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啊?孩子,心寶!你醒醒啊,你沒事吧?”

Post by zhuangyuan

秦大寶問完了話之後等了半天,他身後也沒有傳出任何聲音,當他扭頭一看,不禁一聲大吼。此時只見秦飛已經面色慘白的沒有絲毫血色,並且呼吸也已經是氣若游絲。

“快,拿族中的回氣丹出來!”

一旁呆了半天的王心城也是被秦大寶的叫聲突然驚醒,他扶着秦飛的後背,把着秦飛的脈搏緊張的叫道。這麼一個天縱奇才就算是放在他們王家也是百年千年難得一遇,別說這還是他的親外甥,就算不是他的秦外甥他也不希望他會出什麼事情。

“回氣丹按照族中的規矩可是隻能夠醫治族中生命臨危的族長啊?”此時在這節骨眼上,秦大寶竟然一根筋的說起了這麼一番話,氣得王心城差點一口氣沒順過來,背過氣去。

不過秦大寶所想的也沒有錯,畢竟他現在還是黑風寨的寨主,一切得以大局爲重,而寨中歷來的規矩就是:回氣丹乃是歷代先祖所創,甚是稀少,由於丹方失竊,會煉製回氣丹的先祖早已歸仙,所以回氣丹便是用一粒就少一粒,因此回氣丹只允許族中受傷嚴重性命垂危的族長使用。

此時那回氣丹傳到秦大寶的手上,已經只剩下了最後的三粒,秦大寶一向耿直且大公無私,因此他並不希望這個先祖定下的規矩在自己的手上給敗壞掉。

“你是老糊塗了,還是剛纔被秦雲霸那小子打糊塗了?他可是我們兩家人唯一的香火,要是他出了個什麼三長兩短,我看你怎麼向我妹妹交代!再說這樣的天縱奇才要是在我們兩個人的手中隕落了,你覺得你對得起你們秦家還是對得起我們王家?”

王心城沒好氣瞪着秦大寶怒罵道。

“寨主,你救吧,他不僅是您的兒子,也是我們秦家的希望是我們黑風寨的希望啊!”此時旁邊一個寨中的族人也幫腔道。

“是啊,寨主,你就救吧!”

“寨主,救吧!”

……

一時間寨中的其他族人全部圍了過來來幫忙說服秦大寶,希望他能夠打破規矩拿出回氣丹救治這個救了大半個黑風寨族人性命的護族英雄。此時彷彿大家都忘了他們現在如此推崇的族中英雄在半個多月前還是他們誰都看不起的一個廢物,世事竟是如此的難以預料,真是天意弄人啊…

而此時那些先前參與圍攻這些人的黑衣蒙面人早已經不見了蹤影,那些參與叛亂的族人也是早已經跟着那些蒙面人一起悄然退去,一下子損失掉了一名中級武師和一名高級武師,他們那些人那裏還有留下來的勇氣,再說帶頭的都死了,他們羣龍無首不作鳥獸散又能如何。

“我的秦大寨主啊,您就趕緊決定吧!否則心寶他就…”

王心城看見懷中的秦飛氣息越來越弱,已經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他現在恨不得一下子衝上去將秦大寶一把掐得口吐白沫,否則實在是難解他心頭之恨。

“秦家族人聽令!”

秦大寶被大家說得一個頭兩個大,此時只見他眼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突然從懷中拿出一塊三寸方圓的黑色令牌舉過頭頂,對着大家厲聲的叫道。

衆秦家族人並不知道秦大寶這是在幹什麼,但是當他們見到那傳說中的族長令牌之後,卻是一個個均是極其恭敬的朝着秦大寶單膝跪地。 第021章 受邀進駐楊城

“我族第一百零七代族長秦大寶今日護族不利,令族中蒙受重大損失傷亡慘重,現我宣佈:我秦大寶退任第一百零七代族長之位,第一百零八代新族長由秦心寶擔任……大家誰有不同意見嗎?”

“沒有!”

“謹遵族長旨令!”

秦大寶的話音剛落,衆族人出奇的竟然全部一起開口大聲的叫道,這在以往秦大寶所說的話是絕對不會有這種效果的。聲音雖然算不上非常一致,但是能夠做到那麼整齊也看得出來大家對於秦大寶的這個決定支持率還是相當之高。

“恭迎新族長繼位!”

“恭迎新族長繼位!”

