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哪怕血隼已經重傷,憑藉於淵的本事想要殺死血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是貿然靠近,很可能還會被血隼所傷。

Post by zhuangyuan

丁牧卻直接走過去,血隼抓住機會,雙腿用力,竟然跳了起來,尖喙對準了丁牧的腦袋,打算將丁牧殺死,奈何丁牧根本沒把它放在眼裏,隨手一拍,血隼就啪嘰一聲掉在地上,暈了過去。

“你要是好好在天上飛着,我還真拿你沒辦法,可誰讓你這麼貪心,非得下來呢?”

丁牧自言自語一句,找來繩子把血隼捆成一個糉子,又把掉在地上的翅膀拿回來,拎在手裏。

李廉生忍不住問道:“丁牧兄弟,爲什麼不把血隼殺死?”

這麼危險的妖獸,留着是個危害,萬一再出點意外,就麻煩了。

“血隼的肉還不錯,比獵獾要好一些,不過必須要新鮮的纔可以,要是在這殺死它,回去之後就不好吃了。”丁牧說得一本正經。

李廉生&於淵&周琳:竟然是爲了吃?! 血隼是崑山外圍的霸主,搞定血隼之後,就沒有妖獸來找丁牧他們的麻煩了,十幾分鍾後四人回到汽車這裏,李廉生開車前往格木機場,於淵打開手機訂機票,一切都挺順利。

周琳和丁牧坐在後排,目光總是忍不住往那隻被捆成糉子的血隼身上瞟,“丁牧,這血隼的肉,真有那麼好吃嗎?”

丁牧把血隼的翅膀解下來,“給你,拿回去烤,嚐嚐就知道了。”

之所以這麼大方,是因爲血隼死了之後肉質會發生變化,時間越長,肉質越差,被丁牧砍下來的翅膀就是這種情況,就算帶回去,味道和活着的血隼也會相差很遠,還不如給了周琳,換一陣清淨。

中午十二點的飛機,下午三點丁牧就返回了石城,李廉生開車把丁牧送到棚戶區,“丁牧兄弟,這次真是多虧你了,要不然我們都要死在崑山。這是我們的聯繫方式,若是將來你去津城的話,一定要聯繫我們。”

丁牧把聯繫方式收下,說道:“崑山裏發生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在這裏。”

李廉生點頭,“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透露任何關於你的消息。錢大師那邊?”

“不用管了,有機會我會找他的。”丁牧揮揮手,“都走吧,回去好好修煉。”

送走李廉生三人,丁牧回到房間,把衣服換下來,洗個澡,然後才把手裏的妖丹拿出來,三顆二階妖丹,三顆三階妖丹,一顆四階妖丹,外加一顆新鮮的獵獾妖丹,花費一個多小時全都吞服下去,他的修爲漲到了九千五百四十層。

看着外面天色開始發暗,丁牧把血隼拿過來,將手放在血隼的腦袋上,用力一扭,血隼的腦袋就被擰了下來,一顆只有玻璃球大小的紅色圓球掉了下來,正是血隼的妖丹,能清晰地感受到妖丹內蘊含的靈氣。

開火、燒水、拔毛、去內臟,一連串忙活下來,已經是六點多了,丁牧在小院裏弄了一個架子打算直接烤了吃,卻聽到外面傳來有汽車鳴笛的聲音,“丁牧,我是蕭情,你在裏面嗎?”

“進來吧。”丁牧說道,他對蕭情的態度還是可以的,怎麼說也都是自己徒弟的孫女,勉強算是一家人了。

蕭情剛進門,就看到小院裏的血跡、羽毛、內臟,秀眉微蹙,“我今天晚上就要回去了,爺爺讓我專程來跟你道別。”

“幾點的飛機?”丁牧問道。

“還有,三個小時。”

丁牧笑了,“不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本來我打算烤肉呢,既然你來了,那就不烤了,改成煲湯吧。你在這等會,兩個小時就可以了。”

“我來這裏不是爲了吃飯,而是跟你說一聲,我還有別的事要做。”蕭情說道,臉上有些不悅,她不喜歡小院裏的環境。


“這不是給你的,是給你爺爺的,你只負責帶回去,能不能吃到,你得問你爺爺。”

丁牧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進屋了,不多時就從裏面傳出來做飯的聲音,還伴隨着濃濃的油煙味道,惹得蕭情更加不爽,輕哼一聲回到汽車裏。

要不是爺爺說了,不管丁牧提什麼要求,她都必須答應,她是絕對不會留在這裏等丁牧煲湯的!

