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哈哈,道一,想不到你竟敢殺我!”一個極其熟悉的聲音自遠處傳來,道一的神情顯得十分的緊張,渾身顫抖,跟見了鬼似的。

Post by zhuangyuan

一身白色的長袍,紫色的腰帶,碩大的碧玉鑲嵌進腰帶的中央,黑色的長靴,青絲盤起,水嫩的肌膚,宛若天人,只聽見一陣咚咚的聲響,一個20歲左右的男子出現在大家的眼中,身後整齊的跟着數百名老者,個個意氣風發,氣勢非凡。

“哈哈,想必這位就是五道盛傳的無冕之王玄逸吧!”年輕人淡淡一笑,一雙紅色的眼珠死死地盯着玄逸,一股驚天的威嚴瞬間射出,朝着玄逸籠罩而去。

“正是在下,不知你是?”玄逸右手輕輕一揮,強大的威勢頓時瓦解,消散在天地之間。

“主人,他是神界的血紅!”龍始撐着受傷的身體,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朝着玄逸大聲說道。

“哦!原來是副都統,血紅公子!”玄逸臉色微微一變,想起了叶韻當初說的話,這個血紅來到若水絕非集齊五道之源那麼簡單,他還有一個祕密的任務,那就是抓到龍始。

“呵呵,閒話等會兒再續,我還是先解決一下個人的仇恨!”血紅看了看地上死狗般的道一,大聲笑道。

“正好,我也與這人有仇,不如一起?”玄逸心中淺笑,看着血紅低聲詢問道。

“我無所謂!”血紅低低的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

“呵呵,道一,我看你這次往哪裏跑!”血紅緩緩地來到道一的身邊,手裏赫然多了一把靜止的小刀,閃閃發亮,冒着寒氣。

“你是人是鬼?”道一心中十分的納悶,自己明明已經殺了血紅,爲什麼他還能平安無事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難不成詐屍啦?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死人嗎?”血紅淺淺一笑,看着地上的道一,大聲的問道。

“你怎麼可能還活着,我明明已經將你殺死了,你不可能活着的!”道一的內心一直糾結於血紅的生死,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模樣,看上去十分的搞笑。

“哼!如果不是我們神界的還魂丹,你以爲我現在還會站在這跟你說話嗎?你小子很不耿直啊,說好是合作,可是想不到你竟然落井下石,狠心的將我殺害,我們兩個之間有仇恨嗎?”血紅狠狠的看着道一,他實在難以理解道一的背叛,經歷過生死之後,自己彷彿一下子長大了許多,不會再像以前那般幼稚,相信這次的經歷,會對今後自己的成長有着諸多幫助的。

“沒有、沒有,是我一時鬼迷了心竅,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道一一下子反應過來,慌忙的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聲的哀求着。

“下次?呵呵,你覺得我還會給你下次的機會嗎?”血紅滿臉的猙獰,手中的短刀毫不留情的插進道一的大腿之中,噗嗤一聲,快速拔出,一股鮮血迅速飆出,很快染紅了地上的雨水。

“啊、、、”一陣殺豬似的喊叫聲響起,道一面色痛苦,表情猙獰,在這寒冷的冬日,愣是滴出好幾兩汗來,豆大的汗珠與雨水混在一塊,早已分不出彼此。


“呵呵,這就喊疼了,當初你用你那把短劍插入我的心臟的時候,可曾想過,那是一種怎樣的疼!”血紅笑了,笑的十分的猙獰,手裏的小刀再次插入了道一的另一條大腿內,又一道鮮血飆出,又是一陣殺豬的嚎叫。

“血紅兄,我看你還是殺了他算了,這貨叫的聲音着實難聽!”玄逸抱着個膀子,冷眼旁觀,淡淡的說道。


“呵呵,也對,那我就速戰速決!”血紅眉頭微微皺了皺,手裏的短刀極速的朝着道一的心臟插去,就在短刀快接觸肉身之時,天空中一道閃亮的雷電擊過,瞬間將血紅手中那把精緻的小刀擊得粉碎。

更奇異的還在後面,只見天空中一道白色的光幕射下,將那受傷早已暈厥的道一包裹其中,緩緩的飛昇上天,轉眼間消失不見!