不知道是誰在人羣中大聲的叫喚了一聲,爾後衆人又跟着一聲大吼,聲音響徹雲霄,直逼蒼穹。

他的深情眼 、護法、長老都心甘情願的情況之下。這要是放在半個多月以前,估計殺了這些人,可能他們也不會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而秦大寶之所以這樣做,大家的心裏也都非常清楚,無非就是想讓秦心寶名正言順的得到回氣丹的救治而已,這樣做即能夠救自己的兒子,也並沒有違背族中先輩的祖訓,這也的確不失爲一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

不過其實大家現在所關心的並不是誰來做族長,他們最關心的是希望秦飛不要有什麼事,因爲他們誰都知道秦飛將是振興整個家族的希望,只要家族強大了,那麼他們輝煌騰達的日子也就來臨了,這就是此時秦家族人所有人心裏都極其一致的想法。同是這也就是這個世界的真面目你強大,世人都會來尊崇你;你弱小,世人都會來踐踏你。

時間一眨眼已經過去了半個月,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裏,黑風寨迎來了上十年以來最平靜又最熱鬧的日子。平靜的是黑風寨內部族人再也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大家全部團結一致,期待着家族的復興與迅速崛起;熱鬧的是秦飛一招“狂雷斬”斬殺一名中級武師和一名高級武師的消息不知道爲什麼竟然不脛而走,引來四面八方很多的家族宗門前來拜訪,有的是來祝賀黑風寨出了這麼一個千年難得一遇的奇才,有的則是因爲以前欺負過秦心寶,這次是特意前來向他賠禮道歉的,更甚的則是有很多人竟然是直接帶着媒婆前來說親的…

還有一些以前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小家族也是以種種藉口前來拜訪,基本上什麼五花八門的藉口都被他們用上了,甚至是楊城都派出了一個二城主前來拉攏。

“二城主,實在是不好意思,犬子因前些日子那場大戰受傷嚴重,所以至今還不能夠下牀,因此恐怕不能前去楊城拜見城主大人了!”

秦大寶一臉嚴肅的望着身前的一個一身錦服的中年大漢,神色極其恭敬的道。不過看他的樣子倒是並沒有絲毫的卑躬屈膝的模樣,反而從他的眼神中還能夠看出一絲隱隱的得意之色。

“以前我去楊城登門拜訪,你們一個個全部躲着我說有要緊的事不方便接見,今天卻自己跑來我這裏要請我兒子去楊城吃飯,哼哼,我們黑風寨沒飯吃啊?”


秦大寶臉上不動聲色,心裏卻是這樣想着。

“哈哈…秦老寨主,今天我們前來其實最主要的事情並不是請貴寨的秦心寶前往我楊城做客,而是我們想與貴寨商談一下貴寨入駐楊城的事情!”

說話的是那名錦衣大漢,他便是楊城的二城主,楊虎,今年已經四十五的他已是高級武師的階別。楊家現在掌家的是他們三兄妹,老大楊龍,老二楊虎,老三乃是他們最小的一個妹妹,名叫楊嬌。

楊城乃是傳承上萬年的老牌家族,底蘊極其深厚,並且族中人才輩出,不過卻始終沒有去開闢自己家族新的產業,原因就是家族之中始終沒有出現一個非常出類拔萃的曠世奇才,所以他們也就沒有十足的信心去擴張。

“喔,入駐楊城?哈哈…二城主,我小小的黑風寨怎麼能夠有資格進入楊城呢,我們何德何能怎可入駐楊城?”

秦大寶雖然心裏有些生氣上次在楊城吃了閉門羹,但是當那二城主楊虎說起讓黑風寨入駐楊城的時候,秦大寶雖然嘴巴上說得不鹹不淡,可是心裏還是非常吃驚。他怎麼也沒想到以往連正眼都不瞧一下黑風寨的楊城霸主楊家,現在竟然一下子丟出了這麼一個香餌。

要知道能夠入駐楊城那便就意味着自己的家族在一個一級城市也就有了一席之地,這比起住在這崇山峻嶺之中那就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了。因爲城中家族林立各個家族相互之間往來密切,後輩相互切磋學習的機會多了很多。再加上俗話說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城中的一些會陣法、丹藥的奇人異士更是數不勝數,要是有幸結識到一兩位請來族中做個客卿長老,那益處就更是數不勝數了,這些林林總總加起來又豈是這崇山峻嶺之地所能夠比擬的。

