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啪!一聲藤斷枝響的脆鳴聲響起,紫楓也是將藤枝上的果實給摘了下來。

Post by zhuangyuan

看著那比拳頭要大,且渾身上下布滿了凹凸的火紅色果子,紫楓扯去了自己衣衫上的一角,將其隨便的擦拭了一下,就獨自的啃了起來。

汁甜味美!

這是入口后,紫楓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詞,隨後那入口即化的果肉宛如是一股濃郁的暖流般,順著他的喉嚨處就是湧入了他的腹中,根本就不用吞咽的,確切的說是紫楓還沒來得及嚼噘吞咽。

「嘿!這也太快捷便利了吧!」 神豪從瘋狂折扣店開始

石地不算大,也不算小,擺個幾桌麻將的地方還是有的,其上除了一根藤枝外就再無他物了,甚至是連一粒灰塵都是沒有。

喀嚓…喀嚓…喀嚓…

突然間,就在紫楓四處打量周圍環境的時候,一聲聲石壁開裂的聲音在紫楓的耳邊緩緩的響起在如此恐怖的山洞裡顯得更加的詭異、陰森。

紫楓嚼著手中的果子尋聲望去,差點是沒讓得他嚇得三魂少了七魄,只見其略顯潮濕的石壁處,似是有著什麼東西要破壁而出般,異常的恐怖嚇人。

絲絲靈力也已經是自紫楓的身體之內盡數的湧出,以戒備著突發的情況來,與此同時那一股熾熱的燥熱感也是自他的身體之內上涌著,不是很明顯紫楓也是將其給直接忽略了,因為此時最重要的是先解決面前那即將要破壁而出的神秘東西。

喀嚓!


一聲石壁破裂的聲音再次響起,頓時間一個狗洞般大小的窟窿也是顯現而出,當無數只拇指大小的幼小火蟻自其窟窿之內盡相的奔涌而出,朝著石地之外四散而去,隨後就便是加入了那石地之下的火蟻大軍之中時,紫楓的那一顆高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一屁股癱軟的坐在了地上。

「呼!嚇死你小爺我了,原來是一些小畜生啊…」

紫楓剛擦拭了把自己額頭之上的冷汗,吐嘈吐到了一半,就被接下來的一幕嚇得給生吞了回去,手中那被啃的早已經是沒有任何形狀可言的火紅色果子,也是差點沒鬆手掉在了地上。

「嘰嘰嘰…」

只見一隻比紫楓腦袋都是要大的火蟻,帶著一聲聲刺耳的尖叫之聲自窟窿內先是探出了頭顱,隨後便是緩緩的爬了出來,其身後尾巴上的巨刺也是不斷地甩動著,正用敵視飢餓的眼神看著這個入侵者:紫楓。

咕嚕!紫楓被這裡的主人如此的盯視著,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就像是與人通姦,突然被其男人給抓姦在床般,一時間內心深處五穀雜糧。

直到了此時,紫楓才明白了,他身前的這隻巨大的火蟻是蟻后,是專門負責成天不間斷生小蟲子的。 農門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 ,感受到了母愛的偉大。

只見其屁股到了此時竟還仍在不斷地蠕動著,一開一合間,就便是有著一堆堆的小火蟻活蹦亂跳的誕生了。

紫楓雖然從小的夢想是當一名產科醫生,可若是女人真要是這麼生下去,那還不把他給活活的累死啊!

這簡直就是逆天了,而在這個危急的時刻,紫楓不但不想著該如何的逃離這裡,反而是同情起了那些小火蟻的爸爸來,這麼的生下去對方能受得了,可小孩子的爸爸能受的了嘛! 「嘰嘰嘰…」火蟻后再次發出了一聲聲的怪叫尖吼,也是吹起了它的衝鋒號,朝著還在愣神之中的紫楓暴沖而去。

「喂喂…你可別逼我打女人啊!我可是從來都不打女…」看著那揮舞著尾上的鋒利尖刺,朝著自己逼近的火蟻后,紫楓也是驚慌了起來,不會任何法決武學的他,只能將自身的靈力包裹著全身與其撕扯扭打在了一起。

