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唐小白胸口一悶,腦中一聲震響,一口血噴了出去,雙眼向上微翻,雙腿無力,直接跪在了地上,撲通一聲,整個人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Post by zhuangyuan

第二天清晨,唐小白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入目的是緊張的看着他的西門蘭,和一旁爲他治療的陸瀚。

“小白醒了。”西門蘭驚喜道,並一把抱住了唐小白,讓他一陣疼痛,禁不住悶哼了一聲。

西門蘭慌忙放開唐小白,擔心道:“怎麼了,弄痛你了?”

“小白,到底怎麼回事,昨晚我見不到你,就去找你,卻發現你昏倒在路上。”陸瀚臉色凝重,他從夜裏就開始爲唐小白療傷,直到今日早晨,竟只是讓唐小白稍有好轉。

唐小白記起自己昨晚眼看就要突破瓶頸,達到更高的境界,卻被一聲慘叫打斷,導致走火入魔,昏厥過去,查看自己的身體,竟發現聖極傲世訣已經突破了第二重!

唐小白驚喜之下,猛然坐起,不顧身體的虛弱,雙手伸出,想要凝聚靈力,沒想到竟然毫無反應,境界明明已經達到第二重,爲什麼自己卻連一絲靈力,都提不起來!?

從喜到悲的過程太快,唐小白有些反應不過來,茫然的看着自己的雙手,陸瀚立刻摸了摸唐小白的額頭, 說道:“小白,你怎麼了?”

“陸大哥,我…法力消失了…!”唐小白幾乎用出全力,說出這一句話,隨後再次昏了過去。

陸瀚大驚,立刻放出靈識,探查唐小白的身體,可是他體內靈氣充盈甚至遠超以往,這是結丹期才應該有的靈力,可是唐小白體內卻沒有金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陸瀚一生當中,也沒有見過這種事情,這實在太詭異了,現在唐小白已經昏過去,一切只能等他醒了,才明白了。

…… 陸瀚叫上西門蘭一起走了出去,讓唐小白好好休息,凌正風正在旅館下面的小餐廳之中,已經叫好了吃的,見到他們,說道:“怎麼樣了,小白沒事吧?”

陸瀚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三人一起吃了個沉悶的早餐,無意之間聽到別桌几人談論,讓他們面露驚色。

“哎,你知道嗎,昨天晚上我們這兒死人了,今天早上才發現,死的就是老張家的媳婦兒,唉呀媽呀,老慘了。”


“是啊,我也聽說了,但沒見到,不是說已經報警了嗎, 反派媽媽奮斗史[穿書] ,唉。”

這個餐廳的人,大部分都是小鎮的住民,早上起來在這裏悠閒的喝杯茶,喝杯咖啡。

就在兩人還在不勝唏噓,這時另外一桌的一名男子,向他們說道:“還不止這些呢,今天早上又發現了好幾個人死了,全是女性,整 個人就像乾屍一樣,太恐怖了,這不,我已經收拾行李,打算去外面躲一躲呢。”

那兩人滿臉驚訝:“不會吧,難道會是電影中演的,殭屍乾的嗎?我們也趕緊躲一下吧,否則不知道下一個死的會是誰啊。”

整個餐廳都是議論紛紛,滿臉驚色,飯都不吃了,連忙各自回家,打算上外面躲避,也有來這玩兒的人,聽到這麼恐怖的事情,也是慌亂不已,立刻收拾行李,離開旅館。

陸瀚聯想到唐小白昨晚無故昏倒,和蛤蟆妖的逃走,立刻明白這一切都和蛤蟆妖脫不了關係,他是在吸取人類的精血,助自己修復身體。

想到這裏,陸瀚也是坐不住了,如果真的讓蛤蟆妖恢復,可就真的完了,馬上叫上凌正風,兩人一起上樓 ,拿上裝備,準備去找這個蛤蟆妖。

這時唐小白迷迷糊糊的走了出來,表情悽苦,滿是傷感,見到兩人準備出去,於是問道:“你們要去哪兒 啊?”

