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哪知,胖子卻一愣,道:“惡人?殭屍?殺了你們?小史,你在說什麼呀,你們這不都好好的麼,怎麼你們都犯病了是不是,一個見到我就要打我,一個又淨說胡話了。”

Post by zhuangyuan

這一回倒是讓我們一愣,這麼看來,胖子被鬼摭眼後,見到的事情和他們兩個都不同啊。

這時,龍哥就問他:“胖子,你剛纔見到什麼了,幹嘛要打人?”

胖子一臉氣憤的說:“他媽的,剛纔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見劉寡婦死去的死鬼老公追過來了,舉着工兵鏟要殺我。原本老子能打贏他的,可是突然李寡婦的老公也來了。哥們兒我以一敵二,最後被他孃的劉寡婦的老公從背後偷襲,被那死鬼打中了屁股,操,現在都還疼。”

一聽這話,我和龍哥差點就一個沒站穩,一頭栽到地上去了。

這他媽的,人家被鬼摭眼都是見到兄弟被對方給殺了,然後要爲兄弟報仇。胖子倒好,見到的竟然是兩個寡婦的老公來殺他,這真是不服不行啊。

胖子見到我們鄙視的目光,一臉不解的問道:“你們幹嘛這樣看着我,這也真是怪了,明明就是一個夢,可是老子的屁股至今真的很疼。”

“疼你妹!”

龍哥又一腳朝他屁股上踢了過去,罵道:“老子看上去很像李寡婦死去的老公嗎?”

胖子一看龍哥又要踢他,嚇得趕緊躲到我身邊來,問我:“小史,李亞龍發瘋了,快攔住他。”

想到這貨之前也把我打得很慘,於是也乾脆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笑道:“我看上去也像劉寡婦的死鬼老公嗎?”

“我靠!你們什麼意思啊,再動我屁股,可別怪我發火了。”

胖子痛得呲牙咧嘴,指着我們都要發火了。

這時,陳二狗就說:“胖子,你還沒看出來嗎,你打的那兩個寡婦的死鬼老公,就是龍哥和史記啊。”

“啊?”

一聽這話,胖子嚇了一大跳。指着龍哥那被打成豬頭一樣的傷,驚道:“你臉上是被……被我打的?”

龍哥黑着臉道:“你說你是不是該踢?”

“臥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胖子驚呆了,一臉的不敢置信。

接着,我就把他被鬼摭眼的事情再次講了一遍,胖子這才明白過來,然後嘿嘿的笑了笑,說這也不能怪他。

打也打了,鬧也鬧了,所幸大家都是有驚無險,於是我就對大家說:“這個地方看來有些邪門了,接下來大家可得要小心點!”

大家點點頭,經過這件事,大家也都不敢掉以輕心了。

前方的白霧,還是很濃,就這樣我們繼續前行。

走了一段路,前方突然傳來了水聲,我們就心想,難不成這地底下的巖洞裏還有地下河不成?

加快步子朝前方走了幾步,順着前方一看,果然一條小河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河邊。

走得近了,這才發現,河邊也立着一塊石碑,石碑上面也寫着三個字:忘川河。

很顯然,這條河也是假的,因爲真正的忘川河雖然我也沒見過,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小的一條河。畢竟我可是聽說過,忘川河水深三千尺,蛇蟲從生,河中滿是惡鬼。而眼前的這條河,就只不過是一條普通的地下河,甚至連河都稱不上,只不過是一條小溪罷了。

只是,這河雖然不大,但是水卻看似有比較深,估計淌水過不去。

龍王的至尊寵妃 順着河流往下游看了一眼,只見下游有一座石拱橋,而石拱橋下的河邊鬼影閃閃,時不時的還傳來他們的說話聲。只不過因爲霧太大了,一時也看不出那些人長什麼樣子。

這種地方,會有人嗎?