還說什麼能不能吃到還要看爺爺給不給?她是京都蕭家的掌上明珠,想吃什麼山珍海味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會差你這一口?

耐着性子等了一個多小時,蕭情從車裏出來,來到小院,看到丁牧正躺在一張搖椅上對着天空發呆,心裏發出一聲輕哼,“你的湯,快好了嗎?我還趕飛機呢。”

丁牧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還有十分鐘,再等等吧,要不然味道總是差那麼一點。上次我給你的見面禮,你沒吃嗎?”

“沒有。”蕭情冷着臉說道,她不會輕易吃別人送過來的東西,更何況那個東西被她扔到後備箱好幾天,早就被她給忘了。

“你要是不吃,記得給別人吃,好東西別浪費。”丁牧晃晃搖椅,閉上了雙眼。

蕭情回以一聲輕哼。

十分鐘後,丁牧起身,走進廚房忙活一陣,從裏面端出來一個湯鍋,“好了,你把這個帶上,保溫的,幾個小時都涼不了,回到京都你爺爺還能喝上一口熱乎的。”

蕭情很是不願,“我要坐飛機的,這東西怎麼能拿上飛機?”

“那是你的事了,要是你爺爺知道你把這鍋湯給扔了,你猜他會不會打你pp?”丁牧把湯鍋塞到蕭情手裏,“好了,走的時候把門帶上,我也該吃飯了。”

蕭情看着手裏的湯鍋,心情極度不爽,有一種要把這鍋湯全都倒掉的衝動,但是想起爺爺的叮囑,還是耐着性子把湯鍋拿到車裏。

驅車來到機場,蕭情最終還是動用一些關係,才順利把湯鍋帶上飛機,不過檢查的時候她打開了湯鍋,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味,讓她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再仔細一看,湯鍋裏竟然是半隻不知道名字的鳥類。

半隻?!

剛剛受到香味影響的蕭情心情又不好了。

他們蕭家在華國都是排的上號的名門望族,這麼多年來還從來沒有見過誰給蕭家送禮只送一半的?

你這半隻,是打發叫……算了,算了!不和他一般計較。

三個小時後,蕭情在京都機場降落,有專車來接她,這次不用她親自抱着湯鍋了。

重生校園:天后攻略 ,陷入了沉思:這湯鍋裏莫不是有什麼寶貝不成?小姐的路子,搞不懂。

回到家之後,蕭情氣沖沖地來到蕭伍的房間,“爺爺!你讓我去見的那個丁牧,到底是什麼人?真是氣死我了!!”

蕭伍鬚髮皆白,但是精神狀態還不錯,看到蕭情這副樣子,笑道:“他怎麼惹到你了?能讓你吃癟的人,可是不多啊。”

“還不是爺爺你叮囑了不管丁牧有什麼要求,我都要聽,要不然我才懶得搭理他!”蕭情抱怨一句,“這次回來,他還非得讓我帶了一鍋的湯,說是給你的,害得我在機場差點過不了安檢!”

“一鍋湯?”蕭伍的眼睛一亮,“在哪?”

“爺爺!!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怎麼就顧着吃?”

“聽着呢?那湯在哪呢?你沒扔吧?那可是好東西,我都幾十年沒吃到過了,你快拿過來。”

“……”蕭情對着蕭伍翻了個白眼,合着我還不如一鍋湯重要了? 蕭情雖然心中不願,卻還是讓保鏢把湯鍋拿了進來。

蕭伍又讓傭人去廚房拿了兩副碗筷,“來嚐嚐,嚐了之後你就知道師……丁牧煲出來的湯有多好了。”

說完,他給自己盛了一碗湯,吸溜吸溜兩下就喝完了,還長出一口氣,道:“血隼煲湯,味道果然一級棒,比幾十年前還要好喝。”

蕭情看到爺爺這副表情,想到在機場聞到的那股誘人的香氣,忍不住也盛了一碗,用勺子嚐了一點,咂咂嘴,雙眼馬上睜圓,這湯,簡直了!!

