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咳……。”

Post by zhuangyuan

庚桑瑤動了動身子,眼眸猛的一凜,突然擡眸往高出看去。

什麼都沒有,是什麼暗器,威力如此之大,要不是自己身子往下滑了一點,後果不堪設想。

猛地瞥了地上的血跡,庚桑瑤這才感覺到了身上的疼痛感。

她的手臂和胸口好痛。

“蘇小姐。你受傷了,先回淑芳殿,煉丹師等一會就到。”

庚桑瑤滿臉氣憤,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剛剛爆炸的聲音太大,她的耳朵裏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

“小姐。”水蓓巫師驚訝的跑過來扶住庚桑瑤,在外人面前,她都稱呼庚桑瑤爲小姐。

“扶我回去。”

庚桑瑤頭暈眼花的,特別是腦袋裏嗡嗡作響讓她更加的煩躁。

水蓓巫師看着一聲血跡的庚桑瑤,也不多問,快速的扶着庚桑瑤回去。

“呼!”站在大街上,夜輕寒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齊兒,你怎麼不早說,害的我現在精疲力盡的。”

夜輕寒喘着粗氣,和齊兒在一起真是驚魂不斷,不過挺刺激的。

“夜叔叔,古話說的好,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的,爲了不碰到鬼,咱們就得多準備一些用的上的東西,這樣纔不自己讓鬼把自己的命給抓走啊!”

蘇齊一臉高興的看着夜輕寒,逃命可難不倒他蘇齊,唯一讓他心裏起懼的就是在維庫城的那一次。

“哦,累死我了,我可沒你經驗多,因爲我怕走夜路,所以鬼從來不來找我。”

夜輕寒一臉開玩笑的說道,很久沒有過過這麼刺激的日子了,不過剛剛的爆炸聲很大,齊兒用的到底是什麼暗器。

“走,齊兒,我們回去,櫟兒也該回來了。”

夜輕寒擔心櫟兒看不到齊兒又要擔心齊兒了。

“夜叔叔,依齊兒看,巫族的人也不怎麼厲害,而且還是一盤散沙,齊兒覺得,那個被人們傳得神乎其乎的庚樂羽也不怎麼厲害。”

“哦!”夜輕寒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訝!

總裁的狂野情人 “齊兒,何以見得?”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夜叔叔,你也聽到了那個天女和庚桑瑤的對話了吧!她們之間好像互相隱瞞着自己得到的消息。”

“齊兒,巫族就像一個國家一樣,分爲好幾個不同層次的地方,比如說,天女宮,月影宮,陽春宮,這些是另外的組織,但是都是以族長爲首的,他們每個宮都有自己的任務,任務能不能完成那是各憑本事的,族長也是按照能力論功行賞的。”

夜輕寒解釋給蘇齊聽,其實他也覺得巫族的形式很奇怪的。

蘇齊一聽,雙眼突然亮了起來。

“夜叔叔,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更好了。”

“好,有什麼好的?”

夜輕寒可不覺得有一點好的地方,正因爲巫族裏有這樣的怪規矩,總是阻擋着他查事情的真相。

“夜叔叔,我孃親說了,不管是一個國家,或是一個家,一個組織,爲首的人都要是一個能讓底下的人信服的人,就像一個一國之君,上有責任,下有子民,如果君王覺得很累,那是因爲手底下沒有能推助的人,如果子民們不合心,那說明他們沒有一個能正確領導的君王,君王會覺得累,那是因爲沒有能擔當的臣子,臣民們覺得累,那是因爲臣民們沒有了該像個君王的君王,所以說,巫族的人不合心,庚樂羽手下的人覺得活得累,過得委屈,這些負面的情緒都是影響着她們成功的關鍵的,齊兒敢肯定,這個天下,她得不到的。”

蘇齊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老孃教導得好,你小小年紀悟性到是挺大的,說的很有道理。”

夜輕寒朝着蘇齊豎了豎大拇指,他突然有些想念蘇紫陌了,有她在的地方總是很熱鬧,也很開心。

“那是當然的,作爲男人,作爲孩子,就要做一個讓父母驕傲,讓妻兒幸福,讓父母放心的人。”

“哎!蘇紫陌,你看看,你命多好!有這麼一個聽話懂事的兒子,你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非得把我剝了一層皮不可。”

夜輕寒有些自言自語的。

希望天女在她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時候也找不到她。

白虎山的確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聽說是一百年前突然出現在黎夏國大草原上的。

“夜叔叔,你說什麼呢?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怎麼能讓我孃親知道呢?你是想屁股開花還是想進小黑屋啊?”