答案顯然是不可能的,我們這是又見鬼了。

看到這裏,於是我立即就停了下來,轉身對大家說:“這下又有麻煩了,大家都小心一點。”

其實,此時他們也見到了河邊有人,所以也都頓時緊張了起來。

爲了保證大家的安全,防止像之前一樣莫明其妙就被着道,我給大家都分了一道驅邪符。告訴他們,一旦覺得不對勁,就拿符扔過去。

交代完這個,接着我這才帶着大家往下游的石拱橋方向走了過去……

———————————–

PS:第一章奉上,晚上還有。 豪門禁愛:冷酷總裁雙面妻 今天盡力三章。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最好是下載QQ閱讀客戶端來支持一下我,現在真的很尷尬,一共就兩三百人付費支持,每天就十幾元稿費,如果放棄的話,對不住這些付費的人,堅持寫下去的話,我又連生活保障都沒有。真的在此呼籲大家,如果你真的喜歡這本書的話,不妨來支持一下正版,每天兩毛錢,不僅能真正的支持我,也能體驗到更好的閱讀體驗,而且你們在QQ閱讀的評論留言,我都能看得到。希望我的呼籲,能讓大家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也希望自己能把更精彩的故事帶給大家,讓大家打發一下閒暇時光。 河邊霧氣迷漫,朝着下游走了一段路,就在我們快要接近那座石拱橋的時候,終於算是看清楚了河邊的那些人。

只見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在河邊洗東西,像是在洗菜。

這裏怎麼可能會有人洗菜?別說是菜了,就連人也不可能有啊。

當下,我就發現,這些人確實都不是生人,而是陰魂。只不過他們忙着洗菜,全都背對着我們,所以也看不清他們的樣貌。

隨着越來越近,看得也就越來越清楚了。只見他們手中的東西顏色是深紫色,枝葉環狀繞結,這哪裏是在洗菜呀,分明就是在洗紫河車。

胖子估計是沒見到這種東西吧,就輕聲問我:“小史,他們洗的那個是什麼東西呀?”

“是紫河車。”我輕聲應道。

“紫河車?是什麼東西?”胖子一愣。

龍哥也一頭霧水,顯然也是沒聽說過這種東西。

這時,陳二狗則表情一驚,然後就說:“紫河車,就是人間的胎盤。”

“啊?胎盤!”

一聽這話,可沒把胖子和龍哥嚇得叫出聲來,滿臉驚恐。

這時,我也點點頭,就道:“是的,他們在洗人間的胎盤,俗稱‘紫河車’就是它啦。據說,紫河車洗十遍,生出來就是好看並且富貴的人,洗兩三遍,則是一般的人;如果不洗,就是傻子白癡。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龍哥趕緊問道。

“只不過這紫河車據說是陰間專用來給輪迴的亡魂投胎用的,陰間專門有人在忘川河邊清洗此物,而這裏又不是真正的陰間,眼前這條河也並非真正的忘川河,怎麼也會有人在洗這種東西?”我把心中的疑惑講了出來。

胖子說:“不會這兒真的是陰曹地府吧?”

我趕緊安慰胖子,告訴他這兒不可能是陰間的。

接下來,我就對大家說:“不要去管他們,我們趕緊走,就當作沒看見。”

是的,他們是洗菜,還是洗胎盤,這都不關我們的事,只要他們不來招惹我們就行。

當下,我們就趕緊朝前方那座石拱橋走去。而就在我們馬上就要踏上石拱橋的時候,突然,身後的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喚道:“史先生……陳先生……”

“史先生?陳先生?這是在喊我和二狗嗎?”

我和陳二狗相視一眼,都覺得很是疑惑。

就在我們遲疑的時候,背後的聲音又喚道:“史先生,陳先生,是我啊。”

這時,我很確定,背後的人肯定是在叫我們,因爲這聲音也有幾分耳熟,好像是一個熟人在叫我們似的。

不過,這種地方喚人名字的,多半不會是人,所以我自己不可能應答,而是轉頭往身後看了過去。

這一回頭,就看見河邊有一個人,四五十歲的樣子,站在河邊,手裏拿着洗過的紫車河,一臉驚喜的看着我們。

是的,剛纔喚我們名字的人,就是他。

只不過,當我們看清楚這個人時,整個人都驚呆了,因爲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之前我們相熟的劉義。

是的,劉義,安琪兒的繼父劉義。

見到劉義竟然出現在這裏,我和陳二狗都震驚不已,真的是太爲吃驚。劉義不是之前報完了仇,就被我們送去了地府麼,怎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啊?

