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咔嚓,咔嚓,咔嚓……

Post by zhuangyuan

第二柱香燒完,葉封已經劈到了第四排,而且很顯然還有繼續劈下去的力氣。

衆人也是漸漸的接受了這一份打擊。


紛紛開始猜測起葉封最後的成績。

沒過多久,三柱香很快燒完了,場中8人聽見管事喊停也是停下了斧頭。

除了司鴻和葉封外的6人都是站在那兒,只是有些氣喘,臉色也有些蒼白,但是卻要比之前幾組那些雖然站在那兒,卻面紅耳赤之人要好了許多,只有蘇潛的臉色陰沉的似乎要滴出水來。司鴻雖然沒有他們6人那麼輕鬆,卻也只是手臂有些無力的垂在那裏,面色有些紅潤。

而葉封雖然劈的比較輕鬆,此時也是有些無力的站在那兒,也讓葉封心裏慶幸起來,他也沒想到自己的體力竟然差司鴻他們這麼多。

別人都是實打實的劈砍,他卻是在葉塵的指導下,循着樹木的紋理長勢在最容易的地方劈砍,本來是耗不去幾分力氣的,卻沒想到到後來他雖然只是動用比揮動斧頭的力氣略大些罷了,竟然也差點累的雙臂無力。

若不是他取巧,真的比較力氣,恐怕他還真不一定能通過。

雖然只有8人,管事卻花了遠比之前幾組所需要花費的時間,過了會,管事站了起來有些吃驚的說道:

“這一組的成績分別爲騰家騰雲飛134根,邢家邢安131根,蘇家蘇潛131根,龍家龍進128根,雲家雲凝125根,林家林華117根,安涵村司鴻121根。”

讀到這有些驚顫的說道:“安涵村葉,葉封2…2…208根!”顯然管事也是看出了劉程對葉封的態度,沒敢再按照排名把成績宣佈出來。

譁!

衆人聽完管事宣佈,頓時一片混亂。顯然是大受打擊,葉封卻是吁了口氣,向司鴻伸了伸大拇指。

倒是其餘6人也紛紛向司鴻望去,不理解司鴻這個沒有半分氣力之人是怎麼做到的。要知道就連他們自己做到這樣也可都是耗完了氣力。畢竟葉封的的表現他們看在眼裏,此時雖然十分吃驚,但也有了幾分準備。

要知道這東西可是越往後越吃力的,有的時候想再多一根都很難。要不然他們的成績也不會咬的這麼緊了。而司鴻這個沒有半分修爲之人竟然也劈的這麼多,實在是讓人想不通。至於葉封他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太打擊人了!


而劉程也是擡起頭來望了望葉封和司鴻,眼睛裏閃過一道驚悸的光芒,保持着這個姿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封也沒想到自己竟然一口氣劈了這麼多。此時見衆人望着自己有些怪異的眼神,也是尷尬的撓了撓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衆人也是深受打擊,這安涵村的兩個人都是什麼人啊。太變態了。

雲凝身上泛起的黃光雖然不弱於其他幾人,但是顯然因爲是女生的原因,在力氣耐力方面吃了點虧。

此時雲凝卻是不在意這些,一雙美目泛着光芒的盯着葉封。

就在衆人還在議論之時,場中卻突然出現了四個身影。散發出的威壓令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在管事統計測試成績的時候,身在飯堂頂層的四位長老可一點也沒閒着,一時間整個頂層都是充滿着濃濃的**味道,雖然練氣一道並不弱於煉魂一道,但是由於百年前易蒼的事情,導致楓林學院的學員無論是煉魂資質好的還是資質不好的,都把心思放在了煉魂的修煉上。

這本來也沒什麼。可是久而久之,最近幾年來,來楓林學院的學員反而像只知道楓林學院的煉魂,竟然導致魂院的學員大幅增加,而他們氣院的學員越收越少。

要知道,練氣一道重在苦修,煉魂一道重在修心上,雖然練氣需要許多的資源支持,可是終究努力一番還是會有幾分成就的,而煉魂一道若是沒有過人的資質或者非凡的心靈脩爲,連踏入這一個門檻都十分困難。

所以現在楓林學院雖然也有幾位煉魂境界有些成就的人,但是相對於一個在泉州排行第二的學院來說就真的尷尬了。

最近這些年無論是外出交流還是學院比賽,楓林學院都是幾乎排在了末流,若不是因爲易蒼的威名,恐怕早就是被擠出頂尖學院的範圍了。但是易蒼現在不知身在何處,或許不要幾年楓林學院就真的沒落了。

而這些練氣境的長老空有一身本領,卻沒有半分辦法。怎麼勸?你厲害,你比得過易蒼嗎?你高明?練到這把老骨頭了也沒見比易蒼厲害啊。

這就是人心了。以前把你當寶,那是因爲沒有比你更好的。現在呢,有着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面前,誰還記得你是誰呢?

