他那霸道的性格,是絕對不允許別人挑戰他的權威的,現如今墨湛森已經離開了墨家,墨佳璇成了墨老爺子唯一能擺弄的玩偶。

墨佳璇也是個性子烈的,從墨老爺子的監管下跑來投靠白漱寧,本來就對白漱寧意見非常大的墨老爺子自然會對白漱寧下手。財務被盜可是奸商的常用手段。墨佳璇將此事想的明明白白。

徹底想通了的墨佳璇一下子攤在沙發上,她受夠了被墨老爺子一點一點操縱的人生,但是她沒有勇氣,也沒有實力像墨湛森那樣毫無顧慮的說離開就離開,墨佳璇有時候還是羨慕墨湛森的。

“墨總,下一個商談會議將在半小時後開始。”一個聲音甜美的女祕書抱着一堆文件對身邊的墨湛森說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墨湛森把那個小祕書暫時給打發走了。

他這幾天談了不少的合同,補白漱寧公司財務的那筆資金數目可是不小,墨湛森不得不加快商談腳步,讓自己的公司資金鍊上的空缺位置給補上。

半個小時,這可是連續參加了好幾場會議的他最多的休息時間了,墨湛森連口熱水都沒來得及喝,直接撥通了那邊兒的電話。

“白漱寧公司的事情是您乾的吧?您非要這樣嗎?”墨湛森在抑制着自己的情緒,離開了是離開了,可偏偏是這割不斷的血肉親情將他們總是能被捆綁到一起。

墨老爺子早就料到了墨湛森會給他打電話,不過沒想到會這麼快。

“別自作多情,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我這是在警告白漱寧,管好你們自己的事情,不要對別人的人生給予過度的幫助和指導,墨佳璇是我一手帶大的,他必須聽我的話。你們沒有資格去資助她。今天說的有點多了。我的性子你知道,不要嘗試去幹預別人的人生,有你這麼失敗的一個兒子已經夠了!”墨老爺子一口氣說完,率先掛掉了電話,連墨湛森想反抗的機會都沒給。

墨湛森知道現在墨老爺子可是動了真格的了,只不過這手段讓墨湛森覺得無比熟悉,同樣也十分卑鄙。

墨湛森從衣兜裏掏出一粒藥,沒喝水,直接一口氣把藥嚥進了肚子裏。

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那個小時候的自己,吃完藥還得再吃一塊糖才行的小墨湛森,他再也不是那個被嬌慣壞了的墨家小少爺了。

墨湛森從辦公桌上拿出那本商業資料,又開始尋找下一個合作對象了。

墨佳璇瞭解墨老爺子的招式了,這是他們倆正式戰鬥的第一招。

很不幸,在這個老奸巨猾的奸商面前,墨佳璇算是先輸了一局,她知道墨老爺子是因爲白漱寧收留了自己才使得這個陰招。

墨老爺子的陰招可多了去了。

墨佳璇明白,依照墨老爺子的性兒,如果墨佳璇敢對現在發生的事情置之不理,墨老爺子就敢再用陰招壞墨佳璇身邊的人。

當然,墨老爺子的下一個攻擊對象還會是白漱寧,墨老爺子對白漱寧的怨念太深了。

墨佳璇深思之後還是決定要離開了,她早早的就打包好了行李,站在家門口等白漱寧回來。

在公司忙了一天的白漱寧回到家就看到一個大行李箱堵在門口,墨佳璇正站在行李箱旁邊玩着手機,見白漱寧回來了,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白漱寧。

“嫂子,我得先回h市了,東西機票什麼的我都整理好了……”墨佳璇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虛。

現在的她哪裏有買飛機票的錢,她只不過是不想再麻煩白漱寧罷了,因爲她的原因,白漱寧的公司出現了那樣的事情,墨佳璇知道自己責任重大。


“正好我前些日子幫忙給員工買了一張去h市的機票,日期恰好是明天的,她還說最近公司忙去不了,讓我把票給退了呢,我這票可是頭等艙,退了浪費不少錢,你把你訂的那張退了吧,用姐這張。”白漱寧怎麼會不知道墨佳璇的心思,富貴人家的孩子自尊心強,這點她知道。 白漱寧正站在公司的天台上,微風吹亂了她的頭髮。

