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哼!”

Post by zhuangyuan

武嵐嘴角溢血,纖手之中修長的戰劍被舞得密不透風,艱難的抵擋着魔炎蠍兇猛的攻擊,美目餘光一剽那下方的洞中,不由得咬了咬銀牙,王澤進去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此刻還沒出來,讓得她心中心起一絲焦急之意。早在數分鐘前她炎瞳的力量就已經消失完畢了,現在不過是在苦苦抵擋罷了,若是再過一段時間王澤還不出來,她必然落敗…

“轟!”

就在武嵐分心之際,一個能量匹煉極其刁鑽的襲開,速度其快無比。

武嵐美目一凝,慌忙的將手中戰劍怒劈而下,想要將之抵擋而住,但此刻那能量匹煉已經來到面前,她跟本反應不過來,最終擊了妙曼的軀體之上,在空中灑下一片觸目驚心的鮮血,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向下墜落而來。

“轟!”

然而見武嵐落下,魔炎蠍仍舊不肯放過,一條能量匹煉橫空,帶着撕破空氣的破風聲響,和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向下方的武嵐轟擊而去,生性殘暴的它,想要將後者就地擊殺·

看着那道能量匹煉在眼前速度放大,向下墜落的武嵐,嘴角掛着一抹苦笑,她在與魔炎蠍大戰之中,早就已經負傷,而且炎瞳的力量,也已消耗殆盡,此刻跟本就沒有一絲的力量反抗..

她緩緩的閉上了眸子,嘴角掛着一抹苦澀,仿若是一朵豔麗的花朵就要枯萎一般,透着一股悲涼之意.. “刷!”

然而,就在那道能量匹練即將轟擊在武嵐的千鈞一髮之際,呼的一聲,一股強悍的狂風掠過,一道單薄的身影出現,將武嵐的嬌軀抱起,向峽谷之外快速的飛掠而去。

感覺到自已被人抱在懷裏,武嵐俏臉一滯,當看得那張清秀的側臉之時,不由得銀牙一咬,道:“你終於知道出來了?我還以爲你死在裏面了!”

若不是爲了等王澤,她也不至於搞得這般下場。

急速狂奔,王澤乾笑了聲道:“裏面有個三階的魔炎蠍,耽誤了點時間。”

不過心中卻是有些發虛,若不是因爲最後那岩漿精髓,他早就已經出來了,若是再晚一步,怕是武嵐便已香消玉隕了….

“哼!”

武嵐冷哼一聲白了他一眼,但也沒有多說什麼,看着王澤這一身狼狽的模樣,知道他在裏面必然也同樣不好過..

王澤的速度奇快無比,就算是三階蠻獸巔峯的魔炎蠍也要略遜一籌,不多時便將距離拉開,當出得大峽谷之後,衆人也是早已在不遠處等待,看得他們那一副興高采烈的模樣,很明顯他們的行動,也是非常順利。

“武嵐姐姐你怎麼了?”

目光一直注視着峽谷之內的動靜的衆人,當看到王澤二人出現之後,都是不由得鬆了口氣,但柳靈眼尖卻發現了武嵐的異常,頓時俏臉一變,連忙問道。

“快走!快!”

王澤大喝一聲,後方魔炎蠍還在追他,自然不能在這裏停留片刻,以他的速度自然不懼魔炎蠍,但衆人卻不同,如果耽誤片刻,他們很難擺脫魔炎蠍的追殺。

聽得此言,衆人對視了一眼,雖然不明所以,但見王澤這般緊張,也是知道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於是立刻跟在王澤身後,向遠方狂奔而去。

“魔炎蠍竟然追了上來?!”

衆人回頭一撇,頓時心中一跳,臉色浮現了一抹駭然,雖然距離比較遠,但還是依舊能夠感覺到那股兇猛的氣勢,於是快加了腳下的步伐,向遠處狂奔而去…

好在,魔炎蠍並示追擊多久,便停了腳步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而放棄了下來。剛剛與武嵐大戰了那麼久,它也是消耗了不少體力,此刻就算是有心追逐,自然也是有些力有不殆..

至此,衆人不由得鬆了口氣,於是回到了昨天休息的那個山谷之處。

“武嵐姐姐,你沒事吧?”