“秦老寨主您就別謙虛了,我楊虎說話一向直來直去,如有什麼得罪之處還望你能見諒,我就實話說吧,其實我們看上的並沒有什麼,無非就是您的兒子,我相信只要有你兒子的加入,我楊城不出十年,定能夠一躍成爲一座二級城市,到時候,你們黑風寨至少也是一個一級城市的霸主,俗話說人各有志,箇中利弊只有秦老寨主您自己去衡量了。”

楊虎淡淡的看了一眼秦大寶,微微一笑緩緩的說道。也看不出他說這話時帶有任何異常的表情,當然像他們這種常年身居高位的人,爲人處世已經極其老練,又怎麼會輕易透露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情感呢!

“二級城市!”

當秦大寶聽見楊虎的一番話之後,樣子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什麼特別,不過心裏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爲一個二級城市意味着什麼秦大寶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這個世界的城市分爲一到七級,一級爲最低,七級爲最高,一個二級城市可以管七個一級城市,同樣一個三級城市也可以管七個二級城市…

(馬上要開始楊城征戰了,覺得本書還行的話,大家就給點鮮花,收藏一下吧!) 第022章 楊家的陰謀

這個大陸有着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只要你有足夠強大的力量,那麼你便就可以隨意的去攻城拔寨,只要你能夠攻得下來,那麼這座城池就是你的,相反別人也可以隨意的攻打你,有本事你就守住痛擊敵人,沒本事你就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全族滅亡。一個一級城市要是能夠攻下另外六座一級城市,那麼便就等於擁有了七座一級城市的所有權,而七座一級城市便就相當於一座二級城市。不過要想晉升爲二級城市還有一個更加快捷的方法,那就是直接打下一座二級城市,那麼你也就直接一下子晉級爲二級城市的城主了。

當然整個帝國也並不是沒有一個真正的法律約束,只是這塊大陸上的每一個帝國都是這麼規定的,只要你不隨意殘殺那些毫無還手之力的普通人,就不會有人出面干涉你,所謂的普通人便就是那些沒有修煉到武士的戰士。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畢竟一發生舉國交戰,那麼兩國之間所靠的就是源源不斷的兵力,以及參戰人員的個人戰鬥力,沒有滿足這個最基本的條件,你縱然是有再多的金錢與再好的指揮官和帝國軍隊也是於事無補,因爲你帝國軍隊再多也不可能遍佈帝國的每一個角落,只因爲這片大陸實在太大,而每一個帝國的疆土也實在太遼闊了,帝國軍隊觸手根本無法顧及到那麼多,所以只能夠依靠帝國之內的各個城主畫地爲牢各自爲戰守護着帝國的每一寸疆土。

因此你隨意的去攻城拔寨,不僅帝國不會有人管,反而你要是表現出來很強的實力和勢力的話,帝國還會派人前來給你加官進爵,甚至是獎賞給你幾座富饒的城池也很正常。當然這一切對於秦飛所在的這個雲雨帝國也毫不例外。

楊城今天之所以會派人前來便就是爲了黑風寨出了那麼一個曠世奇才,只要他們收編了黑風寨,他們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便就可以升級爲一個二級城市甚至有實力去直接攻打一個二級城市了。

“怎麼樣,秦老寨主?考慮好了沒有,不過你要是現在一下子難以決定也無所謂,我們可以給你一點時間..”

“不用考慮了,我們答應你!”

就在楊虎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突然從門外傳出了一聲清脆的說話聲,聲音聽起來還有些稚嫩,不過卻中氣很足。循聲望去,來人是一個二十二歲左右的年輕人,年輕人一襲白衣,神采奕奕,有些瘦削的臉頰之上此時正攜帶着一抹燦爛的笑容,來人正是那早已康復的秦飛,爲了不想應付那些來來往往的訪客,秦飛叫秦大寶一直對外稱自己重傷未愈而已。

“心寶?”

秦大寶見秦飛一下子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別人,心裏有些擔憂的叫道。他雖然比較耿直,但是卻並不笨,他知道楊城現在來拉攏他們只不過是在利用他們而已,到時候利用完了,誰也不知道別人會不會過河拆橋。

“呵呵,爹,放心吧,我相信楊城的各個城主絕對不會失信於我們這麼一個小家族的,楊城主,您說對吧?”