我和陳二狗相視一眼,都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一旁的胖子他們就問我們,這個人是誰?

我告訴胖子和龍哥,這個人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

二人一聽這話,嚇了一跳。

這時,劉義也快速的朝我們走了過來,高興的問道:“史先生,陳先生,你們怎麼來這裏了?”

見這個人果然是劉義,於是我就說:“我們來這裏有點事,只是……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應該在陰間的嗎?”

劉義就笑着說:“史先生說笑了,這裏不就是陰間嗎?先生幫我報完仇之後,我下到這裏,閻王便安排我在此洗紫河車,這都洗了半年多時間了。”

“啊?你說什麼,這裏是……是陰間?”

此言一出,可把我和陳二狗給嚇了一大跳,下巴都快驚到地上去了。這裏是陰間?這……這怎麼可能呀?

當下,我就一臉的不敢置信,問道:“這裏明明是人間,怎麼會是陰間呢?”

劉義疑惑道:“先生,你這是怎麼了,這裏就是陰間呀,怎麼會是人間。你看這是黃泉路,這是忘川河,而那座橋就是奈何橋。”

我看了一眼前方的那座石拱橋,果然那座石橋上面確實也寫着三個大字:奈何橋。

說實話,此時我真的有些蒙圈了,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這一路走來,經過了鬼門關、黃泉路,如今又見到了忘川河和奈何橋,甚至連死去多時的劉義都見到了,難道真是我猜錯了?其實這裏就是陰間,我們一路走來的地方都是真的,不是曹操故意用來唬嚇人的?

當然,此時的龍哥和胖子也都嚇得臉色發白,緊張不已。

陳二狗就對劉義說:“劉老哥,你可別騙我們啊,我們明明是在人間的。”

劉義就說:“二位先生,我真的沒有騙你們,這裏確實就是陰間,你們肯定是誤闖進來了,還是趕緊回去吧,估計能回陽。”

就在這個時候,河邊又走來了兩個人,對着胖子和龍哥喚道:“賢成……亞龍……”

我們趕緊擡頭一看,這兩個人也很眼熟,這時就聽見胖子和龍哥頓時就激動了起來,叫了起來:“爸……”

一聽龍哥和胖子口中喊着爸,我也就立馬想起來了,那兩個人可不就是胖子和龍哥的父親麼,當初在白虎鎮的時候就是我們救他們下去地府的。怎麼……他們也在這裏?

龍哥和胖子的父親走了過來,一臉擔心的問他們:“兒啊,你們怎麼會來這裏呀,難道你們這就死了?

龍哥和胖子聽到這話,是又驚又恐。然後胖子轉頭就對我說:“小史啊,難道我們真的死了,來到陰間黃泉了?”

說到這裏,胖子都直抹眼淚了。

PS:今天第二章奉上。 說實話,此時的我也慌了,心想難道真的跑到陰間黃泉來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真就出大事了,得趕緊回陽才行啊。

這時,劉義和龍哥他們的父親都匆匆來勸我們快些離去,莫要在這裏耽擱,免得誤了回陽的時辰。

不過,雖然我心裏也很慌亂,但是卻也在遲疑,因爲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了,明明我們一路所見到的鬼門關、黃泉路,都是假的,跟我們當初在陰間見到的完全不同,怎麼就會到了陰間呢?

就在我心中遲疑的時候,河邊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一看,頓時我就如遭雷擊,因爲來的這兩個老人不是別人,正是陳國棟和我爺爺。

是的,我和二狗的爺爺。

這真是讓我們無比的震驚,他們二老怎麼也會在這裏呀?