回到山谷之中,柳靈上前緊張的看着王澤懷中的武嵐關切問道。


“沒事,傷了一點內傷…”

武嵐從退出王澤的懷中,神然有些不自然的,隨後快速的鎮定了下來,問道:“玄陽石得到了嗎?”

“嗯!”

柳靈興奮的點了點頭,從元戒之中取出一大堆玄陽石放在了地上,頓時發出一片赤紅的光華,絢爛無比,猶如一顆顆紅色的寶石一般,從中蘊含着一股精純的能量,讓得所有人都是眼中浮現一抹興奮的色彩..

“這裏一共有一百三十斤玄陽石,我們這裏有十二人,每人可以分十斤..”

柳靈俏臉眯成了月牙狀,笑道。如此大豐收,就算她是鋼牙傭兵團的千金,也興奮不已。

雖然只有每人只有十斤的玄陽石,但是這裏面的蘊含的能量,可以減少數月甚至上年的苦功,能讓所有人的實力都更上一層樓,衆人自然興奮..

“咳..咳..”

見衆人即將要分配玄陽石,王澤咳嗽了一聲,若有所指的撇了武嵐一眼。

www•Tтkan•C 〇

“你…”

武嵐銀牙緊咬,帶着薄怒瞪着王澤一眼,當然知道後者的用意,無非就在暗示她履行當初的諾言,但以她的性子,讓她說出這話來,的確讓她有些難以啓齒..爲難不已。

內心掙扎了片刻,武嵐苦笑了一聲,剛欲出言,司徒風卻是微微一笑,開口道:

“呵呵,這裏面武嵐的功勞最大,她應該拿的最多,最後的十斤玄陽石,自然屬於武嵐,諸位說對否?”

此話一落,衆人神色一滯,而後,微微點頭,誰都明白如果說沒有武嵐,他們跟本就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收穫,所以對於這個提議,他們都沒有絲毫的異意..

八歲縣太爺 ,武嵐鬆了口氣,美目流轉,狠狠的白了王澤一眼。

王澤雙手攤了攤,聳了聳肩沒有說什麼。

最終,他得到了十斤玄陽石,加上武嵐得到了二十斤陽石,一其得到了三十斤。

這個數量讓得他興奮不已,這是一筆很驚人的數字了,就算是原城之內三大傭兵團,其中的任何一家,一年都不可能得到這麼多的量。

以他現在出塵境三層天中期的實力,這些玄陽石估計可以提升到出塵境五重天的地步,這般收穫實在太巨大了。

“我的血陽玉果呢?”


在衆人不注意之時,武嵐對王澤說道。

王澤從無戒之中將之取出,一個赤紅如血寶玉一般的果實浮於手心,頓時一股藥香味瀰漫開來,聞之令人精神一震。

“多謝了…”

武嵐微微一笑,將之快速的收了起了,畢竟這裏從多眼雜,這種靈藥不易泄露。

“我覺得我虧大了…”

見武嵐將血玉陽果收了起來,王澤嘴角扯了扯,肉痛不已道。

雖然二十斤玄陽石非常珍貴,但這血玉陽果則更是稀少,這可是難得一見的靈藥,妙用無窮,將之留下身邊,關鍵時刻無疑可以保留一線生命,於之相於,二十斤玄陽石自然要稍遜一籌了。

“哼,你可別忘了那魔炎蠍是我迤住的..”

武嵐白了王澤一眼,沒好氣道,對這個如此貪心的少年很無言。

王澤攤了攤手,剛欲說話,突然一道森然聲音在山谷之內響徹而開。

“呵呵,看來你們收穫不小啊…”

“誰?”

突然出現的聲音,所有人都是精神一繃,喝問道。

喝音一落,只見山谷之中,出現大批的人影,影影綽綽將山谷的入口將之包圍而起。

他們個個身穿黑色的戰甲,在腳步移動間,發出鏗鏘的聲音,如一羣虎狼之獅一般。這些人站在一起渾身散發着一股凌厲的氣勢,讓人心悸無比。

“鐵戰傭兵團的人?”

柳靈眼神微眯,盯着他們胸前的特殊圖案,道。

“是他們?!