秦飛當然知道秦大寶心裏想得是什麼,其實他又何嘗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 絕世神女追夫忙 “潛力股”,而是自己這個“曠世奇才”的號召力,要說楊家拉攏自己真的是爲了十年內甚至是十年後令楊城晉升爲二級城市,秦飛可不太相信。

他們爲得無非就是想借助自己現在的名聲而去拉攏更多的小家族爲他楊家賣命罷了。試想一下楊城要是放出這麼一句話:“楊城已經拉攏到了一個曠世奇才,十年以內定能夠跨入二級城市之列。”

秦飛知道一旦他們這樣去操作的話,那加入楊城爲楊城效命的家族一定是蜂擁而至,楊城的實力也就會在頃刻間膨脹數倍,到那時楊城要真想晉升爲二級城市,那還不是輕而易舉。這種借雞生蛋的廣告效應對於生長在地球的秦飛來說見得實在是太多了,他又怎麼會不清楚呢!

不過要是真的楊城與人一旦開戰的話,出去攻城拔寨的當然是這些小家族,而等打完了仗享受榮華富貴的時候可就不知道有沒有這些小家族的份了。

“呵呵…那裏那裏,我楊城向來都是以德服人,又怎會在這種事情上失信於人呢!想必這位就是我們最近傳說的沸沸揚揚的‘曠世奇才’秦寨主吧?”

此時楊城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知道黑風寨已經由前寨主的兒子秦心寶繼位,所以大家也都開始稱呼秦大寶爲老寨主,而稱呼秦心寶則爲秦寨主。楊虎眼露精光地盯着秦飛上下的掃着,臉上卻是一副極其友好祥和的表情,令人一看覺得好像他和秦飛的關係真的有多好似的。不過此刻他心裏所想的是“這個小子很不簡單,比他老子難對付多了。”

“呵呵,楊城主,您過獎了,那隻不過是被大家傳得有些玄乎了而已,實際上那天能夠取勝靠得完全是運氣而已。”

秦飛也故作一副很是友好的表情與那楊虎打着哈哈。他可不像那秦大寶直來直去,很多事情都行於言表,令人一看就看出來了。

“哈哈…秦寨主你可真是太謙虛了啊!”

楊虎嘴上繼續打着“哈哈”笑道,心裏卻是已經變得有些不太平靜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實力,怎麼以自己高級武師的級別怎麼可能還看不清他的實力,楊虎心裏這樣想着。

本來他今天前來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受了家主之命來試探一下最近楊城之內傳的沸沸揚揚的事情的虛實,原本在他看來這種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個二十二歲左右的小子是不可能會升級到武士大圓滿甚至是武師境界的,更別說他還能夠一舉斬殺一名中級武師和一名高級武師了,這怎麼可能嘛!

不過當他看到了秦飛之後,他覺得這事情也不是太不靠譜,至少這個年輕人的級別確實不會太低。但是現在對於他來說這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他都已經並不關心了,他所關心的是既然黑風寨已經答應了加入楊城,那麼他今天所來的目的便就已經達到了。

“不知道楊城主打算讓我黑風寨何時開赴楊城?”



秦飛心裏早已經知道了別人的那點花花腸子,所以也懶得和別人在這裏瞎扯淡,直接就直奔主題而去。他現在可並不擔心別人有些什麼花花腸子,因爲他自己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至少他知道進駐楊城之後總比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要強的多。

“哈哈…秦寨主倒還真是爽快人啊,不過這具體的進駐事宜還得你們親自去楊城與我大哥商討一下,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楊虎在聽見秦飛的問話之前明顯的微微一愣,雖然他轉變的很快,一般人察覺不到,不過卻並沒有逃過秦飛的眼睛,這就令秦飛更加的確信了此次楊城正在策劃一場並不太小的陰謀。 第023章 二城主吃癟

“那好,就這幾日,我便前去楊城走一趟!”秦飛說完雙手抱拳對着楊虎微一拱手,樣子看起來非常的恭敬,實則他這已經是在下逐客令了。

“那好,那我便不打擾兩位寨主了,過幾日楊城再會!”

