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哐啷…..”一聲玻璃碎裂的聲音打破了兩個人無比沉重的心情…此時耳機裏傳出了一陽叔的聲音.

Post by zhuangyuan

“宇燈在樓外…快去接應他…..”楊浩和虎頭一聽,是師兄的消息,立刻來了精神,兩個人衝出了電梯,在大廳裏小心的搜索了一翻過後,來到了大廈之外.兩個人擡頭望去,只見高聳入雲的樓層上,有一個看似蜘蛛人的黑影,在陽臺之間不斷的向下跳躍着…而頂樓的窗戶上,聚集這黑壓壓的一羣人影,正在對着宇燈一聲比一聲更加撕心裂肺的吼叫着,似乎餓了許久的自己,眼看着美餐從手裏逃脫後的不甘心,甚至也有幾個喪屍不顧一切的學着宇燈的方法,跳了下來,但全都成了高空墜物,摔成了肉餅.

“是師兄…..是師兄”楊浩激動的抓這虎頭的手,不斷的發抖着.虎頭此時也是滿心的興奮,絲毫沒有注意已經被楊浩捏的發紅的雙手.

就這樣,宇燈左跳右跳的穿梭與陽臺與陽臺之間.身體離地面越來越近.10幾分鐘後,他的身影就出現在離地面不到20米的一個陽臺上.此處往下,在沒有陽臺,整個7層樓是一個購物廣場,從地面到7層的大樓表面,與上面不同,是由N塊有機玻璃構成的平滑表面.直接跳下來???20多米,會輕功也得被摔死..這可怎麼辦???

兩個人正想辦法呢,就看宇燈把一個廣告條幅的一端,牢牢的系在了7樓窗戶上的鋼筋之上.雙手抓着另一端,一雙腳蹬踏着大樓表面,緩緩的下落..

“師兄不虧是師兄…隨機應變的本事確實了得…”虎頭聽了楊浩的話,也在不住的點着頭.就當所有人認爲宇燈已經平安無事的時候.7樓的玻璃碎了,裏面涌出了一大羣喪屍,站在了陽臺之上.

“這幫東西是怎麼找到師兄的??難道他們有智商???”

“不知道,不過看起來他們和傻的一樣,這會怎麼又有智商了????”

“師兄小心…..”楊浩聽了虎頭的話之後也覺得納悶,不過心神立刻被7樓的那羣喪屍吸引了過去,這羣喪屍就像發瘋了一樣,眼看咬不到宇燈,竟然開始用牙齒去撕咬系在窗戶上的廣告條幅…只要條幅一斷,宇燈肯定就死無葬身之地.楊浩和虎頭把槍端了起來,可是仰視的視角實在是讓他倆無法瞄準.此時如果跑去遠處尋找射擊點,沒等你找到,那廣告條幅早就被那羣喪屍咬斷了..怎麼辦?怎麼辦??正當千鈞一髮之計.一聲低沉的槍聲響了起來,楊浩和虎頭都覺得這槍聲比較熟悉,似乎是來自於宇卓用過的TRG-21狙擊步槍的槍聲.槍響過後,撕咬繩索的喪屍聞聲而倒,喪屍是前赴後繼,槍聲也是起伏不斷.但就因爲這個槍聲,爲所有人都贏得了時間,楊浩馬上向大樓的反方向跑出去了10幾米,蹲在地上着到了一個合適的射擊點,配合着這個詭異的狙擊步槍,連續的射擊着.宇燈離地面越來越近了,在最後的幾米處,宇燈一個空翻安全的落到了地面.

“師兄…你沒事吧????”

“恩….還好…….”三個人再次重逢並沒有說多餘的話,他們擡頭朝着那狙擊步槍傳來的聲音望去,只見遠遠的另一個樓上,一個身影在窗臺上一閃而過…到底是誰開槍救了他們??? “師兄,虎頭…咱們三個分頭行動..關閉整個大廳所有的安全門.只留一個後門出入用…10分鐘後還在這個地方集合….”楊浩說完了之後率先回到了大廳.乘電梯來到了7樓.說是7樓,在大樓的電梯裏,1-7層中間是不會停的,只有在大樓內部每一層之間有升降梯做爲連接.7層是購物廣場的最頂層.再往上就是各個公司的落腳點,和辦公場所.整個大廳裏有5個安全門.分別通往上一層.

