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呵呵,就是你啊?你這個崽子挺牛逼的呀!誰給你這麼大的勇氣?叫這麼多人過來是準備給這個乞丐申冤嗎?”

Post by zhuangyuan

於樑淡淡一笑。

“你就是鍾叔嘴裏說的那個村霸?原本我還有些不太相信,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人做這種噁心的事情,今日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佩服佩服。”

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鄙視之色。


當他講完這話之後,那傢伙臉色瞬間就變了。

“你他媽是誰呀?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強子在這裏是什麼派頭?你竟然敢惹我呀,誰給你的勇氣?”

於樑笑了起來。

“怎麼?你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我今天過來就是專門收拾你的,你自己搞養殖業也就罷了,你把鍾叔的房子佔了,把鍾叔趕出了村子!這是不是事實?”

對面的強子呵呵一笑。

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囂張地盯着對面的於樑。

他臉上的表情已經非常明顯了,講句不好聽的,這傢伙根本就沒把於樑放在眼裏。

“你說的不錯,不過就是個糟老頭子而已!趕出去就趕出去了,你他媽逼逼個錘子呀?有種你跟老子打一架呀!”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眉頭緊蹙着,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膽子真是挺肥的!也不知道誰給你這麼大的勇氣?”

對面的強子呵呵一笑。

只是他也沒有再說什麼其他的了。

強子就站在原地,很明顯他在等待着自己朋友的到來。


也就在這時,身後一個兄弟直接走到了於樑面前,嘴巴貼在於樑的耳朵邊上,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樑爺,我看這傢伙現在就在等着他的人來呢,要不然咱們幾個人速度快點兒,先把這傢伙解決了再說吧。”

於樑輕輕搖頭。

好像從始至終他臉上的表情都挺自信的,似乎一點不慫。

“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我自己心裏有數,既然他這麼自信,那我當然得給人家發揮的姿態了,呵呵……我要麼就不收拾他,既然我現在已經決定不準備放過他了,那我就絕對要把他打趴下。”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臉自信的說出了這句話。

身後的兄弟輕輕點頭。

“我靠,於樑哥好帥啊!”

“我現在秒變他的小迷妹了,樑哥……你能不能不要把性別卡的太死了?男人和男人之間纔是真愛!和女人只不過是意外。”

“樓上的太狠了!”

“我去……老子褲襠一緊!你說出這些話簡直恬不知恥!”

……

於樑幾個人一直都在原地等着。

大家等了起碼得有10多分鐘左右,到了最後就連於樑都有些不耐煩了。

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說你是叫強子對吧?你到底什麼個情況啊?行不行你倒是說句話。”

於樑就這樣一臉不爽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強子臉色頓時就變了。

“你他媽說什麼呢你?給老子小心點,今天你們敢來這兒,那我可絕對不會就這樣放你們走了!”

於樑輕輕搖頭,他現在實在是懶得跟這傢伙再繼續廢話一句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便看到後面直接傳來了一陣猖狂的大笑聲。

於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狗吠聲了,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傳過來了。

也就在這時,所有人全部都轉過頭看着對面。

來了得有五六個類似於強子一般的街溜子。

這些傢伙一個比一個囂張!而且是絕絕對對的精神小夥,什麼緊身褲豆豆鞋之類的,簡直有點辣眼睛。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就連他自己都給愣在了原地。

“你帶來的這些人還真是夠厲害的。”

只不過這傢伙似乎並沒有聽出來於樑剛剛的鄙視,就這樣笑呵呵地盯着於樑,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囂張了。

“你小子知道就行,你他媽那麼囂張是想幹什麼呀?誰給你這麼大的勇氣啊?”

強子就這樣一臉囂張地喊出了這句話,接着便一步一步朝着於樑走了過來。

於樑一直都站在原地,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這傢伙根本就不考慮於樑的表情變化。

也就在這時,身後的幾個精神小夥順勢便走到了強子身後,一個個站在那裏,真TM跟戰士一樣!


“我操,你們來這兒幹嘛呀?是不是準備欺負我們?呵呵,那你們可想多了啊!”

“一羣傻逼小屁孩,今天剛好被老子們逮到了,必須得給你們這些人好好教教乖,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於樑站在原地一句話都沒說。

原本是想看看這些傢伙到底還能整出來什麼幺蛾子。

至於於樑身後那些人之所以沒有動手,當然是考慮到於樑的心情了。

其實說句不好聽的,只要於樑一聲命下,這些人絕對能把眼前這些精神小夥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們!