嘴上說是不打女人的紫楓,下起手來可不是一般的重,招招沖著其屁股上的要害打去,同時嘴中還憤憤地怒罵道:「要你生小孩、要你生小孩…」

如果這要是在他之前的那一世,這種暴利行為,不知道是要槍斃他多少回,才能挽救那些被無情的堵塞在屁股里的無數弱小的生命。

「大家走快一點…前面就到了…」

…………

重生之一品農家妻 、服服貼貼的時候,一道讓得紫楓略顯熟悉的聲音自山洞的入口處隱約的傳來,顯然那個莫長老帶著人闖進來了。

「咦…他們進來幹嘛!這裡難道有他們想要的東西不成?」紫楓狠狠地瞪視了一眼身前那用幽怨眼神看著他的火蟻后,嘴中岔岔的說道。

說著,隨即紫楓便是將目光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火紅色果子與那隻流產了n次的火蟻后,顯然二者之中必然是有著一樣是莫長老他們所想要得到的。

對於火蟻后,紫楓他可是沒有與獸**的不良嗜好,至於手中的火紅色果子他到是可以毀屍滅跡,來個死不認賬。

想到就做,紫楓當下就便是將手中那正吃剩下的果子給再次啃嚼了起來,一邊吃著還一邊挑逗著他身前那屁股生疼的火蟻后。

此時的火蟻后,正用著它那極度幽怨的眼神瞪視著紫楓,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怨婦,被紫楓玩過了之後,為各自所說的價錢不符,而干起了架來。

火蟻后它非要五百來彌補下自己那仍然還在生疼的屁股,而紫楓卻非說它不是處,而且還沒有洗乾淨,只給二百五,因此為價格糾紛而引起了一場血案。

「可惡的小子!你還老夫火龍果!」

就在紫楓將手中最後剩下的果核硬塞入嘴中的時候,一道憤怒的咆哮聲在這個洞內赫然間響起,震得紫楓耳膜都是一陣生疼,差點沒被果核給一陣噎死。

「火龍果!被發現了嘛…」紫楓狐疑的轉過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莫長老、水無痕一行十數人,每人手中各持著一柱驅魂香,佇立在了離他這處石地的不遠處,顯然剛才他在吞噬火龍果果核的一幕被其給看到了。

「啊!這麼巧啊!你們也是來此做客的啊!」紫楓看著那幾乎是快要噴出火來的莫長老,頓時一陣嘿嘿裝傻賣痴了起來。

「嘰嘰嘰…」

就在紫楓對著身前那不遠處的御姐水無痕放電之時,火蟻后也是對著水無痕這些人發出了一聲聲的怪叫,似是下達著什麼命令一般。

本來石地之下的那些還畏懼著水無痕等人手中驅魂香的火蟻大軍,在聽到自己尊崇的女王下達的命令之後,頓時一陣暴動了起來,不畏生死前赴後繼的朝著莫長老等人暴沖而去。

看著那就跟飛娥撲火沒有什麼區別的火蟻大軍,紫楓也是為其一陣默哀了起來,其精神可謂是令人折服。

「呃…怎麼回事?我的身體怎麼突然這麼的燥熱了起來啊…好熱啊…」

紫楓突然間一陣燥熱發狂了起來,不斷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落出了自己身上一塊塊熾熱發紅的膚色來。

紫楓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是將石地之上的火蟻后給嚇了一跳,不斷的朝著石壁上的窟窿內後退著,生怕自己再深受其變態般的禍害。

隨著紫楓的突然發狂,他也是自地勢稍高的石地之上,栽落下了火蟻的大軍火海之中,瞬間便是被火蟻潮給淹沒了。

「無痕!你照顧好自己,二胡、三尺、隨我去拿下那小子!」

莫長老看著那服食了火龍果,被其果實中的狂暴能量所急火攻心掉落下石地的紫楓,不由得對著一旁身後的之人大喝了聲,隨即便是朝著紫楓被淹沒的地方奔去。

不知怎的,當水無痕在看到紫楓那渾身赤紅,狀若走火入魔的被火蟻大軍所淹沒的那一剎,她的心裡突然間一陣莫名的擔憂了起來,就是連她自己都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的這般。

很快,在水無痕心中正焦慮、憂鬱之際,莫長老也是拖著那失去正常思緒與理性的紫楓來到了她的身前。

「走!」莫長老一聲大喝,便是率先帶著紫楓朝著山洞之外疾馳而去,水無痕等人也是不敢多做遲疑,緊緊地跟隨其後,這裡她們一刻都是不想多呆。

咚!莫長老在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小樹林后,將紫楓給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重重的落地聲響,隨後水無痕等人也是盡數的圍了過來。