“大家小心….”楊浩對着耳機輕聲囑咐了一句之後就開始圍繞着這個原型的樓層依次搜索着…

“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宇燈疲倦的坐在了一個服裝店的吧檯上,隨手扯下來一件衣服,擦拭這滿是污穢的憾天.虎頭不知道從哪找來了幾包咖啡,衝好之後端到了楊浩面前.三個人邊喝邊聊着..

“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也不清楚,這些喪屍彷彿有智商,並不完全等同於野獸.想抓不容易….”宇燈喝了一口咖啡後有些沮喪的說到.

“看起來它們不會單個行動.一出現就是一羣..而且它們的眼睛和耳朵都很靈敏.還記得我們在進電梯前發生的事嗎?一聲槍響過後,所有的喪屍都聞聲而來….”

“沒錯…..而且每一個都力大無窮…毫無痛楚感,無論身體什麼地方被斬斷或者受傷都不會影響它們的進攻…..”虎頭聽了楊浩的話後,在一旁補充着,希望能找出對策.

“師父,您怎麼看????”

“這些你們稱作爲喪屍的東西,好像讓我想起了什麼….對了,根據文獻記載.在500多年前,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種 ‘活死人’,描述與今天你們見到的喪屍有相同之處..以人爲攻擊對象,白天是死人,一到了晚上就四處遊蕩.我也正在想這裏面有沒有什麼聯繫…”

“什麼??中國古代就有喪屍了??”

“還不能確定記載的真假,可信度還要繼續調查一下…”

“師父,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對了,宇燈師兄在7樓逃生的時候有人開槍幫我們,這個人是誰??您派來的??”

“我看到了…那人不是我派去的,此次行動只有你們三個….”

“難道還有生還者???”

“可能是,如果真的有生還者,他們對喪屍的瞭解肯定很深刻,你們要儘量的救他們出來”

“恩 知道了師父,如果喪屍和活死人是一樣的,那我們明天一早再行動吧..”

“恩 好好休息休息…體會回覆了在行動…總之一切小心行事…”楊浩點了點頭,隨後和虎頭兩個人,解下了身上的裝備,清點着彈藥.虎頭則一直在擦拭着自己的愛刀.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但是這三個人雖然是在閉着眼睛,卻絲毫沒有睡意,估計任何人到了這個地方都無法安睡吧,尤其時外面時不時的傳來喪屍門的低吼聲.聽的讓人心發毛.

不安的一夜就這麼過去了,天色已經濛濛發亮.透過廣場那藍色的厚厚的玻璃,能看到外面的街道上一片狼籍..燒焦的汽車,滿地的碎肢,天空中時不時的隨風瓢起一些報紙還有讓人眼饞的美金.四處的建築被破壞的很嚴重,似乎無一倖免.

楊浩走到服裝臺的前面,拎起了電話.卻在聽筒裏傳來了 ‘沙沙’的聲響,電視和廣播也毫無訊號..

“看來這座城市的通訊設備已經完全癱瘓了”虎頭和宇燈聽到楊浩的判斷之後,也跟着走了過來,加以確定了一番.

“這樣吧,你們兩個在這等我….我出去弄臺車”

“你自己去恐怕不妥吧????”

“行了,自己去行動方便…你們等我就是了….”楊浩說完,端起了槍從大廈的後門走了出去.一片狼籍的街道,看起來比二戰時期的中國還要讓人壓抑.整個城市都變成了廢墟.想找一輛能用的車似乎都很難.

楊浩順着小巷子走到了街面上,但接下來的情景讓他倒抽了一口冷氣.整條街上站滿喪屍.不過他們好像沒什麼精神.都站在原地打晃.見次狀,楊浩從地上撿起來一塊碎玻璃,朝着其中的一個喪屍扔了過去.這喪屍慢吞吞的回過頭來看一了眼,又繼續的在原地晃悠着…

“看來他們在白天的反應很慢…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剛想到這,楊浩在一個喪屍的旁邊發現了一輛別克商務用車..似乎完好無損.還可以開.

“就是它了”楊浩的意念一動,身體也跟着竄了出去.那些喪屍只是感覺到了一陣風,並沒有太大的反應.楊浩隨開了車門,鑽了進去.把方向盤下面的啓動線拽了下來,不斷的接觸着…不一會,這臺車真的就發動了.