天空中只剩下一個悠揚的聲音迴盪不止,“哈哈,血紅,玄逸,早亡有一天我會回來殺了你們的!” “跑了?這算什麼?”血紅一臉迷茫的看着玄逸,紅紅的眼珠,透着一股子妖異。

“可以肯定的是,出手的一定是道化老兒,別人根本救不了他!”玄逸眼放怒光,本來這次自己是志在必得,可是道化的突然插手,令得自己救父的計劃全盤落空!

“呵呵,玄兄竟然敢直呼你們五道共同奉爲神靈的道化老祖爲老兒,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血紅輕輕的笑了一聲,一雙紅色的眼珠,好奇的打量着玄逸。

“呵呵,是嗎,我只信自己,信兄弟,道化老祖也罷,道化老兒也好,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現在我沒有能力與其對抗,遲早有一天我會殺了這個老古董!”玄逸的臉上露出一抹狠色,看着血紅,低聲的說道。


“哈哈,我真是越來喜歡你了,如果咱們不是立場不同,我想我們一定會成爲好朋友!”血紅詭異的一笑,看着玄逸的雙眼流露出複雜的神色。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爲,有的人天生註定就是敵人,哪怕他們表面再好,也不能掩飾他們內心的仇恨!”玄逸淡淡一笑,若有所思的看着血紅,低聲嘆息道。

天很快黑了下來,淅瀝的雨水還在下個不停,夜色中兩個身影挺然而立,豆大的雨點愣是打不到他們的身上,黑暗中不是的閃過一道白色的閃電,藉着短促的電光,可以依稀看見兩人堅毅的臉龐。

“交出你手裏的魔道之源和妖道之源吧,這樣我回去也好交代!”血紅看着對面的玄逸,潔白細長的手指上熒光閃閃,宛如皓月,耀眼異常。

“我也是同樣的話,交出你手裏的鬼道之源和佛道之源,我勢在必得!”玄逸一臉的淡然,身後的開天劍不住的閃爍着青光。

“你很自信!”血紅深深地看了一眼玄逸,得出一個結論。

“你很驕傲!”玄逸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同樣得出一個結論。

“謝謝,我想我的驕傲還不止於此,我身後的500高手,其中悟道境的就有200人,餘下的都是通神境的,你拿什麼跟我鬥?”血紅好奇的看着玄逸,低聲的問道。

“呵呵,我這次帶來的高手雖然沒你多,可是我們的數量卻是佔着絕對的優勢,光骨龍一族就達萬人,龍族千人,魔道千人,車輪戰都能將你們耗死!”玄逸呵呵一笑,知道這次的戰鬥恐怕沒那麼的容易,不管如何,五道之源勢在必得。

“呵呵,你不會真的認爲你這些蝦兵蟹將能將我這500精英打敗吧?”血紅想笑,可是他還是忍住了,因爲這是對對手的尊重。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玄逸淡淡一笑,滿是信心的說道。

“希望你是對的!”血紅憤憤的掉轉身子,大步朝着身後的隊伍走去。

“等一下你們骨龍布萬龍呼嘯大陣,先拖住他們一陣子,我去劈開道化老兒的道心,取出人道之源!”玄逸緩緩的來到金青的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轉身往後面走去。

冬日的夜晚雨聲漸小,狂風似乎一刻也停不下來,嗚嗚的叫個不停,道化道心也失去了白日的金光,朦朧中可以依稀看見一絲淡淡的光影,四周的建築和樹木早在龍始與道一的碰撞下,化成了灰燼,現在的道基山與其說是一座山,還不如說是一個坡,光禿禿的寸草不生,宛若經歷了一場世界大戰,處處坑坑凹凹的,觸目驚心。

白日叫囂着要分一杯羹的散修們,早在昏迷醒來後,悄悄的離開了道基山,今天的見聞已經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留下了深深的陰影,怕是這輩子,在修爲上算是就此止步了。

玄逸看着巨大的道心,心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簡直太大了,道化不愧有着道祖的境界,出手果然是大手筆啊!