只見此時的紫楓還在不斷地躁動著,只是被莫長老封住了穴位叫不出聲來,所以這才顯得有些安靜。

「莫長老,火龍果都是被他給吃了,以他的體質與修為是煉化不了火龍果的,還請莫長老出手替他打通下體內被阻塞的靈力,」水無痕察看了下紫楓的身體狀況之後,急忙是對著一旁臉色變幻不定的莫長老說道。

「無痕,別說我不救他,就算是想救他,僅憑我神魄境的修為恐怕都是還不夠,」莫長淡淡的看了眼身前的水無痕,搖了搖頭說道。

身為三星治癒師的水無痕,自然是看出了紫楓現在的情形是極其的不樂觀,可能隨時都是會有著爆體的可能。

可既然莫長老都是救不了他,那又為何要拚死救他出來呢?

「莫長老,既然你救不了他,那我們又為何冒死救他出來?」

水無痕的話語,也是令得莫長老略顯有些不悅,在目光盯視著水無痕良久之後,卻是略顯嚴厲地說道:「無痕,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我們龍騰商會將來還要由你去繼承。至於我把他救出來,自然是有著我的打算,火龍果乃是天地間的奇物,又豈是他所能煉化的了的,只要我將他體內能量給逼出來,照樣能為我龍騰商會所用!」

「什麼?莫長老你這樣做與魔門、妖獸又有何區別?」水無痕顯然也是有些排斥反感莫長老的這種不恥行徑。

「呵呵…看來人你們是帶不走了,想要活命的話就立馬給我把人給留下,否則你們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就在莫長老與水無痕二人各自爭執之際,一道極其不友好的輕笑聲在這片小樹林里緩緩地響起。

莫長老眉目猛地一挑,轉身看向了那聲音的傳來方向,俯身蹲簇在紫楓身前的御姐水無痕也是美目流轉的看向了來人。

「龍騰商會是嘛!就是不知道你們是屬於其中的哪一系?」

一名面色略顯威嚴被數人簇擁著的中年男子,正踏著輕盈矯健的步伐似有沉思的走來,同時也是在水無痕等人的身上仔細打量著,似是要分辯出對方到底是屬於龍騰商會哪的哪一系之人?

龍騰商會,由三名神化境的強者聯手創立而成,乃是諸神大陸之上最大的商會之一,其大權也是分別是有著史系、水系、蔡系三系共同來執掌著,而那三系的最高決策者也正是龍騰商會的三位創始人。

其三系之中自然也是有著某些不為人知的隔核。

莫長老在看到對方身上的服飾后,直接是將自身體內的天地靈力給盡數的湧出,頓時間一股三轉神魄境強者的威勢瞬間瀰漫在了全場,牢牢的將那中年男子一行人的身形給鎖定了起來。

當莫長老在做完這一切之後,隨即也便是對著他們中唯一達到了神形境的男子沉聲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意味。

「洛陽!你帶著無痕先離開這裡,到時候我自然是會去找尋你們,快走!」


「是!」被莫長老稱之為洛陽的男子,在沉吟了片刻之後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就欲拉著身旁的水無痕離去。

水無痕略顯遲疑,眼神不斷地掃視著身前那仍在痛苦之中煎熬的紫楓,頓時一股冥冥中的牽扯使得她心緒一片凌亂,最終紅唇一咬將其背在了身上,當下也是再不疑隨著洛陽疾馳而去。

看著那執意帶著紫楓離去的水無痕,莫長老也並沒有去阻止,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哼!我說過一個都跑不了!」

對面的中年男子見無痕三人要跑,不由的一聲冷哼,接著他身旁的一名同樣氣息很是強大的黑衣男子,會意的一個閃身竄入了一旁的叢林里消失不見了。

「可惡!」莫長老見狀,一聲厲喝,隨即他那被揮舞的霍霍生風的靈力利爪,便是朝著對方猛地抓去,每一爪的落下都是會將虛無的給空氣抓破而去。

見莫長老出手而去,一旁的隨行之人也是各自施展著強橫不一的靈力圍攻而去。 「哼!快速的解決他們,再與其他之人去匯合!」中年男子對著其身的三名男子冷冷的說了聲后,五轉轉神魄境的修為也是盡顯而出,迎擊向了那圍攻而來的莫長老等人。