蘇齊嘿呦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的,小臉上的神情不斷的變化着,最會變成一副夜叔叔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着的表情。

“我就是十個膽子也不敢說。”

超級紅包群 夜輕寒突然不自然的笑了笑。

“嗯,到家了。”

夜輕寒指了指明月山莊的大門。

“小公子,行行好,給我幾個銅板買吃的吧!”

突然,蘇齊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斷臂的又全身髒兮兮的年輕男子。

蘇齊一看,皺了皺眉頭,這大街上要飯的人很多,可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殘的人,可這人不向夜叔叔要銅板,卻問他要,小孩子難道好欺負嗎?

其實,在大人的眼裏,小孩子確實好欺負,就比如在眼前的乞丐眼中,他認爲小孩子會更有同情心一點。

“小公子,求求你,我餓了好幾天了,施捨一點吧!”男子一臉可伶兮兮的看着蘇齊。

蘇齊四處看了看,突然看有一輛拉着柴火過來的馬車,蘇齊認得,那是給明月山莊送柴火的刀爺爺,刀爺爺快八十歲了,有一個兒子,但是爲了能減輕兒子的負擔,他的叫手臂年輕的時候斷了一隻,腳也傷到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依然堅持用自己年邁的身體和僅剩的一隻手砍柴火賣給他們明月山莊。

孃親很欣賞他這樣的精神,讓刀爺爺有多少柴火儘管拉到明月山莊,而且銀子給的也多出了別人家的兩倍,但刀爺爺從來不多拿,只拿自己應得的。

“那請你把那車柴火搬進明月山莊,可以嗎?”

夜輕寒一臉驚訝,他以爲齊兒會很慷慨的施捨這位乞丐,畢竟人家斷了一隻手臂了,沒想到齊兒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男子猛的一愣,看了看自己空空的衣袖,他的左手已經從肩膀出全部斷掉了。

他突然有些生氣,這個小孩子沒有一點同情心。

“小公子你這不是爲難我嗎?我只有一隻手,小公子既然不肯施捨,又何必刁難我呢?”

男子眼裏透着一抹倔強。

蘇齊不生氣,反而笑了笑。

“你回頭看看你身後的那位老爺爺。”

夜輕寒和乞丐男子同時看向蘇齊說的地方。

兩人突然怔住了,夜輕寒垂眸,用異樣的眼光看了蘇齊一眼。

乞丐男子也回頭,圓圓的喉嚨上下滾動了一下,情緒似乎微微變化着,僅剩下的一隻手微微緊握着,他且又會不明白眼前這孩子的意思。

“那位刀爺爺今年已經快八十歲了,他每天都會早早的起牀,用他唯一的一隻手臂砍柴賣給我家,而且他的腿腳也不利索,一天他只能砍別人一半的柴火,但他依然自給自足。”

乞丐男子身體止不住的抖了抖,他默默的走過去,雖然身上又累又餓,可是他必須要到銀子給妹妹買吃的,要不然妹妹會被餓死的。

刀爺爺似是聽到了蘇齊說的話,也看到了斷臂男子剛纔的動作。

刀爺爺朝着蘇齊慈祥的笑了笑,沒有阻止乞丐男子的行爲,而是站在一邊看着。

男子一次搬一棵乾柴,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他才把刀爺爺車上的乾柴搬進明月山莊。

他累的氣喘如牛,臉上佈滿了汗水,脖子周圍的衣服也被汗水濡溼了,本來就髒兮兮的衣服又黑了些。

蘇齊看了看他,“你隨我進山莊裏吧!”

“不必了,公子,我家裏還有妹妹,她現在正在餓着肚子。”

男子語氣溫和的拒絕道,眼中的倔強似乎少了很多。

夜輕寒猛的發現,此人不像是一般的凡人。 “你出來乞討,不就是爲了能吃飽飯嗎?放心吧!本公子不會爲難你的,讓你進去,不過是想給你換一身乾淨的衣服,還有好好的吃一頓飽飯。”

夜輕寒能看的出男子的不平凡,蘇齊自然也能看得出來。

“多謝公子,在下的妹妹一個人在郊外等着在下,在下只想快點找到吃的回去給妹妹。”

男子依然堅持說道。

“那好吧!”蘇齊也不爲難男子。

蘇齊快速的拿出一百兩銀子遞給男子。

“你拿去吧!”

男子一看蘇齊手中的銀子,嚇了一跳。

“小公子,這太多了,在下只要能解決溫飽就好!”

