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呵呵,還好,還好!”

Post by zhuangyuan

“我把我的電話留給你,有什麼需要就給我打電話吧!”

“謝謝!”



“別客氣,我確實見過你這根甩刺……”

“您父親是馬建坦將軍?”

“你……你知道?”

“知道,知道!馬夢瑤是您的女兒?”

“你認識我女兒?”

“認識,認識!”

莫嘯天怎麼會不知道“星刺”大隊老政委馬建坦這個人呢?而且,鐘山還特意交代過莫嘯天,有機會就以鐘山外甥的名義去拜望拜望馬老將軍呢!

聰明絕頂的莫家大少現在還知道,那“黑牡丹”馬夢瑤胸脯上的項鍊是打哪兒來的了,他甚至斷定,那一定是馬夢瑤從她爺爺那兒偷出來的!

“好了,小莫,時間也不早了,話就不多說了,你們先回去吧!至於今天晚上小魚峯後山靶場發生的這件事情,我來處理,那傢伙私藏槍支不說,竟試圖與咱軍隊交火,死有餘辜,你說是不是?事實上,你還是營救人質的英雄呢,哈哈……”

………

小屁孩兒劉園園今天晚上着實被嚇得不輕,槍聲響起的時候,她以爲自己這一輩子將再也見不到嘯天哥哥了呢!

郭健把莫嘯天和劉園園兩人送回到了康莊小區,劉園園緊緊拽着莫嘯天的胳膊上樓,絲毫不敢放鬆,彷彿一不小心自己就會成了孤兒似地……莫嘯天表示十分理解。

樑戈還沒睡,段虎那廝竟然睡了一覺又起來了,兩個人光着腳丫子正坐那沙發上泡着茶神聊。

冰箱裏還有不少吃的玩意兒,莫嘯天忽然就覺得肚子竟然有些餓了。於是,一陣鍋碗瓢盆交響曲,莫嘯天又吃了一大碗蛋炒飯,小屁孩兒陪着他也吃了不少,等到段虎的食慾被挑逗起來,那蛋炒飯早沒了……

洗完了澡,莫嘯天覺得有些疲憊,躺牀上才合上眼睛,忽然就聽見“啪嗒”一聲,有人小心翼翼地推開了自己的房門,然後又“啪嗒、啪嗒”兩聲,這人竟還將房門給反鎖上了……莫嘯天趕緊欠身,昏暗中就看見,那小屁孩兒劉園園穿着一件睡袍正躡手躡腳地朝他的大牀摸來……小屁孩兒已經爬上了莫嘯天的大牀,她看都不看,根本不顧及莫嘯天此刻臉上瞠目結舌的表情!

“園、園妹子,你幹嘛!?”莫嘯天急忙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體。

小屁孩兒哪管你那麼多,她小身子縮進被窩裏就緊緊地粘上了莫嘯天……

“快、快回去睡!”

“不!”

“這要不得,我控制不住那會出大事的!”

“嘿嘿,我不怕!”

“你……”


“天哥,我一個人怕嘛,今天晚上人家真的被嚇死了,我想你抱着我睡……”

“那不行!你快回去睡吧,你跟我睡在一起,那會死人滴!”

“死什麼人!?”

“蠢妹子誒!哥哥會忍不住耶!你這不是在逼哥哥我禽獸不如嘛!”

“嘿嘿嘿嘿……”

“你還笑!?”

“天哥,要不,我幫你摸摸……”

“啊!你你你……” 劉園園才十八歲,確實還未曾跟哪個男人如此親熱過,但自從那一晚在沿江路上被莫嘯天摟過一回之後,她就像就長大了,這就在了樑戈的意料之中,也是你莫嘯天自己種下的結果!

小屁孩兒劉園園的小手很快就找到了目標,這一握之下,莫嘯天全身僵直,劉園園自己也是懵了個腦袋……怎麼這麼大呀!?

小女人頭一回接觸這新鮮事物,短暫的羞恥之後,好奇心就跟上來了,上上下下將那個梆梆硬的傢伙摸索了一遍,卻不曾想,嘯天哥哥已經被她這一動作整得氣喘如牛……不由分說,莫嘯天三下五除二將小屁孩兒全身上下剝了個精光,手上一用力,就將自己的身體趴伏在了小屁孩兒的身上……小屁孩兒任那莫嘯天動作,她已經無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她似乎很想成爲嘯天哥哥的女人!