“小白?你醒了,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陸瀚如連珠炮彈一般,問出一連串問題。

唐小白臉色蒼白,很是虛弱的樣子,西門蘭上前扶住他,唐小白衝她笑了笑,然後向陸瀚說道:“其實昨晚的暈倒,是個意外,本來修爲即將突破,卻被一個女人的慘叫聲打斷,已經沒事了,只是我的法力好像用不出來了。”

陸瀚表示很是遺憾,沒有唐小白的幫忙,要想抓住蛤蟆妖,就更困難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聽到唐小白所說,想必那聲慘叫,就是蛤蟆妖已經在行動。

“好了,小白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們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蛤蟆妖的蹤跡,到時候再回來告訴你。”陸瀚暗暗嘆了口氣,笑着說道。

唐小白不疑有他,點點頭,說道:“那你們小心。”

陸瀚嗯了一聲,向西門蘭說道:“你在這兒好好陪着小白,我們儘快回來。”

“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小白哥的。”西門蘭眼神飄忽,連忙抱緊唐小白的手臂,說道。

之後,陸瀚和凌正風去查找蛤蟆妖,唐小白和西門蘭留在旅館裏。

而與此同時,小鎮中再次出現乾屍事件,而且竟有幾十人之多,蛤蟆妖也是心急,否則也不會大白天也開始行動,雖然生命沒有了危險,但是修爲大打折扣,要想折磨唐小白幾人,就只能鋌而走險,不斷吸取精氣。

十數輛警車也在這時緩緩開進小鎮中,並做好了警戒線,但他們也束手無策,他們不是京城的警察,也不知道鬼怪的存在,對於此案,不知從何查起。

整個小鎮陷入恐慌之中,陸續有人搬離這裏,警方不斷搜查的情況下,又有數人被害,並毫無線索,一時間小鎮的人們心下絕望,再也不貪戀自己家,紛紛逃離小鎮。

警方無奈,將小鎮封鎖,疏散人羣,一個個盤查,總會找到兇手,這時一隊警察,來到了旅館之中。

現在旅館裏只剩下老闆和唐小白三人了,警察盤問了一下旅館老闆,將他放行,並來到唐小白的房間,輕輕叩響了房門。

房裏唐小白正躺在牀上睡着,西門蘭在一旁玩着手機,聽到敲門聲,起身打開房門,見是警察,疑惑道: “有什麼事嗎?”

“查案!”警察走進房間,看了一眼牀上的唐小白,說道:“據旅館老闆所述,你們剛來這兒一天,鎮上就發生了連環命案,所以想問你們,這兩天都做了什麼,在哪裏,有沒有人證明。”

唐小白聽到動靜,也睜開了眼睛,坐起身子,看着他們說道:“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今天鎮上發生的事情,你們都不知道嗎?”警察一行五人,對唐小白態度冷淡,簡直直接將他們當做了兇犯。

“知道啊,不是死人了嗎?”西門蘭瞪着眼睛,疑惑道。

“不是死人了嗎!?死亡對你們來說是稀鬆平常的嗎,你們有很大嫌疑,請跟我們走一趟。”警察表情微怒,語氣也加重了少許。

“憑什麼?!”西門蘭不服氣的說道。

“西門蘭,警察同志,我們跟你們走。”唐小白制止了西門蘭,向警察說道,並和他們一起前往清風派出所。

……

陸瀚和凌正風站在一個房頂上,看着空無一人的小鎮,和三三兩兩的警察在收拾屍體,凌正風到現在還不能相信,這一切竟都是傳說中的妖怪乾的。

陸瀚閉上眼睛,放出靈識,開始探查蛤蟆妖的蹤影,搜遍整個小鎮也沒有找到他,看樣子他的動作很快,逃得毫無痕跡。

陸瀚的修爲又有所下降,已經只有結丹期入門的修爲了,他的心裏很焦急,如果在動用靈力,使修爲下降到結丹期以下,可就不是抓不抓的到蛤蟆妖的事情了,而是怎麼躲避他。

想到這裏,陸瀚就很是頭疼,早知如此,就不管這破事兒了!