她長這麼大,還沒有喝過這麼好喝的湯!

吸溜——吸溜——

一碗湯下肚,頓時感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這幾天在石城辦事帶來的疲憊感竟然一掃而空,說不出的舒坦。

再來一碗!

連喝三碗,蕭情便覺得渾身暖洋洋的,感覺從來沒有這麼好過,她放下碗,問道:“爺爺,這個丁牧到底是什麼人啊?”

“一個很厲害,而且很神祕的人,以後你見到他,一定要聽他的話,記住了?”蕭伍已經喝了三碗湯,如今嘴裏叼着一隻血隼腿,嘴裏含糊不清地說道。

蕭情看爺爺吃得上癮,伸手把血隼的翅膀撕了下來,引來蕭伍一陣白眼,“行了啊,吃點就行了,剩下的給你爸媽留着。對了,過一段時間你還得再去石城一趟,這幾天我準備點禮物,你給丁牧帶過去。”

“嗯,知道了。”蕭情也含糊不清地應了下來。

……

丁牧拍拍肚皮,心滿意足地躺在牀上,在城市生活久了,真的好久都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妖獸了,過段時間一定要再去崑山一趟,搞幾隻稀有而且美味的妖獸嚐嚐。

神遊半小時,丁牧拿過來血隼的妖丹一口吞下去,運轉功法,半個小時後修爲提升到了煉體境九千五百四十六層,新鮮妖丹吸收的效果確實比存放時間久的妖丹要好很多。

週一,又該上學了。


丁牧走進教室還沒坐穩,劉良勉又找過來了,“丁牧同學,來我辦公室一下。”

丁牧無奈,跟着劉良勉來到辦公室,發現這裏竟然還有一箇中年男人,看到丁牧之後問道:“劉主任,這就是你說的丁牧?”

“對!他就是丁牧,這次全省聯考考了724分,我準備讓他參加全省的奧數競賽,可惜就是錯過了報名時間,李主任,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劉良勉陪着笑說道。

李主任上下打量丁牧幾眼,說道:“劉主任,你這是讓我爲難啊。咱們這省級的奧數競賽,都是經過層層選拔才能報名,至少也得在市級競賽裏獲得成績才行啊,不能說丁牧同學考了一次聯考第一,就可以隨便報名了,畢竟這高考和奧數競賽,是不一樣的。”

劉良勉點頭,“對對,您說的有道理,這高考和奧數競賽確實不一樣,不過我覺得丁牧確實有資格參加,這是他聯考中的數學試卷,您看一下,我覺得他的解題思路很棒。”

李主任接過試卷,草草看了一眼便翻到最後一道大題上,面色從開始的漫不經心變得嚴肅起來,十分鐘後他放下試卷,說道:“只憑一次聯考的成績,真的不能說明什麼問題,雖然丁牧同學的思路確實很新穎,但是在歷年的奧數競賽中,有類似思路的同學不在少數。”

劉良勉有些着急,“李主任,丁牧同學真的很優秀,您看看他的試卷,他只錯了兩道簡單的選擇題,也就是說,也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考滿分的。如果丁牧參加奧數比賽真的出了一些成績,也是咱們石城的榮譽不是?”


似乎是最後一句話打動了李主任,他說道:“破格參加奧數比賽也不是不行,但總要有些真本事才行,這樣吧,我這裏有一份去年全省奧數競賽的試題,丁牧同學你來做一遍,我看看你的水平到底有多高。”


劉良勉面露喜色,“好好好!丁牧,快!今天上午就不用上課了,先做這份奧數試卷。”

“我不做。”丁牧連看都沒看那試卷一眼。

李主任拿着試卷的手僵住了,劉良勉面色難看,卻又擠出笑容,“丁牧,別開玩笑,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你與初夏皆斑斕 ,一定要好好珍惜!”