遠處的戰旗飄揚,數萬條巨龍來回徜徉,虎視眈眈的看着對面的500精英,誰也不能保證這次的戰鬥誰勝誰負,目前的形勢已經難以評測出兩方的實力了,結局也許只有天知道。

“嗷、、、、”

一長串龍吟聲響起,龍這種暴虐性的動物,骨子裏都有着嗜殺的個性,越戰越勇在它們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狂暴的聲音響徹天空,今夜註定無眠。

“給我上,儘快控制戰場!”血紅看着對面囂張的骨龍羣,大手一揮,身後的500精英齊齊向前一步,身上的氣勢瞬間爆發,200名悟道境高手,300名通神境的牛人,這是一股怎樣的力量,想必這股力量已經是神界一半的能量了,氣勢如何,文字已經開始顯得蒼白無力了。

“佈陣!”金青粗獷的聲音響起,萬條巨龍迅速遊動,場面頓時出現一幅波浪洶涌的模樣,巨尾輕擺,猶如海浪。

“殺!”

天行教的人馬並沒有過多的花哨,畢竟在真正的實力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屠殺這羣骨龍,只要殺光了這些龍,這場戰鬥的勝負顯而易見。

“龍騰四海!”

金青臉色平靜,身爲龍族的龍皇,有着屬於自己的驕傲,多年的征戰沙場,早已磨練出超強的指揮能力,骨龍一族默契叢生,根本不需要多講,一切顯得是那麼的自然。

萬條巨龍上下翻滾,無數的氣浪迭出,猶如潮汐,朝着500精英呼嘯而去,不是的傳出陣陣骨頭斷裂的咔咔聲,一些功力稍低的通神牛人,瞬間暴死於陣中,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變陣!熱浪灼天!”

金青傲然站立在龍頭位置,手裏的金色旗幟不住的揮舞,時而東西,時而上下,安若泰山,盡顯皇者威風。

“不好,快撤!”血紅看到陣中越來越亮的火光,心中頓時一驚,連忙朝着陣中的精英大喊道,可是與陣中的呼嘯聲相比,血紅的聲音就顯得有些可有可無了。

“吼、、、、”

萬條巨龍全部都張開巨大的龍口,一道絢麗的火球射出,瞬間淹沒了陣中的精英們,濃烈的氣息發出陣陣茲茲聲,伴隨着不時的爆炸聲,熱浪滔天,焚盡一切!

眨眼間,500精英只剩下不到300來人,衣衫破損,露出裏面烏黑的肌膚,頭上的頭髮大半被燒焦,禿頭爛尾,十分的狼狽。

“哈哈,這就是你們神界來的500精英啊,真是笑死我了!”龍始強撐着受傷的軀體,看着陣中狼狽的蜷縮在角落裏的300餘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哼!還愣着幹什麼,上啊!”血紅臉上無光,呆呆的看着蜷縮在角落裏的300餘人,滿臉的憤怒。

屈辱、不甘,悲憤,狠狠地踐踏着這些人中之龍,神界精英,300多人相互觀望,狼狽的表情下沒有絲毫笑意,內心的怒火熊熊的燃燒起來,手裏的武器搖的咔咔作響,眼放兇光,恨不得生吞了這些骨龍。


“殺啊!”

人羣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殺,所有的人都憤怒的握緊了手中的長刀,全身的氣勢上下起伏,狠狠的朝着骨龍的陣中衝去。

萬條骨龍還在沉寂在勝利的喜悅之中,被這突如其來的喊殺聲擾亂了陣腳,個個慌不擇路的開始逃竄,眼神中沒有了方纔的喜悅,取而代之的是大大的驚訝。

“別慌,佈陣!”金青一掌擊退了人羣的進攻,朝着慌亂的龍羣一聲龍吟,頓時所有的巨龍都安靜了下來,很快調整好心情,重新布起陣來。

道心下,玄逸握着開天劍的右手不住的顫抖,心中一直有兩個聲音在激烈的爭辯。

“你不能劈開道心,會褻瀆道化的!”