……

PS:笑話精選又一輪

щщщ ◆тt kǎn ◆co

1:今天去麥當勞買東西吃,看一個大胸美女在喝可樂,我丟了一個硬幣說,美女你錢掉了,美女呼地打了我一耳光,說他媽的一塊錢就想看老孃胸部。我蹲下地,一手撫摸着巴掌印處,一手伸向那一塊錢,眼睛瞄着大胸妹短裙深處,嘴角賤賤地上揚,媽的~你還嫰着,還不知道什麼叫聲東擊西!

2:這次期中考小明成績很差,老師打電話給小明家長。

老師:“您好,小明這次考試成績不好,您怎麼看呢?”

小明爸:“看個毛,動不動你就叫他滾出去,課都沒上過一節,成績能好?!”

3:晚上,女孩黯然坐在梧桐樹下,思念兩個男人。


一個是她大學同學,英俊帥氣,是公認的校草,追求了她三年,她都沒答應。

另一個是他表哥,穩重而有氣質,從小青梅竹馬,對她呵護有加。

每每想到這裏,女孩不免嘆氣,自言自語道:“早知道就不讓他們倆認識了…”

未完待續…… 清風派出所,審訊室中,兩名警察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唐小白,說道:“說吧,你到清風鎮是來幹嘛的? ”

“旅遊啊。”唐小白一臉的輕鬆的說道,西門蘭被帶到另一個審訊室,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他心中還有一點點擔心。

“旅遊?那你這兩天都去了哪裏?”清風鎮是一個山好水好,景色宜人的地方,來這旅遊的人很多,警察已經見怪不怪,不過對於唐小白說的是否是真話,還有待考量。

“沒去哪兒,剛到這裏,一不注意就有點發燒,所以一直在房間裏休息,哪也沒去。”唐小白平淡的說道。

警察看了唐小白一眼,見他果然臉色蒼白,確實是生病的樣子,點點頭,兩人起身說道:“好吧,你在這兒等一會,你的嫌疑沒有取消之前,就不能離開這兒。”說完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唐小白倒是無所謂,只是有點擔心陸瀚兩人,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找到蛤蟆妖。

……

而這時的陸瀚兩人也終於有了點眉目,在他們暗暗躲避警察,尋找蛤蟆妖的時候,他再次作案,這次死的人是警察,因爲整個清風鎮已經被清空了,只剩下還在看管屍首的十幾名警察。

他這一次直接現身襲擊,短短十秒的時間,就讓十幾個警察身首異處,接着他開始吸取他們的精氣,此時的他,雙腿已經長出,只是卻是一雙幼童的腳,上身是成年人的樣子,下身卻是個不到半米的嫩小腿,真是又詭異又好笑。

在他行動之際,露出的妖氣,被陸瀚察覺到,即刻間趕了過來,這個時候的蛤蟆妖剛剛吸取完精氣,十幾個警察已經變成皮包骨的乾屍。

“住手!”陸瀚轉眼間佈下一個結界,困住蛤蟆妖的行動,這一次不能再讓他跑掉了,隨後凌正風趕到,看見地上的乾屍,不由怒目欲裂,畢竟他也是警察的一員,雖然不屬一個城市,但都是爲保證市民安全的一員,見到這裏,凌正風的怒火卻是最大的。

蛤蟆妖冷眼看着陸瀚兩人,冷哼道:“我沒找你們,你們倒自己送上門來,對了,怎麼不見那個小子,該不會是嚇跑了吧!”

“癩蛤蟆,休得猖狂,速速受死!”陸瀚也不確定能否拿下蛤蟆妖,這時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凌正風不等陸瀚命令,已經先一步動手,讓陸瀚不由叱了一聲,只得跟着攻了上去。

一道巨大的龍捲風,出現在結界中,對着蛤蟆妖全方位席捲,陸瀚緊接着不斷扔着唐小白的符紙,統統穿過結界,轟擊在蛤蟆妖身上。

對於結界的完美控制,陸瀚可謂出神入化,無數的爆破聲響,竟無法傳出半點,整個結界牢不可破,讓蛤蟆妖避無可避。

塵煙過去,就見結界中出現一隻巨大的蛤蟆,將結界從內部撐起,並還在不斷增長,他竟打算直接用軀體,撐破結界!