車一發動,喪屍門都紛紛的看了過來,不過卻都沒有什麼動作.楊浩見此知道時不我待,於是踩下了油門.車子立刻衝了出去.

“師兄,虎頭…我已經到門口了…來上車吧….”宇燈和虎頭兩個人聽到了楊浩的聲音之後從大廈後門來到了車上.

“順利嗎??”

“恩…這幫喪屍在白天好像很遲鈍….咱們順便抓一個吧…..”

“好….”三個人達成一氣之後,車子在小巷子出去了之後,拐了幾個彎,在一處加油站停了下來,給車子從新加了油之後.就看到郵箱旁邊站着一個傻呼呼的喪屍.

宇燈和虎頭相視一笑.隨後從車上拿下來一捆繩子,把這個喪屍牢牢的綁了個結實之後,扔進了後備箱.

車子再次發動了,剛走了沒多久,虎頭就叫嚷了起來….

“看….那是什麼??”

“廣播電臺????你要幹什麼?”

“阿浩,你忘了師父說讓我們找到那個開槍的生還者嗎?我們可以利用電臺發出電訊波,只要能聽到.我們不就能找到他們了嗎?”

“呵呵 不錯,是個好辦法….”楊浩看這說話的虎頭笑了笑之後,車子就來到了大街對面的廣播臺前.三個人依次走進了那凍建築.

由於沒有燈光,建築裏面一片漆黑.三個人不得不把夜視鏡再一次帶在眼睛上,小心的搜索這播音室的位置.

“在那….”虎頭用手指着2樓.的一個角落.

監獄歸來當奶爸 “我去吧….你們倆掩護…”宇燈這次一馬當先的走了過去,因爲他是近身武器,上去最合適,而楊浩和虎頭手裏的槍,正好能在出現意外的同時掩護他.

“喂喂喂…各位生存者,先生們女士們大家好,我們是中國派來維和的特種部隊..我們再次留言,如果還有生還者就來電臺的前面,我們會等候您的到來.”宇燈留言完畢後,按下了重複鍵.

三個人輕輕的繞過了搖晃的喪屍們,回到了車上.本以爲會有人和他們聯繫,可一過就是3天.凱瑞的補給送的也算及時.讓所生不多的彈藥和口糧都得到了補充.

錦繡盛婚 第4天,楊哈他們一如既讓的開着車來到了電臺,本以爲還會失望.卻發現電臺的門前站着一個衣着整齊,毫不搖晃的 ‘正常人’.這個人見楊浩的車開了過來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們就是中國派來的人???”

“對沒錯…..”

“請你們跟我來…..”

“你們還有人??還有多少人?…”

“還有幾個,主要是我們老闆想見你們.”神祕人冷冷的回了楊浩一句.

“你們老闆??是誰???”

“李廣義…..”

“李廣義??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好像在哪聽過….”楊浩心裏嘀咕了一句之後,招呼着這個人上車,隨後駛離了電臺….. 車子行駛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後,來到了一家銀行。但這個神祕的之路人並沒有示意楊浩把車子停下來,而是讓楊浩開車拐進了銀行後面的地下停車場。這個停車場一看就知道是人爲的佈置過。入口處被一個極大的帆布遮掩起來,帆布後面是一張帶滿經刺的電網。如論喪屍們怎麼衝也衝不破這它,因爲高強度的電力,會讓喪屍的肉身徹底成爲焦炭。指路人拉開了這張電網之後,車子一路來到了停車場的最下層。。就在楊浩他們四處打量的時候,停車場裏的探照燈忽然亮了起來,楊浩等人的眼睛被突如其來的燈光射的眼睛發花,等眼球剛剛適應光線,就發現車身周圍站滿了10多個武裝起來的戰士,用槍對着他們。。。

“don’。。don’….we arebie(別開槍,我們不是喪屍)”

楊浩情急之下,用生硬的英語證明了自己的身份,不過還真有效,這些武裝份子一聽到楊浩開口說話,警戒心頓時降低了很多,槍口都略微的放低了些,畢竟喪屍是不會開口說話的,會說話的,那一定就是活人。

“ok…clear”領頭的男人對着耳機小聲嘀咕了幾句之後,就讓這羣人閃開了道路,隨後打了一個通過的首飾,楊浩再次發動了車.朝着一扇緩緩打開的門駛去,進了門後,路面一直向下走了將近1000多米後,來到了一個四通八達的地方.這裏到處都擺放這食物,酒水,槍械,彈藥…琳琅滿目的堆放在木質的櫃子裏.時不時的還能看到一些手持槍械的人投來警惕的眼神..