蘇齊眼眸閃了閃,脣角微微上揚,他過來沒有看錯人。

“這是你用勞動換來的工錢。”

蘇齊剛纔不是故意爲難他的,只是要是一出手就給他這麼多銀子,以此人眼中的傲氣,是不會接受的。

“謝謝公子!”男子感激的看着蘇齊,他維護了他的尊嚴,看他小小年紀,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公子的大恩,在下一定會銘記於心的。”

男子接過蘇齊手中的銀子,轉身快速的離開。

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看蘇齊,髒兮兮的臉上,卻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

“齊兒,你剛纔那樣做,就是爲了給他一百兩銀子?”

夜輕寒問道,其實心裏已經猜測到了蘇齊的用意。

“難道夜叔叔覺得我是在教他怎麼獨立生活嗎?”

蘇齊淡淡的笑了笑,“此人雙眸倔強,要錢的語氣生硬,髒兮兮的臉上似乎在極力的隱忍着,一看就是一個在驕傲中,自尊自愛的生活中長大的人,他現在的樣子,確實需要幫助,一兩個銅板,他可能會接受,但是給他一百兩銀子,他是不可能會接受的。”

蘇齊一板一眼的說道。

夜輕寒眸子深處閃過一抹驚訝,深深的看了蘇齊一眼。

“齊兒,你確定自己只有五歲嗎?”

“夜叔叔,齊兒已經快六歲了。”

蘇齊說完,小短腿邁着步子,往明月山莊裏走去。

夜輕寒一臉哭笑不得,他怎麼感覺自己連一個五歲的小孩子都不如呢?

蘇齊走感覺夜輕寒沒有跟上,又回頭對這夜輕寒說道:“夜叔叔,用心去生活,在這萬惡的時代裏生活,要隨時保留一份清醒,在千萬you惑的面前,要堅守一份純真,人生的感情,是用心去感受,人生的美麗,是用心去享受,人生的真情,是用心去珍惜,人生的愛是用心去儲藏的。”

“呵……呵!”

夜輕寒差點跪下去,這到時像蘇紫陌會說的話。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可是他的人生充滿了泥濘,他的足下全是陡峭的山峯,他的路上沒有美麗的風景,他用鮮血澆灌的鮮花,最後換來的是枯萎,他用心感受到的全是困難……。

雲城,君子兮聽到自己的兒子回來了,她飛速的趕往雲霄殿。

沐雲寒也一樣,在門口和君子兮遇到。

“寒兒,你大哥回來了,有沒有帶着齊兒和櫟兒還有馨兒回來?”

君子兮一見到沐雲寒就問道。

沐雲寒今天難得脫下紅衣,換上了一身白色的衣袍,讓他看起來更加的玉樹臨風,柔和的表情,脣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看着君子兮笑了笑。

“孃親,寒兒還沒有見到大哥,不知道大哥有沒有帶櫟兒他們一起回來。”

君子兮皺了皺眉頭,“我都快有兩個月沒有見到我的寶貝孫子了。”

君子兮有些委屈的說道。

沐雲寒聽了,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擴大。

“孃親,見到大哥就知道了。”

沐雲軒可以說是人回來,心沒有回來,他看着書房裏蘇紫陌的畫像,俊逸剛硬的臉上滿是思念。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着畫像上蘇紫陌的臉頰。

“陌兒……。”

心裏的思念,讓他透不過氣來。

修長的手指一路來到那絕美的脣角邊,沐雲軒的眼眸越發的柔情,想到兩人親吻時,那脣瓣軟軟的感覺,每一次一碰到,他都會感覺到一股幸福快速的傳遍了全身。

沐雲軒的脣角微微一勾,勾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性感的脣微微一動,一字一字慢慢的說:“陌兒,我好想你。”

低低的聲音中帶着他毫不掩飾的思念。

君子兮和沐雲寒一進來就看到了這一幕。

沐雲寒目光閃了閃,青楓說大嫂沒有一起回來,難道是真的。

“軒兒。”

君子兮的突然出聲,打斷了沐雲軒的思念,沐雲軒身子一動,眼眸下意識的閉了閉,知道斂去了眼眸裏所有的情緒,他才慢慢回過身來。

“孃親。”

君子兮一看兒子冰冷的臉,瞳孔下意識的縮了縮,兒子這是怎麼了?

“軒兒,這是怎麼了,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了,我的寶貝孫子和兒媳婦呢? 戰神升級系統 你怎麼不帶他們一起回來啊?”

君子兮雖然沐雲帆說蘇紫陌沒有回來,但是齊兒和櫟兒已經回來了,軒兒爲什麼不帶他們上雲城呢?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