後方的衆人對視一眼,都是微微變色,看對方隊伍之中散發的那股血腥之味,一定不是好惹之輩。萬一真打起來,這裏的人怕是凶多吉少,更何況,這裏實力最強的武嵐此刻已是重傷之軀,跟本發揮不了多少戰力..

“原來柳靈小丫頭?多年不見,可還記得我?”

人羣之中一名黑衣青年男子,排衆而出笑了笑道,雖然是在微笑,但那一雙眸子之中,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好像隨時都會發動攻擊的惡狼一般。

“鐵血?”

見到此人,柳靈瞳孔一縮,不由得退後了幾小步,明顯對前眼這位叫鐵血的青年忌憚不已。

“鐵戰傭兵團少主,鐵血?”


聽得此話,衆人都是一陣悚然,眼中掠過一絲濃濃的忌憚之色,就連司徒風,也是變色猛的一變。 這個鐵血在原城可謂大名鼎鼎,人如其名,鐵血無情。傳說,當年天冥宗太上長老,一共看上了兩人,一名是他,另外一名是他的親弟弟,最終,鐵血無情出手,親手將自已的弟弟擊斃於掌下,受到了天冥宗的太上長老的常識,將其收爲關門弟子,身份一躍千丈。

爲了進入天冥宗,連自已的親弟弟都狠心下手,這般手段不可謂不狠毒。

幾年後,他也並沒有辜負天冥宗太長老的期望,短短的時間之內,從一個脫俗境的實力,一直升到了如今天冥宗十大核心弟子高度,在天冥宗所有核心弟子之中,都是成長速度最快的一人。

隨着這些年來他的實力增長,其性格也是變得越來越冷血無情,常常一言不合,就將對方擊殺,手段殘酷而血腥,在原城談起他無人不變色,不僅僅是因爲天冥宗十大核心弟子的身份,更是因爲他那血腥無情的手段…

“他們是如何從死亡大沼澤過來的?”

王澤微微皺了皺眉,心中浮現一抹疑惑之色,那死亡大沼澤他們可是九死一生才穿越過來,更何況,有那頭七階的絕世兇獸的看護下,鐵血這一羣人,仿若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那頭七階兇獸處於涅槃的狀態,一般是不會出現的,上次它在大地之脈下受了不輕的傷勢,所以這一段時間之內,是不會有什麼做爲的..”

曉機子解釋道。

聞言,王澤釋然的點了點頭,看來鐵血這一羣人,倒是鑽了個空子,同時心中也暗自慶幸,看來衆人若是回去之時再次穿越死亡大沼澤,應該會簡單很多。

當然,這是能夠在鐵血這一羣之中,活着走出去的前提下…

在王澤思緒翻涌間,鐵血舔了舔蒼白的沒有一點血色的嘴脣,盯着司徒風道:

“原來司徒老弟也在這裏,看在大家是世交的份上,將玄陽石交出來,我或許會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雖然他話說的好聽,但是嘴角那一抹冷酷的笑意,卻是讓人不寒而粟。

“想要得到玄陽石,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武嵐上前一步,冷聲道。

瞧得武嵐,鐵血神色一怔,皺了皺眉,而後嘴角微掀,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道:“若是你全盛時期,我或許會忌憚你幾分,但你此刻能發揮幾成的實力?”

“以你的身份,若是將你頭顱取給天冥宗,估計會得到不錯的獎勵…”

鐵血眼神微眯,掠地一絲冷芒,如一頭即將噬人的毒蛇一般,陰寒無比,之前武嵐受重傷的消息他自然知曉,不然的話,也不敢這般出現了…

“哼!就憑你?”

武嵐俏臉一冷,一柄戰劍,顯於掌心,做好隨時大戰的準備。

“武嵐姐姐你的傷?”

見武嵐要出手,柳靈俏臉之上,浮現一抹憂慮之色,小聲道。

在於魔炎蠍大戰之時,武嵐便已受了極重的傷勢,沒有一段時間跟本就不可能痊癒,此刻還要進行大戰,柳靈自然擔心..

“無防..”

武嵐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多說,只不過握着戰劍的纖手卻是在微微顫抖,還有着血跡在絲絲流下。

“我很期待,我將你的頭顱獻給天冥宗的一刻..”

鐵血嘴角浮現一抹森然的笑意,然後臉色一冷,揮手對身後的衆人冷喝道:“孫福,率領衆人,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