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咳咳,那個你這麼早過來是有什麼事?”

Post by zhuangyuan

雖然吳珊珊身材火爆,但陳明也只是看看而已,要是讓他真和吳珊珊發生點什麼,他完全做不出來。

就算是把高茹拋開不說,他也不會和吳珊珊有什麼工作之外的事情。


吳珊珊看着陳明的模樣,忍不住輕笑一聲,然後示意一下手裏的文件:“當然是找你來簽字的了,只不過沒想到我們堂堂的陳總,還遲到。”

“來的時候順便在南湖的工地上看了看。”被剛來第一天的吳珊珊編排,陳明多少有些尷尬,解釋道。

“知道你忙,趕緊看看簽字吧,我也還有一堆事等着處理呢,我可是一大早就在這等着你給我簽字了。”吳珊珊笑着道。

陳明苦笑一聲:“下次你可以把東西交給王庚,不用在這一直等我。”

“人家不是想看看你,多和你相處一會嗎。”吳珊珊嫵媚一笑,低聲道。

陳明翻翻白眼,直接推開辦公室的房門走了進去。


至於吳珊珊則緊隨其後,進入了辦公室。

“陳總,這是擴充辦公樓的申請,這是需要招聘一些手下的文件,另外還有幾個商場的開業活動。”隨即吳珊珊將手裏的文件一一分類,放在陳明的辦公桌上。

陳明詫異的看着桌子上的文件,隨即忍不住看一眼吳珊珊。

昨天下午不過是剛讓她接受明帆商場而已,今天就弄出了這麼多文件,看來昨晚上吳珊珊沒少加班。

“這都是昨晚上弄出來的?”

“嗯,昨晚上一不小心通了個宵,總算理清了所有的事情。”吳珊珊點頭道。

“其實沒必要的,明帆商場不着急,晚幾天開業也沒什麼。”

“陳總,你是感覺沒必要,但對我來說很有必要啊,我還指着明帆商場給我掙錢呢,明帆商場沒有業績,我怎麼能多拿工資?要不陳總你給我掉到工地項目去?”

“別,我看你對明帆商場挺上心,還是繼續好好發展明帆商場吧,再說工地項目那邊你一個女人,去了多辛苦,還要經常下工地和一幫糙男人打交道。”

“陳總,我就是這麼一說而已,沒想去工地項目,做這麼多年的地產了,換個行業也挺好,明帆商場我挺喜歡。”

“喜歡就好,一開始我還怕你不喜歡呢。”陳明點點頭道。“前天不是剛給你五百萬嗎,你應該不缺錢纔是吧?”

“五百萬而已,根本就不夠花,現在手頭就剩二十多萬了,連個包都不夠。”

聞言,陳明頓時不由一陣無語。

這花錢的速度還真特麼快,兩三天的時間,五百萬就剩下了二十多萬。

而且去掉她忙的時間,估計昨天的時候手裏就沒有多少錢了。

不過陳明倒也沒有太在意,花錢多少不過是吳珊珊私人的事情,跟他並沒有什麼關係。

“早知道當時就問你要一千萬了,也不至於現在手頭沒錢。”隨即吳珊珊繼續道。

陳明笑笑,並沒有什麼表示。

吳珊珊也只是說說而已,隨即便催促陳明看見審覈文件,給她簽字。

不久後,陳明將幾份文件一一看完,對吳珊珊的能力有了重新的瞭解。

難怪許玉峯當初那麼看重她。

這女人不只是有長相和身材,能力也非常強。

就單從幾分文件,陳明便能夠看出來吳珊珊的能力。

單單是開業活動的設計,就讓陳明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撐着開業活動,推出了很多的優惠政策,但優惠的同時,捆綁上了會員卡的項目。

另外顧客辦理的會員卡可以在任何一家明帆商場消費,會員卡充值時享受優惠,另外在消費的時候還有其他的活動。

1980我來自未來

而且這樣也能固定住一部分客戶。

這樣的策劃,陳明沒有理由不同意,另外有關吳珊珊需要助手和手下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陳明自然也會答應了。

所以隨即陳明大手一揮,直接在幾分文件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吳珊珊拿着文件離開,然後陳明也打開了電腦,看了看網上的情況。

不出意料,網上有關錄音的新聞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杜黎兒怎麼會放任那樣的新聞在網上爆火,那樣的話,對她乃至對杜家,以及杜家的關係網,都會造成非常巨大的影響。