丁牧起身,“劉主任,我說了,我在聯考中的成績就是一次偶然,其實我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優秀,你就把我當成一個普通學生,好不好?在這也耽誤不少時間了,我還得回去上課呢。”

“丁牧!你……”劉良勉的話說到一半,丁牧已經出去了,他急忙給李主任道歉,“李主任,這個丁牧脾氣有點怪,不過我相信他參加奧數競賽肯定會有好成績的。這樣,您在這稍等一下,我去勸勸他。”

李主任面色也不怎麼好看,他主要負責石城的奧數競賽,發掘奧數人才,要是在他手底下能出幾個省級一等獎甚至全國獎項,對他將來的發展是有很大好處的,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對丁牧有無限度的容忍!

任何一個學生在參加奧數競賽之前都覺得自己很厲害,只有見識到其他更爲優秀的選手之後才明白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丁牧這種人,他見多了,自以爲考試成績不錯就有了囂張的本錢,實際上,這些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要不是他和何校長有些交情,他根本不會過來!

劉良勉追了出來,“丁牧!你過來!”

丁牧很是無奈,“劉主任,我都說了,我不想參加什麼比賽,也不想考什麼高考狀元,你就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同學行不行?”

“不行!你明明有這麼好的條件,爲什麼不爭取一下呢?這次是省級的奧數競賽,如果你能拿到不錯的名次,還能代表H省參加全國的奧數競賽,這些成績都是能夠在高考中加分的,而且憑藉這些獎項,你進入大學之後也會有更多的選擇餘地,爲了你的將來着想,你也應該試試!”劉良勉苦口婆心地勸道。

殊不知丁牧根本不想出名,他越是說參加奧數競賽的好處,丁牧就越牴觸。

“不用了,我對我的將來已經有明確的規劃了。”

“不行,你還小,你根本不懂!高考對你來說是一件大事,奧數競賽也是一件大事,這次不管你同不同意,都要參加!”劉良勉語氣強硬,“我不想讓你錯過這個機會,將來想起來今天這件事的時候,你會後悔!”

丁牧盯着劉良勉看了幾秒,終於點頭道:“參加也行,高考之前,誰都不要來管我,我可以自由出入學校,可以決定是否上課。”

他能看出來劉良勉存了一定的私心,但出發點還是好的,而且態度也還算誠懇,就答應下來,反正就最後幾個月了,鬧出點名氣也無所謂了,如果到最後沒法收場,大不了換個身份。

“好!只要你參加奧數競賽,參加高考,好好考,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劉良勉拿出珍藏依舊的茶葉給李主任沏上,陪着笑小聲道:“李主任,這件事您就多費心了。”

李主任接過茶杯,看了一眼正在做奧數試卷的丁牧,說道:“不是我費心,而是要看丁牧是否真的有能力。對於真正有能力的學生,我也會不遺餘力地幫他一把。”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我相信丁牧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劉良勉笑道。

李主任放下茶杯,來到丁牧身邊,此時的丁牧正在奮筆疾書,真的是那種不假思索,看一眼題目就寫答案的那種,李主任初時還頗爲不屑,因爲試卷上的每一道題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繞了好幾個彎,需要多方面思考才能得到正確答案,像丁牧這種幾乎不經過思考,基本是沒有什麼希望的。

微微搖頭,李主任回到座位上繼續喝茶,對丁牧的表現已經不怎麼期待了。

劉良勉看到李主任這種態度,心裏有些緊張,低聲道:“李主任,丁牧他……”

“沒事,沒事,我就隨便看一眼,還是要以最終的成績爲準。”李主任撂下這句話就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劉良勉看了丁牧一眼,希望他能過關吧。

一個小時後,丁牧放下筆,“劉主任,做好了。”

劉良勉心裏一喜,看了看手機,從開始答題到結束,只用了一個小時多一點,這速度也是沒誰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