所以這幾個氣院的長老見到葉封這般表現,哪能不着急,誰不想老來有個人能把自己一身的本領發揚光大呢?最終四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沒辦法之下,竟然打算四個人一起教導葉封。反正四個人一輩子的老朋友了,爲了衣鉢有個傳承也就不在乎了。


所以他們在決定了之後,就一起出現在了場中。

這可把劉程給嚇得不輕,雖然氣院不景氣,可是這四位長老的實力擺在那兒,他哪敢放肆。急忙站起來,畢恭畢敬的說道:“四位長老,你們怎麼過來了,這點小事交給小的來辦即可。”

同時心裏也是十分鬱悶,明明是個好差事,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昨天剛來了一羣長老,今天又來了四個,這不是存心讓自己不好過嘛。

見到劉程的樣子,葉封卻是心裏大呼痛快。

可還沒等葉封把這份高興表現出來,他就見到出現在場中的四位長老甩都沒甩劉程,就把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葉封竟然從四位長老的眼睛裏看見了渴望這種情緒,不由得渾身打了個冷戰。

這時場中衆人也是感覺到了不對,昨日見這些長老還是冷酷到了極點,怎麼今天突然出現在了場中,眼神怎麼變得這麼火熱了。衆人循着四位長老的目光望去,才發現原來又是因爲葉封。

一時間場中衆人只感到自己的心都快碎了,這是什麼事啊這是。昨天是他,今天又是他。所有人竟然泛起了同一個念頭,“殺了他,或者是殺了我吧。腳賤啊,偏偏今年來報名。”

葉封此時見四位長老只是盯着他,卻不說話,更加的不自在起來。躬身說道:“請問四位長老,是否葉封哪裏做錯了什麼?若有什麼不當之舉,還請長老原諒。”

四位長老此時也是發現自己有些失態,其中那個最先爭搶葉封的長老咳嗽了一聲說道:“沒什麼,今日你的表現很令我四人滿意,我四人私下商量了一番,決定選你做我們四人的關門弟子,由我們四人共同教導。”

譁!

話還沒說完,場中衆人就沸騰了,只不過這次衆人卻不是羨慕葉封,也不是嫉妒,而是憤怒,尤其是那些家族裏的子弟,憋足勁的表現就是爲了引起某位長老的注意,可是卻至今沒有一個人成功的。葉封倒好,竟然一下子就是四個。

而葉封的下一句話,就真的讓他們想衝上去掐死這小子了。

葉封聽完長老的話後說道:“葉封何德何能,能勞動四位長老的賞識,不過葉封出來時家父曾經囑託我,若是進了楓林學院,就選擇一位修煉魂一道的長老跟着學習,而我觀四位長老氣勢鋒利,而且在這個時候出來,應該是修習練氣一道。所以恐怕葉封不能接受。”

葉塵本來就是想他來楓林學院,就是爲了讓他學習楓林學院的煉魂功法,雖然沒有對葉封明說,來之前卻也提過讓葉封選擇煉魂一道。畢竟楓林學院的練氣一道他葉塵實在是沒放在眼裏,他可不想費了半天勁,葉封竟然學習練氣一道了。

雖然不知道葉塵爲什麼要這麼要求,但是從小到大他卻從來沒有反駁過葉塵,所以自然不可能不把葉塵的話記在心裏了。

見葉封竟然推脫了四位長老,還說什麼要找一位煉魂境的長老做師父,衆人終於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心情,一陣叫罵聲就隨之響了起來。

看不下去了呀,怎麼會有這種人。

遭天譴啊!

四位長老卻是一愣,雖然氣院有些冷清,但是莫不說他們中的一個,那怕就是一個說要收徒,那也是大把大把的大有人在。現在他們四個一起出來要收徒,葉封竟然拒絕了。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好大的膽子,四位長老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竟然還敢拒絕。我看你這種心性肯定不適合修煉一途,縱是資質再好,怕也是沒有半分成就。”

“四位長老,依我看這小子心高氣傲,目中無人,日後肯定取不得什麼成就,還是再考慮一下的好。”劉程本來見四位長老要收葉封爲徒,就早已亂了手腳。現在見葉封竟然自己拒絕,哪能不抓住機會,急忙上前說道。

雖然因爲葉塵的原因,葉封沒辦法選擇練氣一道,但是也知道不能得罪這四位長老,此時見劉程這般說法,急忙想上前辯解。

還不待葉封多說,之前說話的那位長老就嘆息道:“哎。又是一個被易蒼的成就所迷惑的人,也罷,這些我日後再與你一一說明,此事也不怪你,你先上前來讓我查看一下你的身體。”