只不過這一切的一切在鍾叔的眼裏,看起來卻好像變了味道一樣。

鍾叔還以爲強子跟這些傢伙把於樑他們給壓制住了。 也就在這時,鍾叔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連忙便朝着於樑前面擋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鐘叔做人還是真的挺不錯的,尤其是看到於樑他們幾個人佔了下風以後,立馬便擋到了於樑面前。

儘管鍾叔看着對面的強子,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恐懼之色。

但他依然毅然決然地站在了於樑面前。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不要傷害他們!”

鍾叔就這樣一臉激動的說出了這句話,甚至於講出這話的時候,他的聲音還在不停顫抖,可想而知現在的鐘叔到底有多麼恐懼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

對面的強子卻突然之間雙手環抱在胸前,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鍾叔。

“呵呵……”

他露出了一臉鄙視的笑容。

“我說老傢伙,你他媽膽子是真夠大的呀!你這是準備幹嘛呀?叫這麼多人過來搞老子是不是?你他媽哪裏來這麼大的勇氣?”

鍾叔聽到他這句話之後,連忙搖頭。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怎麼樣了你,這些孩子們也是好心,你不要針對他們!現在是我在跟你聊。”

對面的鐘叔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極其嚴肅。

這一幕直接把強子給看懵在了原地,估計強子這傢伙怎麼都沒有想到,鍾叔竟然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我說老傢伙,你他媽是不是活膩歪了?你怎麼跟老子說話呢?這是你跟我講話的態度嗎?”

對面的強子講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接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朝着鍾叔的側臉拍了上去。

滿滿侮辱性的手勢。

“我看你這個老傢伙真TM活的不耐煩了!有種你再跟老子多說一句,信不信我立馬就讓你死!老子今天把你埋在這山上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不得不說這強子真的太囂張了。

下一秒鐘強子直接伸出自己一腳,狠狠一下子朝着鍾叔踹了上去。

“老子看你他媽就是想死了!今天我必須得給你腿敲折!”

喊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強子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狠狠一腳就朝着鍾叔踹了上去。

只不過就在這時,旁邊一個人影直接朝着強子衝了過去。

還不等強子這傢伙踹到鍾叔,便看到於樑直接朝着這傢伙側腰一腳踹了上去。

頓時只聽咣噹一陣巨響。

對面的強子啊的慘叫了一聲,就這樣摔倒在了地上!

身後的幾個精神小夥直接就急了。

而此時強子在地上打了兩個滾兒,估計他也沒想到於樑這傢伙竟然敢動手收拾自己。

“我去你大爺的吧,在老子村裏還能讓你這種小子給我欺負了,兄弟們給我上,今天必須得給他們安排了,把他們往死了打,出了事我負責!”

強子喊完了這句話之後,身後的幾個精神小夥沒有絲毫猶豫,一步步朝着於樑衝了上來。

而此時此刻於樑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極度嚴肅,也不知道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眼看着那羣傢伙已經靠近於樑了,於樑這才輕輕點頭。

下一秒鐘便看到身後幾個兄弟全都朝着那些傢伙衝了上去,只不過這些人下手有輕重,所有人都如魚得水。

對面這些精神小夥也就在這裏囂張一下,但是真的打起來,他們一個個就跟傻逼一樣!

短短不過兩分鐘,這些精神小夥就全都被對面這些人放倒在了地上。

於樑也沒有想到這次來到這裏的人還真是有點身手,最起碼搞定了這些傢伙不費吹灰之力,而且沒有一個人受傷。

一旁的鐘叔直接愣在了原地,下意識轉過頭看着於樑,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震驚之色。

估計他也想不到於樑竟然這麼厲害!

“你……”

於樑轉過頭對着鍾叔微微一笑,接着輕聲開口說道。

“我說鍾叔……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收拾了這些傢伙,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原本我還想跟他們好好說說呢,但是現在看這種情況,這些傢伙應該也是油米不進的主吧。”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輕輕拍了拍鍾叔的肩膀,對着鍾叔露出來了一個十分安心的表情。

“鍾叔……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自然心裏有數,而且我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別害怕!”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