莫嘯天的嘴巴不老實起來,王曉冉教會了他一些經驗,小屁孩兒劉園園更是體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一時間洪水氾濫,肉香翻滾……

“滴滴噠滴滴……”就當莫嘯天同志準備拋卻意志,隱忍不住要將憋屈多年的身體送予那小屁孩兒劉園園之時,枕頭邊上猛然響起的軍號聲,嚇了兩個人一大跳……

“你莫出聲哈!”莫嘯天一支手伸出去拿電話,那小屁孩兒趁機就摟住了莫嘯天的一身肉肉……

電話不是王曉冉打來的,是王不凡!

“凡哥,什、什麼事?”莫嘯天穩穩心神。

“莫總,有點兒麻煩了!馬老四被打死的事情,京城他姐姐馬娟娟那兒已經知道了。馬老三跟我說,張國高已經給T省相關領導打了電話,你現在是不是住在康莊小區?”

“是啊!”

“警察可能馬上就會到你那兒,你得趕快想想辦法!”

“我草,那小子又不是我打死的,關我鳥事啊?”

“馬家兄妹現在哪裏會考慮這些?他們現在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剝了!”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莫嘯天掛了王不凡的電話,身上那一團邪火已經蕩然無存,奶奶的,幸好王不凡來電話了,要不老子可能會被人家抓個現行,那就難看了!

“園妹子,你趕快回自己房間去,警察要來了!”

“啊?”

“快去,回房間後就別再出來,聽見沒有?”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你傻啊?我會沒事的,不要擔心……”莫嘯天伸出手去,在劉園園又嫩又燙的小臉蛋上拍了拍,然後又依依不捨地在小女人身下摸了一把,手上立刻就溼漉漉的,他嘆了口氣,狠了狠心,嘴裏又命令道,“快回去!”

等劉園園穿上衣褲,下了牀一步三回頭,很不情願地離開之後,莫嘯天立刻就從牀上跳將起來,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後他走出了房間。

樑戈和段虎已經睡覺了,在客廳沙發上坐了那麼幾分鐘,莫嘯天想了想,走到劉園園房門前輕輕敲了敲……劉園園開了門,莫嘯天交代她,如果自己明天沒去上班,就幫自己請兩天病假。

望着劉園園一臉的擔心,莫嘯天笑了笑,在她小嘴上啜了一口,劉園園又彈出小舌頭來,讓莫嘯天輕輕咬了一咬……然後莫嘯天轉身就乾脆出門下樓去,點上了一根“芙蓉王”,一邊吸着,一邊就朝康莊小區大門口慢慢走去……

T省公安廳長高鵬飛在家中牀上接到了公安部張國高副部長的電話,他拿開老婆**娟那支肥嘟嘟的壓在自己胸膛上的胳膊,起身走去客廳……幾分鐘後,他撥通了肖建華的電話。

洪磊很爲難,因爲T省軍區馬參謀長已經將事情的所有過程和細節都跟自己說了,雖然經過一番調查,洪磊感覺事實並非如此,但老首長的話,他還是願意相信的。

這個馬老四,竟敢持槍與軍隊對抗,那不是找死是什麼?莫嘯天是去救人,此事雖然跟他有關聯,但從馬參謀長所說的情況來看,洪磊該做的,頂多也就是明天找莫嘯天做個筆錄,可現在肖建華說莫嘯天是殺人嫌疑犯,還要自己馬上帶人前往康莊小區將之緝拿,這事就有點兒不大對勁了!

洪磊也是31軍出來的人,他當兵那會兒,馬參謀長就是他的副團長。所以洪磊很快就將電話掛到了T省軍區戰備值班室,找到了已回家中的馬參謀長,把情況都跟他說了。

“真是扯蛋,小莫是殺人嫌疑犯?這是誰在瞎咧咧?”

“首長,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個馬老四的姐姐,可是公安部副部長張國高的兒媳婦啊!”

“原來如此……這樣,你拖延點時間,我讓人馬上過去,把小莫帶我這兒來,你就跟上面說他在我這兒!”

“這……”


“沒事,你別有什麼顧忌,這事我來擔着!”

洪磊心裏很是疑惑,這莫嘯天真是個牛人啊,連軍區參謀長都保着他,那我洪磊還能有什麼辦法?

洪磊這邊磨磨蹭蹭,苗壯那邊已經開着一輛“勇士”,後面跟着一輛軍卡,軍卡上滿載着幾十個“藍狐”大隊全副武裝的戰士,正風馳電掣地開往康莊小區……

“瑤瑤,你說這莫嘯天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連你老爸也那麼關照他呢?”洪磊只帶着馬夢瑤和兩個自己最爲倚重的刑警盧世平和朱峯,親自駕着一輛桑塔納警車,慢悠悠地也朝康莊小區開來。

“這事太沒道理,馬老四身中三槍,明顯部隊開的槍,爲什麼要說莫嘯天是殺人嫌疑犯?人家還是個英雄呢!救了劉園園不說,還帶出了私藏槍支的罪犯,照理,咱們現在該去的是‘川香園’公司,查查還有沒有另外私藏的槍支和其他犯罪的證據,大隊長,你說是不是?”馬夢瑤似乎很不滿的樣子。

“我是這麼想啊,可肖局說先抓了莫嘯天再說,那馬老四有背景哦!”