不過此時的她可來不及顧忌那麼多,她呆呆的站在公司樓頂的天台上,頭頂的雲顯得也沒有那麼的遙不可及,地面上依舊是一副車水馬龍的鬧騰景象:。


她細細的回想這麼些天,自從墨佳璇從她家走後,公司裏確實消停了不少。

不過白漱寧一直在想墨老爺子要怎麼才肯接受自己,家族聯姻,多麼俗套的劇情,這些豪門還偏偏就是好這口。

墨老爺子還果真如墨湛森描述的那般固執,那般冥頑不化。

“唉!公司的資金問題也都解決了,而且這都快過年了,我們怎麼還在加班啊!”一個已經連續加了三天班的小白領在座位上抻了個懶腰,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嗨!你還不知道董事長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壓榨員工可是所有變態老闆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那個女生對面的同事迴應了她。

“就是!就是!我聽說啊,董事長在之前的公司可就是名揚整個樓層的白魔女,其手段積極殘忍,壓榨員工無時無刻!”他們那一片像是被點着了似的,紛紛說道。

整個死氣沉沉的辦公室突然活躍了起來,不過還沒活躍一會兒功夫,他們就都在一摞一摞的文案面前屈服了,整個辦公室又陷入了鴉雀無聲的日常壓抑的狀態中。

只有不斷的“刷刷——”的打字聲,不過這聲音越打越大,看來他們都對加班充滿了憤怒之感。

白漱寧這幾天忙昏了頭,那會去天台還是她從午休時間裏硬生生擠出來的時間。

待白漱寧忙完手裏的工作之後,再擡頭已經是夜晚十一點了,這幾天公司忙,公司的整棟大樓都在加班,白漱寧看了看日曆,離往年放年假的時間越來越近了,白漱寧打算讓公司的所有員工提前放三天假,也算是慰勞他們這些天的辛苦加班了。

白漱寧從辦公室出來,一出門就看到了一個個眼神直勾勾的瞪着電腦的員工們,他們的桌子上都擺了幾罐紅牛,一個個加班加的神經都麻木了似的。

“哎,大家停一下手裏的活兒啊!有個重要大事兒要宣佈!”白漱寧一邊說着一邊拍着巴掌,可算是把他們這些熬夜熬傻了的員工們的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好幾十雙空洞無神的眼睛一下下朝白漱寧那邊看去,馳騁商場加班行業十幾年的白漱寧對這種眼神早已見怪不怪。

只是自顧自的說着,“爲了慰勞各位這些日子夜夜加班的辛苦工作,我決定,大家忙完今天手上的工作之後就可以放假啦,今年可是比往年春節提前放了三天假哦!大家打起精神來,這是咱們今年最後一次工作了!”

其實白漱寧很少說這種激勵人心的話語,雖然她之前也做過這樣的事,但是畢竟這裏的員工都是新員工,不瞭解她,剛回來就讓她們加班,自然是讓他們有些煩躁。

剛剛還一副蔫頭蔫腦樣子的員工們在聽到“放假”兩個字的時候簡直兩眼放光,震驚和幸福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一個個像是才從夢裏甦醒一般,那個在下午的時候抱怨還不放假的女員工直接幸福的吼道:“終於放假了!終於熬出頭了啊!”

白漱寧看到他們一個個在聽到放假之後打了雞血似的工作的樣子,不禁想到了從前的自己。不過現在,她可是和以前不一樣了。

白漱寧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凌晨了,家裏的保姆還硬撐着沒睡,等着給白漱寧做飯,從明天開始公司就全員放假了,想和墨湛森過二人世界的白漱寧自然是要給保姆放假的。

“張姨,從明天開始您就放假了,上班的時間和往年一樣,快過年了,好好辦點年貨去。”白漱寧一邊洗着手一邊對正要做飯的張姨喊着。

張姨聽了這話,瞬間覺得更有力氣幹活了,一下子又給白漱寧多做了兩道菜。

白漱寧吃完飯,休息了一會之後,給墨湛森發了一條微信“睡了嗎?”剛剛發完消息的白漱寧正要拿杯水,卻意外的發現墨湛森秒回了她“沒呢。你怎麼這麼晚還不睡?”