見他這樣說,葉封也是沒有別的辦法,要說是崇拜易蒼,如果不是因爲司鴻,恐怕他連易蒼是誰都不知道。要說是真的原因,他也實在是不知道葉塵爲什麼要讓他去學習煉魂的功法。

只好邁開步伐走到四位長老的身前。

而之前的那位長老也不多說,握起葉封的手,直接就把氣力灌輸進葉封的體內查看了起來。

只是剛把氣力輸入葉封的手臂,就突然發現氣力進入葉封的體內竟然無處可以運行。葉封渾身的經脈就根根糾結在一起,處處阻撓,竟然無一處可讓其氣力通行之處。

不由的驚呼了一聲。

這一聲驚呼可把其餘三人嚇得不輕,他們可是知道眼前這位的性格,要不是葉封表現的太過優秀,而且他又是一隻苦於沒有一個能繼承衣鉢的弟子,否則以他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此處。

這也是剛剛劉程看到來的竟然是四位長老後那麼驚恐的原因了。

可是此時他竟然驚呼一聲,其餘三人自然是再也坐不住了。葉封在他們心中早就認定爲弟子了,他們可不想再出什麼問題。急忙齊聲問道:“大哥,出了什麼問題嗎? 我們這一把老骨頭可禁不住你這一嚇啊。”

而被他們叫做大哥的長老此時卻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一時竟然好像被驚住了一般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可把他們急死了。

其中一位雖然頭白花白,卻十分壯實的老者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過了葉封的手臂,不過片刻,雙眼瞪的溜圓,驚呼道:“天生絕脈,不可修行,不可修行?”

其餘二位聽他這麼一說也是呆了片刻,然後不相信的也是各自抓住了葉封的手臂灌進氣力探測起來。隨後,心裏最後的一絲希望也是消失而去。

半響,場中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先前呆在那兒的老者突然仰頭大喊道:“老夫鑽研練氣一途數十年,賊老天,你現在先給我一個這般大的希望,卻又把這希望毀的如此徹底。你……你。”說到這裏,竟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渾身的氣勢失控了一般的突然爆發了出來。

其餘三位長老見他突然發瘋,急忙一起出手把這股驚天的氣勢在到達遠處人羣前堪堪壓了下來。可是葉封卻因爲靠的太近,一時來不及出手,首當其衝的被這股氣勢衝的飛了起來,砰的一聲撞到了柴堆上方纔止住,噗的一口血便是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那發瘋般的長老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全身氣勢越來越強,突然彈跳到了空中,胡亂的向前衝去。

其餘三位長老見他向前衝去,竟然沒有去管被擊倒在一邊柴堆上的葉封,也跟着沖天而起,心急的向着那老者追去。

角落處,葉封卻是有些愣愣的望着空中迅速消失的四位長老,忘了傷痛般的怔在當場。

這,就是剛剛還滿臉笑容對着自己的四位長老? 四位長老一走,司鴻迅速的反應了過來,急忙跑到葉封面前伸出左手把葉封架了起來,看着葉封嘴角的血,右手卻悄悄的握緊,整隻手臂都氣憤的微微發抖。

他可不是葉封,還有着解釋,說服別人的念頭。在他看來,欺負了葉封就得付出代價。雖然現在他還沒有那份實力,可他相信,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定會找那四個老匹夫討回公道。

葉封雖然被司鴻扶了起來,可依舊還是有些發怔,葉封想不明白,爲什麼變化會這麼大?就因爲自己無法修煉,不是他們想要的人,他們就可以隨意的丟棄?

從小沈晗雙教給葉封的都是些做人爲人的道理,並沒有講半分人心的險惡。或許在她內心裏,還是希望葉封能陪在自己的身邊吧。

所以葉封現在的心裏衝擊纔會這麼大,大的讓他有些無法接受。尤其是……

“哈哈,看啊,之前還以爲他資質逆天,沒想到也只是個廢人罷了。”

“就是,還不要四位長老的指導,你有資格要嗎你?”

“喲,受傷了吧,怎麼不見有長老再望你一眼啊?還是從哪兒來,滾回那兒去吧。”

葉封想不明白,爲什麼所有人的前後變化都這麼大。他在想,如果自己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樣,是同情?還是像他們一樣?小小的年紀,有些清秀的面孔,此時竟然悄悄的發生了些變化。