不過問題是陳明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讓錄音的熱度消失。

所以很快,陳明就聯繫上了公關公司。

然而讓陳明沒有想到的是,公關公司竟然拒絕了陳明的要求。

原因無他,錄音的內容所涉及到的人太多了。

公關公司也不敢貿然掙這個錢。

對此陳明表示理解,掛斷公關公司的電話後,於是陳明打電話聯繫上了楓子,讓其幫助自己暗中收購一家公關公司。

既然沒有公關公司願意接手,那也只好自己來了。

明帆房產做這麼大了,也該擁有一家自己的公關公司了。

掛上電話後,陳明給楓子轉了一筆錢。

不過是下午,楓子那邊便處理好了事情,成功的拿下一個大型的公關公司。

至於名字則是以楓子的名義購買的。

跟楓子合作這麼久了,要是沒有楓子,陳明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就單單是許玉峯的事情,楓子給的幫助就不是錢所能夠衡量的。 所以這一點錢,陳明也不在乎,更何況陳明對楓子是百分百的放心。


就像是相信他自己一樣。

公關公司的事情搞定,陳明也將手裏的東西交給了楓子。

讓她看着怎麼安排。

傍晚時分,網上就再次出現了大量的新聞,毫無疑問都是有關杜黎兒和許玉峯談話的錄音。

看了一會,陳明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這下網上的情況估計夠讓杜黎兒頭疼的了。

隨即陳明關上電腦,沒有繼續留在明帆房產。

從明帆大廈出來,正準備走向柱子停車的位置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卻是突然停在了陳明跟前。

陳明不由一怔,看着擦着自己身體停下的法拉利,皺了皺眉頭。

要是自己再往前邁一步,估計非得被這法拉利給撞飛不可。

就在陳明剛準備說話的時候,法拉利的車窗緩緩降下,一張熟悉的臉頰出現在了陳明眼前。

杜黎兒!

“你想謀殺啊?”陳明看着杜黎兒那張笑臉,忍不住沒好氣道。

“怎麼會,殺人償命,我可不想把自己也搭進去。”


“你來找我?”陳明沒跟杜黎兒廢話,直接問道。

網上的事情,杜黎兒應該不難猜出來是自己搞的,縮寫這時候出現,應該就是找自己談判的了。

“沒錯,有些事想跟你談談。”杜黎兒收起了玩味,正色道。

“沒時間,等我有時間再說。”陳明直接道。

說着,便準備朝一旁走去。

“等等。”杜黎兒見狀連忙喊道。

同時,她慌忙從車上下來。

“還有什麼事?”陳明回頭看一眼杜黎兒沒好氣道。

“我知道你有時間,別找藉口了。”

“就算我有時間又怎樣?可是我沒心情跟你談事情。”

“陳明,你想要怎麼樣?”杜黎兒看着陳明這樣,眼神中浮現一抹無可奈何。

“什麼要怎樣?我就是要回家吃飯睡覺啊。”陳明佯裝一臉茫然道。“杜黎兒,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秒明奇妙的?”

“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事,別跟我裝傻了。”

“拜託,我又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怎麼可能知道你說的什麼事?”

“你…就是錄音的事情,別說你不知道!”

“錄音?你說的是網上的錄音嗎?那你可真冤枉我了,我真不知道。”

“別跟我裝了,陳明,你應該知道那些錄音的嚴重性,這件事到此爲止,否則對我們誰都沒有好處!”

“是嗎?我想知道對我怎麼沒好處?明帆房產奉公守法,難不成還能無中生有把明帆房產毀了?”

“我不能,但有人能!”杜黎兒臉色低沉道。

“那就試試看唄,反正不管誰和明帆房產作對,我都不會讓他好受的。”陳明一臉無所謂道。“就算是一個明帆房產倒下,只要我在,就能成立另外一個明帆房產。”

杜黎兒聞言,不由陷入了沉默之中。

這麼長時間的針鋒相對,她自然也對陳明無比了解,同樣瞭解陳明有一手炒股的能力。

所以絲毫不懷疑陳明說的話。


但網上的錄音絕對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不然難以收場的不是她,而是她後面那錯綜複雜的關係。

牽扯的可能只是一個人,但背後卻有很多的利害關係。

而且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如果讓幫着她的人出了事,以後誰還敢幫她?

“陳明,你到底要我怎麼樣,你才肯把錄音的事情撤下去?”猶豫一番,杜黎兒再次道。“你要知道,現在你跟我如果繼續在網上較量,只不過浪費錢而已。”

“浪費錢?沒關係,反正我也不在乎。”陳明饒有興致道。

如今他手頭的股票一天賺的也不止那點錢,所以一天上千萬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小意思。

國際股市加上國內的股市,每天賺的錢也能夠填不上公關的費用了。

“你…”杜黎兒一陣氣急,這才反應過來就不應該跟陳明提錢。

“你說個條件,只要我能接受,咱們就兩清,怎麼樣?就算是錄音的事情一直鬧下去,你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何必呢?”隨即杜黎兒平復下心裏的不悅,繼續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