當下,我和陳二狗就趕緊迎了上去,急忙喚道:“爺爺!”

兩位老爺子,也一臉高興的笑着,拍了拍我們的肩膀,說:“你們怎麼下來了,還不趕緊回去!這地方不是你們能來的。”

陳二狗和我都快哭了,因爲我們都非常的思念自己的親人,在這世上,他們就是我們唯一的親人,陰陽兩隔,如今突然相遇,能不激動嗎?

而且,對於我來說,更是如此。因爲我一直以爲爺爺被別人害得魂飛魄散了,從沒有想過還能再見到他。

不知爲何,經過短暫的激動和驚喜之後,當我稍加平復了心情,我突然就覺得不對勁了。因爲我很確定,爺爺是不可能還在地府的,因爲當初陳國棟老爺子就曾說了,我爺爺被惡人施了散魄針,魂飛魄散了。

既然爺爺都魂飛魄散了,他又怎麼可能還在地府呢?這不符合常理嘛。

除此之外,就算爺爺真的沒有魂飛魄散,但是這河邊洗紫河車的人,又怎麼可能全是我們的熟人和親人呢?這種巧合也太過可笑了吧?

想到這裏,我突然心裏涌起了一個大膽的猜想,眼前的這些人都不是我們的親人。

是的,也許這些人都是別的陰魂幻化出來的,或者我們被迷了魂。

這個想法雖然很大膽,但是我卻並不覺得有多離譜。因爲眼前的這一切,確實讓我感到有些不真實。

心中隱隱覺得不對勁了,我就恢復了理智,然後就故意問他們:“你們怎麼都會在這裏洗紫河車?怎麼不去投胎轉世呀?”

兩位老爺子就說:“陰間專門要人洗這東西,而我們投胎的時辰未到,所以就派我們來洗紫河車了。”

我笑了笑,心裏就更加的肯定他們有問題了,因爲我當初可是聽夜遊神說過,說陳國棟老爺子可是在陰間當鬼差的,既然是當鬼差,又怎麼可能派來洗紫河車,顯然他們都在這演戲說謊話哩。

當然,雖然我已經越加的清楚對方是假的,但是卻也很奇怪,爲什麼我偏偏看不出他們真正的樣子來。

是的,此時的我早已打開了陰陽眼,可是在我眼裏,他們的相貌根本就沒有絲毫變化。

他們還在繼續催促着我們:“別磨蹭了,趕緊走吧,回陽間去。”

我就問他們:“如今我們已經下來了,又該從哪裏回?”

兩位老爺子朝我們身後一指,說:“看見光了嗎?往那裏走,就回陽了。”

我們回頭順着他們所指的方向一看,身後之前來的路已經不見了,而是現出了一個隱隱透着光亮的路口。

看到這裏,龍哥和胖子他們就點點頭,然後就朝那個有光的方向走了過去,同時還叫我快點跟上。

見陳二狗他們都朝那個方向走,於是我趕緊喝道:“慢!不要上當!”

“上當?”

衆人一愣,一頭霧水的望向我。

我點點頭,於是就說:“他們都是假的,根本就不是我們的親人,大家千萬不要上當了。”

“啊?”

這一下陳二狗他們都傻了,驚訝道:“他們不是我們的親人?”

此時,我也沒再去跟他們解釋了,而是轉頭看向眼前的兩位老爺子,然後說:“說吧,你們到底是誰?”

兩位老爺子一愣,就說:“我是你爺爺啊。”

“我是劉義呀,史先生。”而劉義也道。

“操,看來你們是故意要逼我動手是吧!”

說完,我拿起一道靈符,就對着陳國棟拍了過去。

陳國棟一看,嚇了一跳,大驚失色,轉身欲逃。不過我所有防備,哪裏會讓他逃走,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靈符就對着他的後背拍了上去。

說來奇怪,我用靈符拍在對方的背上,卻好像拍在了一塊鋼板上似的,手一下就拍麻了,疼得我直哆嗦。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