“洪大,我看這局長應該你來當!”

“就是!”

後座上的朱峯說,盧世平附和道。

“少扯!我當不當局長你倆說了算啊?在局裏別亂說,當心人家找你小辮子!”

四個警察正說着話,就看見兩輛軍車呼嘯着從他們身邊開過去了。洪磊與馬夢瑤心有靈犀地對視了一眼。

“肖局,莫嘯天已經被T省軍區的人帶走了,怎麼辦?”洪磊一邊開着車一邊跟肖建華副局長通電話……

莫嘯天正在康莊小區大門口來回晃悠,眼見着那兩輛軍車就開了過來,駕駛“勇士”的苗壯也已經看到了他。“勇士”很快就橫在了莫嘯天的身邊,苗壯從駕駛艙探出頭來:“小莫,上車!”

“你們這是……?”

“上車再說!”

莫嘯天拉開車門,身體還未坐穩,勇士就一個大甩盤,油門一轟,發動機吼叫一聲,順着來路就飛馳起來……

“軍區的人爲什麼要把這個姓莫的帶走?他們這是什麼意思?”高鵬飛在電話裏朝肖建華怒問道。

“這個……高廳長,馬老四確實不是那個姓莫的所殺,這叫殺人嫌疑犯是不是不太妥當啊?”

“先把人抓了再說吧,張副部長那裏我也好有個交代。”

“不過……高廳長,我覺得這裏面確實有問題!”

“你說!”

“廳長,我派人去了醫院,據我瞭解,事情的真相併非馬老四持槍與部隊對峙,馬老四也沒有跟軍隊發生任何的衝突,他是威脅這個莫嘯天!”

“說實話,這個馬老四也是活該,他手裏拿着槍,那種情況下被部隊打死,誰也沒辦法找部隊麻煩!但有幾個問題我就不明白了,爲什麼部隊的人當時會隱蔽在那兒?爲什麼他們不早點現身出來?爲什麼他們非要等到這個莫嘯天把人都傷完了,逼得馬老四拿出槍來,他們才現身動手,還當場將馬老四狙殺?還有,爲什麼事後他們會說馬老四當時正持槍與部隊對峙?這不是明擺着在幫那個莫嘯天撇清關係嗎?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高廳長,我怎麼總覺得,這就是一個早已經設計好的圈套,就等着馬老四那個蠢材鑽進去呢?”

肖建華一連串的爲什麼,讓電話那頭的高鵬飛陷入了沉思,老半天他才說:“小肖,你的懷疑不無道理,這事情慢慢再來調查,還有個關鍵問題……”

“廳長,什麼問題?”

“爲什麼省軍區的人要幫這個莫嘯天撇清關係?這邊張副部長指示嚴懲兇犯,那邊是軍隊狼窩有意庇護,這個問題要搞清楚,否則事情還真不太好處理!”

“那確實!不過,廳長,我還是認爲莫嘯天這個殺人嫌疑犯的罪名不能成立,站不住腳也說不過去。我在想,是不是以故意傷害爲名緝拿他,這會不會更合適一些呢?”

“你看着辦吧,先把人抓住,下一步如何處理再說!”

“可現在他在部隊人手裏,我們該怎麼辦?”

“這樣吧,明天一早我給武警總隊謝良才總隊長打個電話,先由他出面跟部隊接觸一下,摸摸情況再決定下一步如何吧!時間也不早了,再睡會兒吧!”

“好的,廳長您晚安!”…… 兩箱茅臺在地窖裏可是放了七年了,還是那年從京城回來鐘山將軍送的,平常老爺子可是當作寶貝一樣,逢年過年也捨不得喝的!

“馬傑,你把小莫帶回家來,你還不知道他是誰!?”

“爸,您別亂說!”老馬面前,小馬還一臉的嚴肅呢!小馬一邊回答着老馬,眼睛一邊還朝桌上另外的人瞄了瞄。

“我亂說什麼了?我只是告訴你,小莫是你鍾叔的外甥!”

“鍾叔!?……”

這輩分不對了!咱叫鐘山大舅,馬傑叫鐘山爲叔,那咱倆平輩呀!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