雙方之間在人數上,莫長老這邊雖然佔據了優勢,但在實力上他們與著對方卻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莫長老這邊除了他達到了神魄境外,其餘的十數人皆是停留在了神識境之上。

而對方,那名中年男子不但是達到了五轉神魄境的修為,其餘的三名手下也皆是達到了神形境的修為,強弱立判,這也正是莫長老為何要讓水無痕率先離去的原因了。

「無痕小姐,由我來背他吧!」正身背紫楓一路疾馳的水無痕,耳邊也是緩緩地傳來了那緊跟在她其後洛陽的話語之聲。

「不用了洛陽大哥,等我們找到了安全的地方后再說吧!」水無痕頭都是未回,淡淡的說了句,繼續加速著朝著前方急速掠去。

「唉…」洛陽剛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就便是見到一道靈力劍影正朝著水無痕迎面暴擊而來,其靈力劍影的氣勢之強橫並非是此時才剛剛達到了七轉神識境的水無痕所能抵禦的了的。

當下洛陽想都是未想,直接是一個急速來至了無水痕的身前,將他那布滿了靈力的大手,一把抓在了那把急射而來的靈力劍影之上,猛的一聲斷喝直接是將其捏爆了而去,爆炸中所產生的能量氣流也是將他二人連帶著紫楓一起被震退了而去,跌落在地。

「無痕小姐,你沒事吧!」洛陽一個翻身而起擋在了水無痕的身前,同時嘴中一陣關切的問道。

「洛陽大哥,我沒事!」水無痕此時也是起身來到了洛陽的身旁警惕的看向了那之前的出手偷襲之人。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我們無怨無仇,為何要如此的趕盡殺絕!」

洛陽對著身前的黑衣男子冷聲喝道,他清晰地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絕非是他六轉神形境可以比擬的,對方最起碼也是達到了神魄境的修為。

「呵呵,趕盡殺絕!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是水系一族的之人,對吧?」黑衣男子冷笑著說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水無痕此時也是眉頭緊鎖一臉的凝重了起來,直覺告訴她,對方肯定是與著她水系一族有著過節。

「在下劍冥宗青松!」黑衣人再次冷冷地說道。

劍冥宗三字一入耳,水無痕與洛陽二人的身體皆是猛地一震,直到此時她二人才真正地知道,為什麼莫長老絲毫不與對方有過多的交流就喝令她二人離去了。

劍冥宗乃是南達部州之上為數不多的大門派之一,與著龍騰商會關係很是複雜,既與史系一族友好,又與水系一族敵意甚濃,這也正是黑衣男子青松因何會對她們趕盡殺絕的原因之所在了。

在弄清了敵我雙方的關係之後,洛陽也是對著他身旁的水無痕低聲說道:「無痕小姐,我會竭力的拖住他,你速去找尋其他商會之人會合!」


洛陽低沉地說著,無數靈力匯聚於自己的身前化為了百餘道靈力火蛇,瞬間朝著對面那雙手環抱於胸前的青松席捲而去,為水無痕盡量爭取著逃跑的時間。

「洛陽大哥,你不是他的對手快回來…」水無痕想要出聲制止著洛陽,可是已然來不及了,眨眼間他二人就便是交上了手。

「哼!憑你六轉神形境的修為也敢如此地囂張狂妄,大地之炎!」

青松在展開躲避著洛陽射來的百餘道火蛇之際,同時也是毫不吝嗇著自己的言語,隨著他的歷喝聲落下之後,他腳下的這處大地之下猛地竄出了數百道之多的火漿炎柱,將他的整個身體都是給包裹了起來。

洛陽所施展出的靈力火蛇在一接觸到那自大地之下竄出的火漿炎柱之後,瞬間被其所融化吞噬。

由於自己的靈力火蛇被對方融化吞噬之後,洛陽也是一口鮮血噴射而出,可還沒等他緩過了神來,一隻炎漿大手也是自其火幕之中探出,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胸口之上,無數骨骼碎裂之聲在這處場地之上響起,洛陽的整個身體也是如斷線的風箏般被砸落出了數十米之遠。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