白漱寧這個大齡女青年此時像是個早戀的孩子一樣,摟着手機看着屏幕上的字傻傻的笑。白漱寧成功的約了墨湛森兩人一起過年。

“嘿嘿,你來啦!”這是身爲工作狂的白漱寧少有的可愛的一面,自然是隻對他展現。

墨湛森看着白漱寧穿着一個粉色的圍裙,手裏拿着一把菜刀,笑嘻嘻的對他說着話。

“你,你這是……”墨湛森指了指白漱寧手裏的菜刀,滿腦袋的疑惑。

“啊!我今天呢,要親自給你做飯,都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我可是要爲你親自下廚了呦!”白漱寧驕傲的說道。

墨湛森看着白漱寧一臉得意的表情簡直想笑,最終還是沒忍住,一下子笑出了聲。

“切,我就知道你會這樣,等我做完飯一定會讓你刮目相看的!”白漱寧拿着菜刀就氣沖沖的進了廚房。

“那我在這等着!”墨湛森對着白漱寧的背影喊到,自己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墨湛森偷偷的把煙花放到了院子裏,這是他要給白漱寧的驚喜。

纔回到客廳的墨湛森就聞到了什麼怪怪的味道,他尋着味道走去,看到了在廚房裏被薰得一臉黑的白漱寧和鍋裏冒出的火光。

墨湛森急急忙忙從廁所打來好幾盆水,才拯救了在火中的白漱寧。

廚房被燒的一塌糊塗,看着白漱寧一臉無辜的樣子,墨湛森笑了,他真的是越來越喜歡白漱寧了。

墨湛森硬拉着白漱寧到了院子裏,點燃了早已準備好的煙花,在黑乎乎的天空中綻放出絢麗的色彩,白漱寧依偎在墨湛森身旁,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讓白漱寧覺得安心,還有今晚的煙花,今年是她這麼多年過的最難忘的年了。 休閒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尤其是一對熱戀中的人,雖然在中間有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小插曲,但是總歸是甜蜜的。

一大早來到公司的時候白漱寧笑容滿滿,脣角像是抹了蜜一樣的軟。

那般“柔情千種”的樣子,當真是讓從她身旁經過的員工們驚的噤了聲。

白漱寧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工作,她略微頭疼的揉了揉額角。側向一旁的身子慵懶的靠在真皮椅子背上。目光瞥見自己的肚子,白淑寧不知覺的扯開了一抹笑容。

來送文件的助理剛剛進辦公室的門就看到了渾身散發着母性的光輝的白淑寧。助理微微有些驚訝卻將它藏在心裏。

“董事長,這是新的企劃案。是培訓部從春節期間得到的靈感而重新制作的。”

白淑寧收斂了笑容,又回到了工作時的一絲不苟的模樣。

“嗯,再把細節的地方讓她們具體一點。就這樣。”淡漠的說完以後,白淑寧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方案的最後一頁。

“好的。我這就去告訴培訓部。”

“等等。”白漱寧突然出聲。

ωωω•ttκд n•¢ Ο

“還有哪裏需要修改嗎?”那人停了下來,略帶疑問的看着她。

白漱寧搖了搖頭,“哦,不是。之前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助理神色有些糾結的轉過來,看着白淑寧。

“怎麼了?難道是什麼都沒查到嗎?”眉頭微微蹙起,有些疑問。

“董事長先看看現在的娛樂新聞吧……”助理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打開了辦公室裏的電視,然後自己朝着側面讓了讓。

白淑寧目光移向電視,看着上面用最大的字體寫着。

頭條新聞:林凱的新劇女主宣佈與導演林凱的戀愛關係!

字體慢慢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兩個笑容可掬的年輕人。

雖然兩人的長相都還不錯,但白淑寧覺得礙眼極了。

“這是什麼時候出來的消息?”突然想起了什麼的白淑寧偏過頭問助理。

“昨天晚上。”

“動用一切資源找墨佳旋現在的位置!現在立刻馬上!”

昨天晚上到現在,這幾個小時說長不長,可說短也絕對不短。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