“劈開它,取出人道之源,救你的父親!”

“不能劈!”

“劈開它!”

“啊、、、、”玄逸痛苦的抱着腦袋,眼神迷離的看着眼前的龐然大物,手裏的開天劍青光大閃,時而堅定,時而恍惚,表情十分的恐怖。

“相公,相公你怎麼啦?”段倩一把扶住顫顫巍巍的玄逸,一雙水靈的大眼睛,急的流下了幾滴晶瑩的淚珠。

“不好!相公肯定走火入魔了,這道心太厲害,怕是相公劈不開啊!”綠竹也是一臉的焦急,看着遠處的道心,眉頭緊蹙。

“那怎麼辦啊!”段倩關切的看着綠竹,焦急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能靠相公自己了!”綠竹無奈的嘆息一聲,細嫩的右手不禁挽住了玄逸的左臂。

“玄逸,你早已破滅萬道,獨創道心,難不成就連這小小的道心都不敢劈開嗎?”玄逸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青龍老祖的聲音,宛如黑夜中的一盞明燈,令得玄逸暫時安靜了下來。

“你要記住,道是自己走出來的,你的道是最強大的,沒有人能超越你,沒有道能影響你,你能容萬道,亦能毀萬道!”青龍老祖的聲音再次響起,飄飄蕩蕩消失不見。

“老祖,老祖,我該怎麼辦啊?”玄逸不停的在心中問青龍老祖,可是過了好久也沒有任何的回答,四周十分的安靜,靜的可怕。

“道是自己走出來的,道能容萬道,亦能毀萬道,我主我道,我道無敵!”玄逸口中喃喃的重複着幾句話,眼中精光一閃,手裏的開天劍頓時青光萬丈,嗖的一聲飛上天空,嗡的一聲驚天劍吟,帶着一股凌厲的氣息,朝着道心劈去! 黑夜彷彿一頭睡着的雄獅,靜逸中帶着一種不容褻瀆的威嚴,它代表着時間的流逝,大地的輪迴。

一道青色的光芒宛如地平線上初升的太陽,炙熱的青光在這無比狂暴的黑夜中顯得格外的耀眼,大地開始顫動,高高的道基山山石滾落,發出陣陣嗚咽的吶喊聲。

原本安靜的道心開始劇烈的顫抖,彷彿遇見了什麼可怕的事一樣,任憑身上的山石滾落,整個道心光芒萬丈,乍一看去,彷彿活了一般,馬上就要脫離山體,飛將出去。

青色的光芒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凌空閃耀,帶着一種不容抗拒的霸氣,嗖的一聲,一往無前,根本就沒看清青光是怎麼蠕動的,緊接着就迎來了一聲劇烈的爆炸,一道詭異的灰氣直衝雲霄,沒入到無際的銀河之中,砰的一聲,一朵絢爛的蘑菇雲漫步雲端,煞是好看。

金色的道心渾身顫抖,蒼勁的筆刀上開始出現點點細紋,在青光的腐蝕下,漸漸地顯現出吃力的樣子,轟的一聲,砰然爆炸,漫天的金光飛舞,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絢麗煙花,照耀着整個黑夜的天幕,引來陣陣讚歎的聲音。

嗚嗚的一陣風吟,道基山上一道耀眼的白光閃爍,玄逸手持開天劍,嗖的一聲穿梭過去,緊接着,山頂的白光消失,玄逸也是滿臉得意的回到了人羣當中,看着已經陷入平靜的戰局,頗爲得意的朝着癡呆的血紅笑了笑。

“那是、、、人道之源?”血紅這下徹底的傻了,看着玄逸的雙眼十分的迷離,自己錯了,錯的那麼徹底,玄逸的實力不僅於此,自己太把這所謂的500精英當回事了,看來這次收集五道之源的任務是徹底的失敗了。