車子一路行駛到一個小型工作室的前面才停下,車子的大燈似乎打擾了裏面正在工作的人,他穿着一身的白大褂.帶這一副金絲邊眼睛.白色的口罩把自己的面容完全隱藏了起來.楊浩一見這個人,心裏就生出一種討厭甚至想離開的衝動,在他的警察生涯裏,碰到的變態狂,和猥褻狂大多是長相柔嫩的書生氣男子.

這個人對着旁邊的一個黑人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走了出來.

“想必閣下就是楊浩楊警官吧,歡迎歡迎….”這個人邊說着一口流利的漢語邊走了過來,伸出了表示友好的手.

楊浩非常討厭這俗氣官場的虛僞,於是坐在車上動也沒動開門見山的說到.

狼性邪少 “你找我們來,有什麼事情嗎???”這個人見楊浩一臉的冷峻,先是一楞,隨後摘掉了口罩.

“您可能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您…這是鄙人的名片.請您過目….”楊浩擡手接過了那張卡片,上面寫這 “n(RD) Lyi”

“這是什麼意思??”虎頭看着這一堆亂洋碼子,好奇的問到

“應該是美國人體研究院的意思…”楊浩小聲回了虎頭一句之後繼續說到

“你就是李廣義???說吧…你找我們到底有什麼事.”楊浩的心裏泛起一陣不安的感覺,這卡片後面的(RD)應該就是 researcvelopment(研究與發展)的意思,人體研究???難道和這病毒有關??

“呵呵….楊先生的事蹟可謂是驚奇連連,讓人羨慕阿….”李廣義見楊浩並不吃這套,於是繼續說到.

“您不認識我??也應該聽過我的名字….我就是李氏集團董事長的大兒子,李楠的哥哥…”

楊浩一聽,疑惑頓時消除了. “我說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呢,原來是那個齷齪男的哥哥.”

“你要爲你弟弟報仇????”

“不不不~~~我那個弟弟不思進取.活該有這麼一天,我還要謝謝你呢,如果不是楊先生教訓了他,恐怕現在的李氏集團已經淪陷了…..”

“你在美國究竟是什麼身份???這場病毒災難和你是不是有關係??”楊浩絲毫不領他的感激之情.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李楠是那個德行,他家族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李廣義聽了楊浩的話之後,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沉默了一會之後,開口說話了..

“楊先生不必心急,既然來了,我一定會回答你所有的問題,請您先下車,我給您看一些東西..”楊浩用眼角掃了他一眼,打開了車門走了下來,虎頭和宇燈兩個人緊跟其後… “這邊請….”李廣義做了一個手勢之後,把他們幾個領到了一個封閉的密室裏.楊浩走到門前的小透氣口朝着裏面一瞧,渾身打了個冷顫.這個密室裏竟然關着許多的男男女女,全都是**着身子,行動緩慢的在房間裏走來走去.那渾身氣的褐色水泡,和不斷搖晃的身體,讓楊浩確定了他們並不是活人,而是喪屍.

但是這麼多人被關在這裏,讓楊浩不僅想到了之前,俄羅斯教堂裏的人體實驗所.看來二戰雖然結束了,但是人體試驗並沒有就此打住,一些大國家還在祕密的研究病毒,並且不斷的做着讓人髮指的人體試驗.

李廣義打開了房門,看見楊浩緊皺的眉頭於是安慰到.

“請隨我進來,沒關係..它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鐵鏈束縛着.不會有危險…”說完自己先進了房間,楊浩他們幾個跟在後面.

“該死的李廣義,你弟弟是個好色的下流痞子..你是個變態的**試驗者,你們家族的人真該死絕了纔好…”楊浩的眼神隨着心裏的念想滲透出一股涼氣,讓李廣義打了好幾個哆嗦,卻又不知道因爲什麼.