司鴻因爲需要扶着葉封,即使是想衝上去堵住這些人的嘴,也沒辦法。至於反駁,他本來就不擅長言辭,此時微微低頭,默默的把對葉封嘲諷的那些人面孔一一的記在心裏。

而在之前那四位長老也注意不到的飯堂頂樓之上,葉塵的臉上卻是第一次的沒有了半分的隨意。

除了滿臉的殺意外,還有些深深的疑惑。在他眼裏,那四位長老已經成了死人了,如果他是個心軟的人,當年也就不會從中央大陸一直殺到了這裏了。

可是葉塵此時卻並沒有動,因爲沈晗雙的原因,他雖然功力超絕,但是從沒有查看過葉封體內。以他的眼力也不可能從外面就可以看出葉封經脈的問題。

他此時糾結的不是這個問題,糾結的反而是那老道的四句話。

混沌鴻蒙,天欲封天。先天斷魂,後天缺體。

缺的就是指這個體嗎,望着葉封的面孔,葉塵首次下定決心讓葉封修煉煉體之法。“晗雙,不是我違揹你的意願,而是封兒若是不修煉煉體的話,只怕是……你我的猶豫險些鑄成大錯。封兒本來就不屬於這裏,這片天地看來真的不適合他啊。”葉塵緊了緊拳頭,緩緩的說道。

蘇潛此時也是徹底反應過來,臉上的陰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滿臉的藐視。他向前走了幾步來到葉封的身前,譏笑道:“喲。這不是我們的小天才葉封嘛,這是怎麼了,摔成這樣?要不要本少爺賞你點錢送你去醫館看看啊,低下頭認個錯,或許少爺我一時心軟讓你做個奴隸,混口飯吃。哈哈。”跟着蘇潛身後的一羣人也是隨後哈哈的笑道。

“蘇潛,欺負一個受傷的人算什麼本事。之前也不知道輸給葉封的人是誰?之前你怎麼不出來?哼!”雲凝輕蔑的看着蘇潛說道,同時也是迅速的向着葉封跑來。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做,她只知道自己剛剛在葉封吐血的時候,在葉封被人數落的時候心莫名的疼了一下。想不通是爲什麼也就索性不再去想。直接衝了出來。

“喲,這不是雲家的小公主雲凝嗎?沒看出來你這麼在意這個廢物啊。本少爺今天心情好,不與你計較。只是待日後你若是落在我手裏,只怕……”蘇潛說到這,上下掃視了一番雲凝的身體,淫邪的笑了一聲。又對着身後喊道:“今天本少爺高興,等會過了的人本少爺請客。哈哈。”

雲凝一個女孩子,當然不知道怎麼去回,哼了一聲:“噁心。”就急忙跑到葉封身邊查看起葉封的傷勢。

這其中葉塵都沒有上前的意思,既然決定了讓葉封走這條路,那麼除非是老一輩的人出手,否則無論葉封遇到什麼,他都打算不再出手。沈晗雙教了葉封做人,卻沒有教葉封處事,在葉塵看來,葉封必須儘快的成長起來,只有踏着無數人的屍體,才能登上絕顛。現在的這些,只是葉封成長的墊腳石罷了。

作爲自己的兒子,他這個做爹的無理由的相信他。

蘇潛說完也不廢話,居高臨下的望了眼葉封,轉過身來,向着之前 地方走去,而蘇潛剛轉身,司鴻就要上前去和蘇潛拼命的時候,被司鴻和雲凝扶着的葉封卻頭也沒擡的說道:

“今日我葉封受的恥辱,他日必將百倍奉還!今日看不起我葉封之人,他日必將踩於腳下!今日傷我葉封之人,他日必將後悔終生!”

言語中盡是怒意,無論是四位長老,還是衆人的諷笑,還是蘇潛的話,都促成了葉封第二次的心變,當然葉封現在並沒有察覺到這種變化。

但是當葉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司鴻卻身軀顫抖了一下,他知道,葉封有些變了,他分辨不出葉封這種變化的好壞,他只能在心裏認爲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的實力不夠,沒有辦法保護好葉封,司鴻內心裏變強的念頭第一次的冒了出來,而且還那麼的強烈。

雲凝望着葉封變得有些堅毅的臉孔,嘴角依舊還是有幾絲血在流淌,想着之前葉封那副笑嘻嘻的樣子,心更加的疼了起來,疼的那麼突然,疼的如此的莫名其妙。

就連一直有些冷漠的站在那兒的葉塵聽到葉封的這句話時,雙手都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很久後,一聲道不清,說不明的嘆息聲才傳出來。“晗雙。封兒的成長遠出你我的預料啊。”

蘇潛聽到葉封的話,本來還覺得十分的可笑,可是轉過身去看到葉封此時緩緩擡起的頭,略微泛紅的雙眼,心臟竟然猛地收縮了一下,不爭氣的猛烈跳動起來。到了嘴邊的話也是活生生的噎了下去,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查覺到,他的眼神此時連直視葉封的膽量都沒有了。

全場一片的寂靜。

劉程雖然也想針對葉封,但是一來葉封的成績擺在那裏,無論葉封是否能夠修煉,葉封都是通過了測試。成績也遠超過其他人。二來這不斷冒出的長老也實在是讓他嚇破了膽,他也不確定是否還有長老在某個角落裏觀看着。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