“血紅,我看你是條漢子,交出鬼道,佛道的本源,我就放你離開,否則,別怪我不講情面!”玄逸此時已經集齊3道的本源,骨龍一族已經將血紅那所謂的精英全部控制,戰局對自己十分的有利,當下趁熱打鐵,大聲的說道。

“呵呵,玄逸,我真的很佩服你,你以爲你得到了3道的本源,就徹底贏了嗎?這次的五道之源搶奪可是我父親血神親自定下的任務,沒有人能夠忤逆他的意思,就算你集齊了五道之源,也不可能將他們煉化,這個世界能夠煉化五道之源的就只有我父親一人,我勸你還是學聰明點,乖乖的交出你手中的3道本源,這樣對大家都好!”血紅心中一驚,看着玄逸,繼續做着最後的努力,希望血神的名頭能夠鎮住這小子。

“呵呵,你怎麼知道我煉化不了,血神,我還真沒怕過。”玄逸看着對面已是強弩之末的血紅,滿臉的不屑。

“既然你不識擡舉,那就別怪我了!”血紅身爲血神的次子,當然有着屬於血神的驕傲,決計不會向玄逸投降的,唯有戰鬥,才能解決矛盾。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神界的武功吧!”玄逸也是滿臉的戰意,手裏的開天劍青光閃爍,顯然也是一樣的激動。

“主人,把他交給我吧!”龍始緩緩的來到玄逸的身邊,蒼白的臉上寫滿了堅定,看着玄逸的雙眼,充滿了渴望。

“龍始你已經受傷了,還是讓我來吧!”玄逸心疼的看了一眼龍始,輕聲的說道。

“這傢伙與我戰過,被我擊敗,竟然沒死,所以我想親手殺了他!”龍始眼神平淡的看着玄逸,手指着遠處的血紅,滿臉的憤怒。

“好吧,你小心!”玄逸深深地看了一眼龍始,腦海中猛的想起了什麼,轉身,往後面走去。

“小子,這次你死定了!”龍始一臉奸笑的看着對面的血紅,不經意間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痛的齜牙咧嘴的。

“呵呵,要打也好歹來個正常人啊,來個傷殘人士,這算什麼嘛?侮辱?”血紅輕蔑的瞥了一眼龍始,如果是受傷前的龍始他可能會有所忌憚,可是現在的龍始,簡直小菜一碟。

“呵呵,對付你我這個傷殘人士足夠了,今天我就讓你認識認識,什麼是龍族的龍祖!”龍始眼神憤怒的看着血紅,身上的氣勢一下子攀至巔峯,全身顫抖,殺氣四溢。

“喲嗬,來真的啦,罷了,我就殺了你這個不知好歹的龍族龍祖!”血紅目光如炬,耀眼的左手忽然爆出一陣刺眼的精光,猶如一顆爆震彈,令得衆人暫時失去的光明,眼前一片白茫茫,接着便感到一股凌厲的殺氣出現,正朝着龍始爆射而來。

“龍始小心!”玄逸早就和自己的兩位夫人閉上了雙眼,所以並沒有被強光此道眼睛,此時見到血紅朝着龍始殺去,心中大驚,下意識的喊道。

“哼!小子,去死吧!”龍始的雙目中泛着濃重的血腥之氣,天空中炸雷翻滾,無數的銀蛇漫天飛舞,都在圍繞着一道無比明亮的巨蛇打轉,那造型就像是孩子見到了母親,十分的親近,敬重! 龍始的話音剛落,天空中的巨大雷電似乎受到了某種指令,一個閃身,帶着一陣茲茲的聲響,朝着血紅奔來。

嗡嗡的雷聲滾滾,帶着一陣狂暴的大雨,眨眼間來到了衆人的眼前,從雷身的電力程度來看,就只能用恐怖兩字形容,血紅此時還沉靜在殺死龍始的興奮當中,手中的長劍馬不停蹄的朝着龍始奔來,忽然感到身後一陣危險的氣息逼近,連忙轉身,待看清雷電的樣貌後,仰天一聲長嘆,“尼瑪,又是這該死的雷!”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