之見他拿起了一個注射器,在一個小瓶子裏吸滿了一下子紅色的液體之後,來到了一個喪屍面前.在它的動脈血管上紮了下去.幾秒鐘後,這個喪失的身體停止了搖晃,但是行動依然很緩慢.

李廣義拿起了一個蘋果,走到喪屍面前說到.

“a…app..le….”喪屍竟然開口說話了,楊浩和虎頭他們幾個人頓時一臉的驚訝,這喪屍回覆意識了

“tom…john….”

“這喪屍回覆意識了??你給它注射的是什麼????”楊浩按耐不住心裏的好奇,終於問出了口.

“這是我自己研究的病毒抗體,看上去有效果了..但是,你看….”李廣義說完摘掉了手套,把手臂裸露出來,放在了喪屍眼前…這傢伙看到了李廣義的胳膊之後,馬上瘋狂了起來,嘴裏嗷嗷的叫個不聽,全身奮力的王4前撲,像看到了美食一樣..

“這…怎麼會這樣????”楊浩一臉的失望,看這那還在發狂的喪屍,有一種想上前瞭解了它的衝動.

李廣義更是痛苦,一臉的表情好像死了親人一般.面如土灰的又沉默了好久之後對着楊浩繼續說到.

“起初我以爲它們認得東西,是我藥物的作用…但是後來發現,那些沒有注射過藥物的喪屍同樣認得東西….”

“這能說明什麼???”

“楊先生,這很明顯…這說明,喪屍活的越久,它們的智商就會慢慢的自動恢復.如果照這樣下去,10年後…整個世界就成了喪屍的世界了.”

“可惡,到底是誰研究出了這麼恐怖的東西??是不是你????”楊浩咬牙切齒的問到.

“的確是我,我當時着迷人的身體結構.想突破人體極限研究出一種強生劑,可沒想到..”

“你真該死…..”虎頭站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終於忍不住的罵了出來….

“我是該死,但是這也不能全怪我..如果沒有國內的技術支持我也不可能研究出設麼恐怖的東西..”李廣義終於說出了心裏話.

“什麼國內???你是說中國國內有人給你提供過技術支持???”李廣義聽了楊浩的問話後點了點頭,隨後拿出了一份文件,教給了楊浩.

錯愛:傾城皇妃 “你看看吧…”楊浩打開了文件之後,上面都是一些人體基因密碼,和生理構造的詳細報告和一大堆的化學藥品配製單..在最後的一頁右下角,楊浩發現了最關鍵的一句話frh以上資料來自於中國湘西)

“什麼??難道這個病毒是來自於中國”

“恩…沒錯…我只是在它的基礎上做了一些修改…..”楊浩聽到了李廣義肯定的話語之後,一時間僵在了原地…難道真讓師父說中了??喪屍病毒來源與中國古代的活死人各位看官,陽人陰差走到今天實屬不易,多多收藏,多多送花… 夜晚再一次籠罩了大地,悽慘的城市裏.沒有一點生氣,大街小巷裏晃動着的喪屍,彷彿睡醒了的野獸,瞳孔變的大起來,鼻子不斷的收縮.它們的動作變的伶俐,正爲 ‘食物’的缺乏而嗷嗷的叫着.楊浩身處的銀行外面,有一羣喪屍似乎發現了地上的車轍.它們的目光的順着車轍延伸的方向望去,腳步不自覺地像前移動着…

“你們聽說過伊拉克病毒嘛???我們研究這個病毒是要抗衡伊拉克,製造壓力..”

“楊先生,我只是個科學家,政治上面的事情,我確實不是很清楚…”楊浩鄙視的看了李廣義一眼,心裏越發的感嘆了起來,是阿,華人聰明,天下皆知.猶太人是天生的生意人,華人則是天生的開拓者.可是,又有多少華人精英在爲自己的祖國效力??一個美國的五角大樓,70%的頂尖科學家竟然都是華裔.眼前的這個李廣義也是一樣,掛着美國國籍的中國人.穿着虎皮的狗,以爲虎皮能爲它帶來安全,保障一切.

“師父,你在嘛????”楊浩對着耳機說道.

“楊浩,師父好幾天沒睡覺了,這剛睡下沒多久….有什麼事你先和我說吧..等師父醒了我轉達…”耳機裏轉來了紫淚柔柔的聲音.看來這一幫人在楊浩走了之後誰也沒有離開,全都在一陽叔的左右緊緊的盯着楊浩的一舉一動.