楊虎不動聲色的站起身,也微一拱手,未待兩人回話便就轉身向着屋外行去。他堂堂的一個楊城的二城主走到哪裏去都是被人待若上賓,可是今天來到這麼一個小小的黑風寨竟然在這麼一個小子面前吃了癟,吃癟事小,他還不能夠當場發飆,這也算得上是他這個楊城的二城主長這麼大遇到的頭一回了。

“哼…好一個囂張的臭小子,你來楊城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楊虎此刻心裏非常的憤怒,只是她當着秦飛的面又實在是不好發作,因爲別人畢竟樣子上做的還挺像那麼回事的,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都不怎麼感冒,可是至少還是沒有到那需要撕破臉皮的地步。

“心寶,你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妥吧?別人畢竟可是一個堂堂楊城的二城主啊!”

秦大寶似是有些擔憂的說道,他在一旁將秦飛對待楊虎的態度也是盡數看在眼裏,如果是他的話,就算不答應他們的請求,也不至於會擺這種臉色給他看,更何況現在還已經答應了別人進駐楊城,今後可能還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別人的幫助,被秦飛這麼一搞,秦大寶的心裏變得更加沒底了。

“爹,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諒他們現在還不敢對我們怎麼樣!”

秦飛微微一笑,緩緩的說道。此時在他的心裏他早已經有了他自己的打算,至少他知道現在楊城暫時還有求於他,。

“這…哎…隨便你吧!不過現在我們寨中實力已經大不如前,我們還是儘量的少樹敵爲好。”

秦大寶現在也是已經有些看不透自己的這個兒子了,他覺得這個兒子變得實在是太快了,就好像眼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兒子一般,自己的兒子以前做事什麼時候這麼有主見,並且好像做什麼事都成竹在胸一般。

“嗯,爹,你放心吧,這些我都知道!對了,爹,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去楊城合適?”

“這個嘛!我覺得我們還是將族中的長老全部召集一下,大家商議一下你看如何?”

“嗯,那好,你什麼時候召集大家一起商議一下看具體到底該什麼時候進駐楊城,我打算明天就去楊城一趟。另外,我們要做好兩手的打算,族中現在一共只有兩三千餘人,我們在寨中留一半人,然後再去楊城一半,你看怎麼樣?”

秦飛當然不會傻到將自己所有的家當全部搬去楊城,否則萬一出現什麼意外的話,那可就被別人一鍋給端了。

“嗯,我也正有此意,我知道能夠進駐楊城是我們黑風寨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們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寨子一定不能夠丟了,這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族規啊!”

秦飛此時還並不知道黑風寨有着一條祖訓:我黑風寨不論任何時候,除非是寨毀人亡,否則的話哪怕寨中只剩下一人活着,也一定要守住黑風寨,那裏都不能去。

不過此時在秦大寶看來,黑風寨已經衰敗了很多年了,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進駐楊城,他又怎麼會放棄這麼一個振興家族的機會呢。他心裏想的是隻要留下一幫人繼續守在黑風寨,那麼也就算不上是違背祖訓,這便是此時秦大寶的想法。

一番簡單的商議之後,秦飛便與秦大寶各自回去休息了。不過秦飛卻是並沒有回去自己的房間,而是去到了那個半山腰的神祕山洞,這可是秦飛這段時間來的最多的地方,因爲秦飛感覺到每次在那池水中侵泡之後,自己的功力都會有所精進,第一次發現這種現象的時候秦飛差點沒有高興的跳起來。

因爲他很明顯的感覺到在池水中修煉要比在那外面修煉快上很多倍不止,在外面修煉大概三四個小時秦飛才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纔會精純一點,可是在那池水之中只要修煉一個小時秦飛便就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就會精純不少,這又怎麼能夠不令他覺得興奮呢!

“呼…”

端坐在那碧綠色的池中脫得精光的秦飛口中吐出一口濁氣,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嗯,這池水真的對修煉非常有效,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會是什麼很難得的寶物不成,不過應該不是,要是真是什麼寶物的話,估計也不會就那麼一點效果吧?”

秦飛感覺自己體內那兩團灰白色的氣團中那灰色又變得濃了很多,他知道自己離那中級武師又近了一步,因爲只要那兩個氣團完全變成了灰色,那麼他便就晉級到中級武師了。不過他還是越來越感覺到那池碧綠色的池水很不一般。

到現在他都還是不知道這上百萬年的石靈聖水乃是一種極好的強身健魄之物,不禁能夠洗筋伐脈還能夠堅實壯大自己的筋脈,令自己的筋脈比尋常人吸收外界靈氣的速度快上很多倍,並且筋脈之中也能夠儲存真氣,也正因爲這樣,他體內的靈氣纔沒有絲毫的外泄,別人也纔看不出他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