陸瀚繼續加持靈力,以抵抗這股氣勢,不過這不是長久之計,自己的靈力消耗太快,到時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


想到此,陸瀚無奈只能撤掉結界,節省靈力,結界一破,癩蛤蟆立刻展開反攻,長舌一捲,再次將凌正風擊飛出去,陸瀚拿出本命法寶,天塵劍,與癩蛤蟆纏鬥。

雖然蛤蟆妖的修爲還沒有恢復,但也不是陸瀚能夠對付得了的,不過十數招,就已經疲於奔命,見到一旁受傷的凌正風,陸瀚決定選擇暫避鋒芒。

大喝一聲,擊退蛤蟆妖,轉身迅速抱起凌正風,瞬間消失,不過在他擊打蛤蟆妖的時候,卻隱祕的做了個小動作,沒有被其發現。

蛤蟆妖大吼一聲:“等我恢復軀體,就是你們喪命之時!”

……

還在清風派出所的唐小白突然感覺到驚天的妖氣,這股氣息很是熟悉,就是曾交過手的蛤蟆妖,不知爲什 麼,唐小白的靈敏度大幅提升,他不由心想,難道自己的靈力並沒有消失,也不是用不了,而只是因爲走火入魔被暫時封住了?

雖然靈力不能用,但是自己所有的感知卻比以前還要強,這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想到此,唐小白喜上眉梢,只要打破禁錮,釋放靈力,就能重新獲得聖極傲世訣第二重的修爲了。

事不宜遲,反正現在閒着也是閒着,不如賭一把,唐小白閉上眼睛,進入識海,來到聖極傲世訣的印記之處,這裏一片空白,四方漂浮着第一重和第二重的口訣,祕法。

唐小白端坐於正中心,身體流光溢彩,開始衝破枷鎖,這是很危險的,嚴重者甚至會飛灰湮滅,但是唐小白目前只能賭了,這是打敗蛤蟆妖的唯一希望。

陸瀚將凌正風帶回旅館,發現唐小白不在,料想也是被警方帶走了,唐小白身邊還有西門蘭在,雖說她不會仙法,但也畢竟會點別的,所以陸瀚也不是很擔心。

他已經在蛤蟆妖身上留下了印記,不管他在哪,都逃不過自己的感知,現在要做的只是等待,但是在等待之餘,陸瀚也想方設法的想要補充靈力,可是在現今大都市中,靈氣太難找了,好在這個清風鎮景色宜人,一片綠色盎然,想來就算靈氣不多,也應該夠用了。

陸瀚苦笑不已,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如此狼狽,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只想一切快點結束。

現在就好比風雨前的寧靜,陸瀚恢復着靈力,凌正風在休養生息,唐小白在做最後的精神衝擊,而蛤蟆妖也在放手一搏,一場驚天的大戰,相信不久將會來臨。

這是一場頂尖的較量,勝了,皆大歡喜,敗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們拼盡全力, 炮灰 ,一股別樣的氣息,正準備破殼而出!

……

(求收藏,求鮮花,求支持,後面的故事更精彩,低谷期馬上結束,主角即將崛起!)

未完待續…… 夜晚來臨,空無一人的小鎮更顯得寂靜,陸瀚從外面回來,爲安全起見,還是打算讓凌正風留守,這一次就不讓其跟着了,反正去了也沒用,雖然這樣說,很傷人,但是他確實幫不上忙,甚至還會成爲累贅。

跟凌正風說明緣由,他也明白,所以只是點點頭,並先回京城調集部隊,再來相助。

法寶之仆 ,任憑警員們如何叫喊,也自巋然不動,要不是西門蘭到來,警員們可就要採取措施了。

雖然西門蘭也不清楚唐小白是怎麼回事,但她能隱隱感覺到周圍氣流的顫動,她只是料想唐小白此舉,定然不可打擾。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