“咳~咳~阿浩~~~ 你說吧,剛纔稍微打了個盹….”一陽叔聽到了紫淚的聲音後,搶過了麥克風,清理了一下嗓子關切的問到.

“師父,您受累了….我們現在在一家銀行地下的祕密實驗室裏.根據這裏倖存的科學家介紹,這個喪屍的病毒正如師父所料,是來源與中國的活死人.”

“恩 如果是這樣,看來我有必要去一趟茅山了….阿浩,你們馬上撤回加拿大,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恩 明白了師父,那這些倖存者怎麼辦???”

“我會讓凱瑞安排,儘量全都轉移吧…..”一陽叔說完掛斷了電話..

“李廣義先生,你們這一共有多少倖存者???”

“戰士30名,我的助理3人,一共是34個人….”李廣義立刻說出了倖存者的情況,看來這小子在這個研究所裏身份還不低阿,光保護他就有30人.趕上一個排了.

“凱瑞..我是楊浩…收到請回話..”

“收到….請講..”

“你馬上幫我安排一下載人運輸機,除了我們3個,還有34名倖存者,不過這是暫時的情況,具體還有沒有幸存者不能確定.麻煩你做好接應….”

“好的,30分鐘內就可以安排妥當.我們在什麼地方回合??”

“在來時的那棟大廈樓頂回合吧~~~~”凱瑞應和了幾句之後就去準備了..

楊浩剛鬆開麥克風,就聽到外面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而且還伴隨這吵嚷的叫喊聲. “Retreat…Now…” “go go go go…..”

“怎麼了???”楊浩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動亂的衝擊感,於是問了李廣義一句,可李廣義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看到一羣武裝士兵不斷的向後撤離,而且時不時的開着槍..李廣義見到這個情況,心裏也慌了起來,忙拽過來一個士兵,詢問了起來,兩個人小聲的嘀咕了幾句之後,李廣義的臉變的鐵青.

“進化了….它們又進化了…..”

‘進化?’楊浩還沒等反應過來,有幾個戰士連滾帶爬的撞倒了幾個彈藥匣,險些砸到自己,楊浩往旁邊一閃,躲開了倒塌的彈藥箱,視線立刻失去了阻擋.在離他們不遠的走廊拐角處,有十幾個戰士朝着自己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其中有兩三個人跌倒在地,還沒等怕起來,就看見黑壓壓的一片影子衝了過去,爬在了這個人的身上撕咬起來.緊接着一聲淒厲的慘叫震的人鼓膜生疼,楊浩也被着突如其來的狀況驚的渾身一震..

“快 快撤到後面去….”李廣義迅速跑到了一個電子大門前面,7手八腳的輸入了密碼之後大聲朝着衆人吼到.厚重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一羣驚嚇過度的士兵,什麼都不顧了,像大頭蒼蠅一般鼠竄着.

“燈師兄,你先帶着那個姓李的撤出去,他對我們還有用…..我和虎頭掩護你….”楊浩剛說完,又有好幾個人被無情的按到了地上…整條走廊裏頓時亂成了一團,撕心裂肺的慘叫,恐怖是撕咬聲,奚落的槍聲,還有美國士兵哭爹喊嗎的逃命聲混雜到了一起…宇燈聽了楊浩的話之後點了點頭,一個箭步衝到了李廣義身邊,把他拽進了鐵門的後面.

楊浩和虎頭兩個人迅速撤到了2個補給箱的後面蹲着背靠這箱子,大口的呼吸着.接着掩體,楊浩用槍的瞄準鏡向外探去.整個走廊就是筆直的一條向下的通道,現在楊浩身處的地方是個原型的迴廊,除了幾個試驗用的房間,別無出口,整個場地就像一個燈泡,入口窄,內廳大.看來那個鐵門是離開這裏唯一的退路了.眼看這越來越近的喪屍,身旁的士兵彷彿失去了力氣,跑的越來越慢.楊浩不得以的在開槍之餘,用槍托擊打這這些精神渙散的傢伙們.

“我的器材..我的資料全留在實驗室了..”李廣義掙扎着要衝出鐵門,不過被宇燈欄了下來. “你好好給我呆着…我去…”說完宇燈朝着已經被喪屍佔領的實驗室衝了過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